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桐华->云中歌2(大汉情缘)->正文

Chapter 3 一年之约

  也许是刘弗陵箫声中的情意挽留,也许是云歌自己的求生意志,云歌的病情渐渐缓和,烧也退了下来。

  云歌睁眼的刹那,隐约觉得有一人在俯身看她,恍惚中只觉又是心痛又是身痛,无意识地叫了声:“珏,我好痛!”就像两人正好时,什么委屈和不高兴都可以和他抱怨。

  话出口,立即想起孟珏已经不是她的孟珏了,心狠狠一抽,待看清眼前的人,云歌如遭雷击,只觉一瞬间,她的世界全部错乱。

  刘弗陵装作没有听见前面的字,柔声说:“再忍一忍,我已经让大夫下了镇痛药,等药效发散出来,就会好一些。”

  云歌呆呆凝视着他,刘弗陵也看着她。

  他的幽黑中隐藏了太多东西,只需轻轻一捅,她就能全部读懂,但她不能。

  她的视线猛地移开,缓缓下移,看向他的腰间。

  没有玉珮,她心中一松。

  刘弗陵从于安手中拿过玉珮,递到她面前,“我很少戴它。”

  她怔怔看着玉珮,眼中有惊悸,有恐惧,还有绝望。

  刘弗陵一直静静等待。

  很久后,云歌扭过了头,眼睛看着屋子一角,很冷淡、很客气地说:“素昧平生,多谢公子救命大恩。”

  刘弗陵手中的玉珮掉到了地上,“当啷”一声脆响。

  他眼内只余一片死寂的漆黑。

  她的身子轻轻颤了下。

  金色的阳光从窗户洒入,照在榻前的两人身上。

  脉脉的温暖将男子和女子的身形勾勒。

  屋内,却只有连温暖的阳光都会窒息的寂静。

  她的眼睛依旧死死盯着墙角,很清淡地说:“公子若没有事情,可否让奴家歇息?”

  他站起,十分平静地说:“姑娘重伤刚醒,还需好好休息,在下就不打扰了。万事都勿往心上去,养好身体才最重要。”作揖行了一礼,出屋而去。

  她只觉心中空落落,脑内白茫茫。

  似乎再往前一小步,就会摔下一个万劫不复的悬崖,她只能拼命后退,一遍遍告诉自己,她的陵哥哥是刘大哥,和许姐姐已成婚。

  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有错!

  绝对不会有错!

  ―――――――――――――

  云歌还不能行动,为了镇痛,药石里添了不少安神的药,每日里昏昏沉沉,醒一段时间,又睡大半日。

  醒转时也不说话,人只怔怔出神。

  于安问云歌想要什么,想吃什么,她也像是没有听见,一句话不肯说,什么表情都没有。

  若不是知道云歌肯定会说话,于安定会把她当成哑巴。

  云歌只想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想去接触外面的世界。她只想躲在她的墙角里,绝不想往前走。

  云歌沉默,刘弗陵也是沉默。

  都在沉默中消瘦,都在沉默中憔悴。

  两个近在咫尺的人,却好像远隔天涯。

  刘弗陵又来看过云歌两次,可云歌每次都只盯着墙角,一眼不看他,说话十分客气有礼,可那种客气礼貌只会让人觉得她的冷淡和疏远。

  刘弗陵每来一次,云歌的病势就会反复。

  有一次甚至又发了高烧,搞得张太医完全不明白,病情明明已经稳定,怎么会突然恶化?

  从那后,刘弗陵再没来看过云歌,彻底消失在云歌面前。

  只有侍女抹茶与云歌日日相伴,于安偶尔过来查看一下她的饮食起居。

  那个搅翻了她世界的人好似从未存在。云歌也一遍遍告诉自己,没有错,一切都没有错!

  她总在昏睡中忆起,梦中的碎片十分清晰。

  深夜时,会听到隐隐约约的箫声,绵长的思念如春雨,落无声,却有情。

  她在梦里的碎片中,似乎是欣悦的,有大漠的骄阳,有唧唧喳喳的故事,有嘻嘻哈哈的笑。

  可她会在醒来后努力忘记。

  清醒的时分,全是痛苦,各种各样的痛苦,根本不能细思,她只能什么都不想,什么都忘记。

  一日午后,药力刚褪。

  云歌似睡似醒间,半睁开眼,看到一抹淡淡的影子投在碧纱窗上。

  她立即闭上了眼睛,告诉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也什么都不知道。

  中午的太阳,正是最烈。

  那抹影子一直未消失,她也一动不敢动。

  听到于安细碎的说话声,那抹影子低低吩咐了句什么,终于消失。

  她紧悬着的心才稍松,接着却有想哭的感觉。

  她一边告诉自己,没有道理,怎么能胡乱哭?那只是个好心搭救了她的陌生人,一边却有泪印到了枕上。

  从此后,每个中午,云歌人躺在榻上,虽然刚吃过药,本该最瞌睡,神思却总是格外清醒。

  每个中午,他都会拣她吃过药的时分来看她,也都只是隔着碧纱窗,静静地站在院中,从未踏入屋内。

  悄无声息地来,又悄无声息地走。

  有时时间长,有时时间短。

  屋内,屋外,这一站就是两个月。

  一日晚上。

  抹茶服侍云歌用过药后,云歌指了指屋中的藤椅,又指了指院内的紫藤架。

  抹茶以为她想出去坐,忙说:“小姐,不可以呢!你伤得重,还要再养一段时间,才好下地。”

