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三卷  玛雅迷梦 可怕的男人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又一次穿越了遥远的时空。而这次的目的地,是位于尤卡坦半岛上的古国奇琴伊察。此时,应该正是玛雅文化的黄金时代——古典玛雅时期。这个时期的玛雅人并没有建立大一统的帝国,而是和古希腊一样,由一些相互独立的城邦国家组成。

  我睁开眼睛,支起了身子,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四周是一片茂密的绿色热带雨林,空气中弥漫着闷热潮湿的味道,让人想起了南方的八月天。地面有着许多高低不平,大小不等的坑洞,坑洞里是清澈透明的积水,有的清浅,有的则深不见底。我用手摸了摸,放到鼻子边一闻,是石灰的气味,不觉心中一喜,位于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本身就是一块低平的石灰岩平台。而这种岩灰坑是尤卡坦半岛石灰石地形的最常见地形特征。

  在古代玛雅人的生活中,这些坑穴占有重要的地位。它们既为玛雅人提供了充足的水源,也为普通玛雅人提供了沐浴的场所。

  看来,这里果然是目的地尤卡坦半岛了。

  “司音,这次你总算没送错地方!”我欣慰的低喊了一声,忽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于是弯腰掬起了一些清水,喝了几口,水里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甜味,再掬起第二捧的时候,忽然在水面中发现一个随着水波微晃的人影一闪而过。我身子一僵,连忙四下张望,却是什么鬼影也没有。

  难道刚才是眼花?

  正疑惑的时候,灌木丛的另一边传来了纷乱的人声,我擦了擦手,蹲下了身子,蹑手蹑脚的往灌木丛走去,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出现在我眼前的赫然竟是一张巨大的人形石像平台。石像身体半躺,上身仰起,双膝向上,目视天空中的太阳。一个全身被涂抹成蓝色的壮年男人,正在石像的肚腹间挣扎着,四个孔武有力的祭司牢牢的摁住了他的手和脚,在祭司的周围,也有一些身穿缠腰布,脸上涂的花花绿绿一片的男人们在有节奏的低喊着。另一位看起来像是萨满巫师似的老人一手持刀,一边不知在低声念着什么。

  我倒抽了一口气,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玛雅人的——人形祭台吧?

  “在看什么?”一个声音突然从我的身后传来,那声音明明冰一般的冷漠,偏又水一般的妩媚。犹如寂静的深夜里,轻轻落入水面的露珠,漾起层层涟漪。我顿时大惊失色,差点跳了起来。

  “不要回头。”那个声音忽然就在我的耳侧响起,仿佛月光里的桂花树上开出的桂花那般清甜的气息在我身边萦绕,一双冰冷的手也放在了我的肩膀上,同时轻轻的抵住了我的后脑勺。

  “你,你是谁?”我的心狂跳着。

  “和你一样,看热闹的。”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漫不经心。

  “拜托,我才不是来看热闹的!”我才没那么变态,拿这个当热闹看。

  “不是吗?“他忽然轻轻一笑,“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不用你管吧!”我没好气的答道。

  “可是,未经允许偷看祭祀的过程,如果被发现的,那就会成为下一个祭品哦。说不定,”他笑着,“我会告发你哦。”

  “可是你自己不也偷看吗?”我终于忍不住硬是回过头去,想看看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那个,这个人真的是人类吗?

  他的长相和一般的玛雅人似乎完全不同,流水般的茶色长发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芒,皮肤比筛碎了挑细了的月光还要精致细腻,妖魅的眼波仿佛是落在梅花上的细雪,轻轻的一下呼吸都会让它粉碎,只能秉住气凝望那么一下,脆弱到极致却也美丽到极致,微翘的薄唇仿佛嘲弄着世间的一切……

  如蝴蝶般妖艳的男人……却又散发着一种颓废邪恶的气息……

  “好戏马上要开始了。”他一脸轻松的指了指那个正在拼命挣扎的男人,“祭司大人今天恐怕要辛苦了,这次的人祭好像不够乖啊。”

  “你不觉得这样很残忍吗,杀猪杀羊杀牛杀什么不好!非要用活人,还有那什么祭司,这世杀了这么多人,我看下世一定投胎变猪狗,不,变爬虫,变蜘蛛……”虽然我知道这是他们的传统,他们的文化,可是一旦这样真实的出现在眼前,由文字成为现实,那种反感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

