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四卷 长安浮华录 陷阱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起来了,晨雾笼罩下的庭院分外地宁静,空气里流动着深深浅浅的珍珠白,迷蒙得像一个梦,看不透,也看不真。零星的粉色花瓣静静地飘落到廊内,我轻轻地走过去,裙裾扬起的风惊扰了那份柔和,轻颤了几下,复又落了回来。连绵不断的花瓣飘落,在这个没有风的清晨,像一场纷纷扬扬的四月雪。

  想起他昨天的举动,心里又有些不安,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不过像他那样优雅的贵公子,应该也犯不着霸王硬上弓吧,如果他需要,长安城里倾慕他的女子随便一抓,也有一个排。

  昨天只是个意外而已,嗯,意外……

  他也不过是觉得我有趣才把我留在身边的。

  “小隐,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身后忽然传来了房遗直的声音,啊,真是想曹操,曹操也到呀。

  “你怎么还没去上朝?”我见他的脸色与往常无异,也立刻装出了一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表情。

  “我这就去,”他的语气也和平常无异。

  “那还不快去?迟到了就惨了……”我暗暗一笑,差点就要说出扣薪水的话,脑海中却忽然掠过了撒那特思的身影,不知他现在回了茶馆没有……

  犹如牡丹般华丽的男人,今天身上那袭紫色的袍服更是衬的他风流俊雅,高贵无双。他忽然微微一笑,朝我走来,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低下头来,我身体一僵,正要躲开,却见他只是伸手取了了几片黏在我头发上的花瓣。“晨露寒冷,快些进房去吧,”

  我心里没来由的有些感动,点了点头。

  “不过,今天的朝议希望快点结束。”

  “为什么?”

  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好笑的表情,”见到了那几位大人,我怕又会忍不住想起昨日的笑话……”

  想起昨天的情景,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昨天看到王爷也拼命忍着笑呢。那个样子好可爱。”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飘忽的神色,“你觉得王爷此人如何?”

  “很好啊,文武全才,绝代风华,简直就是天地的精华,万物的灵长,而且又亲切温和,上次在酒楼我的簪子不小心砸到他,他都没说什么……”

  听到这里,他的眸光一暗,“以前你就见过他?”

  “对啊……你该上朝去了吧?”我连忙催促他。

  他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说出来,转身向庭院外走去。

  “将夫人扶到房里去。”在他踏出院子的时候,我听到他吩咐那两位侍女的声音。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那两位侍女正要进来扶我,忽然好像看到什么人,同时叫了一声,“夫人……”

  哪里来的夫人?我转过头,惊讶的看到了小蝶正站在门口。她已经换了一身贵妇的装扮,高耸的双鬟望仙髻上别着用金和翠鸟的羽毛制成的翠勹盍叶,流行的却月眉之间点缀着华丽的云母花钿,果然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

  “小蝶,你怎么来了?”我笑眯眯的朝她打了招呼。

  在那一瞬间,我似乎有个错觉,她的眼中掠过了一丝难以捉摸的神色,不过,很快,她就微微一笑,“小蝶有些想姐姐了,所以想来探望一下姐姐,小蝶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怎么会呢,只是不知道你也会这么早起,你现在不是已经是……”我迟疑了一下,房遗爱的侍妾这几个字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对你还好吧……”我低声问道。

  她垂下眼帘,轻轻的笑,“驸马他——很好。”

  “小蝶,有件事也许有些唐突,可是那天驸马明明说你早就是他的人了,如果我没猜错,你早和驸马情投意合了对吗?”我试探的问道。

  “情投意合……”她低低重复了一遍,忽然抬眸一笑,“是啊。”

  “那你可隐瞒的真好啊,谁都没有看出来,”我笑着打趣她,心里却是暗暗疑惑,高阳已经准许小蝶嫁给房遗爱,为什么之后还要将她赶出去?

  而且,他们两人真的相爱吗?为什么我完全感觉不到呢?