  云歌摇了摇头,再指了指藤椅,

  抹茶终于会意,虽不明白云歌想做什么,仍依言把藤椅搬到紫藤架下摆好。

  云歌隔窗看了眼外面,又阖目睡了。

  第二日。

  刘弗陵来时,听屋内安静一如往日。他仍旧顶着烈日,立在了碧纱窗下,静静陪着她。

  即使她不想见他,可知道她在窗内安稳地睡着,知道她离他如此近,再非不知距离的遥远,他才能心安。

  于安来请刘弗陵回去时,看到藤架下的藤椅,皱了眉头。

  抹茶立即惶恐地低声说:“不是奴婢躲懒没收拾,是小姐特意吩咐放在这里的。”

  刘弗陵已经快要走出院子,听到回话,脚步立即停住,视线投向窗内,好似要穿透碧纱窗,看清楚里面的人。

  于安惊喜地问:“小姐说话了?”

  抹茶摇摇头。

  于安不知道皇上和云歌究竟怎么回事,不敢深问,不过既然是云歌吩咐的,他自不敢命抹茶收了藤椅,遂只摆摆手让抹茶下去。

  于安对刘弗陵低声说:“皇上,七喜来禀奏,霍光大人已经在上头的大殿等了一阵子了。”

  刘弗陵没有理会于安的话,反倒回身走到藤架下,一言不发地在藤椅上坐了下来。

  于安又是着急,又是不解,刚想问要不要让人传话命霍光回去。

  刘弗陵却只坐了一瞬,就又起身,匆匆离去。

  于安看得越发糊涂,只能揉着额头,恨爹娘少生了两个脑袋。

  ――――――――――――――

  云歌的伤好得极慢,一半是因为伤势的确重,一半却是心病。

  等勉强能下地时,已是深秋。

  在榻上躺了两个月,云歌早已经躺得整副骨架都痒,好不容易等到大夫说可以下地,立即就想出屋走走。

  抹茶想搀扶云歌,她推开了抹茶,自己扶着墙根慢慢而行。

  她一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这些事情在她骤然颠倒的世界里根本不算什么。

  云歌沿着墙慢慢走出了院子。不远的一段路,却出了一头的汗。

  太久没有走路,她实在讨厌软绵绵的自己。她还想顺着台阶再往上爬一段路,却已是力尽,腿下一软就要跌倒,身后的人忙扶住了她。

  云歌本以为是抹茶,一回头,看见的却是刘弗陵,身子立即僵硬。

  她急急地想挣脱他。

  因为剑气伤到了肺,此时一急,不但用不上力,反倒剧烈地咳嗽起来。

  刘弗陵一手扶着她,一手替她轻顺着气。

  她想让他走,话到了嘴边,看到那双幽深的眸子,紧抿的唇角,她只觉心中酸痛,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推开了他的手,就势坐在了台阶上。

  把头埋在了膝盖上,不想再看,也不想再感知。

  好像这样,她的世界就会如常。

  刘弗陵默默坐着,眺望着下方金黄灿烂的树林,好似自言自语地说:“看到前面的树叶了吗?让人想起大漠的色彩。我每年都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有空闲时,最喜欢呆的地方就是这里,白天可以赏秋景,晚上可以看夜空。这么多年,别的事情没有什么长进,对星象却很有研究,东宫苍龙:角木狡、亢金龙、氐土貉、房日兔……”

  云歌的眼泪一滴滴落在裙上。

  东宫苍龙、北宫玄武、西宫白虎,南宫朱雀,还有角、亢、氏、房、心、尾、箕、斗、牛、女、虚、危、室、壁、奎、娄、胃、昂、毕、觜、参……

  她也全都研究过,翻着书,再对着星空找,日日看下来,竟比那些熟悉天象星斗的算命先生懂得还多。

  她知道他会知道,也会懂得。

  她知道“君心似我心”,却没有做到“定不负君意”。

  她现在何来颜面见他?

  刘弗陵抬起了云歌的头,替她把眼泪擦去,“云歌,你我真素昧平生吗?你真要我以后都称呼你‘小姐’、‘姑娘’吗?”

  云歌只是无声地落泪,眼中充满痛苦和迷茫。

  刘弗陵不舍得再逼她,“我送你回去吧!”

  虽然吃了有助睡眠的药,云歌却一直睡不着,半夜里听到隐约的箫声,吹的是十分熟悉的曲子。

  原来一切都不是梦!

  云歌辗转反侧了半晌,还是披了衣服起来。

  于安看到一个人躲躲藏藏地隐身到暗处,骤然大怒。温泉宫都有人敢窥伺皇上?

