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二卷  骑士传说 幕后的操纵者

  七月的法国,每天都是阳光明媚。

  我卷起了厚厚的蓝色窗帘,让温暖的阳光洒遍了整个房间,仔细地在镶金边白玻花瓶里插上了一大把刚采来的向日葵。空气中流动着金色的阳光,瓶中的向日葵生气勃勃地张开花瓣,尽情地吸着空气和阳光,饱吸了阳光的花朵似已融化在空气中,朝气蓬勃,充满了生命力。

  嗯,完美……

  我得意的拍了拍手,转过身,对着正坐在床上对我微笑的男子,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早安,佛兰德尔。”

  “早安,小隐,你起得真早啊。”他刚想下床,就被我迅速的制止了,“不可以动,你不可以动,要乖乖躺在床上哦。”

  “可是,只是小伤啊……”他无奈的笑了笑。

  “如果不想给我们添麻烦的话,就不要乱动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门边传来,邓尼叉着双手站在门口。

  我朝邓尼眨了眨眼,他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这个小孩,一回来又恢复了任何人不能接近他的态度,不过,至少,他刚才也是在关心佛兰德尔吧。不过上次他在平台时所说的话也很让我吃惊,原来他一直那么憎恨佛兰德尔,只是因为……

  回来已经有两天了,请了医生来看,佛兰德尔的小腿骨折,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最好在床上休息一阵子。

  “吃早饭之前先喝了这个。”我将一碗热腾腾的东西递给了他,顺手递给了他一个自制的木勺。

  “这是……”他疑惑的看着那碗黑乎乎的东西。

  “快喝吧,是我特地给你炖的猪蹄汤,”

  “猪蹄——汤?”他的嘴角开始抽搐。

  “嗯,在我们国家有句话叫以形补形。所以你现在喝这个最合适了。”

  “以形……补形……”他额上的青筋轻微跳动了一下。

  “快喝啊,凉了就不好了。我炖了好久呢。”

  “好……好……”

  看他好不容易总算喝完了那碗汤,我心里总算有点安慰,似乎只有这样做,才能让我的内疚少一点。

  他是为了我,才……

  “明天我还炖给你喝哦。”

  他握着小叉的手明显僵住了。抬头,温柔的笑,“不用了,我不希望你那么早起来为了我做这做那。这样太辛苦了。”

  “没关系,我乐意!”我眨了眨眼,”要不,明天不做猪蹄汤了。”

  他似乎舒了一口气,但立刻被我的后半句话给打击了。

  “牛蹄?鸡爪?羊脚?总之要以形补形……”

  “还,还是和今天一样吧……”他笑得好辛苦啊……

  他无奈的望了一眼窗外,“这样待在房间里,我会闷死的。”他的语气里罕见的带了一丝孩子气,真是少见呢。

  望着他有些无聊的表情,我忽然想起了一样现代的东西,只要有那样东西,佛兰德尔不就可以随时随地出去了。

  “没关系,我会给你一个惊喜哦。”我神秘兮兮的笑着。

  第二天的早晨,我早早来到了他的房里,先替瓶子里的向日葵换了新鲜的水。

  “小隐,你的脸色似乎不大好……”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担忧。

  “没关系啦,”我掩饰不住唇边的笑容,“我们出去吃早饭吧。”

  “出去?”他微微一愣,又随即一笑,”我可以到处走动了吗?“

  “当然不可以,”我继续神秘的笑着,扭头朝门口喊了一声,“推进来吧。”

  一个男仆人推着一辆简易木轮椅走了进来,我指了指那台轮椅,笑了笑,“看,有这个,就可以出去了啊。”

  他略带惊讶的看着这辆轮椅,我扶着他起身,小心翼翼的扶他坐在了轮椅上,又示范着推了几下,得意洋洋的看了看他,“怎么样?怎么样?”

  他还没说话,邓尼忽然从门外闪了进来,冷哼一声,“原来你昨天整晚和我手下的木匠们就在做这个奇怪的东西?”

  我现在也有些摸透邓尼的脾气了,他嘴上虽然从不松口,可是昨天我跟他说想给佛兰德尔做样东西的时候,他在嘲讽了几句还是把木匠们借给了我,要不然,怎么能连夜赶出这个轮椅呢?