  “不过,姐姐和大公子的感情才是如胶似漆呢,昨晚,听说大公子就带姐姐去看了胡旋舞,府里的人都知道了。”她淡淡的笑,

  “啊,这么快?”我的嘴角一哆嗦,看来古代的八卦力量也不可小看。

  “姐姐,小蝶也要告辞了,”她起身,款款施礼,步出了庭院。

  看她的背影远去,两位侍女立刻在我面前说起了八卦,“夫人,听说驸马很宠爱她呢,每天变着花样的赏赐。”

  “那不是挺好……”我低低说了一句,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她有些怪怪的……

  不知不觉,在房府又待了一些日子。

  这天起来后我莫名其妙的特别想念那家酒楼的御皇王母饭,于是决定出门去逛逛,顺便去看看安东尼他们。

  幸好是在比较开明的唐朝,我只是和管家说了一声去买些首饰,就顺利的出了房府。一出那座大宅院,顿时觉得天也蓝了,空气也顺畅多了。

  这种享清福的日子偶尔过过还不错,一辈子这样我也会憋出病的……

  “夫人,您想去那里?”身边的侍女问道,我看了看紧跟着我的侍女,不觉有些郁闷,不过,再开明的朝代,也不能让夫人一个人出行啊。

  “我们先去看眩术吧。”我冲她一笑,直奔目的地而去。安东尼和他老爹果然还在老地方表演,我们亲热的叙了一会旧后,我就以肚子不舒服,需要找茅厕的理由先闪了,让那侍女一边看眩术一边等我。

  总算偷了一点完全自由的时间……

  当下立刻直奔那座酒楼而去,一进门店小二就很抱歉的告诉我客满了。

  我郁闷了……

  “可是你要知道我出来一趟是多么多么的不容易……我的时间又不多,”我正要展开长篇大论,忽然听到旁边的包厢里响起了一个声音,“是房夫人吗?”

  我被这个称呼弄得有点莫名其妙,后来才反映过来是在说我,脆弱的小心肝又颤抖了一次。不过,这个声音——倒是熟的很……

  我掀开了包厢的帘子,一张风华绝代的脸映入我的眼帘,“果然是你啊,王爷。”

  他笑了笑,“没想到你竟然一个人来这里,房大人呢?”

  “他在上朝呢,”我想了想,“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借用一下这桌子,我只是吃碗饭,很快的。”

  他犹豫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本王也不介意。”

  我于是就不客气的坐到了那张桌子边,没想到他也是一个人来的。

  “王爷怎么也是一个人来的呢?”我不解的问道。”那么你呢?房府应该不会让夫人你独自一人出来吧。“哈,他问得真是一针见血。

  我干笑了两声,“我好不容易摆脱了侍女才这么自由的。”

  他忽然眯了眯眼,“我也一样。“

  我俩对望了一眼,忽然一起笑了起来。

  气氛似乎一下子轻松起来,我说话的时候也少了些忌讳,他似乎也没有王爷的架子,于是海阔天空的胡侃开去,两人还聊得格外投机,不知不觉,就不经意的吃下了好几盘菜,还喝下了两杯来自西域的葡萄酒……

  还借机又把葡萄酒的知识炫耀了一遍。

  他的眼中似乎也带了一层薄薄的醉意,“你是从哪里学了这许多东西?不过,”他的脸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红色,“那晚的笑话实在是有趣。”

  “还好啦,这样的笑话我有很多的,”借着酒意,我的铁皮功也增强了不少。“对了,王爷什么时候回安州?”

  他的神情有些黯淡,垂下了眼眸,“很快就会回去,不过,母妃身体日渐虚弱,不知何时我能再回长安。”

  他的母亲,不就是隋朝的公主,如今的杨妃吗?虽然李世民对这个孩子十分疼爱器重,也亲口说过李恪是最像他的孩子,无奈,恪的身上流着隋帝的血,就算再如何相似,也永远不会成为下任帝王的候选人。

  “王爷,你是幸运的。”我忽然笑了笑。

  他微微一愣,惊讶的望着我。

  “因为,无论你在哪里,你的母妃和妹妹,这两位大唐帝国最为尊贵的女性都无时无刻不在惦记你,挂念你啊。”

