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四卷 长安浮华录 永别了,莱希特

  他静静地坐在那里,震惊的神色流水般从他的眼底不停溢出,很快,他缓缓垂下眼帘,只有那银色的睫毛蝶翼般纷乱的翕动。

  “好。”他忽的又抬眸,唇边绽放出一抹略带邪恶的笑容,“不过,我想要这里。”他那冰冷的手抚上了我的脖颈。我的浑身一阵发颤,心想要退缩,却又说不出口。

  “小隐,既然是你开了口,那就不能反悔了哦。”他的脸渐渐向我靠近,带着蔷薇香味的冰冷呼吸就在我的脖颈间萦绕,我抬起头,正好望见了让我头皮发麻的笑容。

  “那个,不要太用力了……”我几乎是牙齿打着冷战说出了这句话,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反正,反正也不会死,也不会变成吸血鬼,就当是自己义务献血吧,怎么说也能救了他啊。

  只不过,这样的义务献血实在让人心惊胆战。

  我闭上了眼睛,承受着即将袭来的疼痛……

  可是过了好久,脖颈处还没有感到疼痛,正要睁开眼睛,只觉唇上有什么凉凉的东西贴了上来,接着,冰冷滑腻的舌就顺着我微张的唇溜了进来,急切的寻找着我的舌,紧紧地将它缠绕,我浑身一震,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神秘的震撼,仿佛电流一样让人颤抖,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融化了……

  彼此的舌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交缠,如同已经这样亲吻过无数遍……

  许久,他才结束了这个吻。

  “你,你……你到底在想什么……”我恍惚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那冰冷的蔷薇花香似乎还残存在我的唇齿间。

  “这样,我就好多了。”清清楚楚的,现在他的脸上挂着的是只能用促狭形容的微笑。

  “笨蛋,你到底要不要命了!这个时候还开这种玩笑!”我在憋了半天后,终于吼出了一句。

  他轻轻笑着,声音却很轻,“小隐,如果真想救我,就让我多亲你几下吧。”

  “撒那特思,不吸血你会死的!”我怒道,这个笨蛋,好不容易下了决心让他吸我的血,他还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我的小隐,我是不会死的,不然,”他的银色长发倾泻下来,遮住了半边脸,“又怎么能为你而永远存在呢。”

  面前男子的脸模糊后又开始清晰,如梦境如烟雾,我却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很轻,一种酸楚感动的感觉袭上心头,几乎有种——幸福的错觉。

  夜深时分,我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隐隐听到身边传来极轻的间断着的奇怪声音,我侧耳倾听,感觉那像是在拼命压抑着痛苦的呻吟声。

  我立刻坐了起来,望向了那个声音的来源——躺在那里的撒那特思。

  “撒那特思,你很不舒服吗?”借着墙壁上永远不灭的昏暗烛光,我朝他的位置挪动了几步,蹲下身子去摸他的额头。

  “我没事。”他拿开了我的手,“去睡吧,别管我。”

  “怎么还没事,你的脸色好可怕……”我盯着他那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脸,还有嘴唇上深深的牙印。心里,仿佛被什么撞了一下,一定很痛苦吧,撒那特思……心里莫名的刺痛起来,仿佛被什么一下一下轻轻扎着。

  我想了想,下定了决心般对准自己的手指,重重一口咬了下去,很快,一个血点涌了出来,我将流着血的手指伸向撒那特思,无视他惊诧万分的表情,一字一句道,“快点,吸我的血。”

  他的冰蓝色眼眸内渐渐浮上了暗红的血丝,在鲜血涌出的一瞬间,我看到他的喉结微微动了动,很快,他就将头扭了过去,不再看我,低声道,“把手拿开……”

  “撒那特思,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反正我也不会死的,你就算吸一点又怎么样……”我刚说了一半,他猛的转过了头,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将我的手指紧紧握住,牢牢按着那个伤口,不再让血继续涌出来,沉声道,“如果要我依靠伤害你来继续存活,那是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撒那特思,你这个笨蛋……”我仿佛听见自己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破裂,如同一粒小小的种子,在春天的风里开始发芽……

  他忽然无声的笑了,像个孩子般将头轻轻靠在了我的肩上。“不过,我还是很高兴,小隐。”

  ====================================

  在这片沉沉黑暗中大约又过了五六天,看着越来越虚弱的撒那特思,我只能暗暗着急,根本无计可施。

  每次我鼓起勇气想让他吸我的血,却总是被他拒绝,就像现在一样。

  “小隐,让我亲你一下,这会更有效哦,”他苍白的脸上浮出了一个调侃的笑容。

  “你,你还真是不怕死。”我瞪了他一眼,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凝视着我,忽然收敛了笑容,“小隐,今晚我就会试着打破这个结界。”

  “今晚?可是你的身体……”我担心的看着他。

  他笑得暧昧,“如果担心我,那么不如你过来亲我一下?”

