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三卷  玛雅迷梦 消失的撒那特思

  第二天,那位秦明德先生在中午时分又一次来到了这座前世今生茶馆。他一踏进茶馆,就想起了一切。和第一次来时的感觉似乎有些不同,他的情绪明显好了许多。

  “秦先生,任务已经完成了。”司音依旧是那副永远都波澜不惊的神情。

  秦明德的脸上露出了又惊又喜的表情,“原来还真的那么管用,怪不得今天一大早,我弟弟就打电话给我说是要重新分配遗产,多亏了你们,要收多少钱,尽管说!”

  “那这样不是很好,两兄弟静下心来好好谈谈,一家人什么都可以解决的。”我望了他一眼,“在前世,他真的是位非常非常好的哥哥。”

  秦明德讪讪笑了笑。

  “小隐,你先出去吧。”司音指了指门外。

  又要重复上次的事情了,我点点头,走出了门,顺手带上了房门。

  我只能透过门缝见到里面闪动着和之前一样的白色光芒,不多时,就见秦德明从房内走了出来。

  手机铃声在他走出房门的时候响了起来,他匆忙说了几句后挂了电话,对我笑了笑,“我弟弟他已经在楼下等我了,他会接我去律师事务所。”

  我的心里微微一动,他的弟弟,不就是佛兰德尔的转世?

  “秦先生,请好好珍惜你和弟弟的感情吧,这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我一边说着,一边送他出去。

  他点了点头,跨出了房门。

  “不知道他会不会珍惜这份感情呢,”我走进了司音的房间,慢慢踱到了窗前。

  司音的嘴角微微扬起,“能转世在同一屋檐下,都要经过千百年的轮回。无论是父母,子女,还是兄弟,夫妻,这一切都是缘分。”

  “那这样的话……”说到一半,我的目光忽然被楼下那位来接秦明德的男子所吸引,那一定就是他的弟弟吧?在他转过头时,我如愿以偿的看清了他的容貌,那是一张十分普通的脸,可以说,混入街上的人群中完全就找不到。

  虽然还拥有同样的灵魂,但已经不是同样的人了……过去的,就再也找不回来。就像雪,融于大地,连痕迹都不见。

  “对了,这回又是什么宝贝?”我好奇的盯着司音的手。他轻轻摊开了手,只见一块晶莹剔透的红色玛瑙正躺在他的手心里。

  “这就是风精灵族的圣物吗?”我伸手一碰,触手冰凉,在司音低低的念咒声中,玛瑙渐渐幻化成了一阵淡红色的光,笼罩了我的全身,就像上次一样,几乎是一瞬间,就如烟雾般消失不见。

  “这是能恢复你味觉的风之灵。”

  “味觉?”我立刻兴奋起来,“太好了!”这下就可以继续尝遍天下美食了。

  司音的金色眼眸内波光一闪,似乎又有些无奈,“别高兴那么早,还差三样圣物才能完全恢复你的五感。”

  “嗯,我知道,啊,对了,”我想起了那次呼叫司音失败的事情,“在那个黑骑士的城堡里时,我呼唤过你,你在这里一点都没感应到吗?”

  “什么?”司音脸色微变,“有这种事?”

  “对啊,还有一个奇怪的男人声音,他……”我原原本本的把整件事和司音说了一遍。

  司音那金色的眉轻轻皱了起来,眼眸中掠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人能阻止你通过水晶手链来呼唤我。”

  “说不定他也懂魔法啊?”我看多半只有这个理由了吧。

  “魔法?”司音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这不可能,这串水晶手链不是普通的东西,这里不可能再有人会操控水晶手链,除非……”

  他的金眸忽然一片暗沉,神色有几分恍惚,声音中带着几分疑惑,几分迟疑,几分淡淡的不安,“除非是那里的……”

  “那里?哪里?”我看着他问道。

  他好像一下子又清醒过来,淡淡道,“没什么,我会查一查的。”

  “可是,我觉得很奇怪啊,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居心,但是感觉那人似乎也希望我能早点完成任务……可是,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呢?”我不解的问道。

  “你只要完成你的任务就好,其他事就不用操心了,”司音看了看我,“你先出去吧,我也累了。”

  “好吧,你早点休息吧。”我伸手拿起了他放在一旁的空茶杯,“我顺便帮你去洗了哦。”

  在关门的瞬间,我抬眼看去,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石化了一般,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复杂难辨,似乎听到了他的一声低语,“又要——开始了吗?”