  想到这里,倒应该感谢黑骑士,如果不是那次的生死一悬……毕竟血浓于水,血缘关系是什么也代替不了的,也是任何人都逃避不了的。

  不过,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吗?可是现在明明他们两兄弟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又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呢?奇怪,上次应该明明已经解决了啊……

  佛兰德尔望着我,眼眸中的蓝更加深邃,“你昨晚一晚没睡,就是在替我做……”

  “你是因为我才受伤嘛……”我的思绪又被他拉了回去,从踏入这个时空开始,就是他一时在身边保护着我,不过……我忽然想起了邓尼的话,他之所以对我这样温柔,也是因为我笑起来有那么一点像他母亲吧……可是,为什么总觉得有点点说不出的失落呢。

  “一晚没睡,这里都发青了。”他忽然用手轻轻点了点我的眼睛。

  “没关系,没关系,我天生丽质,只是一晚没睡对我没什么影响的,哦呵呵呵,“我坏坏的笑着,推着他往外走去。”我们出去吃早饭吧,还有每天必备的以形补形汤等着你呢。”

  至于他轻微抽搐的表情,我就当没看见了。

  金色的花田里,一片黄色波浪翻涌过来。数以千计的向日葵花,在光线变换中呈现不同色泽的黄;每一朵茎叶饱满的向日葵都朝着太阳的方向抬头微笑。

  到处是漫天漫地的黄色。

  在这样浪漫的背景下,一位高贵的骑士正坐在一辆轮椅里,苦笑着喝着一碗黑乎乎的猪蹄汤,看着这大煞风景又完全不搭的一幕,我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喝口牛奶吧,”看他好不容易喝完,我将一杯牛奶顺手递给了他。

  他微笑着接了过去,望着一望无际的花田,“等回耶路撒冷,就见不到这么美丽的向日葵了。”

  “那些向日葵只随着太阳的方向绽放,还真是有趣呢。不过,这也是它的名字的由来吧。”我一边将擦了蜂蜜的面包往嘴里塞。

  他用手指摩挲着装着牛奶的杯子,“那是水泽仙女克丽泰在凝视着自己的爱人。”他顿了顿,语气异常轻柔,“克丽泰爱上了太阳神阿波罗,可是,阿波罗却并不知道她的爱意。她只能每天注视着天空,看着阿波罗驾着金碧辉煌的日车划过天空,她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阿波罗的行程,直到他下山。她就这样呆坐着,一到日出,她便望向太阳……。后来,众神怜悯她,把她变成一朵金黄色的向日葵,她的脸儿变成了花盘,永远向着太阳,每日追随他,永远默默的看着自己的爱人。”

  “原来,还有一段这么美丽的传说……不过,”我抬头望向了那些向日葵,“就算这样,她也是幸福着的啊,因为每天都能看到自己的爱人……”

  他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望着花田。“所以,向日葵的花语是……”说了半句,他又没有再说下去。

  “是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

  “佛兰德尔……”

  “嗯?”

  “我笑起来的样子和你母亲像吗?”我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他微微一愣,温柔的笑了起来,“有点像,是邓尼告诉你的吗?”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脱口道,“那佛兰德尔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刚说了半句,觉得有些不妥,连忙笑着岔开了话题,“你还想喝点什么?”

  他凝视着我,脸色温柔,眼眸内闪动着淡淡的光泽,“刚开始的确是,但是现在,就算没有这个原因,我也会保护你。”

  我一愣,又随即反应过来,“对啊,骑士的责任是保护女人哦。”

  他脸上的笑容似乎微微一滞,极快的垂下了眼帘。

  “隐,麻烦帮我去倒杯清水。”

  我点了点头,起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没走了几步,却看见一个人影正站在树荫之下,静静地看着这个方向。

  “邓尼,你怎么在这里?”我惊讶的走了过去。

  他冷冷瞥了我一眼,忽然问了句,“他好些了吗?”

  我的嘴角微微扬了起来,他明明在关心佛兰德尔,也许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变化。

  “好些了,不过你自己去问他不是更好。”

  他轻哼了一声。

  “他是你哥哥。你心里也知道他多么在意你,为什么就不能试着更加亲近一些呢。”我低声道。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个难以捉摸的弧度,“你看到过刺猬吗?”