  待到跟前,发现是云歌。于安摇头叹气,转身想走,却又转了回去,“云小姐,奴才有几句话说。”

  云歌一惊,转身发现是刘弗陵的贴身随从,她没有说话,只默默站着。

  于安踌躇了下,还是决定豁出去了,开始把刘弗陵这些年的日常生活像报帐一样报给云歌听:

  少爷一直等着持发绳的人;

  少爷爱看星星;

  少爷偏爱绿色;

  深夜里,少爷睡不着时,就会吹箫,可翻来覆去却只是一首曲子……

  一口气竟然说了半个多时辰,等他说完,云歌早已是泪流满面。

  于安清了清嗓子,“云小姐,你这整日不说话算怎么一回事情?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你总应该给少爷讲清楚。奴才的话说完了,奴才告退。”

  刘弗陵倚着栏杆,默默看着满天繁星。

  听到身后动静,以为是于安,却半天没听到说话请安,一回头,看到云歌正俏生生地立在长廊下。

  刘弗陵忙走了几步,把身上的披风解下,披到了她身上,“怎么还没有睡?这里风大,我送你回屋。”

  她拽住了他的衣袖,示意他止步。

  云歌靠着栏杆坐下,侧头望着远处,将她在长安的经历淡淡道来:

  “发绳被娘亲拿走了,我已经到长安一年多。来长安前,我还一直犯愁没有了信物,该如何寻找陵哥哥,却没有想到第一日就碰见了陵哥哥……”

  刘弗陵听到有人和他长相相似,还有一块一模一样的玉珮,心中剧震,但让他更伤痛的是天意弄人。

  云歌淡淡地讲述着她又遇见了另外一个人,表情淡漠,好似讲着别人的故事。她不愿意提起那个人的名字,只简单地用一个“他”字,从相遇到别离,三言两语就交待过,可她扶着栏杆的手,拽得紧紧,脸色也是煞白。

  “……他是流水无情,我空做了落花有意。既然我已经违约,你也不必再遵守诺言。我的伤已经快好,也到我该告辞的时候了。”

  刘弗陵扳着云歌的肩头,让她看着他,“你没有违约,这只是……只是阴差阳错。云歌,如果你现在幸福,我会把珍珠鞋还给你,当年盟约一笔勾销。不过你已经决定斩断过去的事情,那我不想把珍珠鞋还给你。我不要你现在答应什么,但是希望你给我们一些时间,我只要一年。如果一年后,你还想走,我会把珍珠鞋还给你。”

  云歌再难维持自己的淡漠,眼内珠泪滚滚,她猛然偏过了头。

  她宁愿他骂她,宁愿他质问她既有盟约,怎么可以背约?宁愿他大怒,生气她的负心。

  可他只是这样看着她,面容平静,语气清淡,似乎没有任何情绪流露,可那暗影沉沉的眼睛内是心疼,是苦涩。

  刘弗陵用衣袖替云歌把泪拭去,“不要迎风落泪,太伤身子。”

  他微微一笑,语气刻意地放轻快,“云歌,至少也该把未讲完的故事讲完,这都九年了,别的小狼,儿子孙子都一大堆了,我们的那只小狼却还在被你打屁股,打了九年,什么气也该消了,只是可怜了小狼……”

  云歌噗哧一声,破涕为笑,可笑还未及展开,眼泪又落了下来。

  ―――――――――――

  云歌不再拒绝见刘弗陵,只是两人之间的话依旧不多。

  刘弗陵本就是话少的人,云歌却是因为心身皆伤,很多时候不愿意说话。

  常常两人共在一屋,却半日都不说一句话。

  有时候时间久了,守在外面的于安和抹茶甚至会怀疑,屋子内真有两个人?

  虽沉默的时间很多,可两人自有自己的相处方式。

  刘弗陵帮云歌找了琴,又寻了一大卷奇闻异志,两人抚一段琴,看一会奇闻传说。看到滑稽好笑处,她会微抿着唇笑,他会凝视着她,眼中也盛了笑意。

  刘弗陵对云歌若对朋友,既不提起过去,也不提起未来,既未刻意亲近,也未刻意保持距离。

  他的淡然态度影响了她,她面对他时,紧张愧疚渐去,本性中的疏朗闲适渐渐显露。

  两人本就比常人多了一分默契,常常一言未说,对方已能知道自己的心意,此时相处日久,又慢慢地生了很多随意。

  刘弗陵把宫里能找到的菜谱都命人搬了来,让云歌闲时看着玩。

  有不少绝谱异方,还有一些讲述食材的相生相克,却多是只言片语,未成体系,云歌看得心神意动时,往往跺足叹气。

  刘弗陵鼓励她提笔写食谱。

  自古“君子远庖厨”,文人墨客不会愿意提笔去记录厨房里的事情,而厨师又不会写文章,难得云歌二者皆会,不如写一份食谱,记录下当代的饮食烹饪,为后来人留一份资料,省的以后的人也边看边叹气。

  云歌豪气盈胸,决定从现在开始就整理笔记,为日后写食谱传世做准备。

  刘弗陵却不许她动笔,只让她做好记号。

  他处理完公事后,会帮她把看中的菜谱仔细地誊抄下来。

  有些远古探讨食材的文章使用传说太多,文字又晦涩难解,他会帮她一一注释,把出处都写明,方便她日后寻根究底。

  刘弗陵写得一手好字,字字都可以拓下,供后人临摹。

  满幅小篆,彷如龙游九天,看得云歌忍不住击节赞叹:“传说李斯的一手小篆让荀子看后,三月不知肉味,当即决定破格收他做学生。荀子若还在世,肯定也非收你做学生不可,不过他若知道你用这么好的字来给我写菜谱,定要骂我无知妇人。”