  =======================

  回来后的生活,一切又恢复了正常。除了和飞鸟一起去湖畔居打牙祭,多半时间是在茶馆里帮忙。

  老毛病也时犯时好,渐渐的倒也习惯了。

  只是,茶馆里,再也没有看到撒那特思的身影。他到底去哪里了呢?本来还想过他可能回了他的城堡,但飞鸟的VIP卡在湖畔居照样可以用,这样看来,撒那特思还是在这所城市里吧,可能只是在避着我们。

  周末在湖畔居吃完晚饭的时候,我顺口问了一声服务生,“你们的老板呢?”

  那服务生很职业的笑了笑,“您是说林老板吗?他正在门口啊。”

  我一愣,“林老板?你们这家店不是被贝那多先生买下来了吗?”

  “贝那多先生?”服务生似乎有点莫名其妙,“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我们这里一直都是林老板,从来没换过老板。”

  我的背后忽然冒起了一股寒气,那之前的那件事怎么解释?我疑惑的望向了飞鸟,他看起来倒似乎不怎么吃惊。

  这时,林老板也推门走了进来,热情的和我们打着招呼。

  “今天怎么就吃这么点,不用客气,尽管点,到时只要签下单就好。”林老板笑得像朵花。

  我越来越弄不明白了,怎么林老板好像中了什么邪似的,还继续同意让我在这里白吃白喝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血族的魔法?

  不知为什么,这一切,给人一种很不安的感觉。难道撒那特思发生了什么事?想到这里,我有些坐不住了,虽然他是吸血鬼,可是毕竟相处了那么长时间,说完全不在乎是不可能的,再想到之前出现过的猎杀令,我的心里竟开始隐隐担心起来。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直接去找撒那特思问个清楚吧。

  我噌的站起身来,匆匆和飞鸟说了声再见,就出门叫了个出租车往撒那特思的家而去。

  还是那片高档的别墅区,此刻小区里静悄悄一片,只有几个保安不时的在区里巡逻着。我凭着记忆找到了撒那特思所住的别墅,摁了摁门铃,却半天没人有开门。

  等了一会儿,我喊住了一位巡逻的保安。

  “请问,冯,贝那多先生是住在这里吗?”

  他一脸诧异的看着我,摇了摇头,“从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什么?他就是住在这里的,住了一年多了。”我的心里猛的一惊。

  “不可能,小姐,我在这里做了两年多,这里每个住户我都清楚,绝对没有你说的那位什么贝那多先生。”保安莫名其妙的瞥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脑袋里一片空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之前发生的所有事都是幻觉吗?连撒那特思也是幻觉吗?一切的一切,都是幻觉吗?

  轻轻的夜风从脸上拂过,心里,忽然觉得空荡荡的……

  撒那特思,就这样永远消失了吗?

  ==========================================

  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去,新的委托人很快就上门了。

  当这位地精灵族首领的转世者一进房间,我就觉得她有几分面熟。

  虽然戴着一副硕大的墨镜,但依旧掩饰不住她憔悴的脸色,在她摘下墨镜的瞬间,我忍不住啊的一声脱口而出。这个女人,不就是最近在电视台颇为走红的主持人米兰小姐吗?

  听说她前年嫁给了市里的首富,去年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婚姻美满,事业顺心,这样的名人,难道也有被困扰的事情吗?

