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三卷  玛雅迷梦 玛雅女王

  无论我想怎么逃避,给圣井献祭的日子还是到了。

  在献祭的前晚,我一直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走,还是留?我不知该怎么做。据我所知,圣井的井水很深,从井口到水面有20多米,水面之下到井底也有20多米深度,所以之前几乎根本没有生还的人。我的水性本来就不怎么样,在井中根本不能支撑这么长时间,所以如果被扔下去的话,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趁夜逃走?我不是没有动过这个念头,但是一旦逃走,再接近一只猫的可能性就是零,那么也谈不上完成任务了。

  到底怎么办呢,我也不可能就这么等死。脑中开始不停的回忆着关于这口圣井的一切相关资料,忽然眼前一亮,对了,如果能从圣井中幸存,就会成为神的信使,一旦我拥有了这个身份,说不定能更容易接近王宫里的人,离完成任务不就指日可待了吗?

  怎么会一直没想到这点呢?一直只是想着逃避和后退,却没有想到,有时往前迈一步其实会更有利。

  想到这里,我更是下定了决心,无论怎样还是要试一试。据书中记载,那口圣井与其他井的不同之处就是它的井壁立陡,一层一层的岩层叠压在一起,仿佛是一道道密排的环圈。

  既然是层层叠叠,那么岩层与岩层之间也有缝隙吧……

  我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也许,事情会比我想像的更顺利呢。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侍女们给我沐浴梳妆后,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衣服。我的脖子上和头上,都被套上了沉重的玉石项链和头饰。趁着她们没留意,我悄悄在腰部的束带里藏了一样东西。

  刚把那样东西藏起来,伊兹莫就走进来了。

  他已经换了和初次见面时一样的衣服,白色的裹腰布和拖到地面的白色披肩,除此之外,他只比平常多戴了一副绿色的玉石耳环。

  在看到我时,他的唇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我可爱的祭品,今天你的精神看上去似乎很不错,不过,怎么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呢?”

  我翻翻白眼,废话,有被当成祭品还高兴的吗……

  他微微一笑,“那么,就出发吧。”

  圣井就位于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石灰岩旁边,此时,因为献祭的关系,这里变得热闹非凡,祭司们和贵族们手捧着形形色色的礼物,神色庄严的等待着大祭司的命令,礼物里不仅有金玉珠宝、盘碟、刀斧、贝雕,花瓶、黑曜岩和翡翠碗,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居然还有牛和羊等不少家禽。

  天哪,他们要往这口井里扔多少东西啊……

  在伊兹莫念完了一大段亢长的祈祷后,立刻有两名祭司模样的人朝我走了过来,我心里有些慌张,竟然不自觉的往伊兹莫身边倒退了一步。

  “等等,”伊兹莫忽然开了了口,“先将其他的祭品扔到圣井里。”

  他的话音刚落。只见一片鸡飞狗跳,牛羊乱叫,那些头戴各色羽毛的贵族们费力的将家禽们往井里扔,虽然现在是性命攸关,可是我实在忍不住,居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怕吗?”伊兹莫低低的问了一句。

  “怕,可是雨神见到这些东西也会头大吧……”我居然还有开玩笑的心情。

  他似乎也有些惊讶,随即又妖魅一笑,“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接着又是许多金银珠宝被霹雳啪啦的扔进了井里,我忽然心里一悸,要是先把我扔下去的话,看来不溺死,也会被活活砸死啊。想到这里,我不由望了伊兹莫一眼,他刚才……

  很快,所有的东西都扔完了。

  我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要轮到我和那些牛羊猪狗去作伴了。正想着,身子一轻,已经被人横抱了起来。我抬眸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伊兹莫那抹邪魅的笑容。

  “我可要放手了哦。”他用一种只有我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

  我眼一瞪,“废话少说!”

