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三卷  玛雅迷梦 巴加尔王子

  在伊兹莫离开后,女王随意问了我一些关于井底下的事,我只好胡诌一通,把之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好不容易应付完女王,我匆匆走出了大厅,一只猫应该已经回去了吧。从这里到一只猫的家里并不远,我自己一个人回去也完全没有问题。经过花园的时候,我听到旁边的灌木丛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别担心了,我一定会解决的。”出乎我的意料,伊兹莫的声音此时听来竟是格外的温柔。

  是什么人能让他有这样温柔的一面?

  我有点好奇,蹑手蹑脚走到了灌木丛边,拨开枝条望去,伊莫兹正搂着一位女子低声安慰。那女子容貌娇艳,看上去和女王有几分相似。

  莫非——是乌雅公主?

  “可是,十天后乌斯马尔的王子就要来迎娶我了,到时怎么办?伊兹莫,除了你,我谁都不想嫁!”乌雅一脸的焦急和不悦。

  “我的公主,我是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伊兹莫那黑色眼眸闪耀着妖魅的光泽,低头在她耳边轻语,公主显然对他毫无抵抗力,立刻红透了脸。

  “可是,到底该怎么办?”乌雅环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了他的怀里,“我不管,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绝对都不嫁他!”

  “哦,无论什么方法?”伊兹莫的笑容深不可测。

  公主的身子微微一震,抬头的时候扬起了一个复杂的笑容,“无论什么方法。”

  “如您所愿。”伊兹莫优雅的扬起了嘴角。

  “可是,伊兹莫,接下来母后还会让我嫁给别人吧?她,她是不会让我嫁给你的……“乌雅的脸上笼上了一层忧伤,”我知道,母后她也对你……“

  伊兹莫轻轻揽住她的肩,“乌雅,我也无能为力啊,毕竟女王才是这里的统治者,你只要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就好了。只要你知道我的心意,我就知足了。”

  乌雅的双肩轻微颤抖,抓紧了他的披肩,喃喃道,“如果母后……如果母后……

  伊兹莫轻拍她的肩,眼眸中却闪过了一丝难以捉摸的冰冷笑意。

  我转过了身子,心里似乎有些明白了。伊兹莫果然心机深重,他不是两边都讨好,而是选中了最合适的一方,对处于弱势的公主殷勤,对处于强势的女王冷淡,那么,无疑地,公主会怨恨母亲一厢情愿,女王会怨恨女儿独得爱慕,这种巨大的差别无疑会令母女俩的矛盾更加激化,甚至互相憎恨。

  伊兹莫,真是犹如罂粟般可怕的男人啊……

  我刚想离开,忽然感到腿上有什么痒痒的,低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一只全身赤色的大蝎子不知何时已经爬了上来,正顺着我的小腿继续往上攀登,我被吓得心神俱裂,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在扮演可耻的偷听者的角色,一声凄惨的尖叫已经脱口而出……

  几乎是同一瞬间,伊兹莫已经从灌木从里冲了出来,似乎有一丝淡淡的紧张神色掠过他的眼底,“小隐,你怎么在这里?”

  我全身僵硬的看着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指了指我裸露在外的小腿,“蝎……蝎子。”

  “天哪,这是布布尔,是这里最毒的蝎子,被它蜇上一口就没命了!”乌雅公主吃惊的喊了起来,还往后退了几步。

  伊兹莫居然轻轻笑了笑,朝我走来。

  “伊兹莫,别去管她,不然要是你被蜇到的话……”乌雅公主惊慌的阻止道。

  伊兹莫并没有停下脚步,一直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一动也不敢动,腿上的蝎子好像还在慢慢向上爬,又痒又痛。“别那么紧张,”他微微一笑,弯下了腰,抬头从宽大的裙角里看去。

  我尴尬的看着他,这样的姿势和角度,不是被他什么都看到了……可是,我又不敢动。

  他仿佛猜到了我在想什么,轻笑道,“不这样,我可看不到蝎子在哪里哦,要是抓错了方位,惹恼了它,你的小命就没了。”

  我紧紧的抓着衣服的两角,算了,现在这种时候,我的小命更重要,其他的就不要去想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只觉腿上仿佛被什么一抓,下一秒,已经被拉到了他的身后,再定睛一看,那只蝎子居然已经被摔在了地上。

