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四卷 长安浮华录 嫁不出去的女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经渐渐泛白,很快,就要天亮了。

  “撒那特思,天就要亮了,再不离开,你就会灰飞烟灭。”飞鸟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来。

  我的心里一凛,连忙将他推开,“快点先离开这里!”

  撒那特思抬起头的时候,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你会回茶馆吗?”我低声问道。

  他的唇边轻轻泛起了一丝苍白的笑容,“当然会回来,不过,”他抬眸又望向了司音,“他说的话你也听见了?”

  司音的金眸中写满了捉摸不定,“事情恐怕比你我想像的都要——难以控制,你先回去再说。”

  撒那特思微微点了点头,又深深看了我一眼,“小隐,在茶馆等着我。”话音刚落,他已经消失在一团白色的烟雾里。

  我揉了揉眼睛,他居然就这么消失了。

  “小隐,我们也该回去了。”飞鸟笑眯眯的拉住了我的手。

  “啊,现在去机场吗?糟糕,我的护照都没带,怎么办……”还没等我说完,只觉得自己蓦的陷入了棉花般虚软的东西里,紧接着,就什么知觉也没有了。

  失去知觉前,我似乎看到了司音那带着一丝好笑的表情。

  ================================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不由吓了一跳,居然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小床上。

  轻轻松了一口气,又闭上了双眼,终于又回来了,这座——叫作前世今生的茶馆。

  想起撒那特思那悲伤的眼神,我的心又有些隐隐作痛,不知撒那特思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为了给我压惊,飞鸟非常体贴的早早在湖畔居给我定了座位,今晚,居然连司音都一起来了,看来美女受惊,还真是非同小可啊。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他的身份的?”在我吃得正欢的时候,司音忽然开口问道。

  “什么?”

  “Tremere族亲王的身份。”

  我的筷子僵在了半空中,讪讪道,“我很早就知道了,可是,你们又怎么知道的呢?你们又怎么找到那个吸血鬼城堡的呢?”

  飞鸟拍了拍我的脑袋,“笨蛋,师父的魔法可是很厉害哦。”

  “可是……”我咬着筷子,“那样的空间移动也太匪夷所思了哦,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不是可以经常到处免费旅游了?连护照签证全省了哦。”

  “美的你!”飞鸟的魔爪又扣在了我的脑门上。

  “喂,哥哥,你怎么老欺负我啊,再怎么说,我也是大难不死啊。”我用筷子报复性的往他手上戳,脑海中,却又浮现出撒那特思的声音,“如果要我依靠伤害你来继续存活,那是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还有,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吻……

  “不害怕吗?小隐,他是吸血鬼……”飞鸟的海蓝色眼眸里写着疑惑。

  “撒那特思,他不是坏人,在那种情况下,他一直都没有吸我的血,就算我把手送到他的面前,他也没有……所以,”我低声道,“我不怕他,就算他是吸血鬼,我也不怕。”

  “他当然不会吸你的血。”司音淡淡说了一句,喝了一口羹汤。

  “其实我还听见了奇怪的声音,”我放下了筷子,将自己所听到的对话原原本本的向他们复述了一遍。

  一抹惊讶的神色在司音眼中掠过,就像湖水中飘入了一片花瓣,在泛起了一个淡淡的涟漪后稍瞬即逝。

  “师父,难道他真是天……”飞鸟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司音的眼神阻止了。

  “也许只是你的幻听而已,”司音伸筷夹起了一片蘑菇。

  “可是,我还听见那个人叫撒那特思另外的名字……”

  “什么?”

  “阿斯克。”

  司音的手指微微一颤,那片蘑菇从筷子上滑了下来,“是吗?”他很快又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与他平淡的神色成反比的是,是飞鸟极其震惊的表情。

  他们一定知道什么,只是不想告诉我罢了。

  接下来的气氛好像有点糟糕,三人默默无语的吃完了这顿饭。飞鸟准备买单时,服务生将领班带了进来。

  随着包厢的门被打开,一股淡雅的香气飘了进来,从门外走进了一位清秀的美人。

  无视飞鸟震惊的表情,我朝她笑着打招呼,“安仪姐!原来你成了这里的领班!”

  安仪温柔的笑了笑,“其实我也是刚刚换了这个新工作。”她似乎有些不安的望向了飞鸟,“你不会生我气吧?”

