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四卷 长安浮华录 吸血鬼的城堡

  这里——到底是哪里?

  我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又尝试着呼唤了一遍司音,可是却什么也没有发生。这该死的水晶手链,为什么总是在重要关头失效!

  现在的我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在这个未知而陌生的地方继续等待。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了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极轻的脚步声,心里一紧,立刻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

  门缓缓地开了一条缝,漏进来些许昏暗的灯光,借着那若明若暗的光线,我看清了那个正静静站在门口的人,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颤,一阵寒意慢慢爬上了我的脊梁。

  “莱……莱希特。”我的声音在轻微颤抖,整个人,仿佛堕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莱希特的紫色眼眸内一丝情绪全无,只是冷冷说了句,“跟我来。”

  我犹豫了几秒钟,就跟着他走出了这间漆黑的屋子。不管怎么样,我想,我需要知道我到底在哪里。

  在走出屋子的瞬间,我有种忽然回到了骑士时代的错觉,这里居然是座十分古老的城堡,无论是布局,还是摆设,都带着浓郁的中世纪风格,不过和凡尔纳公爵的城堡相比,这里显得有些破落,深灰色的石壁斑斑驳驳,铁制的烛台上隐隐有些发红的锈痕,空旷的大厅里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和阴森,那股森森寒气仿佛一丝一丝的渗入到骨髓之中。

  我清楚的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莱希特,他是血族的长老,那么也就是说,这里应该是——吸血鬼的地盘。

  “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我哥哥的师父很厉害哦,他一定会找到这里的,到时你们后悔也来不及了!”我望着莱希特毫无表情的脸,内心的恐惧不停的在扩大。

  “是吗?不过恐怕现在他一定以为你还在古玛雅呢。”一个冰一样清冷剔透的声音忽然从我的身后传来,我大吃一惊,慌忙转头,只见一个从头到脚裹着黑布的男人幽灵般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副银行抢劫犯的行头让我根本不能看到他的容貌,不过唯一露出的是他那双罕见的紫金色眼眸。晶莹澄澈的紫和亮丽璨灿的金完美的溶化在一起,折射出无限的神秘。

  “你胡说,我已经呼唤过司音……”我结结巴巴的说道。

  “很可惜,在他感应到你的召唤之前,我就提早将你转移到了这里。”

  “为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们,放我回去!”我的心因为恐惧而在不停抽搐,这里可是吸血鬼的城堡啊,可是他们把我抓来想做什么?

  我转头望向莱希特,“莱希特,你说话啊,你不是撒那特思的……”刚说了一半,我脑中顿时嗡嗡一片,对了,撒那特思,他向撒那特思发出了血族的猎杀令……忽然又联想到撒那特思的失踪,心里更是一寒,连忙问道,

  “撒那特思呢?莱希特,你把他怎么样了?”

  莱希特望着我,却没有回答我的话,一抹难以捉摸的神色掠过他的脸。倒是那个黑衣人在那里开了口,“真巧,我们也一直在找他,可是怎么也捉不到他,所以,只好把你请来了。”

  “把我……请来?”我的手脚有些发僵,所幸神智仍保持着几分清醒,在短短时间内,我忽然有些明白了。难道他们将我抓来,只是想引出撒那特思?

  “我想你们一定搞错了吧,我和他……和他的交情也不是那么深,他也不一定会为了我……哈,我看还是你们放了我会比较好哦。”我额上的冷汗不断冒了出来。不过,在听到撒那特思不在他们手里时,我的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

  “交情不深?”莱希特若有所思的望了我一眼,“只要有你在这里,他就一定会来。”

  “可是他也未必知道我在这里,说不定他去了别的什么地方躲了起来啊。”我继续无力的争辩着。

  莱希特的浅紫色眼眸深不见底,“他一定还在你所在的城市里。他是——不会离开你太远的。所以,我早就派手下将捉到你的消息传到了你的城市里。”他的唇角弯起了一个浅浅弧度,“他一定会来。”

  “可是,为什么?”我对他的话不是十分明白,可是我对于他的行为却是很不理解,“撒那特思犯了什么错?你要向他发出猎杀令,你不是从小将他将他抚养长大的吗?为什么能这么狠心?你知不知道当他知道是你发出的猎杀令时,是多么的伤心!”