  他的手忽然在我腰间停了下来,一丝淡淡的惊讶掠过他的眼眸,我的心里一紧,身子一僵,因为他手所在的位置正是那样东西的所在。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他的手又移到了别处,黑眸微眯,在我耳边说了句,“小隐,等会见。”

  话音刚落,他的手忽然一松,我立刻感到了一股失重感,整个身子就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往黑洞洞的井面坠去。

  只听扑通一声,我只感觉到一阵刺骨冰冷在瞬间席卷了我的全身,口不能呼吸,眼不能睁开,冰凉的水,仿佛通过我的每一个毛孔汹涌的往里灌,我的双手在水中乱抓,忽然不知抓到了一个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借着它往上全力一蹬,借着一股浮力冲出了井面……

  一出水面,我立刻大口大口的呼吸,井水比我想像中还要冷好几倍,这样下去,我会因为寒冷而渐渐失去体力的,根本就支持不了多久。

  先把脖子上的那些首饰摘下丢掉,减轻重量,接着我打量着井壁内的缝隙,赶紧摸索出随身携带的那样东西,其实那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一把纤薄的匕首,是我在烧菜的时候藏起来的。我抽出匕首,朝着上方一个狭长的缝隙狠狠的扎了进去,匕首牢牢的被扎在了井壁里,我用力拔了一下,匕首纹丝不动,我这才稍稍安心,两手抓紧了匕首的刀柄,至少这样有个支撑物,能让我多熬一些时间。

  中午,应该很快就到了吧。

  对了,刚刚一只猫还说什么等会见,难道他觉得我不会死?而且,刚才他明明发现了,却也没有揭穿我……

  唉,什么都别想了,只希望自己能支撑到中午的时候吧。

  井水真的很冷,被浸泡在水中的下半身仿佛都僵住了,麻木了,一丝一丝彻骨的寒意从毛孔渗到五脏六肺,眼前逐渐模糊,体力也越来越不支,我只好拼命的想些别的事情,这样才能不会轻易失去意识。如果现在放手的话,我可能永远沉睡在这里了。

  我是绝对不会死的,绝对不会……

  哥哥还在现代等着我呢,还有司音……莫名的又想起了撒那特思,不知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忽然,脑中又掠过了拉尼阿尔火一般的头发,佛兰德尔骑士温柔的笑容,小灯叫着菜鸟主人的可爱样子……许多不同画面不停的在脑中重叠,变幻……

  虽然穿越时空,完成任务并不是好玩的事,可是我却一点也不后悔认识了他们……

  手腕上的水晶手链忽然发出来一层淡淡的光彩,笼罩住了我的全身,那彻骨的寒冷仿佛渐渐褪去,一种似三月春风般的温暖将我包围……

  是手链的神奇力量吗?

  我的头隐隐作痛,好像在很久以前,仿佛也在很寒冷的地方,有过相似的事情发生……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精疲力尽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上方传来了人声,接着,一条长长的绳子沿着井壁被放了下来。

  我连忙拉住了这根救命的绳子,重重一抖,上面立刻传来了惊讶的声音,“天啊,她居然还活着!”

  废话,我叶隐可是死不了的小强!

  被拉上来的时候,看到熟悉的阳光,我顿时有种绝处逢生的狂喜,终于熬过了这一关!

  忽然,那些贵族们纷纷向我跪了下来,满脸的惊惧和崇拜,“雨神的使者,您是雨神的使者……”

  “又见面了,小隐。”伊兹莫的声音从我身旁传来,我抬眼望去,他淡淡笑着,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惊讶。

  “神使,不知道雨神大人有什么神意要您传达?”另一位祭司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转了转眼珠,大声道,“雨神大人要我向你们传达,以后不许再送少女到圣井里了!他老人家已经有了很多妻子,都快打破头了!每天够烦的了,所以才把我送了回来,他还说,如果再给他送妻子的话,他就要发怒了,什么雨也不会下了!”嗯,这样一说,以后也不会有别的女孩子遭遇到这种命运了吧。

  大家面面相觑,又诚惶诚恐的连连点头称是。我不自觉的略带得意的抿了抿嘴,抬了抬头,正对上伊兹莫的目光,他的眼神有一点点迷离,一点点惊讶,然后我看到他低下头轻轻地笑了,那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纯粹的笑容……

  虽然有手链的保护,但那彻骨寒冷的井水还是侵袭了我的身体,回到伊兹莫的家里后,我就开始发烧了。尽管不是很严重,却也让我头晕目眩,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不过,这一切还是值得的。

  因为,从现在开始,我的身份已经转变了。

  “神使,您的药……”一股难闻的气味随着一个侍女的声音,一起飘进了房间。

  我坐起身子,看了看那碗乌黑的药水,心生恐惧,“这,这是什么?”

