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三卷  玛雅迷梦 大祭司

  就在一片混战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从丛林的另一头,又冒出了许多身材魁梧的士兵们,就在我揣测他们究竟属于哪一方时,却只见他们大喊着冲到已经混战成一片的人群中,竟是对着那些人就砍。

  看来,这第三方既不是奇琴伊察和乌斯马尔的人,也不是伊莫兹的人,那么……

  情况似乎变得越来越诡异了……

  简直就是三方大混战……

  不过,如果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我无意中看到了他们脸上相同的图腾,不觉心中一凛,难道——这才是真正的玛雅潘人?

  我忽然意识到大事不妙,如果他们是玛雅潘人,那么我的小命就悬了……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刚想回头牵马,忽听背后传来一声大吼,我心里一沉,完蛋,还是晚了一步,正迟疑间,一股凌厉的杀气已经向我袭来,我迅速的低头躲避,身子一歪,摔倒在了地上,抬头看去,那士兵正准备第二次攻击,我随手在地上乱牛抟庵忻揭豢槭罚胍膊幌刖统胰ィ惶鸬囊簧尤徽兴悦牛幌氲秸饷醋迹∥业男睦锔招⌒∪冈玖艘幌拢吹浇酉吕捶⑸囊荒唬至⒖瘫怀林卮蚧髁恕?

  那士兵只是抹了一把额上的血,虎视眈眈的望着我,高举起手中的刀朝我砍来,我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躲过他的一击,但脸上还是被划了一下,我心惊胆战的伸手去摸自己的右脸,刚触碰到那黏黏的液体,我的大脑仿佛停止了转动,

  思来想去的只有那一句话,我破相了……我破相了……

  不过,现在没有更多的时间让我思考这个问题,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一些,忽然留意到这个士兵正站在马的身前,我瞅了瞅身边的马屁股,眼前豁然一亮,我再次深呼吸,用尽所有力气,扬手在马屁股上狠狠打了下去,只听马儿一声嘶鸣,前蹄一扬,正好将那个士兵踢倒在地,他手里的刀也正好不偏不倚的飞到了我的面前。

  我迅速的捡起了那把刀,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想砍过去,就在快要砍到他的时候,我的理智又一下子清醒了,我到底在做什么?持刀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就在我犹豫的一瞬间,一声惨叫从那个士兵的口中发出,飞溅的鲜血在我的面前交织成一片朦胧的血雾……

  隔过那层迷迷蒙蒙的血雾,我隐隐看到了一位蒙面男子犹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他手中的长矛正插在那个士兵的心脏处,虽然他蒙着面,但那双妖魅的黑眸,却是怎样都隐藏不了的……

  “想等着让他杀死你吗。”他的语气里也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伊……伊……”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更多的声音。

  “你受伤了?”他凝望着我的脸,瞳孔莫名的一缩。

  我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是他的血。”不知为什么,并不想告诉他更多的事情。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沉声道,“在这里待着别动,今天发生的一切你什么也不知道,明白吗?”他的神色是少有的凝重,在他目光的逼视下,我不得不点了点头。

  他飞快的抽出那支长矛,一个转身,也杀了入了那片混乱的战阵中,也不知过了多久,伊兹莫的人渐渐占了上风,玛雅潘和王子们的手下一个一个被杀死,直到最后,竟然只剩下了——两位王子。

  “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办?”

  伊兹莫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酷的笑意,缓缓走向了乌斯马尔的王子,弯下腰来看着他。

  那王子居然还能保持着几分镇静,“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是乌斯马尔的王子,如果你敢杀了我,我父王必定会给我报仇!”

  伊兹莫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冷冷盯着他,那王子的镇静显然很快被击破,惊慌之余,他伸手胡乱一抓,将伊兹莫的头罩连同面巾一同扯了下来……

  一瞬间,那如瀑的茶色长发如流水一般倾泻而下,在阳光下闪动着点点金光……

  “茶色头发?难,难道你是奇琴伊察的大祭司……”王子的脸色一片苍白。

  伊兹莫似乎对这个意外并不惊讶,他微微一笑,“不错,尊敬的王子陛下,我是特地来迎接您的。”

  “迎接?”王子不解的问道。

  “迎接您到——”伊兹莫的黑眸被一层邪恶所笼罩,“——地狱。”话音刚落,他手里的刀已经准确的扎入了王子的心脏。

  我的身子一震,一股寒气从心底冒起,这个男人,实在比我想像的还要可怕。

  “至于报仇,”他站起身来,若无其事的重新围上了头罩和面巾,“就让你的父亲去找玛雅潘吧。”

  “大人,但是他怎么办?”有人指了指在一旁仍然昏迷不醒的巴加尔王子,伊兹莫冷冷瞥了他一眼,“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那也把这个废物一并解决了。”

  他想把巴加尔王子也杀了,可是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什么都没改变?王子还是惨死在他的手里?那么接下来呢?接下来不是又要重蹈覆辙?