  在我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看到莱希特的浅金色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

  那个黑衣人忽然发出了一阵轻轻的笑声,“莱希特,我已经感觉到了他的气息就在附近,他就要来了。”

  莱希特微微朝他点了点头。

  看他的态度,似乎对那黑衣人有几分忌惮,从感觉上来说,似乎那个黑衣人更像是他的上司。

  “你坐在这里。”莱希特指了指放在那黑衣人身边的一把椅子。我迟疑着,在他的逼视下,万分不情愿的坐在了那把椅子上。

  刚刚坐下,城堡里忽然起了一阵寒彻骨髓的冷风,风中似乎还带着若有若无的蔷薇香味,这个香味……难道是……

  “砰!”城堡左侧的一大块五彩手绘玻璃忽然碎裂成了一片片,就在快要掉到地面的时候,仿佛忽然失去了地球的引力,就这样漂浮在了半空中,小小的五彩碎片还在轻轻旋转,远远望去,在烛光的映照下,折射出了五颜六色的光泽,随着这些如水晶般美丽的碎片同时出现的,还有那个——我所熟悉的男子。

  比星光还要耀眼的银色长发,比极冰还要透明的冰蓝色眼眸,清冷邪魅,高贵优雅,

  是他,真的是他,只在暗夜中绽放的白色蔷薇——撒那特思。

  “撒那特思!”我连忙喊了他一声,不知为什么,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我感到了莫名的安心。

  他立刻将目光牢牢锁在了我的身上,眼眸中的冰蓝色不停变幻着不同的色泽,由深到浅,由浅至深,半晌,才说了一句,“小隐,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他们要捉你,你还不赶快走!”

  撒那特思朝我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又转向了莱希特,神色瞬间阴沉下来,“现在我已经来了,还不放她走。”

  莱希特看着他,似乎欲言又止,“——撒那特思,你就不问我为什么要发出猎杀令吗?”

  撒那特思冷冷瞥了他一眼,“这些事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经来了,让她离开这里。”

  “不要……”我想起了在玛雅为了我而死去的伊兹莫,心里一颤,脱口而出。我不想看着一个又一个人为我死……我不想悲剧再重演……

  “撒那特思,”那个黑衣人忽然又开了口,“你现在是罪上加罪,还犯了六诫中的杀亲,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

  撒那特思微微一惊,这才留意到他的存在,本来嘛,这里的光线就很昏暗,再加上他这副银行抢劫犯的打扮,想要注意到他还真是不容易呢。

  “你……”撒那特思抬眸看了他一眼,神色微微一变,“紫金色的眼睛……难道你是传说中的圣级血族之王卡尼斯?”他似乎有些疑惑,又有些惊讶,“怎么会连你也出动了?”

  我也是大吃一惊,自从知道撒那特思是血族之后,我也曾经查过不少有关血族的资料,血族的最高等级就是拥有紫金色眼睛的圣级血族之王,接着是拥有紫银色眼睛的神级血族之王,拥有紫色眼睛的莱希特应该属于在他们之下的二代血族之首,而撒那特思比莱希特更要低一个级别。

  照这样看来,撒那特思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

  卡尼斯的紫金色眼眸中闪过了一抹浓浓的憎恨之色,“因为,”他垂下了眼眸,用极轻的声音说出了几个字,“我想看到你痛苦的样子,阿——斯——克——”

  撒那特思在听到这个名字时脸色大变,明显的愣住了,就在他愣神的一瞬间,卡尼斯的指尖忽然发出了一道红光,直冲我的面门而来,撒那特思也蓦的反应过来,反手挥出一道蓝光,身形一晃,就到了我的面前。

  就在撒那特思那冰冷的指尖刚触碰到我的一刹那,地面忽然剧烈的震动起来,那把椅子忽然像陀螺般旋转起来,用一种常人难以想像的速度将我和撒那特思一起带入了裂开的地面之下。

  在落地的时候,我摔入了一个冰冷却柔软的怀抱内,耳边响起了撒那特思急促焦虑的声音,“小隐,你还好吧?”