  我不解的点了点头。

  “如果两只刺猬想要更加亲近,那么只会彼此受伤,越是接近,伤的越重。”他的神色露出一抹罕见的成熟凝重,“所以,这样的距离就好了。”

  “胡说八道,佛兰德尔哪里像刺猬了,只有你才浑身是刺呢,”我笑眯眯的拍了他一下。

  他立刻皱起了眉,“不许用你那平民肮脏的手碰我。”

  “啊?”我奸诈的笑了笑,“可是我还在用平民的眼睛看你,用平民的耳朵听你说话,用平民的声音和你……”

  “住口!”

  望着他仓皇而去的背影,我不禁大笑起来,不知怎么,一丝莫名的不安却涌上了心头,总觉得还会有什么事——会发生。

  ===============================

  很快,邓尼晋封为骑士的日子就到了。在当时的中世纪,并不是所有的贵族都能晋封为骑士,但几乎所有的骑士都是贵族出身。骑士是荣誉的象征,甚至连许多国王都以自己的骑士名号而感到荣耀。像先后参加十字军东征的狮心王理查一世,爱德华一世、法王路易七世、腓力二世、德皇腓特烈一世等都是以“骑士国王“著称于史。

  邓尼选择了世俗型的骑士晋封仪式,这种仪式不必在教堂内举行,而主持者也可以是世俗贵族,担任这次仪式主持者的是邓尼父亲生前的好友——贝亚恩公爵。

  只是空旷幽深的大厅里,除了贝亚恩公爵,却没有几个前来祝贺的贵族们,和之前的舞会盛况完全是大相径庭。

  “奇怪,怎么人这么少?”佛兰德尔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虽然因为突然的意外改了期,但莫莱管家应该都通知了那些贵族们啊。”

  当邓尼出现在楼梯时,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觉的被他吸引了。刚沐浴完的他身穿刺绣精美的纯白丝绸外套,外罩亮银色的盔甲,金发闪耀,蓝眸如星,犹如一颗经过精心打造而变得光采璀灿的钻石,亮光四射,天生的神采飞扬,夺人眼目。

  跟着他身后的莫莱管家则是一脸的面无表情,手里捧着晋封时需要用到的十字剑。

  我望了一眼身边的佛兰德尔,他的眼眸内流动着喜悦的光泽,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自己的弟弟。

  一头银发的贝亚恩公爵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邓尼,叽哩咕噜说了一大通让我昏昏欲睡的话。

  “……持我将给你的剑,上帝已制定和指令最高的秩序:骑士制度的秩序,它应没有污点。”

  终于说完了……

  邓尼低着头低声宣誓,“我将成为一名勇敢的骑士,我将按上帝所愿生活。对弱者心善,对强权勇敢,对谬误纠正,为弱者斗争,帮助一切需要帮的人,不伤害女人,真心对待朋友,对爱情坚贞。”

  听到他的誓言时,我的心里微微一动,想起了在耶路撒冷时佛兰德尔所说的话,不由望了他一眼,没想到他也正好侧过头来看我,彼此微微一笑。佛兰德尔当初也说过同样的誓言呢。

  接下来只要贝亚恩公爵接过莫莱手里的剑,敲打三次邓尼的后背就可以礼成了。

  在贝亚恩公爵伸手去接莫莱手里的剑时,他们之间忽然交换了一个十分奇怪的眼神。

  一种不祥的预感从我的心头涌起。

  只见莫莱飞快的掉转了自己手里的剑,抵在了毫无防备的邓尼的喉间。

  ===========================================

  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大家措手不及,佛兰德尔大惊之下,刚想站起来,却因为脚上的伤又跌倒了。

  怎么会这样?我的思想似乎也在瞬间停止了转动,这是在干什么?好好的晋封仪式怎么会变成这样?紧接着,只听一阵厮杀声在外面响起,佛兰德尔支撑着站了起来,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长剑。

  “佛兰德尔,你要再动一下,你弟弟就没命!”莫莱恶狠狠的说道,手里的剑用了几分力。

  “你要敢伤害他,我一定杀了你!”佛兰德尔的眼中泛起了一层暗红的血丝。

  “为什么?”邓尼不敢相信的望着莫莱,“为什么?”