  刘弗陵的博文强知也让云歌惊叹,他的脑袋好像把所有书都装在里面,任何一个典故,不管如何生僻,他都不用翻书,看一眼就能想到出自何处,甚至哪一章哪一节。

  云歌的身体渐好,身上的萎靡之气也渐去。静极思动,常常刻意刁难刘弗陵。

  刘弗陵不在时,她就东翻西找,寻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字句来考刘弗陵,从诸子百家到诗赋,从典故到谜语。

  刚开始,刘弗陵提笔就给出答案,到后来,需要思索一会,时间有长有短,但也都能说出答案。

  只要刘弗陵答对,云歌就算输,需给他弹一首他指定的曲子。

  日日下来,云歌本来极糟糕的琴艺,突飞猛进,云歌也从音乐中窥得了一个被她疏忽的世界。

  云歌若赢了,刘弗陵就需做一件她指定的事情,只是云歌到现在都没有机会行使她的权利。

  云歌日日输,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绞尽脑汁地想了又想,恍然大悟,这些书都是他命人搬来给她的,既然是他的书,那他自然都看过,如此相斗,她当然赢不了,要想赢,只能跳出这些书。

  跳出这些书?

  说说容易,云歌想着堆满几屋的书,脸色如土。

  刘弗陵进屋后,看到云歌歪在榻上翻书,听到他进屋,眼睛抬都未抬,很专心致志的样子。

  丫头抹茶却是眉梢难掩兴奋,站在门侧,随时待命的样子。

  于安刚想帮刘弗陵净手,刘弗陵摆了摆手,让他下去,径直走到桌旁,拿起云歌出的题目。

  “天上有,地上无;口中有,眼中无;文中有,武中无;山中有,平地无。打人名。”

  话语直白浅显,却不好答。

  刘弗陵凝神思索,先典故,再拆字,到化形,竟无一人合这句的意思。

  刘弗陵想着不如放弃,让云歌赢一次。云歌生性好动,这个游戏是怕她闷,所以才不让她赢,好让她继续刁难着玩。

  却在放下绢帛的刹那,恍然大悟,他是钻入固定思路了,谁规定“打人名”就是一个古人或者名人?就是书册上的名字?

  这一个谜面,含了两个人的名字,云歌却故意不说清楚。

  虽然云歌这个谜题出得有些无赖,不过就对他们两人而言,也勉强说得过去。手指从她所写的字上抚过,眼中有了笑意。

  抬眼看到她唇角偷抿着的狡慧笑意,他心中一荡,放下了绢帛。

  “我猜不出。”

  云歌立即丢了书籍,拍手大笑,“抹茶。”

  抹茶忙搬了炭炉、茶釜进来,显然主仆两人早已商量好。

  云歌笑吟吟地对刘弗陵说:“我口渴了,麻烦陵公子煮杯茶给我。”

  立在帘子外的于安也带了笑意,皇上自小聪慧过人,所学广博,神童之名绝非白得,吟诗作赋、吹曲弹琴,皇上都是信手拈来,可这烹茶嘛……

  有得看了!

  刘弗陵很平静地蹲下,很平静地盯着炭炉,很平静地研究着。

  云歌等了半晌,看他只盯着炭炉看,十分纳闷,“这个炉子怎么了?不好吗?”

  刘弗陵平静地说:“我正在想这个东西怎样才能有火。如果你口渴,还是先喝点水,我大概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弄清楚。”

  他的表情太过坦然平静,让云歌想笑反倒笑不出来,云歌怔了下说,“我教你,不过只负责口头指点。你要亲手煮来给我喝,不然我就白赢了。下一次赢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刘弗陵微笑:“肯定会让你喝到口。”

  一个说,一个做,于安和抹茶在帘子外闷笑得肠子都要断掉。

  毕竟有几个人能看到堂堂一朝天子,捋着袖子,手忙脚乱地生火、汲水、烹茶?

  好不容易,茶煮好了,刘弗陵端了一杯给云歌,云歌喝了一口,顿了瞬,才勉强咽了下去,微笑着问:“你放了多少茶?”

  “你说水冒如蟹眼小泡时放茶,我看罐子里茶不多,就都放了进去。放错了吗?”

  于安和抹茶都是身子一抖,一罐子都放进去了?皇上以为他在煮粥吗?

  于安有些心疼地暗叹,那可是武夷山的贡茶,一年总共才只有四两三钱,这壶茶实在是很贵重!

  贵重是极贵重了,可那个味道……

  于安此时忽地对云歌的微笑有了几分别的感触,也开始真正对云歌有了好感。

  起先坐得远,没有留意。云歌此时才看到刘弗陵的手有烫伤,脸侧有几抹黑迹,云歌的笑意慢慢都化成了酸涩,几口把杯中的茶尽数喝下,“不错,不错。”

  云歌看刘弗陵想给自己倒,忙一把抢过茶壶,顺手拿了三个杯子,恰好斟了三杯。

  自己先拿了一杯,“于安,抹茶,难得你家少爷煮茶,你们也尝尝。”

  于安和抹茶面面相觑,云歌眉毛轻扬,笑眯眯地盯向他们,“你们笑了那么久,也该口渴了。”

  于安立即快步而进,抱着壮士断腕的心,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

  抹茶握着茶杯,喝了一口,嘴里已经苦得连舌头都麻木了,脸上却要笑得像朵花,“谢谢小姐赐茶,奴婢到外面慢慢喝。”

  云歌的反应固然机敏,可刘弗陵自小到大,整日里相处的哪个不是心机深沉的人?