  “呵呵……”他轻笑出声,“你的胆子不小啊,居然敢这样辱骂祭司大人。”

  我瞥了他一眼,“反正他也听不见。”

  “是吗?”他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嘲讽,那沉如黑夜的美丽眼眸忽然折射出冰冻的颜色。就在我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一把扣住了我的手,拖起我就往人形祭台的地方走去。

  “喂,你放开我!”我又急又惊,他这是要干什么,如果想告发我的话,他自己不也在偷看……除非……

  我的心里蓦的一沉,除非他是……

  他一言不发,还没走到祭台的时候,就有几个男人冲了过来,对着他就跪了下去,“大祭司,就等着您了。”

  梆梆梆,我的脑袋里又敲起了一阵丧钟。果然……这下可完蛋了,我刚才居然还说了那么多他的坏话……这下不死也要少半条命。

  唉,什么叫祸从口出,我这下是明白了……

  他轻轻弯下身子,桂花般香甜的气息若有若无的掠过我的鼻端,“也不是每个活人都是最适合的祭品哦,”他的笑容让我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其实最适合的祭品就是——”他的嘴唇几乎贴着我的耳垂擦过,几个字清晰地飘入了我的耳中,“像你这样的处子。”

  我浑身一震,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我……”

  “果然是。”他抿了抿嘴角,笑容迅速的在他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沉的神情,“来人,先把她抓起来,等仪式结束后再处置她!”

  处置?我的额上冷汗迭冒,怎样处置?难道我穿越时空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被当成祭品吗?啊啊!不要啊!

  他的眼底飘过了一抹淡淡的嘲讽,走到了那位被按住的男人身边,顺手接过了那位巫师手里的石刀,口中念念有词,唇边浮起了一个修罗般的笑容,对准那人的左胸肋骨,准确的扎了下去!

  顿时,鲜血如泉水一样喷了出来,染红了他白色的披肩,如红莲盛放。

  他面色沉静,用刀慢慢往下划,明明是如此残忍的杀戮,偏偏他的动作还优雅无比,仿佛只是在做着一件最为常见的事情,不一会儿,一颗心脏被迅速的取了出来。

  众人立刻欢呼起来,他微微一笑,高举起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高声祈祷,“云啊,

  我恳求您马上来临,带给我们生命。雨神恰克啊,我奉献这赤诚的心脏给您……

  我对您的请求是给农民以生命,下雨吧,在他们劳动的地方,重新给他们以生命吧!”

  在血色夕阳下,那颗鲜红的心脏在他的手中伸缩跳动,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怖……

  我愣愣的看着这血腥的一幕,只觉浑身痉挛,想吐又吐不出来,喉咙里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晕过去啊,为什么这种时候不晕过去呢……

  “大祭司,这个女人怎么处置?”祈祷结束后,旁边的几位祭司用惊讶的目光看了看我。

  他慢慢转过身子,扭头的瞬间带来一片浓浓的妖魅,似笑非笑的望住了我。我别过了目光,不去接触他那带有杀伤力的眼波。

  “先带回去,二十天后作为祭祀的祭品。”此时他的声音虽是淡淡的,却似乎隐藏着一把利刃,无形又有实质。尖刃在前,看不到,才是最可怕的。

  我的心,也剧烈的颤抖起来……

  虽然在一刹那曾经想过用水晶手链呼唤司音,但是不知为什么,我不想这么快放弃。既然来到这里,我就不能一事无成的回去,想起那个女人满身的伤痕,我又涌起了一股冲动,我想改变她的命运……

  我能的,我绝对,绝对不会轻易变成一件祭品!