  “莫莱,他早就是我的人了。”在一旁的贝亚恩笑眯眯的开口了,“这块土地本来就该是属于我,现在该到了夺回它的时候了,我等这一刻,已经等很久了。”

  “胡说,莫莱他……”

  “这块土地让贝亚恩公爵接受更为合适,”莫莱冷冷的瞅着他。

  “你……“邓尼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您最好不要再说话,不然这把剑可不会留情哦,我的骑士。”贝亚恩笑得有几分阴险,“好了,现在吩咐下去,让你的骑士们全都扔下武器。”

  佛兰德尔的手按在剑柄上,微微颤动着。我对这忽然发生的一幕也是难以置信,看起来一向忠心耿耿的莫莱竟然会出卖邓尼……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莫莱忽然望向了我手上的戒指,眼眸里透着一丝奇诡的神色,“告诉我解开封印的方法。”

  我蓦的一惊,原来他还有其他的目的……

  “我不知道。”我摇了摇头,忽然莫名的想起了那名同样威逼过我的黑骑士,又想起了佛兰德尔的话,“恐怕——有人在操纵拉特雷姆瓦伯爵的灵魂。”脑中电光石火般一击,手上冷汗阵阵,难道操纵拉特雷姆瓦伯爵灵魂的人就是——

  “是你,是你操纵了拉特雷姆瓦伯爵灵魂!”我指着他大声道。

  他的唇边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不错,就是我。因为是在骑士比武中被对方错手杀死,拉特雷姆瓦伯爵的灵魂一直不甘心的在周围徘徊,所以只要用一点点黑魔法,就可以轻易的操纵他,不过,”他顿了顿,“上次他忽然连邓尼也带走倒不在我的计划之内。”

  “那个戒指是属于教皇陛下的,你就不怕得罪教皇陛下吗?”佛兰德尔沉声道。

  “所罗门王的戒指拥有巨大的力量,如果拥有它,我所学的黑魔法就不仅仅是用来操纵死灵了,就算教皇,也不能将我怎么样。再说,”他冷冷一笑,“戒指是在邓尼的领土上遗失的,得罪教皇的也是你们。”

  贝亚恩也笑了笑,“这个,我会亲自向教皇陛下说明,”他转过头,“佛兰德尔骑士,邓尼公爵,你们兄弟居然将教皇的戒指据为己有,又不肯说出去处,看来要在牢狱里过下半生了。”

  牢狱!咋听见这个词,我的心都颤抖了,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原来,原来事情真的没有完结。可是为什么会这样,之前的牢狱之灾明明已经化解了,怎么会这样,无论过程如何改变,还是要回到同样的终点吗?

  “莫莱,那个戒指对你就这么重要吗?”佛兰德尔的眼中平静的可怕。

  “哼,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你们护送那枚戒指去巴黎,我怎么会再三劝邓尼让你来参加这次的晋封仪式!我明知道他这么厌恶你,”他的眼中忽然发出了一阵慑人的光芒,“不过,我知道,现在不是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捉摸不定的情绪。

  “好,我告诉你。”我忽然笑了笑,往前走了一步,衣裙忽然被人扯住,我回过头,是佛兰德尔,他的眼中充满了担忧,不要冲动,他的眼睛在对我说话。

  我牢牢的盯着他,飞快的瞥了一眼莫莱手中的剑,又瞥了一眼贝亚恩公爵,又迅速收回了目光,继续盯着他,明白了吗?佛兰德尔,一旦我有机会让他分神,你就要出击。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选择了。

  一切都交给我吧,佛兰德尔。也请,相信我一次。

  佛兰德尔的瞳孔骤然一紧,渐渐松开了手。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去,“不过,我只告诉你一个人。”我看了一眼贝亚恩公爵,“因为我讨厌那个老头。”

  贝亚恩公爵的脸明显抽了一下。

  莫莱握紧了手中的剑,沉声道,“你说,如果玩什么花样,我立刻杀了他!”邓尼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当然不会玩什么花样,不过,我有一个条件,等解开封印就放了我,我和他们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故作不屑的耸了耸肩。

  邓尼的眼中迅速闪过一丝怒意。

  “好,我答应你。”莫莱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我凑近了他的耳朵,凝视着他拿剑的手,低声道,“其实解开封印的方法很简单,只要——”刚说到这里,我就用尽全力对着他的耳朵就是狠狠一口,在咬他的同时一把将他向后推去,他惨叫一声,往后倒去,手中的剑如我预期般离开了邓尼的喉咙。

  他在到地的同时也拉了我一把,巨大的惯性令我和他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也几乎就是在同一瞬间,佛兰德尔也拖着受伤的脚冲了过来,正要一剑砍向莫莱,却被贝亚恩公爵挡住了去路,而邓尼也拔出了腰间的短剑,正要攻向莫莱,却忽然停住了手。

  我只觉身子被人一把拎了起来,一样尖锐的东西抵在了我的后背,阴森带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敢骗我!”