  “麻烦先把窗子关上吧。”她的声音听上去也是有气无力,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和屏幕上神采飞扬的她截然不同。

  我点了点头,起身去关窗。

  “说吧,你需要解决的事。”司音永远都是同一句开场白。

  在忽然留意到司音的容貌时,她明显也愣了几秒钟,喃喃道,“你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是能帮你解决问题的人就够了。”司音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

  “解决?真的能解决吗?我,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如果你们把我的事情捅给报社,那,那我不是完了……我到底该不该相信你……”她的神情似乎有些恍惚。

  “在你踏入这间茶馆的时候,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司音的金眸内闪过一丝飘忽的神色,“只有我们,才能帮助你。”

  她茫然的望着司音,脸色黯然,半晌,才幽幽道,“我想知道,为什么我的丈夫要那样对我……现在的我,就和生活在修罗地狱里没什么区别。”

  “怎么可能?”我惊讶的脱口道,“米兰小姐的婚姻不是很幸福吗?”

  “幸福?”她冷冷一笑,笑容中带了几分凄然,忽然伸出手缓缓解起了衣服的口子,我被她的举动惊到了,连忙抬眼去看司音,司音的脸上却还是平静如水。

  在她的衣服被解开的瞬间,我一眼望去,脑中仿佛轰的炸开……惊讶,震撼,伤感,同情……交织在一起,自己也不知道到底为那种感觉所主宰……

  她那洁白的身体上,竟然遍布着许多青紫的淤痕,纵横交错,触目惊心。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声音也开始颤抖。

  “他根本就是个变态,从结婚那天起,我就一直受着他的虐打,怀孕的时候他也收敛了一阵子,没想到生下孩子后,他又故态复萌,我,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她低低的抽泣起来。

  “你,为什么不去报警,为什么不去相关的部门寻求帮助!”这样令人发指的事情,居然就发生在我的周围。

  她只是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他在这个城市的影响力不是你能想像的,更何况……”她咬了咬嘴唇,“如果这件事让我父母,朋友,同事们知道,我又怎么做人,还有儿子,如果让别人知道他有这样一个父亲……我不能说,我不能说啊……”

  司音垂下了眼帘,淡淡道,“把衣服扣好吧,我们会替你解决这件事。”

  就和之前几次一样,当司音将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时,又有几行奇怪的文字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的宿命根源在那遥远的古典玛雅时期,你曾经是一位为族人所尊重的大祭司,可是你为了自己的野心,利用奇琴伊察女王对自己的爱,杀死了她的儿女,将她囚禁终身,掠夺了她的一切,让她在后悔与自责中痛苦的死去,女王无尽的怨恨,即使在轮回了无数次后,却还是不曾减少。”司音的声音淡若清风。

  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我,我是……他,他……”

  “欲知前生事,今生所受事,前世之因,后世之果,你的丈夫,前世就是那位女王。你现在明白了吧,命运是公平的,这次轮到你了……”司音慢慢走回了自己的位置,轻轻坐下,“不过不用担心,我们会回到你宿命根源的那一世,改变你的命运,只要那时的命运改变,那么现在的一切也会改变。”

  “怎么可能……”她一脸的难以置信,忽然蓦的站起身来,大声道,“我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这个说法!什么前世之因,后世之果,我是我,他是他,什么祭司和女王,那根本不关我的事,为什么要算到我的头上!我根本没有前世的记忆,根本不知以前发生了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我要为那么遥远的事情负责!轮回转世之后,一切不是重新开始了吗!难道只是因为这句鬼话,我就要认命吗!”

  我震惊的望着她,说出这样的话的委托人,她是第一个。

  司音似乎也微微一愣,但立即又恢复了平静,“欲知前世因,今生所受事,欲知后世果,今生所作事。该还的债,无论经过了多少轮回,始终还是要还的。这就是宿命。”

  “不公平,这根本不公平……”她喃喃道,欲哭无泪。

  “你先回去吧,等这件事解决了,我自然会通知你。”司音示意我送客。

  看着她跌跌撞撞的离开,我的心里也因为她刚才的话,而涌起了一丝之前从不曾有过的疑惑。

  “其实……她说的……”我刚说了几个字,就被司音打断了,“小隐,你只需要知道,你所要做的就是前往奇琴伊察,改变她的宿命根源。”

  “我知道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去洗澡了……”

  泡在温暖芳香的浴池中,我的脑袋里却是乱糟糟一团,前世之因,后世之果,难道我的五感全失也和我的前世有关吗?