  “你你你,”我无话可说,哪有人在这种情形下还能开这种白目的玩笑啊。

  正说着,头顶上方传来了一阵声音,我并不觉得奇怪,这是每天的送饭时间,不过今天,那个托着食物的小吸血蝙蝠却没有像往常一样飞进来,倒是意外的传来了莱希特的声音。

  “撒那特思,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吸了她的血,或是进入永恒的睡眠。”

  撒那特思不屑的弯了弯嘴角,并没有说话。

  “撒那特思,既然我们已经选择了黑暗的宿命,就没有回头的可能,既然已经继承了这诅咒的血液,就注定要杀人、吸血。我们只是爱与恨的极度交织而产生的诅咒,注定要背负这个诅咒生存,注定要永远孤独,注定永远都不能见到阳光。”

  撒那特思沉默着,忽然开了口,“莱希特,我已经遇到了我的阳光。所以,就算是在阳光下灰飞烟灭,我也无悔。”

  四周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就在我疑惑的抬头时,忽然头顶上方又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震动,一片绿色的光笼罩着我们的上方,一波接着一波地向一层看不到的阻碍物撞击过去……

  撒那特思神色大震,喃喃道,“莱希特……”他刚要有所行动,忽然听到莱希特的一声呵斥,“待在那里不许动!”

  也就在那一瞬间,那片绿光蓦的穿透了阻碍物,撒那特思立刻扯过我,躲过了那道绿光,接着轻轻一跃,居然跃出了那个地下牢笼。

  撒那特思一上地面,就立刻扶住了脸色发青的莱希特,“为什么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帮我打开结界?”

  莱希特身子一晃,“我从小将你养大,难道还不知道你的性格吗?”他忽然执起了撒那特思的手,盯着那十个呈鲜红色的指甲,“我早就猜到了,为了救她,你会使用这个魔法,将全身一半的血液慢慢凝聚到指尖,燃烧它以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冲破这里的结界。”

  撒那特思微微一震,目光忽然落在了莱希特的手上,顿时大惊,“可是,莱希特,你,你为什么……他的力量竟然这么强大,连你都要……”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我也是心里一惊,莱希特的指甲,居然也变成了和撒那特思一模一样的鲜红色。

  那么说来……他也用了这个魔法?可是,为什么……心里骤然一痛,原来撒那特思他,竟然想用那个魔法救我……

  “结界已经打开,趁着他不在,你们赶快离开。”莱希特放开了他的手。

  “莱希特……”撒那特思的眼中泛起了一丝痛苦之色。

  “不用管我,就算少了一半血液,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快点离开,把她带到司音那里!”莱希特的语气急促起来。

  撒那特思长长的眼睫毛垂了下来,在精致的五官上投了一抹淡淡的阴影。“我明白了。”他拉起了我的手,转身就往外走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脚步顿了顿,“可是,莎塔拉她?”

  “她是我的妹妹,你也是我的——儿子。”莱希特的声音低沉中带着几分伤感,“希望我现在所作的一切还不算太晚。”

  撒那特思的手指紧紧的扣住我的,仿佛在痛苦的纠结着,在停滞了几秒后,他仿佛是松了口气般,“谢谢你,我的——父亲。”

  在无边的黑夜中,撒那特思拉着我的手,小心翼翼的行走在阴森的城堡中,不时还要避过那些夜游的吸血鬼,他冰冷的手,在此时,对我来说,却是最值得依赖的双手。

  好不容易出了城堡,撒那特思立刻念起了咒语,不多时,只见一只巨大无比的蝙蝠从天际箭一般的飞来……

  “我们先坐它离开这里。”撒那特思的话音刚落,只见天边闪过一道紫金色的光芒,不偏不倚的击中了那只蝙蝠!蝙蝠一声哀鸣,很快化为一阵烟雾,而撒那特思也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似的倒退了好几步。

  “想从我的手里逃跑,没那么容易吧。”从身后传来的这个声音,令我们的脸色都变了变。

  是——卡尼斯。

  ====================================

  在转过身的时候,撒那特思将我拉到了他的身后,低低道,“等会一旦有机会,你就立刻离开这里,明白吗。”

  “既然这样,就分个胜负吧。”撒那特思的唇边露出了那抹魅惑的笑容。

  我望着他的背影,心里只被一种感觉围绕,那就是不安,很不安。现在的他,其实已经很虚弱了,这样的他,又怎么能对抗比他更要强大好几倍的对手?