  “神使,喝了这药,您的病很快就会痊愈的。”侍女笑了笑,将药放在了桌上。‘我用勺子搅拌了一下,忽然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冒了出来,顿时大惊,”这,这是什么东西?”

  侍女笑道,“神使,这是最珍贵的蜥蜴所熬成的药汤,除了贵族,一般平民是没有资格服用的,我们主人……”

  她再说什么我根本都没听见,只有两个大字在我脑中旋转,蜥蜴,蜥蜴,蜥蜴……

  妈妈咪呀!我的胃肠立刻也提出了抗议,一阵痉挛,我连忙捂住了嘴,把那股呕吐感赶紧压下,忙不迭道,“拿走,拿走!”

  “可是,主人吩咐了您必须要喝。”

  “我不喝,快拿走!”我扭过头去,不去看那碗恶心的药水。

  这时只听侍女忽然怯怯叫了一声,“大祭司……”

  我的头皮又是一阵发麻,完蛋,这下凶多吉少了……

  果然,那带着淡淡嘲讽的声音轻轻响了起来,“不想喝吗?”

  我暗叹了一口气,不得不转过身,伊兹莫正似笑非笑的盯着我,那双黑眸里闪着点点动人的魅惑和令人窒息的邪气。

  “嗯,是想让我用上次的方法喂你还是你自己喝?”他凑了过来,伴随着一阵桂花般的香甜气息。

  这句话真是相当相当有效,我几乎是闪电般的拿起了那碗恐怖药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我自己来就好了,”还不等他回答,我立刻捏着自己的鼻子灌了一口,救命啊,真的好难喝……

  他轻笑出声,伸手摸了摸我那紧皱的眉,“怎么办呢,今天我好像特别想亲自喂你呢。”

  我的不字还没说出口,他已经伸手拿过那碗药水,含了一口在嘴里,双手将我紧紧扣在墙上,迅速的压上我的嘴,那苦涩的液体就在彼此的唇齿间流淌交换。被迫开启的嘴唇和强行探进的舌头让我难以承接,药水在嘴里融化成细小的颗粒然后被他探索着的舌均匀的抹平在口腔的每一处。

  药水是什么味道我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了,唇齿间都是他的气息,心底的怒火却是越燃越烈,够了吧!他这样三番五次对我无礼,到底要到什么时候!

  当他放开我,准备喝第二口时,我低低地开了口,“要是你再这样喂我,我会咬下你的舌头。”我蓦的抬眼,牢牢盯着他,“不信,你就试试看。”

  他似乎微微一愣,又立即笑了起来,“好,那我就试试。”

  轰——我好像听到什么塌了下来……

  当他再一次将舌伸进我的嘴里时,我用尽力气咬了下去,口中顿时弥漫着一股血的味道。可他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仿佛我咬的根本不是他的舌头,鲜血的腥味和药水的苦味混合夹杂在一起,顺着我的喉咙流入了肠胃内……

  我想,我要崩溃了……

  好不容易等这碗药喂完,我已经完全处于了当机状态……好半天,才慢慢回过神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既然这样,刚才献祭的时候,又何必做好人不揭穿我!”我怒道。

  “你还是祭品啊,”他微微笑着,舔了舔还在从舌上渗出的鲜血,“不过,现在成了我一个人的祭品。”

  “什么意思……”我心里的不安在不断扩大。

  “献给雨神的女人还可以再找,不过能让我觉得这么愉快的女人,你是第一个。”他那蛇般的手指滑上了我的脸,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说不定,我会爱上你哦。”

  我挡开了他的手,“爱这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不值钱,我敢打赌,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爱。”

  “是吗?不过,我可从来不是一个好人哦,所以我也不会做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他那温柔的笑容仿佛可以融化寒冬的凛冽,却掩饰不住眼底的一丝冷酷,轻轻地弯起嘴角的弧度,隐隐带着一点孤独的感觉。

  “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天一早跟我去王宫,”他站起了身,“女王陛下要见你,雨神的使者。”

  快走到门口时,他忽然又转过头笑了笑,“雨神让你传达的那番话,倒是很有趣呢。”

  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我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明天就能见到女王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离自己的目的也越来越近了?