  我抓住了他的衣服,摇了摇头,抬头望去,不由一惊,我们好像掉入了一个深洞之内,这里好像是个有点类似机关的地方。

  “撒那特思,这是什么地方?”我慢慢松开了手,捂住了心脏正在不停乱跳的胸口,一时之间真的消化不了这么多意外。

  “这里应该是——专门关押犯了诫条的血族同类的地方。”他低低答了一句,脸上的神色复杂难辨,忽然抬头,大声道,“为什么不放了她,这和她根本没有关系!我任由你们处置,杀了我,还是让我在阳光下灰飞烟灭,我都无所谓,只要放了她!”撒那特思的神色忽然有些狂乱,失去了往日的冷静,“莱希特,就当是我求你!莱希特!”

  卡尼斯的冷笑声从我们的头顶上方传来,“你可真是一点都没变啊,一个女人就让你方寸大乱,理智全失……杀了你,那可不是我想看到的,我说了,我要看到你痛苦的样子……”

  “你到底是什么人!”撒那特思哑声道。

  听到撒那特思的话,我的心里有些感动,可是同时也有些不解,卡尼斯的语气怎么听起来像是以前认识撒那特思似的,难道是以前结的怨?

  卡尼斯继续冷笑着,“放心,我会每天派人送食物给她的,不过,至于你,”他的声音让人无端端的冒出一股寒气,“你的食物就在你身边。”

  他的话音刚落,我们的头顶上传来了一阵轰然巨响,接着就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

  四周顿时陷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仅有墙壁上的烛火在散发着极其微弱的光芒。我心里一惊,抓着撒那特思衣服的手倏然松开,他的食物……他的食物……我刚刚居然忘了,他也是吸血鬼啊,那么他的食物不就是——我?

  ===================================

  我刚撤回自己的手,却又被他猛的拉了回去,他的双手紧紧将我的手握住,冰冷中似乎又带着一分决然。

  “小隐,别怕。”他的每一根手指都在用力,一股寒气顺着他的手指渗入了我的掌心。可让人感到困惑的是,那股寒气却莫名的驱走了我刚才的紧张。

  撒那特思他是为了我,才自投罗网的。

  我又在怀疑什么呢?又想怀疑什么呢?叶隐,在玛雅已经错过一次,不能再错第二次了。

  “这些天,你到底去哪里了?怎么你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在无边的黑暗中,我的心境也渐渐平静下来。

  他忽然轻轻一笑,“我知道你在担心我,不然你怎么会特地去我家呢。”

  我一怔,“你怎么知道?”

  “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温柔,“之所以从你们的面前消失,是不想让那些血族的同类找到我,或者找你的麻烦。只是没想到……”他放低了声音,“没想到他们竟然能在司音之前利用水晶手链将你转移到这里。”

  “那么说,其实你一直在那里?那天晚上也在?”我有些郁闷。

  他低垂下眼眸,唇角勾起了一个弧度,“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在你身边的。”

  我的心里又泛起了一种淡淡的,温暖的感动。

  “但是司音他们会发现吧?”我忽然想到了这点,感觉好像又抓到了一丝希望。

  “等司音查觉到不对劲,再查到这里,我想需要一些时间。因为这座城堡并不是普通的城堡。”

  “可是,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抓你呢?而且,刚才那个卡尼斯好像看你很不爽的样子。”我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觉得莱希特的样子很奇怪,”他顿了顿,“至于卡尼斯,他似乎知道很多我以前的事……”

  我蓦的想起了卡尼斯刚才喊过的名字——阿斯克,撒那特思似乎比我想像的拥有更多的秘密。我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问他。

  “对不起,小隐,”他忽然低低说了一声,“不过,我绝不会让你死在这里,虽然这里布满了强大的结界,却也不是绝对不能出去。只是……也需要一些……时间。””那,会需要很长时间吗?“我忐忒不安的问道。如果时间太长,我可不敢保证自己的安全了。

  他轻轻的笑了起来,冰冷的气息若有若无的拂过我的耳垂,”放心,我的胃口并不大。”

  啊……这,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撒那特思是这么说,可是情况看起来似乎比我想像的更糟。

  这几天,我倒是有好菜好饭伺候着,可是撒那特思的脸色却是日渐憔悴。他的话语明比显平时少多了,偶而开口,声音也是低若蚊蝇。

  “也许,你可以试着吃些人类的食物,之前你不是也吃过吗?”我指了指面前的面包。

  他垂着眼眸,银色睫毛微动,“这种食物对我是没有用的。”

  “可是再这样下去的,在这样下去的话,你——“我不免有些焦急起来。

  他轻扬唇角,“放心,我是不会死的。只不过……”

  他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

  “只不过什么?”