  他望着我,持起酒杯轻轻笑了。齿如编贝丹唇若染。肤光与酒色相映,窗外如絮如雪的满天杏花生生褪色成了陪衬。

  恪,你也是不幸的,你所应有的不该只是一个藩王的名号,一块小小的封地。你应有的是至高无上的权力,是坐北朝南的荣耀,是整个大唐的江山。可是你无法得到,永远也无法得到……没有人愿意,把辛苦打来的江山,再拱手让给杨氏后人。你的出生,早已注定了悲剧。最后能登上皇位的,永远只能是文德皇后的儿子……

  “我很快就会回安州,不然朝堂之上,那些大臣们又有借口了,”他浅浅啜了一口葡萄酒,

  “不过,他们也只能拿我的出身做借口而已。”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神色中带着几分寥落。

  “为什么要有这样的表情,”我微笑着,“在我看来,王爷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因为你的身上,流着两代帝王的血,不是吗?”

  他低着头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抬眸一笑,“再与我痛饮三杯!”

  “一定奉陪。”我也将杯中的酒一口焖了下去,心里无端端的生出一股子莫名其妙的豪气来……头脑一热,完全忽视了自己的酒量……

  就在我们喝得兴头正浓的时候,忽然听见包厢外传来了店小二的声音,“大人,房大人,房夫人她……”还没等他说完,只见帘子一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

  “啊……房遗直,你怎么也来了,”我大着舌头直呼他的名字,“不如也一起来喝一杯啊……”

  他那优雅的笑容早已无影无踪,一脸铁青的将我拦腰抱了起来,沉声道,“给我闭嘴。”他还不忘朝李恪行了行礼,“王爷,卑职多有得罪,告辞了。”

  然后,我居然在这种时候还很火上加油的来上一句,“李恪,下次再接着喝!”

  忽然猛的觉得手腕被掐了一把,痛……

  我醉眼朦胧的抬头看着房遗直,不受控制的扁了扁嘴,很委屈的大声道,”为什么掐我!“旁人立即侧目,他额上的青筋乱跳,恨不得立刻捂住我的嘴,用最快的速度冲出酒楼,将我塞进了牛车。

  这是我第一次醉酒吧,好难受啊……胸口闷闷的,牛车的颠簸让我好像随时都会吐出来,因为很难受,我安静了很多……隐约感到有双温暖的手在轻轻摸着我的额头。

  也不知怎么回到了房府,刚被人放到床上,就有几双手同时伸了过来,擦汗的擦汗,灌茶的灌茶,抹脸的抹脸,换衣的换衣……

  被折腾了一大阵子,我的酒倒也醒了几分,刚才豪气干云,现在不由也有了几分后怕,这下惨了……不会家法伺候吧……

  “大人,已经收拾妥当,夫人已经睡下了。”侍女的声音忽然传来,我闭紧了眼睛,现在最好的方法是做缩头乌龟——装醉。

  “嗯,都出去吧。”房遗直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累。

  房间里,忽然变得一片安静。

  感觉到他走过来,坐在了床榻上,我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越是想装睡着,却越是紧张。一块温暖的湿毛巾覆在了我的脸上,伴随着他带着疑惑的声音,“怎么还在不停出汗?”

  厄——估计是我的冷汗吧。

  只觉得那块毛巾从我的脸滑到了脖子上,在要继续往下滑的时候似乎停顿了一下,不过只是停顿了几秒,那块毛巾还是继续往下……我赶紧胡乱发出了一声声音,转过了身去。

  为了够逼真,我还不忘咂巴了几下嘴。

  只听轻轻的笑声从我的头顶上放传来,一阵熏香味也随之淡淡袭来,我的全身绷得更紧,几乎能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声,就在我犹豫要不要继续装时,前额上忽然一暖,他的唇在那里停留了一下,又恋恋不舍的离开。

  “今晚就好好休息吧,明日再收拾你。”他的声音飘散在房内的空气中……

  听到他离开的时候,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今天算是躲过了,可是明天呢?唉,也不知房家的家法严不严……