  “怎么会呢,你一定也是为了能多看到哥哥呀,”我扯了扯飞鸟的衣袖。

  飞鸟也立刻露出了那抹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小隐说的对,我怎么会生你气呢,高兴还来不及呢。对了,”他看了看司音,“这位就是我的师父,”

  司音抬眸望了安仪一眼,浅金色的眼眸里微光一闪,安仪显然吃了一惊,居然还倒退了一步,半晌,才吐出几个字,“你好,我听飞鸟提起过你。”

  虽然司音美到不可方物,但安仪刚才的反应也太夸张了一点,同样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帅哥,她见到撒那特思时就完全没有那么大的反应,真是奇怪。

  司音只是点了点头,又垂下了眼眸。

  “我师父就是这个样子,我们先回去了,会回家再打电话给你。”飞鸟拖起了我,微笑着朝她告别。

  “安仪姐,到时来我家作客!”在被他拉出房门前,我还不忘喊了一声。

  “笨蛋,我可从来不带任何女人回家。”飞鸟低声说着,连忙伸手捂住了我的嘴。唯恐我再说出什么让他郁闷的话来。

  走出湖畔居的时候,司音忽然停下了脚步,凝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像是有话要说。

  不远处,苍黑的山头上露出弯弯的一钩眉月,几缕银色月光像游丝一般垂落到湖水里,湖中的荷花依旧盛开着,厚实的花瓣粉红晶莹,还带着夜晚的露水,风中有淡淡的幽香飘了过来。

  “师父,你怎么了?”飞鸟不解的问道。

  “那个叫安仪的女人,以后不要和她接触了。”他淡淡道。

  “为什么?”我吃惊的问道。

  司音转过头,并没有搭理我,只是望着飞鸟,飞鸟迟疑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为什么啊,安仪姐又漂亮又温柔,她有哪里不好?”我困惑的辩解道。

  “小隐……”飞鸟示意我别说了。

  我瞪了他一眼,才不管那么多,继续说,”就算你是我哥哥的师父,也不该管那么多,都什么社会了,哪还有干涉恋爱自由的,说出去都笑死人……“

  司音那金色的眼眸在月光下显得阴晴不定,在凝视了我几秒钟后,转过了身,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我一看他消失,立刻拉着飞鸟来到了湖边的长凳上坐了下来。

  “哥哥,你就真听他的吗?”我忿忿的推搡了一把飞鸟。

  “师父,总是有他的道理的。再说,”飞鸟微笑的弧度微微改变,“虽然安仪是个好女人,但她也不过是我的众多女朋友中的一个。”

  “可是哥哥,你真正的爱过别人吗?“我忽然感到有些困惑。

  晚风拂过他的面颊,他那头漂亮的金色头发被吹得有些凌乱,他伸手按住了飞扬的金发,犹豫了几秒,又轻轻笑了起来,“怎么会呢,因为爱人——是件很辛苦的事。”

  “哥哥,如果你爱上一个人,会为她献出所有,包括自己的生命吗?”

  他略带惊讶的看着我,又笑着拍了拍我的脑袋,“有那么夸张吗,我还想留着这条命享受生活呢。”

  我也随着他笑了起来,忽然想起了撒那特思,心里有些惆怅,胸腔里好像塞满了东西,又好像空落落的,泛着奇怪的滋味,“也不知道撒那特思回来了没?”

  “不用担心,他还没这么弱,不过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恢复元气。”飞鸟侧过身,轻轻摸了摸我的头发,温柔的笑着,“过几天你就会看到他了。”

  “哥哥,我不想再有人为我受伤了。”我享受着他的头顶按摩,眼前开始有点模糊,淡淡的乏意也随之袭来。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趴在飞鸟的背上,“哥哥……”我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声。

  “笨蛋,你刚才居然就这么睡着了,干脆再睡会儿吧,很快就到家了。”飞鸟侧过头,双手微微用力托了托我的身子。我牢牢的勾着飞鸟的脖子,嘴角浮起一丝微笑,哥哥背我回家哦,真幸福呢。

  “小隐,你的手别勒的那么紧好不好?”

  “可是我怕掉下来啊。”

  “怎么可能啊,你再用力我的脖子都要被你勒断了。”

  “不要,我怕掉下来。”

  “厄——那你给我下来!”

  “不要,不要!”

  “好吧好吧,我看我可能会为了妹妹送命……”

  “嘻嘻……”

  亲爱的哥哥,就让我任性一回吧……让我把所有的不安,担心,困扰暂时全都抛到脑后……

  回到家里的时候,刚进门,就听见了司音的声音,“回来了?”

  飞鸟应了一声,侧头道,“小隐,到家了。”

  我正想爬下来,忽然多了一个心眼,如果现在我装睡着,不知道司音和飞鸟会不会说出一点我所想知道的事情呢?