  可是,在这个变态妖男手里,日子似乎也不好熬啊……

  =================================

  奇琴伊察的王宫也座落于城市的繁华地带,紧紧靠着那座巨大的库库尔坎金字塔。再一次看到那座梯形的金字塔时,我好像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很久很久以前,好像也曾去过一个有着金字塔的地方……不知为什么,心里有种莫名的疼痛……

  王宫是一座横向的左右对称的长方形建筑,由两个拱门相联,拱门中间被圆柱构成的门廊隔断,整座王宫坐落在一个巨大的三层阶梯式的平台上,平台下是一块天然高地,令宫殿显的异常宏伟华丽。

  宫殿的正面有十一扇门,每扇门外都站着不少手持长矛的士兵。一进入王宫,就能看到一个装饰华美的大厅,墙上,廊上,都刻满了羽蛇神的形象。

  女王陛下就坐在那高高的石头宝座上,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我。

  “抬起头来。”她的声音成熟而柔和。

  我正等着她这句话呢,立刻将头抬了起来,女王比我想像中更年轻美貌,她拥有一乌黑发亮的长发,头戴用神圣的克沙尔鸟的绿羽毛做成的头饰,一袭束腰长裙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姿,胸前挂着硕大的玉石项链,长长的玉石耳环一直垂落到她的肩胛处。

  “就是你吗?雨神的使者。”她微微笑了笑,丰满的嘴唇勾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度。

  “是……”我也笑了笑,古玛雅人似乎都带着东方人的明显特征,和我们一样,有着同样的肤色,同样的发色,不过这身打扮和装束,却有给他们增添了几分异域风情。

  倒是伊兹莫,看上去似乎更像个混血儿。

  想到这里,我不由瞥了伊兹莫一眼,他低垂着头,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想不到一个异族的少女成为了雨神的使者,伊兹莫,这是神的旨意吗?“女王望向了伊兹莫,那双棕色的大眼睛里毫不掩饰着热烈的情感。我心里微微一动,看来上次那两个侍女的话并不假,女王看起来的确对伊兹莫颇有好感。

  伊兹莫却依然是一副冷淡的表情,“回陛下,这自然是神的旨意。”

  女王的脸上掠过一丝失落,忽然又笑了笑,“对了,十天后,乌斯马尔的王子将会到达这里,亲自迎娶乌雅,这件事你知道了吗?”

  伊兹莫仿佛身子一震,像是不敢相信却又强抑着痛苦,哑声道,“这件事我完全不知情,太过突然,之前陛下根本没有提过……”

  我冷冷的看着他,如果我没记错,前些天他早得知了这个消息,而且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和现在可是大相径庭,演戏的功夫还不错呢,只不过,为什么他偏偏要在女王面前装出这副样子呢?

  女王凝视着他,脸上闪过了一丝复杂的表情,又指了指我。“不如就让巴加尔和神使一起去迎接王子,这样也能显出我国对王子的重视。”

  伊兹莫似乎又是一怔,“巴加尔王子亲自前去迎接,这已经非常隆重了,战士神庙还有不少工作等着神使去完成。”

  我忽然才反应过来,神使不就是我吗?

  “迎接乌斯马尔的王子也是重要的工作,伊兹莫,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奇琴伊察才是被神所眷顾的国家。”女王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他。

  “那么,十天后,就让神使跟随巴加尔王子一同出发吧。”他行了行礼,“我先退下了。”说完,他用眼神示意我跟着他离开。

  “等等,”女王看了看我,“让神使先留下,我想听听在圣井底下发生的事情。”

  伊兹莫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

  那个,明天陪老爸去挪威看峡湾,就是北欧海盗卷里提到的松恩峡湾哦,所以,要下周一才能回来更新了。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