  心中明白,面色未动,只深深地看着云歌。

  看云歌面色怡然地品着茶。

  他想要拿过云歌手中的杯子,云歌不肯放,他索性强握着云歌的手,把剩下的半杯喝了。

  云歌愣愣看着他,他淡淡一笑:“从今往后,有我在,不会让你独自一人吃苦。”

  云歌心中一酸,装作没有听懂他的话,抽了一块绢帕给他,强笑着说:“你脸上有炭痕。”

  刘弗陵用帕子擦了几下后,还有几点地方没有擦去,云歌看得着急,自己拿了帕子替他擦,缩手时,刘弗陵却轻轻握住了云歌的手,云歌身子僵硬,低着头,把手缓缓抽出,“我有些累了。”

  刘弗陵脸色一黯,起身道:“那你先休息一会,晚膳晚点用也可以。”

  云歌低着头没有说话,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她突然站起,叫了声:“抹茶。”

  抹茶忙进来,听吩咐。

  “你去和于安说一声,说陵哥哥的手被烫了。”

  抹茶点了下头,一溜烟地出了门。

  ―――――――――――

  云歌的身体渐渐好利落,只是那一剑伤得太重,虽有名医良药,还是留下了咳嗽的病根。

  刘弗陵神伤,暗中命太医院所有太医都去好好研究治咳嗽的药方,有成者重赏。

  云歌自己倒不在乎,“命能保住已经万幸,只是偶尔咳嗽几声,不紧要。”

  山中无日月,时光如水一般流过。

  云歌受伤时是夏末,等病全好已经冬初。

  她尽力克制自己不去想那个人,白日里还好,她可以努力给自己找事情,可夜深人静时,却总无法不难过。

  想着他如今也该和霍家小姐举案齐眉了,说着那和自己无关,可是当日风中他绾着她的头发所说的“绾发结同心”却总会突然跳到脑中,如今他应该替霍家小姐绾发插簪了吧。

  庆幸的是,她对他的恨意淡了许多。

  恨的滋味像是中了传说中的苗疆蛊毒,无数虫子日日啃噬着你的心,是痛中之痛。

  云歌不喜欢恨人的感觉。

  他负了她,她却负了陵哥哥。

  山盟海誓犹在耳,却经不起世间的风吹雨打。

  她经不住他的诱惑,他经不住世间权力的诱惑,所以她恨不起他,若要恨,她该恨的是自己,恨自己未带眼识人,恨自己太过自以为是。

  看到刘弗陵进来,对着一炉熏香发呆的云歌急急跳起,刘弗陵眼睛一暗。

  云歌知道自己想掩饰,反倒落了痕迹,何况她想瞒他也太难,索性不再刻做欢颜,只静静看着他。

  刘弗陵走到她面前,凝视了她会,忽地轻轻叹了口气,把她揽进了怀中,“怎么才能让你笑颜依旧?如果只需烽火戏诸侯,那倒简单。”

  云歌本想推开他,可听到他那低沉的声音,声声都压得她心酸,她忽然无力,头靠在他肩头,只是想落泪。

  如果有些事情从没有发生过,她和他现在该有多快乐?

  刘弗陵静静拥了她会,忽地说:“你昨日不是说养病养得人要闷出病来了吗?我陪你下山去散散心,你想去吗?”

  云歌想了想,点点头。

  于安听到皇上要去山下玩,忙去安排人手,皇上却不许,于安无奈下只能让人乔装改扮后,暗中跟随。

  云歌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处,下山时才发现她住的地方很偏僻,深隐在山峰层林间,要行一段路才到主山道,从主山道向上看,隐隐有一片屋宇连绵的楼台。

  “这是哪里?”

  刘弗陵沉默了一瞬,才说:“骊山。”

  云歌对汉朝皇帝的各处行宫并不知道,所以也未多想,只心中暗叹了口气,原来离长安还很近。

  他们来得很巧,正是赶集日。街上熙来攘往,热闹非凡。

  今年是个丰收年,赋税又真正降了下来,盐铁等关乎日常民生的物品价格也比往年有了下降。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都神情祥和,买过家里必须的生活物品,还有余钱给妻子买朵绢花,给孩子买些零嘴,商贩们的生意好,心头眉头也是舒展。打招呼间问起彼此的近况,多有笑语。

  云歌微笑:“和我刚来汉朝时,气象已是不同,这个皇帝是个好皇帝,霍光也很好。”

  刘弗陵第一次逛长安城郊的市集,看着人来人往,听着高声喧哗,和日常的深宫气象极是不同。

  虽然喧闹纷杂,他却喜欢这种烟火气息。

  因为正常,所以温暖。

  两人常被人潮挤散,刘弗陵怕丢了云歌,索性握住了云歌的手,牵着她,在街道上胡乱走。

  他们两人倒是随性,只是苦了于安,一双眼睛已经观了八方,还觉得不够用,可看到刘弗陵眉梢眼角隐带的温暖,他又觉得一切都值得。

  看到广场上一群人围得密密实实,云歌立即拽着刘弗陵挤了过去。只听到前面的人一会大笑,一会惊叹,听得人十分好奇。

  “模样长得真是惹人怜!”