  想到这里,我的心头一紧,脱口道,“不要!”

  伊兹莫微微一愣,”什么?“

  “我说,不要杀他。”我上前一步,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他的黑眸内飘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我也是为了你着想,除了我和他,这里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就算你一口咬定是玛雅潘的人所作,女王也不一定完全相信,更何况,更何况女王也知道你对公主,,所以一定会心存疑惑,可是巴加尔王子在昏迷之前就一口认定是玛雅潘人所作,有他作证的话,不是更容易让女王相信?这样你也会少了很多麻烦,谁也不会怀疑到你身上,还有,你也说了他是废物一个,这样的废物,留他一条命也不会防碍到你半分。”我一口气说完了想说的话。

  他的眼眸内闪动着捉摸不定的神色,忽然笑了笑,“小隐,你就不怕我一个活口也不留下,包括——你。”

  我心里一悸,低声道,“如果是这样,刚才你就可以杀了我,也不必给我什么红披肩。”

  他的眼神瞬间变得温和起来,连声音也低柔了几分,“你明白就好。”他扫了一眼巴加尔,“你和他就暂时留在这里吧,宫里的卫兵们已经在路上了。”

  宫里的卫兵们到来的时候,巴加尔才缓缓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他浑身直发抖,口中含糊不清的喃喃说道,“玛雅潘……快告诉母后,是玛雅潘人……”

  我同情的看了看他,这个孩子,不会是吓到神经失常了吧。

  我的心里有些释然,今天也算是我救了他的命吧,这样的话,也许离完成任务已经不远了,只要公主能识破伊兹莫伪装的真面目,也许一切都会好办的多。

  一定会有机会的。

  ==================================

  被卫兵们送回伊兹莫的家里时,我也已经累得精疲力尽。软软地趴在椅子上时,听到了房门被推开的声音,一阵桂花般香甜的气息飘进了屋子。我一点也不意外,因为我知道,关于今天发生的一切,他一定有话要和我说。

  我转过头,并没有看他,而是望向了窗外。月亮早就升上了半空,银白色的月光下几朵红色的花朵婉转娇柔,一瓣瓣厚实的花瓣似乎在偷笑。

  “没什么想问我吗?”他的声音里带着我所熟悉的笑意。

  “难道还用问吗,大祭司,不,我想大祭司也满足不了你的野心。”我侧过脸,望着他,“恐怕你想要的更多吧。”

  他幽幽笑着,“这是她欠我的。”

  “她——欠你?”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如果不是她,我的父母根本不会那么悲惨的死去,而我,也不会……”他没有在说下去,如朔夜沉沉般的眼眸里掠过了一抹孤独的神色。

  我静静地看着他,不知为什么,我能感到此时在他体内的,只是一个充满寂寞的灵魂。

  “今天你为什么会出现?”我开口道,“如果被人发现,不是很危险?”

  “我也是你们离开后才收到玛雅潘会派人来袭的消息,为了我的计划顺利进行,我自然要加派人手。”

  “奇怪,那玛雅潘那边有人来袭,万一玛雅潘人杀死了那些人,你们不正好将计就计吗?反而可以利用他们达成你们的计划才对。”我没好气的说道。

  “你也说了是万一,万一是相反的情况呢?”他的唇角边勾起了一个妖魅的笑容,“更重要的是,有你在那里,万一他们杀了你呢?”

  我瞪了他一眼,“别又把我扯进来。”

  他正准备再要说什么的时候,目光忽然在我的脸上某一点停留,笑容迅速敛去,低声道,“你的脸受伤了?”

  被他一提醒,我才想起之前被那个划伤脸的事情,自己也是心里一沉,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给忘了!

  “啊,糟糕,我忘了!”我无意识的摸上自己的脸,脱口道,“是不是很丑?”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丑极了。”

  “啊?”我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不过,你别忘了,我是奇琴伊察地位最崇高的大祭司,消除这点伤痕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他笑了笑,站起身来,出了门去。

  虽然一直对他没什么好感,可是现在我觉得他的声音简直有如天籁。

  他再进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青色的玉石盒子,打开盒子,一股怪味扑鼻而来,我皱着眉望了一眼,是一盒黑乎乎的东西。

  “好难闻,是什么?”