  “放开她!“佛兰德尔已经一剑将贝亚恩公爵刺倒,冲上前来,他的脚忽然一扭,脸上顿现出一丝痛色。

  “我只要她解开封印,为什么你总是来阻拦我!”莫莱的神情开始颠狂,又扭头向邓尼吼道,“你也是,你不是憎恨着他吗,为什么又对他心软!”

  他忽然恻恻的笑了起来,“佛兰德尔骑士,我可以放开她,不过条件是,”他用剑指向了佛兰德尔,“你必须纹丝不动的接我一剑。”

  我蓦的瞪大了眼睛,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只是连连摇头。

  佛兰德尔凝视着我,微微一笑,恍若春风拂过水面,“我答应你。”

  “不可以,他会杀了你的!”我大声吼着,“他不敢杀了我,他还需要我解开……”忽然脖颈间一痛,一丝温热的液体从我的脖颈间淌了下来。

  “我的确不会杀你,不过,我可以砍下你那只戴着戒指的手。”

  “莫莱,那还废话什么,来吧,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在你的剑刺入我的身体前,我绝不会动一下。”佛兰德尔的眼中闪过一丝稍瞬即逝的心痛,语调也变得急促。

  邓尼脸色一变,却没说什么。

  莫莱冷笑着,一手用短剑抵住我的后背,一手高扬起长剑,以闪电般的速度向佛兰德尔刺去……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让这样温柔的人为我而死!

  就在他刺出去的一瞬间,我也顾不了后背的威胁,也猛的冲着剑的方向扑了出去,就在剑要刺入佛兰德尔的一瞬间,我的手居然牢牢抓住了剑身,阻止了他的去势,光凭我一个人的力量似乎还不够,与我同时抓住剑身的,还有一个人,我抬眼望去,是——邓尼。

  我的血,他的血,如丝如缕的沿着剑身流了下来……似乎还没感到痛……

  “小隐……邓尼……”佛兰德尔的嘴唇轻轻颤抖着……

  我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绝对,也不会让你死。”

  鲜血不停的从我的指缝里渗出,渐渐染红了那枚戒指,戒指忽然发出了一道奇异的红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在红光中隐约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封印……被解开了吗?”莫莱咣当一声扔下了手中的剑。

  我的目光掠过还在流血的手,心里骤然一紧,难道解开封印的方法是——用我的血?

  ===============================

  书铺货需要时间,大家表急,表急……很快就能买到的。

  反正某熊也没有暂停的说……

  PS:续集和寻龙记二都已经交稿,下个月某熊老爸来瑞典探亲,所以会比较忙一点,不过已经开始酝酿新坑了,接下来的新坑兰陵王是南北朝时的故事,偶也要多写写中国古代的故事啦。不过就比较喜欢这种乱世:)如果没意外的话,可能会在八月起在这边连载。

  (公主志杂志寻龙记之后的新连载也是中国古代的故事,是个关于大唐公主向各国招亲的故事,也是我最爱的联合国帅哥题材,吼吼,会比较漫画风格的。到时也会在论坛连载,晋江这里就不发了。)

  至于寻找三何时动笔,还不清楚,不过不会再用寻找前世之旅这个名字了,因为是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恶搞里也提到了,会是小隐女儿的新的故事。之前也有看到有亲留言说我这是卖弄自己的历史,赫赫,其实这只是我的恶趣味啊,因为想写自己喜欢的东西,还有自己喜欢的古波斯和古希腊没写,所以总觉得有点点遗憾。

  写自己喜欢的,这条永远是No1.

  (某熊:汗,这么多,你写得完吗你……光挖不填,小心被大家拍死……)

  报告完毕,以上。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