  “看这小不点的样子!”

  “这两个是兄弟吧?”

  “看着像,不知道是不是双生兄弟?”

  “父母呢?他们怎么单独跑到这里玩?不知道有没有吃过东西。”

  云歌转悠了一圈,仍旧进不去,视线扫到他们身后亦步亦趋的于安,计上心头,“于安,你想不想挤进去看看?”

  在刘弗陵的视线注视下,于安敢说不?他只能皮笑肉不笑地说:“想。”

  云歌笑眯眯地说:“我有一个法子,很管用,你就大叫‘里面的是我侄子’,众人肯定给你让路。”

  于安神情一松,还好,不算刁难。他运了口气,中气十足地吼道:“让一让,让一让,里面的是我侄子。”

  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听到喊得急迫,纷纷都让了路,里面的人却是惊讶,也让了路。

  “让一让,让一让,里面的是我侄……”看到人群内的东西,于安的话咽在口中,差点没给呛死。

  四周一片静默。

  众人都默默地看着于安,表情各异。

  只见两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猴子正在场中戏耍,此时人群突然安静下来,它们好似十分奇怪,挠着头,大眼睛骨碌碌地转,一条细长的尾巴在背后摇来晃去。

  云歌强忍着笑,赶紧把刘弗陵拽开几步,和于安划清界限,小小声地说:“我们不认识他的。”

  片刻后,人群发出爆笑。

  两只小猴子也来了劲,吱吱尖叫,又翻跟斗,又抓屁股,兴高采烈。

  有人笑着高声说:“不知道哪里跑来两只小猴子,我们正想着如果不管他们,大冬天的只怕要饿死,既然娃他叔来了,那就好办!麻烦娃他叔把他们领回家。”

  于安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云歌笑得直打跌。

  刘弗陵怕她又开始咳嗽,忙轻拍着她的背,对于安吩咐:“于大哥,把它们带回去,等大一些放生到山中,也是于大哥的一件善事。”

  于安愕然看向刘弗陵,很多年后的第一次直视。

  刘弗陵扶着身边的绿衣女子,面上虽没有什么表情,眼中却是笑意轻漾。此时的他不再独自一人高高在上,不再没有喜怒,他只是一个宠着身边女子的平常男人。

  于安眼眶一酸,低下头,应了声“是”。

  于安虽收留了猴子,却一直板着脸,云歌和他说话,他只嘴里“嗯嗯哼哼”,好像十分恭敬,却不拿正腔回答。

  云歌向刘弗陵求救,刘弗陵拿了食物喂猴子,对云歌说:“自己闯的祸自己去收拾。”

  云歌赶在于安身边,赔小心:“于大哥,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两只小猴子呀!我以为是谁家走失的孩子。于大哥,给猴子做叔叔也挺好呀!你看这两只猴子多可爱!”

  于安嗡声嗡气地说:“那么可爱,也不见姑娘说那是你侄子。”

  云歌笑:“别说是我侄子,就是我儿子也可以!我娘是狼养育大,算来我的外婆是狼,有个猴子儿子也很好……”

  于安恼中也被云歌气出笑,“你亲都没成,就儿子、儿子挂在嘴边,不害臊吗?儿子他爹呢?”

  于安话刚说完,就想到云歌是娘,他是叔叔,皇上可刚叫过他大哥,那皇上不就成了两只猴子的……

  又是想笑,又是不敢笑,忍得十分辛苦。

  云歌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偷偷瞅了眼刘弗陵,刘弗陵也正好看向她,两人视线撞了个正着。

  他似笑非笑,几分打趣,云歌立即臊了个满面通红。

  云歌跺了下脚,扭身就走:“你们两个合起来戏弄我!”

  刘弗陵忙吩咐于安照顾好猴子,自己去追云歌,不想云歌走了不远,又一个急转身,匆匆往回跑,脸色十分难看,刘弗陵握住她的胳膊,“怎么了?”

  云歌没有回答,牵着他慌不择路地跑进了一家店。

  是一家出售陶器的店,宽敞的院子里摆放着大大小小的陶器皿,有巨大的水缸,不大不小的米缸,还有小一点的腌菜坛子。

  云歌左右环顾了一圈,根本没有可躲避的地方,听到外面传来的叫声,急切间,顾不得那么多,拽着刘弗陵跳进了一个大水缸中。

  水缸虽大,可容纳了两个人后也是拥挤不堪,云歌和刘弗陵面对面,好似紧紧拥抱着彼此,十分亲密。

  云歌轻声说:“我急糊涂了,他们又不认识你,我怎么拉着你也躲了起来?”

  刘弗陵没有太多表情,眼中却有苦涩。

  刘病已听到手下的兄弟说看见一个像云歌的女子,立即叫了孟珏,匆匆赶来。的确看到一个相似的身形,但他们还未走到近前,就看到那个身影在拥挤的人群中几晃后,消失不见。

  寻了几个月,孟珏已经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消息网,从大汉到西域,可没有云歌半点消息,她就好像突然从人间蒸发,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他甚至连那夜厮杀的两方是谁,都查不出来。

  他从刚开始的笃定,到现在的担心,他开始想那一夜云歌究竟有没有逃脱?是不是发生了意外?她究竟是生是死?