  想着想着,忽然眼前一阵发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闻不到,就如同在梦境中经历的一般,猛然间仿佛跌入无止境的深渊,周围是让人窒息的黑暗……是我剩下的三感,同时消失了吗?以前似乎从来没有这种同时消失的状况,我心惊胆战,全身被深深的恐惧所包围,忍不住尖叫一声,“哥哥!”

  身子软软滑了下去,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水……

  在一片黑暗之中,模模糊糊之中仿佛有人把我浴池里抱了起来,替我裹上了一条软软的大浴巾……

  “哥哥,哥哥,我好害怕……”在一片无声的世界里,虽然我什么也听不到,但我想此时我的声音一定是在颤抖,双手不由无助的拉住了那人的手,那人的手似乎一滞,猛然间,我就被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那是个几乎让我窒息的拥抱,仿佛要把我全身的骨头全部揉碎,又好像要将我重新揉入他的骨血之中……

  “哥哥……”我刚又喊了一声,忽然想了起来。不对……今天飞鸟不在这里,那么这个人不就是——

  我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丝微弱的光,细微的声音也开始钻入了我的耳朵,消失的感觉,似乎慢慢回来了。我抬起头,朦朦胧胧中,一双浅金色的眼眸渐渐映入我的眼帘。那双金色眼瞳中流转著淡淡的悲伤,像是夜空中明朗的星星忽然失去了光芒,寂寞淡渺。

  “司音……”我喃喃唤了一声,他像是忽然从梦中惊醒,猛的放开了我,蓦的站起身来,冷声道,“刚才听见你的叫声,我才进来,没事就好。”

  几乎是同一瞬间,他就跨出了门外,顺手将门砰的一声带上。

  我错愕的望着那扇还在轻微颤动的门,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刚才一向冷静的司音会那样失态的拥抱我?为什么会有那样悲伤的表情?

  我困惑的低下头,正好看到自己还裹着毛巾的身体,脸上噌的就烧了起来,天哪,那刚才他把我从浴缸里捞出来的时候,不是什么都看见了……

  啊啊啊,不活了,好丢人!

  那件糗事发生后,我看到司音就觉得尴尬无比。一起用晚餐的时候,我的眼睛都不知往哪里看。无意中瞥了他一眼,他倒还是一脸的平静。

  “小隐,你今天怎么了?平时不是最喜欢吃这道红烧茄子了吗?”飞鸟用筷子点了点我的脑袋,“吃饭还走神!”

  “哪有,我不是在吃吗?”我赶快夹了一大口放进嘴里,忍不住又瞄了司音一眼,他神情自然的喝了一口莼菜汤。

  我这是怎么了,一想到他刚才全都看到了,我的动作就不自然起来,无意中望了飞鸟一眼,却看见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件F字母的挂件。

  “咦,哥哥,这是你新买的吗?”我指了指那个挂件,记得昨天他挂的不是这个。

  飞鸟略略耸肩,“是安仪送的,明早要去接她,所以今天先戴上,省得明天忘了。”

  “哥哥,你累不累啊,”我朝他吐了吐舌,“我看安仪姐不错,你就别脚踏N条船了,找个中国女孩做妻子不是很好吗,你也老大不小了……”

  “好,好,”飞鸟摇着头直笑,“小隐的长篇大论又要开始了,还是好好考虑一下你自己的事情吧。”

  “飞鸟,”司音喝完了最后一口汤,慢悠悠的开口,“趁师父还在这里,你也该安定下来了,这样我也能放心。”

  飞鸟哭笑不得,“师父,您和小隐,又开始唱双簧了,真不愧是同一个……”他说到一半,忽然煞住了车,脸色微变的望向了司音。

  司音似乎并没什么反应,只是轻轻站起身来,“我先回房了。”他将椅子放回,又看了看我,“晚上我就送你出发到奇琴伊察,阻止那个名叫伊兹莫的祭司。”

  啥?伊兹莫?一只猫?我忽然好想笑,不过看着司音没有任何表情的脸,还是很努力的憋住了。

  嗯,明白了,一只猫,我来也!

  ==========================

  第三卷的男主是我自己最为喜欢的,呵呵,不过还没看到实体书,所以不知原稿里的亲密情节被删了没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