  “是能消除你伤痕的药膏,”他眯了眯眼,“不过里面有你最讨厌的蜥蜴——”

  一听到这两个字,我已经从椅子里跳了起来,“我不要!”

  他似乎早预料到了我的反应,轻笑出声,“真的不要吗?那你的伤痕可就去不掉了……”

  蜥蜴而已嘛,又不是口服,只是外用而已,怎么说,都是能除去伤痕比较重要啊,管它什么蜥蜴蜘蛛,蟑螂臭虫,不管怎么样,先把我的小脸恢复了原样是王道!

  “好吧好吧……”我无奈的看了看他。

  他似笑非笑的望着我,“小隐要自己擦还是我帮你呢?”

  “当然自己擦。”我忽然觉得这个句式有点熟悉。

  “可是,我就是想亲自帮你擦啊。”

  我的嘴角一阵抽搐,果然……这种毫无意义的没有选择的选择句。

  唉,随便了,我像英雄就义般闭上了双眼,“擦吧!”

  他的笑声我当作没有听到,在过了几秒后,脸上感到了一丝凉凉的感觉,带着怪味的药被他轻轻涂抹在我的伤痕处。

  一点一点,他那修长的手指无比轻柔的在我脸上跳跃着。

  “这个药真的有用吗?”我忍不住问道。

  他没有作声。

  “喂,要是没有用,你可别怪我告诉大家你这个大祭司名不副实……”

  “小隐,”他忽然轻轻开口,“就算一直有伤痕,我也不在乎。”

  “什么?”我惊讶的睁开了眼睛。

  “就算一直有伤痕,就算你是个丑八怪,我也不在乎,”他擦药的动作停了下来,深黑的眼眸里闪动着我看不懂的光泽,妖魅的眼波流转,散发着一种邪性的美。“小隐,一直留在这里,陪着我。”他的声音里也带着一种异常的妖艳和华丽,让人迷醉。

  也只是一刹那的失神,我立刻回过神来,摇头,还是摇头。

  “我爱你啊,这还不够吗?”他轻笑着。

  “我说了不要随便说那个字,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爱!”我扭过头去,为什么他总是把这个字挂在嘴上。

  话音刚落,我的脸就被他强硬的转了过来,不由分说的,他的唇已经覆了上来,身体也随着紧贴了过来,彼此的衣物摩擦在一起发出暧昧的声音。

  他在轻轻的笑,笑我根本无用的抵抗和顽固。

  无法从他的亲吻中逃开,我再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索性,我不再挣扎。

  “一直留在这里陪我吧,我喜欢和你——在一起。”他喃喃低语,如信子般灵活的舌再次抵开我的嘴唇,随即纠缠住我的舌强迫着随着他一起沉沦。

  我握紧了手指,心,不断的往下沉……

  我快要撑不住了……就快要……崩溃……

  =======================================

  乌斯马尔的王子遇害的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城邦王国,愤怒的乌斯马尔国王一气之下向玛雅潘宣了战,而玛雅潘也丝毫不甘示弱,立刻决定迎战,两国处于一种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中。

  而奇琴伊察,也被卷入了一个微妙的关系中。究竟是帮助乌斯马尔,还是玛雅潘?虽然乌斯马尔是曾经想要结盟的夥伴,但王子是死在奇琴伊察的土地上,是奇琴伊察人的保护不利,乌斯马尔人对此也心怀怨恨。而玛雅潘,它的实力也不可小看,在三个城邦中,它的实力是最强的。

  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让女王一筹莫展。

  又是一个清晨的来临,在古玛雅时代温暖的阳光中醒过来时,我的心情却是一片灰暗。虽然那晚除了亲吻,他没有再做什么出格的事。可是,万一哪天他又兽性大发,我又该怎么办?再这样下去不行,我一定要想个办法让公主和女王识破他的居心。可是,光凭我一家之言,她们跟本就不会相信,怎么办呢?

  而且,要怎样才能再一次接近女王呢?

  正在犯愁的时候,侍女捧着一件崭新的白色衣服走了进来,“神使,主人让您换上这件衣服,和他一起去举行赫兹梅克的仪式。”

  赫兹梅克?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在尤卡坦半岛的现代玛雅人中间仍然盛行着这种古老的仪式,当地人把它叫作赫兹梅克,就是在抱婴儿时第一次挎着婴儿的臀部。在女婴三月、男婴四月所举行的赫兹梅克仪式,是对孩子未来人生进行彩排的象征。这一仪式的渊源相当古远,而且在玛雅人的人生仪典中,也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性。

  能亲眼看到传说中的仪式,倒也驱散了不少我心中的不快。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