  我不敢相信的望着他,好快的身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的魂儿总算回归原位了。这个大蝎子简直比中世纪的刑具更让人胆战心惊。

  “伊兹莫,她是……”乌雅公主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复杂。

  “她就是雨神的使者,是女王陛下让她进宫晋见的。”伊兹莫顺手一刀扎在了那只蝎子身上,只见蝎子一阵抽搐,很快就死去了。

  “她就是雨神的使者?”乌雅带着不屑的目光打量了我一番,“刚才那个样子,可真不像是传说中雨神的使者……”

  “公主殿下,您也说了,那是剧毒的蝎子,谁见了会不怕呢?就连公主自己,刚才不是也后退了好几步。”我不大喜欢她看我的眼神。

  “你……”她愣了愣,忽然又冲着伊兹莫撒娇道,“伊兹莫,她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厄——”我干笑了两声,“好吧好吧,算我不好,你们继续忙,我就不打扰了。”

  这个被宠坏的公主,怎么会是伊兹莫这个妖男的对手啊。

  回到伊兹莫家里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淡淡的夕阳余晖洒满了绿色的丛林和巍峨的石庙,流淌在天边的玫瑰红色的残阳似乎还恋恋不舍的在那里徘徊。在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中建立起这座繁华的城市,玛雅人的智慧确实令人叹为观止。

  在我回来后没多久,伊兹莫也回到了家中。

  在餐桌上,我一边吃着自己做的番茄炒蛋,一边喝着用可可豆做成的饮料,什么话也没说。

  “唉,对你的救命恩人连个谢字都没有吗?”他终于忍不住先开口了。

  说实话,对于今天的毒蝎子事件,我也想说声谢谢,但是一想起前些日子他对我的无礼举动,我就气不打一处来,那个谢谢到了嘴边又被吞了回去。

  “真是好狠心呢,怎么说我也冒了生命危险救你哦……”他的唇边又浮现出那抹淡淡嘲讽的笑容,像是自言自语般道,“难道——我真的爱上你了?”

  “拜托,不要随便把爱字挂在嘴边,”我瞪了他一眼,“你的爱太不值钱了,一会儿爱这个,一会儿爱那个。”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眼眸内闪耀着淡淡的光泽,“你在嫉妒?”

  我叹了一口气,按住疼的发涨的太阳穴,“拜托,明不明白什么叫作嫉妒,我根本就不喜欢你,嫉妒你个鬼啊。”

  这个妖男,智商不低,不过,情商估计只有个位数。

  他忽然没有再说话,目光投向了窗外的夜空。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无数亮晶晶的星星,像宝石似的,密密麻麻地撒满了辽阔无垠的夜空。

  “好多星星啊……”我脱口道。

  他侧过脸看了看我,“想看更多的星星吗?”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立刻摇头,他才不会这么好心,我也没有这么好骗。

  他又轻轻的笑出了声,“小隐,不想去吗?”不等我点头,他那邪恶的眼神已经捕捉到了我的不安,“可是,今天我就是想带你去呢。”

  厄——去吧,去吧,大不了一死!

  我看再继续待在这里,还没等任务完成,我已经被这个妖男折磨到崩溃了……

  跟着他到达了目的地时,我还是大吃了一惊。

  没有想到,他带我到的这个地方居然是在玛雅文化中十分有名的——螺旋天文观象台。这是玛雅文明中唯一的圆形建筑物。天文台静静的矗立在美洲大陆的绿色丛林里,在漫天的星光下显得格外神秘,古老。

  经过了层层的楼梯,他领着我进了一个小门,接着又经过了一道螺旋形的梯道,才到达第三层的平台,笼罩着平台的半圆形顶上有三个对着夜空的天窗。

  我好奇的研究着天文台里的结构,想像着千年以后,多少科学家在这座建筑的遗址里探索,研究着古代玛雅人消失的文明。

  这种感觉,真的好奇妙……其实,人类假如想要看到自己的渺小,根本无需仰视繁星密布的苍穹,只要看一看在我们之前就存在过、繁荣过、而且已经消逝了的古代文明就足够了。

  我望了一眼伊兹莫,他正静静的站在中间的天窗下,凝望着天窗外的星空。和平时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同,他的脸上竟然带着一点点迷离和淡淡的忧伤。