  ====================================

  一觉睡到了中午,起来的时候头痛欲裂,想不到我叶隐,竟然也在异时空宿醉了一回,不过这个代价,估计是惨烈的。

  “夫人,您总算醒了,您昨天可把奴婢了急坏了……”我斜眼看去,似乎是陪我一起出来的侍女,她还在那里继续说着,“奴婢怎么也等不到夫人,只能回府告诉大人了,大人当时那着急的样子奴婢从来不曾见过,找了好久才找到夫人呢,夫人,您以后可千万不要再吓奴婢了……”

  “对不起你了……”我内疚的说着,昨天压根把她给忘了。

  “奴婢可但当不起,夫人要说就和大人说吧,”侍女MM还不领情。

  正说着,下了朝的房遗直就走进了房里。

  “大人,您来了,奴婢告退。”她非常知时机的闪了。

  “厄……那个……昨天麻烦你了。”我想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咦?昨天的那个气势去哪里了?”他挑了挑眉,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嗯,这次是我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所以家法伺候就算了吧……”我很没骨气的开始为自己辩解。

  “家法?”他有些疑惑,忽然明白过来,习惯性的用扇子抵住唇角,笑容似有似无,”我房家的家法,你可想见识一下?”

  我的脸部轻轻抽了一下,刚想说话,忽然外面有人传话,“禀大人,吴王殿下今日清晨已经启程离开长安,在临行之前吩咐小的将此物转交给夫人。”

  我的眼角一跳,这算不算是雪上加霜?

  果然,房遗直的眼中掠过一丝薄怒,语气还是保持了他惯有的优雅,“拿进来吧,王爷有心了。”

  来人递上来了一个精美的木匣子,房遗直顺手接过,随手一放,将身子一移,挡住了我好奇的目光,这是什么?这句话在我看到他很不爽的眼神后还是很明智的没有问出口。

  门口的侍女探身问了一句,“大人,夫人今日还未打扮,可否现在……”

  房遗直点了点头,“将东西拿进来。”

  侍女们立刻将那化妆七部曲的全套武器装备全拿了进来,就在准备在我脸上大肆蹂躏时,我郁闷的皱了皱眉,忽听房遗直说都让她们出去。侍女们很是不解的走了出去。

  我一时也弄不清他要做什么。

  只见他笑着道,“闭眼。”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闭上了眼,只觉得眉毛上痒痒的,刚想去摸,他低声道,“别动,让我把这眉先画好。”

  我的心里微微一惊,他居然在给我画眉?

  笔尖轻柔的在我的眉梢上舞动,黛色的墨,一点一点,一丝一丝,无比温柔的在眉间晕染着它的色彩,我的心里,涌起了一丝迷茫和虚幻,在千年之前的盛唐长安,有一位牡丹般的贵公子温柔的给我画着眉……

  就在我正在现实与虚幻中徘徊之时,门外忽然传来了高阳公主冷冷的声音,“大伯还真是好兴致,想不到,古有张敞,今有房遗直。”

  我猛的睁开了眼,赫然见到门外正站着一身华服的高阳公主,她的表情很古怪,冷淡中却带着一种几乎让人难以察觉的伤感。

  不过,更令我惊讶的是,她身边还站着同样一身华服的小蝶,小蝶见我望她,淡淡笑了笑,又立刻垂下头去。

  房遗直站起身来,对高阳行了行礼,又坐了下来,继续为我画眉,笑道,“难道公主还想继续站在这里,观看我们的闺房之乐吗?”

  “你!”高阳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小蝶犹豫了一下,说道,“既然姐姐没事,那小蝶也告退了。”

  我刚点了点头,就听房遗直低声道,“闭上眼睛。”

  “到底画好了没。”我无奈的表示抗议。

  “好了,画完了。”他轻笑出声,在放下笔的同时,又凑到了我的耳边用一种魅惑的声音低低道,“妆罢低眉问娘子,画眉深浅入时无?”