  “哼,你这是自不量力。”卡尼斯的紫金色眼眸闪过一丝阴骛的神色,缓缓的念起了咒语,周身开始散发出紫金色的耀眼光芒。

  “你撑的住吗?”我低声问道。

  “放心,我还舍不得死。”撒那特思优雅的挽了挽嘴角,他的全身,也开始散发出幽蓝色的光芒。

  暮色沉沉的深夜,天边稀稀落落挂着几颗星星,惨淡的月色笼罩着大地,隐隐透出几分苍凉。

  卡尼斯全身的紫金色光芒渐渐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环,如泰山压顶般向我们的方向而来,撒那特思皱了皱眉,幽蓝的强光如星星一般四下散开,犹如无数的小钉子牢牢的钉在了那个紫金色的光环上,暂时阻止了光环的继续前进。

  卡尼斯冷冷一笑,”果然不愧是Tremere族的亲王,不过,到此为止了。”他说完又闭眼念着咒文,只见那紫金色的光芒愈来愈强烈,亮的让人睁不开眼,光环快速旋转,几乎成了一个通体发亮的光球,瞬间湮没了那些幽蓝色的光芒,加速向我飞了过来。

  那光环眼看着越来越逼近我们,撒那特思望了我一眼,忽然朝我伸手一指,我仿佛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了开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的指尖,开始散发出同样耀眼的红色光芒。

  我一阵大惊,他终究还是要用那个燃烧鲜血的魔法!

  他那十个指尖上闪耀的红色光芒忽然幻化为了无数利箭,射向了那个巨大的光球,就在快要接近那个光球的时候,气势汹汹的血箭却仿佛忽然被人从中折断,软软的掉了下来,

  “撒那特思,别忘了,我可是圣级血族之王,别说你,就算是莱希特,也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卡尼斯抖了抖手腕。

  眼看着那团巨大的光球就快要撞上撒那特思,我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他已经失去了一半的血,还怎么能挨得住这一击!

  “撒那特思!”我大喊了一声,心里好像有什么在瞬间裂了开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半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道道璀璨的绿光,如下雨一般洒落在撒那特思身前,交织不断,连绵不绝,随着绿光同时出现的是一个白色的人影,几乎就是在绿雨洒落的同一瞬间,那个光球已经重重的撞在了白色人影上。

  光球的余光也有不少直接穿透了那道绿色的雨屏,打在了撒那特思的身上,光是那些余光的冲击力就令撒那特思倒退了好几步。但他顾不得那么多,立刻冲向了那个白色人影,哑声低唤了一声,“莱希特!”

  卡尼斯发出了森森的笑声,“果然是师徒请深,或者是说——父子情深?莱希特,我果然没猜错,你一定会这么做。”

  撒那特思全身颤抖着,跪倒在昏迷过去的莱希特面前,任银色的长发将自己淹没。

  “痛苦吗?撒那特思,当你重视的人死在你的面前?”卡尼斯的眼眸内散发着点点寒光。

  撒那特思再抬起头的时候,冰蓝色的眼眸赫然变成了一片恐怖的血红色。

  “不过,这还不够痛苦,”卡尼斯指了指我,眼眸一暗,“如果再加上她,就足够让你痛苦了吧?”

  撒那特思瞳孔一缩,缓缓站起身来,“就算同归于尽,我也不会让你伤她一分!”

  撒那特思……我的心里好像忽然裂开了一个深深的口子,从那里流淌出来的,是我自己也说不清的东西。很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现在的我,又能做些什么?在这一瞬间,我忽然很讨厌自己,讨厌自己的无能为力。

  “我看,还用不着同归于尽吧。”从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让我根本无法相信的声音,我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回过头去,嘴唇张开,合拢,再张开。眼眶一下子就湿润起来,轻轻一眨眼,早已忍不住的泪水纷纷滑落下面颊,

  “飞鸟,司音?”撒那特思的震惊并不比我少,但只是一瞬,他又平静下来,“你们终究还是找来了。”

  月光下,金发金眸的男子,周身散发着一阵暗沉的气质,虽然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如水,但那慑人的压力却似无形的乌云密密地将这里笼罩。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那仿佛更像是一种充满威严的王者之气……

  而站在他身边的金发蓝眸的男子,则挂着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只有那微微往下的眼角泄露了他内心的担忧。