  “小时候,听父亲说过,从这里望去,就能看到母亲的故乡。”

  “你母亲的故乡?”我愣了一下,不明白他的意思。

  “嗯,不过她在生下我不久后就离开人世了。”他转过头的瞬间,我看到他的眼底有淡淡的悲伤和寂寞,那么浅,那么浅,浅的如同潋潋湖水上的碎金,摇一摇就散。

  我半信半疑的走到了那个天窗下,抬头望去,惊讶的发现在漫天星星中,竟然隐隐能看到一颗浅蓝色的星星。怎么可能?我揉了揉眼睛,没错,真的是颗浅蓝色的星星!

  我忽然想起了现代关于这座螺旋天文台的记载,科学家发现天文台的观测窗口面对的观察点,

  竟然是肉眼无法看到的天王星和海王星……

  天王星……海王星……浅蓝色的星星……

  我缓缓的转过头去,一眨不眨的盯着伊兹莫,莫非他的母亲来自海王星?

  太扯了吧,怎么可能有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而且,怎么现在从这里可以肉眼看到海王星!

  =======================================

  “那你父亲吗?他是奇琴伊察人吗?”我连忙问道。

  他点了点头,“我父亲是奇琴伊察的大祭司,不过他……”他的脸色忽然一片阴沉,一抹恨意飞快的掠过他的眼角,“他是和我母亲同时去世的。”

  “那你从小……”我有些在意他刚才的神色,因为之前从没看过他那样的表情。哪怕只是一瞬间,这其中一定有文章。

  “父母不在之后,我就被送到了专门的祭司学校,继承我父亲的一切。”他又恢复了平常的神色。

  “那一定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我望着那颗浅蓝色的星星低声道。在星星的下方,乳白色的银河,从西北天际,横贯中天,斜斜地泻向大地。

  他也抬头望向了星空,“那段日子……”他欲言又止,轻轻一笑,“还真是想快点忘记呢。”他虽是笑着,却掩饰不住眼底淡淡的悲伤寂寞,在这一刻,我居然有点同情他了,那段他想快点忘记的回忆,一定有着许多痛苦吧。

  “不过,不必一定要选择遗忘啊,做个可以战胜那些回忆的人不是更好吗。”我脱口道。

  他微微一愣,低下头轻轻地笑了起来,再抬起头的时候,唇边又是那抹妖魅的笑容。

  “小隐,战胜回忆……有时比你想像的更难。”

  “可是,”我盯着他的眼睛,“时间永远只能向前,我们也是一样啊……只能不停的往前走,不能停留在过去里,更不能被那些过去的回忆所左右。”我忽然想起了司音对我说过的话。

  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凝视着我,眼眸内闪动着难以捉摸的神色。

  我瞥了一眼天空,无意之中看见一颗流星在空中划了一道金色的弧线,迅速的湮没在黑暗之中。流星消失的太快,我有些惋惜自己还没许下愿望。正遗憾着,忽然看见又一颗流星划过夜空,接着,又是一颗……

  我顿时激动起来,不会吧,居然是……是流星雨!

  漫天的星星争先恐后的划过黑色丝绒般的夜空,雨点一般纷纷坠落,将夜空照的如同白昼,那带着五彩光晕的星雨,在夜空中一瞬闪耀。我仿佛听得到它们极驰的呼啸,快活的呐喊,燃烧全部生命,尽情的释放最后的美丽……

  “是流星,还不许愿!”我冲他喊了一句,立刻低下头,轻声的许起愿来,迅速的许了N个愿望,睁开眼睛时,却看到伊兹莫似笑非笑的望着我。“笑什么,我可没骗你,看到流星许愿一定会成真的。”我没好气的说道。

  他笑得颇为诡异,倒让我有些不安起来。

  “不错,很快就会成真。”他的话音刚落,我的眼前忽的一黑,然后嘴唇就被霸道的占领,脑子里轰的一声。拼命甩开头想要躲开他的亲吻,却被他的两只手扶住了我的脸,让我再也动弹不得。