  想到这里,我故意不出声,一动不动的趴在他的背上。

  “这丫头,居然又睡着了。”飞鸟无奈的将我抱到沙发上。

  “飞鸟,你跟我到院子里来,”司音顿了顿,“顺便替她盖条毯子,免得着凉。”

  在他们俩往院子里去的时候,我立刻睁开眼睛,骨碌一下爬下了沙发,轻手轻脚的跟着他们而去。

  “师父,那个卡尼斯到底是什么人?”一到院子里,飞鸟就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

  “他的身份,我也不清楚,但唯一肯定的就是,他一定和天界有关,不然是绝不可能会操纵这串水晶手链的,上次我听小隐说了之后已经给手链加了封印,没想到他不但轻易破除了这个封印,还借力将小隐转移到他的地方。他的能力,恐怕已经超过了一个圣级血族之王的能力。”司音的眉宇间透着一分担忧。

  “会不会和您父亲失踪有关?”飞鸟试探的问道。

  “我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上次他消失太快,我会再找到他。”

  “听小隐说,似乎还有一个人?”

  “如果没有猜错,那个人才是最难对付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司音的表情也不复往日的平静。

  “师父……”

  “总之现在还是要抓紧时间解除圣物的封印,至于他们的下落,我会派人寻找。”司音望向了那棵桂花树,神情难辨。月华如练,月冷似霜。银盆般的满月悬于苍茫的夜空之上,照得大地如同撒了一层微霜。

  他们的脸上,也似乎被晕上了一层薄薄的霜,泛着淡淡凉意。

  第二天清早,那位著名的主持人米兰小姐在司音的梦之召唤之下,再次登门拜访。这次见她,她的精神状况明显比以前好了很多。

  “米兰小姐,我们已经依照约定为你解决了这件事情。”司音淡淡道。

  她摘下了墨镜,好似松了口气般笑了笑,“多谢了,怪不得他在十多天前好像忽然转了性,真的多亏你们了。”她又看了看我,“辛苦你了,我的前世一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我心里格登一下,桂花般的香气似乎就在周围浮动,耳畔还有他低低的声音依依缭绕,一字一顿,一声一叹:我爱你,小隐。

  “他也不是——那么坏。”我定定的看着她,从嘴里勉强挤出了这句话。

  “那就好。”她的唇边绽放出一抹职业化的笑容。

  “米兰小姐,你真的没事了吗?真的能当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吗?”我低声问道。就算可以以前世今生为借口,但那些所遭受的伤害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的。

  她顺手戴上了墨镜,将那双妩媚的眼睛隐藏在了镜片后,“听说过法国作家大仲马说过的话吗?肉体上的伤口会痊愈,而精神上的伤口可以被掩盖,却永远不会收口,永远鲜血淋淋的留在心头。”

  “既然这样,你也打算一直忍耐下去吗?”我惊讶的看着她。

  她抿了抿嘴角,“小姑娘,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无奈的事,有许多你不愿意却不得不做的事。”

  “可是……”

  “好了,小隐,”司音轻轻打断了我的话,“米兰小姐,能随我进来一下吗。”

  米兰笑了笑,跟着司音进了他的房间。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脑子一时还没有转过弯来。

  米兰小姐离开的时候,司音就将地精灵族的圣物——地之灵,放入了我的体内,它能恢复我的——听觉。

  还差两件了,只要集齐剩下的两件,一切都结束了。

  ================================

  转眼已经过去三天了,撒那特思一直还没来,但让人出乎意料的是,火精灵族首领的转世却在第四天清晨来到了这座前世今生茶馆。本来我还以为发生了这么多事,司音会暂缓一下我的任务,没想到他看起来似乎根本不在意那些事。

  此时此刻,那位火精灵族首领的转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司音,我在帮她算着时间,好像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眨过眼睛了。喂,大姐,虽然司音是美到惨绝人寰,可是你也不要丢了我们女性的面子嘛,这么赤裸裸的目光简直想把他一口吞下来,连我都看不下去了……收敛一点,收敛一点……

  “说说你想要我们解决的事情。”司音的脸皮堪比铜墙铁壁,在她的逼视下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

  “小姐,他都问了你好几遍了。”我忽然对她的这种目光十分不爽。

  司音蓦的抬眸看了我一眼,眼中极快的掠过了一丝淡淡笑意。

  “哦,哦,对不起,是这样的,”她的魂儿终于回归本尊了,“是这样的,我叫秦韵,我的感情生活一直都很不顺利,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也不知相了多少次亲,托了多少朋友,可就是从来没有成功过。眼看着我就快三十五了,家里人每天都催促我,我真的快被逼疯了……”

  她顿了顿,皱了皱眉,“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的长相也算端正,也有份不错的职业,可是,居然连条件比我差许多的男人都看不上我!为什么找个丈夫就那么难呢,为什么我怎么都嫁不出去呢?”