  我接过了他递过来的铜镜,一看,当场石化。

  这,这分明是个明显的倒八字啊!配上我的表情就是一副典型的苦瓜脸。

  “喜欢吗,这是宫里最近最为流行的八字眉。”他在那里还一派得意的轻摇扇子,“和你多么相配啊。”

  我的小宇宙正在迅速膨胀中……

  神啊,审美观也差太多了吧!——

  虽然醉酒的事不了了之了,但暂时的禁足令还是免不了的。

  不过上天总算待我不薄,没过了多少天就迎来了唐代的三节令之一——三月三日上巳节。听侍女们说,逢农历三月三日,长安人于此日出城踏青,以致于全城沸腾,热闹非凡。再加上今年的春天格外温暖,郊外的风景更是美不胜收。

  此时不出,更待何时?何况还是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当小蝶来约我结伴出行的时候,房牡丹虽然不怎么乐意,但也不便一口拒绝。

  “大人,请放心,小蝶一定会照顾好她的。”小蝶浅笑盈盈,“上巳节一年一度,不去看看岂不可惜?再说我们并不出城,只是去曲江看看即回。”

  “曲江?”我眼前一亮,早就听说在长安城东朱雀街东第五街,有个流水屈曲之处,称为曲江。这个地方在秦代曾建宜春苑,汉代建乐游园,唐贞观年间再度加以修复,成佳境,花草繁茂,烟水明媚,是个游玩的好去处。

  我立刻在旁边配合的点头如鸡啄米,见到我兴奋的表情,房牧丹无奈的抚上了额角,“好吧,不过早去早回,多带几名侍卫。”

  似乎刚下了一场淅沥的春雨,从不远处传来了鸟儿清丽而婉啭的叫声,道路边的桃李杏树正绽放着满树的美丽,娇嫩的花朵蔓延到每一枝细小的枝条,浓郁的甜香似乎要溢满整个长安城……风吹花落,留下了一地繁花烂漫红。

  小蝶亲热的拉着我的手上了牛车。

  牛车缓缓地行进在宽阔的街道上,不时传来带着各个地方口音的声音。我望了一会外面的景色,放了了帘子,低声道,“小蝶,你和公主她相处得如何?”

  她微微一愣,笑了笑,“公主待我很好。”

  “真的很好?”我不大相信的又问了一遍。

  “姐姐你怎么了,公主自然待我真的很好。”

  “可是毕竟你们共事一夫啊。”

  “姐姐你也不是不知道,公主她对驸马又没有……”她似乎觉得有些失言,连忙停了下来。

  她说得也没错啊,公主对房遗爱又没有什么感情,所以根本也犯不着赶走她啊。

  她望着帘子外,忽然道,“姐姐,不如我们随便探望一下那个异国少年吧?”

  “好啊,”我探出头去,正好看到这里离安东尼他们表演地方不远。

  “嗯,那我们去吧。”她笑得极是温柔。

  下了牛车,我就拉着小蝶直奔安东尼而去,亲热的与他打了招呼,他们似乎在这长安城也混的风生水起,也不能耽误人家的生意了,我只是稍稍和他们聊了几句就回去了。

  “好了,小蝶,我们走吧,不然去晚了一定人山人海……”我笑眯眯的说道。

  “嗯,姐姐,我们从这里穿过去的,会快一些。”她指了指前面的一条比较狭窄的街道。

  因为有过被抢的经验,我对这种街道有后遗症。

  “啊,算了,还是从大路回去吧。”

  “走吧,没关系的,现在可是光天化日。”她笑了笑,拉起了我的手,走进了那条小街。

  没走了几步,她忽然哎哟一声叫,蹲下身去。

  “小蝶,扭到了吗?”我也立刻弯下了腰,去看看她怎么回事。

  她忽然蓦的抬头看着我笑,从树叶间筛出来的阳光在她的脸上印出光怪陆离的阴影,看起来有种莫明的诡异。

  “怎么了,小蝶?”我的心里也有些莫名的不安起来。

  “姐姐,”她的笑容益发诡异,“我真。”真字还没说完,我只觉后脑一阵剧痛袭来,失去意识前最后想到的居然是——这算不算是两次踏进同一条河里……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