  世界昏天黑地一片,到处都是充斥着他的气息。

  “我想,我爱你。”他的声音低低在我耳边徘徊,带着轻轻的笑。

  “我讨厌这样的玩笑!”我厌恶的看着他逐渐远离我的脸,“也讨厌这样随便把爱挂在嘴边的人。”我用力的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再没看他一眼,就转身沿着螺旋楼梯跑了下去。

  我真的受够了!——

  很快,就到了去迎接乌斯马尔王子的日子,在临行前,伊兹莫亲手给我围上了一块红色的披肩,还特地叮嘱我一定要穿着它,无论如何都不能脱下来。

  虽然有些不解,但我还是按着他所说的做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王的次子巴加尔王子,只见他衣着华丽,身披绚丽的豹皮,头戴克扎尔鸟羽的头饰,手臂上戴着镶有宝石的臂环和蜗牛壳制成的手镯,嘴唇上还戴着一个类似于唇环的玉石片。果然——是皇族出身的人啊……

  不过,他对伊兹莫那种唯唯诺诺的态度却丝毫没有什么王子风范,几乎什么都是伊兹莫说了算。

  在伊兹莫离开后,他才好像轻轻松了一口气。

  车队渐渐的行进在茂密的丛林里,林子里一有风吹草动,那位王子殿下就像只受了惊的兔子,东张西望,还不停吩咐着手下去查看。我在心里不住的叹气,这样的王子,将来怎么继承奇琴伊察王国……也难怪他斗不过伊兹莫呢。

  到达战士神庙的时候,乌斯马尔的王子一行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

  看到那位乌斯马尔王子,我忍不住想笑,他的全副行头还真和我们的巴加尔王子有一拼呢,只不过,他那臃肿的身躯在这身华丽装扮的衬托下显得有几分可笑。如果他就是乌雅公主的未来丈夫,似乎真的有点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看着两位花枝招展的王子殿下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场景内,我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两只拖着长长尾巴的大孔雀,忍笑忍到内伤。

  巴加尔不知和那位王子说了些什么,又侧过头来看了看我,示意我过去。我刚挪动了一步,只听“嗖!”的一声,一支羽箭不偏不倚的射到了我的脚旁,我惊愕的抬头,只见更多的羽箭一支连着一支朝两位王子的方向而去。

  两人所带的士兵们立刻挥舞着手中的长矛,将一支支羽箭纷纷挡落,巴加尔早吓得抱着头蹲了下去,倒是那位胖王子的脸上还带着几分镇静。

  四周忽然又重归于一片死寂。

  大家紧张的握着手里的武器,随时注意着身边的动静,站在原地谁也不敢动。

  忽然只听一声尖利的鸟叫声响起,一只羽毛绚丽多姿的金刚鹦鹉从茂密的丛林里飞了出来,大家紧绷的神经在这只鹦鹉后刚刚有些放松,就听见丛林深处传来了一阵呐喊声,如同神兵降临一般,瞬间就从那里出现几十骑人马,个个脸上抹着奇异的图案,手持长矛,凶神恶煞的向王子等人冲了过去。

  “哦,神啊,看那些图腾,是玛雅潘的人!”巴加尔脸色苍白的喊了一句,双腿一打软,居然就这么晕了过去。

  玛雅潘?我也吃了一惊,难道是玛雅潘的国王害怕奇琴伊察和乌斯马尔结盟?所以才派人暗杀?可是,这样也未必太明目张胆了吧……

  我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敌方的一个士兵转头看见了我,忽然眼内凶光一闪,恶狠狠的朝我冲了过来,就在他快冲到我面前的时候,又有另一个士兵拦住了他,还轻轻说了一句话。

  那士兵脸色一变,立刻掉过头去,加入到两方的混战中去,再没人理会我的存在。

  我背靠着一棵大树,心狂乱的跳着,我听清了刚才那句话……

  “别动她,她穿着红披肩。”

  红披肩……这条红披肩是伊兹莫为我披上的……为什么他们不袭击穿着红披肩的我……

  脑中又浮现出那天在王宫里伊兹莫和公主的对话,

  “我不管,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绝对都不嫁他!”

  “哦,无论什么方法?”

  “无论什么方法。”

  “如您所愿。”

  我想我从来没有像现在那么清醒过,

  这些偷袭的人并不是玛雅潘派来,而是——伊莫兹。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