  =============================

  一路上,经过了无数茂密的灌木林,处处流溢着美丽的绿色。无数的大型建筑岩石般兀立在丛林深处,色彩明亮的长尾巴鹦鹉和巨嘴鸟不时振翅飞越过浓绿的热带雨林,雨林的背后是日渐薄暮的天空。泛着金色的石庙、绿色的海洋、蓝色的天空,构成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充满野性的美。

  规模庞大的古建筑群不时从眼前掠过,这些建筑群都建筑在高低不平的地面上,玛雅人采用修造石阶的办法,因地制宜,使整个建筑群错落有致,层次分明,建筑群处于群山绿树的环抱之中,显得份外幽静雅致。宽阔的林荫大道在庞大的建筑群之间铺展绵延,就像田野之间的阡陌,交通四通八达。街道两边有不少带凸形屋顶的民房。玛雅人膜拜的羽蛇神以及玛雅雨神的图腾,在整个古城内随处可见,其用料之细、做工之精、形象之华美,都让人叹为观止。

  就在我暂时忘了自己的处境,沉浸于千年前消失的古文明时,一座巨大的梯形金字塔又忽然出现了我的视线内……在金字塔的下方有一片巨大的廊柱,列柱如林,一排排的圆柱上,支撑着宽大的屋顶,屋檐下,是正在做着买卖的商人们,商品琳琅满目,有棉布、蜂蜜、蜂腊、燧石武器、盐、鱼以及各种日用品和食品,看上去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简直就像是我们现代的商业街……

  大祭司所住的地方,就在这繁华的商业街的尽头,感觉有些像我们中国的四合院,中间是道华丽的正门,从正门进去,两旁都是大大小小的房间,我粗略一算,大概超过七十间,门上,墙上,文饰鳞次栉比,每一处都用最华丽繁复的雕刻技艺进行装饰,菱形和回纹穿插,羽蛇浮雕头像和雨神面具交替出现,整体上富于变化又和谐统一。

  果然不愧是权高位重的大祭司……

  “喜欢这里吗?”他忽然回过头,柔声问道。

  看着他的笑容,我几乎有种错觉,我好像只是被他邀请而来的客人,而不是一件祭品。

  我将目光投向了远处,没有理他。

  “这二十天你就住在这里吧。”他朝我走来,一脸温柔的笑。如果说佛兰德尔的温柔犹如春风轻拂,那么这个男人的温柔却带着致命的毒药。

  “既然选了我做祭品,又何必来这一套。”我才不会被他的假像所迷惑。

  “送给圣井里的雨神的祭品,并不是随随便便挑选的哦,献祭前二十天,要每日用特殊的药物沐浴,更重要的是……”他挑了挑眉,纤长的手指停留在我的锁骨处,轻轻摸了摸,“那么瘦的女人,恐怕雨神不满意哦。”

  我侧了侧身子,躲过了他的手,脑中却浮现出了关于圣井的资料,据说奇琴伊察城里有两口天然大水井。玛雅人将其中的一口水井用于饮水和灌溉农田,而把另一口水井奉为“圣井”,用来祭祀雨神。每当雨量不足的时候,祭司就会献上精心挑选的健康少女,连同大量的金银珠宝,一起投入井中。这种特殊的献祭方式被认为是雨神和少女的婚礼。如果少女很快溺死,那么,人们就感到非常失望。他们会哭号着一起向水中投石头,因为神灵已经把不祥的预兆昭示给他们,但假如从清晨到中午,井中的人还侥幸活着的话,那么上边的人就会垂放下一条长绳,把幸存者拉上来。这个生还的人从此备受崇敬,还会被认为是雨神派回来的“神使”。

  “可是,你刚才不是已经献祭了吗,那么这场雨神的婚礼不是多此一举?”我脱口道。

  他的眼眸一暗,唇边笑意仍存,“你好像是异族人吧,怎么知道雨神的婚礼?”

  “我,我也是听说的。”我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对了,我还是异族人哦。嗯,语言不同,文化不同,背景不同,什么都不同,我想雨神大人和我在一起一定会很郁闷的,很无聊的,一郁闷说不定就什么雨也下不出来了……”

  他轻轻笑出了声,“可是,这也是我选你的原因啊,说不定换个口味,雨神反而会喜欢呢?”

  我瞪着他,在心里默念了N遍去死吧。难道他想先把我喂的白白胖胖,然后再送给那个什么雨神?心里一个激灵,一股寒气冒了上来,忽然想起了格林童话里的故事,邪恶的巫婆为了吃掉两兄妹,就把他们关了起来,还每天摸他们的手,看他们有没有变胖,如果胖了就吃掉他们。

  我的手脚顿时变得冰冷,这所谓的雨神,不会真的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吧……

  难道我要沦落到被吃掉的命运?厄——好想哭啊……

  “我要去趟王宫,”他好像很是愉快的看着我抽搐的表情,“就先在我伊兹莫的家里乖乖待着吧。”

  什么!我震惊的抬眸,伊兹莫,一只猫?这个可怕的男人就是一只猫?