  “没什么。”他似乎不想告诉我。

  “只不过,他会进入永恒的睡眠。”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了莱希特冷冷的声音。

  “永恒的睡眠?”我微微一惊,脱口道,“那不是和死亡没什么两样?”

  “撒那特思,你真的宁愿进入永恒的睡眠,也不舍得动她一下?”莱希特在沉默了片刻,又开口道。

  撒那特思冷冷一笑,“莱希特,我还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原来也不过如此。”他的声音略略提高,“莱希特,卡尼斯为什么这么憎恨我?这其中一定是有原因的,对不对?就算他是圣级血族之王,我也不相信你会平白无故的听从于他的命令,”他顿了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莱希特,你知道的,我只要——她平安就好。”

  那里又沉默了许久,隔了很长时间,才听到莱希特的声音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只有一个名字,“莎塔拉。”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撒那特思仿佛被定在了原地,久久地,久久地,才露出了一抹极其复杂的神色。

  “莎塔拉是谁?”我疑惑的问道。

  “莎塔拉,是莱希特成为吸血鬼前最疼爱的妹妹。”他低低叹了一口气,“很久很久以前,当莱希特还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将军时,他将自己最心爱的妹妹嫁给了年轻的皇帝,谁知这位皇帝却将他的妹妹折磨至死,他悲恸之余,手刃了皇帝,但自己也被关押在了牢狱里,等待着被处以极刑,临刑的前晚,他遇到了他的长老,成为了血族一员,虽然漫长的岁月令他的感情越来越麻木,可对于妹妹的思念却还是依旧存在,所以,莎塔拉的每一次转世,他都会在她的身边默默守护。”

  “原来是这样。”我摇了摇头,真看不出冷漠的莱希特也有那样的往事,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难道莎塔拉她……”

  “如果我没猜错,可能是卡尼斯利用莎塔拉威胁了他……不然,就算是圣级血族之王的命令,莱希特也不会……”撒那特思忽然停了下来,脸色异常苍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撒那特思,你没事吧,你别说话了……”我焦急的扶住了他,心里却有些不解,他的体力仿佛流水一般在不停消失……这样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些……

  “再……再忍耐几天,小隐,这个结界很快就会被打开。”我的手无意中触碰到了他的手背,那里的温度,比之前更加冰冷。我的心里,忽然涌起了一丝很不安的感觉,猛的扯起了他的手,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借着极其微弱的光线,我惊讶的看到他的十个指甲从原来的苍白色变为了鲜血般的鲜红色。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声音直发颤。

  他紧紧抿着唇,不发一言。

  “告诉我,撒那特思,告诉我!”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有古怪,让我非常不安的古怪。

  “只是……破除结界的魔法而已。”他在我的不断追问下,终于说了一句话。

  “魔法?””只是魔法。“他的唇缓缓往上弯出了一个优雅的弧度。

  我怀疑的看着他,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很不安,看着他憔悴的样子,我的心里微微一颤,其实,就像莱希特刚才说说,只要他吸食了我的血,就能留住他的生命。可是,他却宁愿为了我,放弃他的生命,进入永恒的睡眠。

  “小隐,我撒那特思,是为了你而存在的。”

  脑中不知为何浮现出了这句话,那血般的鲜红色在我面前不断扩大,不断扩大,好像,好像在哪里,见过许许多多的鲜血……见过他……见过……

  头隐隐的痛了起来,仿佛有条线做成的刀子,来回在脑中轻轻划动。

  “巴,巴托利夫人……”我的嘴里不受控制的说出了一个我从没听说的人名。

  他那冰蓝色的瞳孔骤然紧缩,声音里带着未知的恐惧,“你说什么,小隐?”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愣愣的看着他,一种强烈而熟悉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心头,仿佛有一个细小的声音在我的内心深处嚣叫着,不想让他死,不想让他死……

  “撒那特思……”我喃喃道,“如果只吸一点血,那人也会变成吸血鬼吗?”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会儿,神情渐渐冷静下来,轻轻摇了摇头,“如果适量的话,并不是每个人类被吸食后都会变成吸血鬼。”

  “那……那……”我按捺住狂乱的心跳,将自己的手缓缓伸了过去,声音镇定的连我自己也吃惊,“你吸点我的血吧。”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