  原来是这样,我仔细打量了她一番,正如她所说的,她的模样清秀,肤色白皙,气质也不错,这还真有点令人不解,不知她的前世做了什么……

  “前世之因,后世之果,这一世你是注定要孤独终老。”司音将手指放在了她的额上,在袅袅白烟中,出现了一行飘逸的字体。我轻呼一声,这字体可是我再熟悉不过了的,居然是——繁体的中文!

  那这么说来,她的前世是在——中国的古代?太好了!这次的任务地总算回归到自己的地盘上了。

  “你的宿命根源,在遥远的大唐盛世,在那个繁华的时代,你是唐太宗宠爱的女儿——高阳公主,早已嫁作人妻的你,仗着自己尊贵的地位在外却和别的男子有染,但你却拆散了你丈夫和他的侍妾的姻缘,并逼着你的丈夫将那侍女赶出了府。”

  她沉默了片刻,“就算是这样,我不过是将她赶出了府,又没有杀了她,比我罪孽深重的人数不胜数,为什么这一世偏偏我要承受这样的结果?孤独终老的惩罚会不会太重了?”

  “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司音喝了一口茶,“对那位被赶出府的那位侍妾,你依旧没有放过她,而是将她交给了长安城的人贩子,令她流落异国,受尽摧残而死,在临死前,她诅咒你的每一个轮回转世,无论为男为女,都得不到一份好姻缘。”

  “什么!”她显然大吃一惊,“冤有头,债有主,为什么不诅咒那些人贩子,那些摧残她的人,为什么偏偏是我!”

  “很可惜,她觉得这全是你的错,对一个女人来说,比起摧残她的人,更让她憎恨的是夺去她爱人的人。”司音站起身来,指了指门外,”你先回去吧,等事情解决的时候,我自然会通知你。”

  她似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吧,那就拜托你了,我可不想一个人孤独终老。”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我也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司音似乎觉得有些好笑。

  “我只是觉得奇怪,其实在我看来,那个男人不也一样该死吗?娶了她,却又不能保护她,甚至还沦为帮凶断送了她的性命,可是她却丝毫没有怪他,不是很奇怪吗。”

  “所以,有时我也不明白人类的心思。”司音脱口道。

  人类?我怎么觉得这个词怪怪的。

  “既然娶了她,爱了她,就要保护她,尽自己所能的保护她。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我抬头看着他。

  司音凝视着我,金眸里闪动着淡淡的光泽,沉淀着似曾相识的温柔。“不错,就算——永远都得不到她,也要尽自己所能的保护她。”

  “司音你,有很重视的人吗?”我迟疑的问道,他这样温柔的表情是非常少见的。

  他的金色睫毛微微一颤,忽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下方,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痛色,随即又被冷漠的神情所代替。

  “当然——没有。”

  “真的?”

  他金眸一暗,“不要再继续这个无聊的话题了,今晚我就送你前往贞观年间,记住,改变那个叫作小蝶的侍妾的命运。另外,你也不用担心了,除了我,没人能再操纵这串水晶手链了。”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一去也不过几天而已,等回来的时候,也能见到撒那特思了吧。

  和前几次一样,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又,穿,了!

  唐朝的长安,中国历史上最繁华的时代,当时世界上最昌盛的国度、最旖旎的时节。在时间与空间的坐标上,唐朝和长安交汇而成的,是一个让美恣意盛开的地方。如日中天的国力、血脉旺盛的生命力、八面来风的宏大气度共同酝酿出让后世惊叹的盛唐文明。

  棋盘交错的街道,让我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这里正好是草长莺飞万里春光烂漫的时节。满城碧树堆烟,青青的颜色像画家随手涂抹的淡彩,轻爽可人。红红白白的杏花,宛如天女裁出的冰绡霞帔,掩映在层层叠叠的飞檐画栋中。

  街上车水马龙,两旁店铺林立,商贩云集,宽阔的街道上行人往来如潮。头戴襆头,脚登云靴的翩翩公子们不时从身边而过,红衫窄裹小缬臂,绿袂帖乱细缠腰的长安女子们,偶而在经过的马车内掀起一角帘子,留下一抹醉人的笑颜,浓艳与奢华恣意绽放,乱花渐欲迷人眼。

  坊间还有不少棕发碧眼的大秦人,腰佩弯刀的大食人,身材矮小的高丽人,深目高鼻的突厥人……一时之间,我产生了一丝错觉,仿佛进入了一个梦幻般的世界……

  这曾经的引人无限遐思的辉煌岁月,四海来朝的煊赫景象……

  怎不叫人怀念,怎不叫人向往……

  如此繁华,如此美妙,又怎不叫人心潮澎湃,激动万分……

  站在街角,望着着已经逝去的盛世重现在眼前,我忽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