  “不过,不要想着溜出去哦。”他伸手轻轻捏住了我的下巴,抬起了我的脸,看似温柔的目光中深藏着深不可测的阴暗,“要是跑了被我捉到的话,我会像今天一样,亲手……”他的脸渐渐靠近我,清甜的气息飘过,声音柔软如低喃,“——挖出你的心。”

  虽然他的威胁很恐怖,可是这并不能阻止之前我想逃跑的想法,只是,在我听到他的名字时,已经完全打消了想要逃跑的念头。既然他就是一只猫,那么,住在他这里是再合适不过了,不管怎么样,我还有二十天的时间。

  一只猫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我也在浸有柯巴树香脂球的浴池中好好泡了个澡,换了一身当地玛雅妇女的服装,这种叫作huipil的长袍是一种白色的,宽松的棉布衣服,从头到脚的宽度都相同,简直就像是把个布口袋剪几个洞,就往身上一套。不过奇怪的就是,别看它平铺在地上时直筒筒的毫无精工细裁之感,但只要腰间一束,裙长适中,静处时线条流畅,下摆丰富的垂感透出沉静,行时宽松自如,同样还十分飘逸。

  不过,我也不是关心这种事的时候,比起什么衣服,似乎是先保住我的小命比较重要些。

  那些侍女给我涂抹的红色的油脂散发着一种甜的发腻的味道,我怀疑她们是不是直接把蜂蜜擦在了我的身上。

  在餐桌上,我看到了一样熟悉的食物——玉米薄饼。黄灿灿的玉米薄饼旁,是一种被称为的广的黑色食物,虽然名字怪异,其实就是煮黑豌豆,还有一些简单的鸡肉,鹿肉和鸡蛋,甚至还有番茄和南瓜。

  看来,大祭司吃的也不过如此啊。

  他姿态优雅的拿起一片玉米薄饼放进了嘴里,我的肚子也唱起了空城计,刚想伸手去拿,就立刻被旁边的侍女喝止了。

  我的手僵在半空中,却见到他的黑眸中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

  啊,我怎么忘了呢,古玛雅社会可是典型的男尊女卑,男女是不能同桌吃饭的,不分辈份长幼,父先于女,夫先于妻,儿子先于母亲,弟弟先于姐姐。

  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他们的国王却是位货真价实的女性。

  “她是异族人,不懂这些规矩。”他轻轻一笑,伸手拿了一块玉米薄饼递给我,“你们那里没这些规矩吗?”

  我也不客气的接了过来,一口放进嘴里,厄……这个味道实在不敢恭维。

  “我们那里可没这样的规矩,”我一边喝了一口水,“在我们那里,男女都一样,你不觉这规矩很不合理吗?如果是一家人的话,一起围在一起吃着饭,说说今天发生的趣事,不是很愉快的事情吗。”

  他的脸上带着一抹妖魅的笑容,“这规矩一直以来就是如此,优秀的男人才是这个社会的主导,不是吗?”

  “可是,如果没有了优秀的女人,就好像生机勃勃的田地没有了水源,也产生不了优秀的男人啊。没有女人,又哪来你们男人,难不成你们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顺口接了下去。

  他微微一怔,居然没有说话。

  “嗯,”他的目光闪烁不停,笑容若即若离,“怎么办呢?说不定我会舍不得把你当成祭品了哦。”

  他那永远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根本不能让人信赖。

  “如果这二十天内下雨的话,也许你就不必做祭品了。”他将一碗黑色的豌豆汤推到了我的面前,“不过,现在还是乖乖多吃些东西吧。”

  一听他说的这句话,我立刻想起流着口水的老巫婆,什么胃口都没了……

  不过,似乎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没有下雨的话……

  =======================================

  如果没有意外,八月起连载兰陵王(不是穿越),九月起连载寻找前世之旅第三部。这个月因为老爸来瑞典,所以没什么时间写文……

  还有,某位同学,请不要用我的名字在这里留言,很无聊的说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