  “哥哥,司音!”在这个时候看到他们,我已经激动的不知该说什么,可忽然又想到这个男人不是普通人,而是连撒那特思和莱希特也无法战胜的血族之王,心情一下子又降到了谷底,不想,不想再有人为我受伤了……

  “小隐,你可真是淘气,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了,让哥哥担心死了。”飞鸟朝我眨了眨眼,看他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我是被他们带过来的……”我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卡尼斯,却看到他正死死盯着司音,那双紫金色的眼眸深处陡然燃起了奇异的火焰,紧握的手指微微颤抖,仿佛能听到他骨节间发出的卡答声。

  好奇怪,难道他认识司音?可是,看司音的样子却对这个人完全陌生。

  “血族之王,不,这也许并不是你真实的身份,如果是你利用手链将她带来了这里。”司音的声音也如同他的表情,平静无澜,“说说看,你到底是什么人。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是吗,”卡尼斯的声音也带着些许颤抖,“那么,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个不客气。”说完,他又上前了一步。

  一瞬间,我忽然什么也听不见了,仿佛耳鸣般嗡嗡作响,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我的听觉消失了……

  可是,却又有另一种奇怪的声音犹如丝线一般缠进了我的耳内……

  “卡尼斯,你竟然违背我们的协议,为了一己私仇,将那个女人抓来,你明明知道那个女人对我们有用……”在半空中忽然又飘来了一个冷淡空渺、幽暗虚幻的声音,猛的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浑身的骨节似乎都在散发着寒冷的气息。

  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分明就是前两次出现在异时空的声音!

  “你醒了?”卡尼斯的神情隐隐有几分诡异,“我并不会伤害她,我只是想用她折磨阿斯克……我已经等了很久,我就快等不及了……”

  “马上离开这里,你不是沙卡的对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好吧,反正他最尊敬的人为他而死,这也够他痛苦一阵子了。至于沙卡和这个女人,等我们成功之后再收拾他们也不晚。”他的话音刚落,就只见从他的身后涌现出三种耀眼光芒,瞬间将他包围,转眼之间就不见踪影。

  “师父,这个男人……”飞鸟迟疑的问道。

  司音望了我一眼,“也许他是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但是,我对这个人却完全没有印象。”

  我愣愣的看着他们,身上越来越冷,他们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刚才的那段对话,为什么我却偏偏——听到了。

  那个神秘男人到底是什么人?而他们所说的沙卡又是什么人?

  “小隐,你有没有受伤?“飞鸟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来,轻轻握住了我的肩膀,上上下下的查看着,“有没有哪里受伤?”

  我摇了摇头,忽然想起了撒那特思,慌忙朝他望去,只见他正跪在莱希特面前,低垂着头,长长的银发垂落地面,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却能感觉到他那无法言语的悲伤和哭不出来的痛苦。

  “撒那特思……”我低低喊了一声,轻轻的走过去,莱希特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微微睁开了眼睛,“撒那特思,我是不会死的,不过是……是进入永恒的睡眠,这么多年,我也累了,以后,我再……再不能帮你什么了……”

  “莱希特……”撒那特思将头埋了下去。

  莱希特抬眸看了看我,忽然又望向了司音,挣扎着又开口道,“其实,其实,她的五感全失,和五……五大精灵族的事情,也是……是我在卡尼斯的授意下告诉你们,这……这里面也许……”

  他又挣扎着望向了我,翕动了一下嘴唇,仿佛想说什么,刚刚说了一个他字,就慢慢闭上了眼睛,整个身子被一阵绿色的光芒所包围,渐渐地,渐渐地,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

  撒那特思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

  “撒那特思,我们走吧。”我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这句话,他还是一动不动,对我的话置若罔闻。

  我弯下了腰,想拉起他,一滴冰冷的液体不偏不倚的滑落到了我的手心里,我心里一颤,不经意见看见他长长的银色睫毛下,冰蓝色的眼眸已经凝化成一片湿润的水,感觉到手掌中冰冷的液体,我心慌了……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会不受控制的跪了下来,伸出手将他紧紧搂在怀里,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

  他身子轻微一震,反手顺势抱住了我,仿佛是溺水的人在海中忽然捞到了一片浮木,那么紧,那么紧的抱着,好像只要那样抱着,他的痛苦就会减轻一些……

  司音和飞鸟,出乎意料的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在一旁静静看着我们。

  撒那特思,撒那特思,虽然你眼中的泪水没有再掉下来,可是,我能听见你内心有一个地方,正在不停的哭泣……

  不要哭了,撒那特思,不要哭了,哭得我的心都疼了……

  要怎样才能让你好受一些……要怎样做……

  这样紧紧的抱着你,可以吗?可以吗?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