  担心恐惧折磨得他日日不能安睡。

  寻了一大圈,却找不到要找的人。两人站在陶器店外,都是黯然。

  刘病已叹了口气说:“也许认错人了。”

  孟珏沉默了会,蓦然一掌拍碎了身侧做招牌的瓦缸,“一定是她。”

  躲在水缸内的云歌,身子不禁轻轻一抖。

  刘弗陵忙伸臂拥住她,好像要替云歌把一切伤害都挡开。

  店堂内打瞌睡的伙计听到动静,出来探看,见人打碎了货物,刚想大骂,可被孟珏的森寒视线盯了一下,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孟珏扔了片金叶给他:“没你什么事,滚回去睡你的觉。”

  伙计收起金叶,立即一溜小跑,跑回店堂,直接缩到柜台下,闭上了眼睛。

  孟珏对刘病已说:“她是在这附近不见的,命人把附近的几家店铺都搜一遍。”说完,孟珏亲自开始查看陶器店,不管大缸小缸,都是一掌拍下,将缸震成粉碎。

  云歌一点都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利用她的是他,出入霍府的是他,想攀上权势顶峰的人是他,和霍成君拥抱亲昵的还是他,他既然要霍成君,为什么还要找她?难不成他还以为她能与霍成君共侍一夫?

  刘弗陵看云歌脸色苍白,知道孟珏在她心中还是十分重要。正因为仍然在乎,所以才害怕面对,害怕自己的还在乎,害怕自己会情不自禁。

  听到陶器碎裂的声音渐渐向他们的方向转来,刘弗陵附在云歌耳边说:“你若不想见他,我去替你把他挡走。”

  云歌摇摇头。

  孟珏外表看着是温润君子,性格实际上十分桀骜,现在他连那层君子的外衣都不用了,可见今日不翻遍了这附近,不找到她,他不会善罢甘休。陵哥哥只是个普通人,不懂一点功夫,哪里挡得住孟珏?

  云歌忽地抓住了刘弗陵的手,“你帮我圆个谎,做我的夫君,好不好?我和他说我们已经定亲了,让他别再来找我……”

  刘弗陵眼中带了几分酸楚,温和地打断了云歌的话,“云歌,我们本就是有盟约的未婚夫妻。”

  云歌语涩,不错,他们早就是交换过信物,有过盟誓的……夫……妻!

  云歌抓着刘弗陵的手变得无力,慢慢滑落,刘弗陵却用力握住了她。

  脚步声渐走渐近,云歌心中零乱如麻,害怕伤痛恨怨,羞愧温暖酸涩,全挤涨在胸间,撕着她,扯着她,一颗心就要四分五裂,只有握着她的那只手,坚定地护着她。

  她用力握住了刘弗陵的手,朝他一笑,虽未及完全展开就已消失,可她的眼神不再慌乱无措。

  云歌听到身旁的缸应声而碎,知道下一个就是他们藏身的水缸了,深吸了口气,鼓起全身的勇气等着面对孟珏。

  孟珏举起手掌,正要挥下,忽然听到一人笑叫道:“这不是孟大人吗?”

  孟珏顿了下,缓缓回身,负着手也笑道:“于……”

  于安忙摆了摆手,“都在外面,不用那么多礼了。我痴长你几岁,孟大人若不嫌弃,就叫我一声于兄吧!”

  孟珏笑着作揖,“恭敬不如从命,于兄怎么在这里?”

  于安笑着说:“出来办些私事,经过这里时,看到孟大人在敲缸,一时好奇就进来看一眼,孟大人若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尽管说话。”

  孟珏笑着向外行去,“没什么大事,此店的伙计惹人眼烦,一时之气。难得于大哥到外面一趟,若有时间,容小弟做个东道,喝几杯。”

  孟珏和于安一边谈笑,一边出了店门。

  他们前脚刚走,立即有宦官进来接刘弗陵和云歌,护送着他们从后门上了马车,返回骊山。

  云歌脑中思绪纷杂,于安和孟珏认识,而孟珏对于安显然很忌惮,对于安的客气程度不下对霍光,可于安不过是陵哥哥的管家。

  云歌沉默地坐着,刘弗陵也一直沉默,只听到马蹄敲着山路的得得声。

  回到别院住处,刘弗陵让所有人都退下去,“云歌,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云歌拿着簪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动着烛火,眉尖微蹙,“我以前觉得只要我对人好,人也一定会对我好,我以诚待人,人自然也以诚待我,可后来知道不是的,这世上的人心很复杂,有欺骗、有猜忌、有背叛、有伤害。我不会去骗人,但我现在不再轻易相信任何人,可……”云歌抬眼看向刘弗陵,“陵哥哥,我相信你。如果连你也骗我,我还能相信谁?我只想知道真实的一切,你告诉我。”

  刘弗陵静静凝视着云歌。

  云歌又看到了熟悉的暗影沉沉,里面翻卷着万千无奈。

  云歌心酸,她是想要他高兴的,从小到大都是,“陵哥哥,你若不想说,就算了,等日后……”

  刘弗陵摇了摇头,“我的名字是三个字,并非两个字,刘陵二字中间还要加一个‘弗’。”

  云歌正在挑烛火的簪子跌落,打灭了烛火,屋内骤然陷入黑暗。

  云歌无意识地喃喃重复:“刘弗陵,刘弗陵……陵哥哥,你……你和汉朝的皇帝同名呢!”

  刘弗陵坐到云歌身侧,去握云歌的手,入手冰凉,“云歌,不管我的身份是什么,我仍然是我,我是你的陵哥哥。”

  云歌只觉得这个世界怎么那么混乱,陵哥哥怎么会是皇帝?怎么可能?

  “陵哥哥,你不是皇帝,对不对?”

  她眼巴巴地瞅着他,唯一企盼的答案显然是“不是”。

  刘弗陵不能面对云歌的双眸,他去抱她,不顾她的挣扎,把她用力抱在了怀里,“云歌,我就是我,过去、现在、将来,我都是你的陵哥哥。”

  云歌打着刘弗陵的胸膛,想推开他。

  刘弗陵紧紧抱着她,不管她如何打,就是不让她挣脱。

  云歌打了一会,终是大哭了出来,“我不喜欢皇帝,不喜欢!你别做这个皇帝,好不好?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在山里盖一个房子,就我们清清静静地生活,你不是喜欢读地志奇闻吗?现在的地志多不全,我们可以亲身去各处游历,搜集各地风土气候传说,还有食物,你写一本地志奇闻书,我写一本食谱……”

  刘弗陵把云歌的头紧紧按在他的肩头,眼中是深入心髓的无力和无奈,只一遍遍在云歌耳边说:“对不起,对不起……”

  因为他的身份,他的生命中已经有太多无可奈何,所以他一直尽量避免再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制造他人生命中的无可奈何。

  他在吃过竹公子的菜后,不想因为他是皇帝就选择理所当然的拥有,不想因为自己的一个决定就让竹公子无可奈何。

  可是他正在让云歌无可奈何,这本是他最不想的事情,却又是一个无可奈何。

  ―――――――――――――

  已是万籁俱静,云歌却忽地从榻上坐了起来,轻轻穿好衣服。

  环顾屋内,并没有什么属于她的东西,转身刚要走,忽又回身,将桌上刘弗陵为她誊写的笔记装进了怀里。

  云歌从窗户翻出了屋子,一路小跑,跑着跑着,却又停了下来,回身看向他的住处。

  那里灯熄烛灭,一片黑沉,想来他正在睡梦中。

  她想了那么多年,又找了那么久的陵哥哥,竟真和她想象的一模一样,她可以什么都不用说,他就知道她所想的一切,可是他为什么会是皇帝?

  他是皇帝,难道就不是她的陵哥哥了吗?

  云歌不想回答自己的问题,说她怯懦也好,说她自私也罢,她如今只想先躲开一切。

  自从受伤后,她的脑袋就好似没有真正清醒过,一个惊讶还未完全接受,另一个惊讶就又来临,她现在只想远离所有的人和事。

  终于下定了决心离开,一转身,却发现,不知道何时,刘弗陵已经静静立在她的身后。

  黑沉沉的夜,他的眼睛也是黑沉沉的,看不清楚里面的任何东西。

  云歌怔怔地看着刘弗陵,良久后,猛地埋下头,想从他身侧走过。

  “云歌。”刘弗陵拿着一个东西,递到她面前。

  云歌一瞥间,心中剧震,脚步再也迈不出去。

  一只小小的葱绿绣鞋躺在刘弗陵的掌心,鞋面上一颗龙眼大的珍珠,正在星光下散发着柔和的莹光。

  云歌痴痴地伸手拿过,入手犹有余温,想来他一直贴身收藏。

  ……

  “好,我在长安等你。”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你知道女子送绣鞋给男子是什么意思吗?”

  “我收下了。云歌,你也一定要记住!”

  “以星辰为盟,绝无悔改。”

  ……

  那夜也如今夜,星辰满天。

  同样的星空下,站着同样的人。

  如此星辰,如此夜,不正是她想过无数次的吗?

  只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苦涩?

  刘弗陵的视线落在云歌手中的绣鞋上,“云歌,我只要一年时间。等待了九年,至少请给我一段时间去听你讲故事。九年里想必你又去过不少地方,我只想知道和了解你所做过的事情。也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告诉你我在这九年里做了什么,难道你一点儿都不关心吗?”

  “我……”

  云歌语滞。怎么可能不关心,不想知道?无数次躺在屋顶上看星星时,会想陵哥哥在做什么。甚至特意把自己在某一天,某一个时辰,做什么都记下来,想等到将来重逢时问陵哥哥,看他在那一天,那个时辰,在做什么,有没有想过她?还有那些已经积攒了多年的话……

  刘弗陵从云歌手中把绣鞋拿了回去,“只要一年时间,一年后你若还想走,我一定将珍珠绣鞋还你,我与你之间再无任何约定。但是现在,我要你履行你当年的誓言。”

  云歌忽地侧着脑袋笑起来,“陵哥哥,你真聪明。谁叫我当年是个小笨蛋,大了又是个大笨蛋?好!一年之约。”转身向屋子行去,“一年后的今日,我走时,就不用你相送了。”

  刘弗陵负手而立,手中紧拽着绣鞋,望着云歌的身影慢慢走入屋子。

  她已经进屋很久后,他依然立在原地。

  微抬了头,看向星空。

  夜幕低垂,星罗密布,恒久的美丽。

  如此星辰,如此夜。

上一页 云中歌2(大汉情缘)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