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二卷  骑士传说 谁是黑骑士+恶搞3

  “说吧,解开封印的方法。”他的话音刚落,我的身体已经被笼罩在了他的阴影之下。

  我的身子紧贴着那件铁处女,只觉一股寒意渗入了身体内。

  现在我该怎么办?我不能,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啊。叶隐,勇敢一点,你行的,二十了连个正经的恋爱都没谈过,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死在这个鬼地方。

  想到这里,我抬起头,勇敢的迎向了他,“你也要知道,如果我死了,那么封印就永远也解不开了。而且除了我,也没有人能触碰这只戒指,所以谁也带不走它。”

  他的整张脸都被挡在头盔之下,看不清他的容貌。

  “我不会杀死你,可是,除了死,这里还有很多让你生不如死的方法,只要你说出解开封印的方法,将戒指交给我,我自然会让你回去。”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没办法,只好先拖延一下时间了,“好,我告诉你,不过解开封印的咒文十分之长,所以为了避免出错,我需要先写下来。”

  他似乎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去替我拿纸和笔。

  铁门被关上的声音还在嗡嗡作响,他一出房间,我立刻次尝试呼唤司音,却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无奈之下,正好一眼又看到那让人毛骨悚然的铁处女。

  再看第二眼时,我忽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在哪里看到过这样东西。

  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不管了,再试试叫叫司音,不知怎么,忽然脑海里浮现了一个搞笑的女声,“你所呼叫的用户,现在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啊咧咧,都这种时候了,我还在乱想些什么啊。

  “我要回去!”我愤怒的低吼一声。

  “你的任务还没完成,现在还不能回去。”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传了我的耳中,吓了我一跳,我记得这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冰质声音,冷淡空渺、幽暗虚幻,在去北欧海盗时期的时候也曾经出现过……那么说来,这个声音并不是我的幻听?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的头皮一阵发麻。

  “你不用管我是谁,等你完成了任务,自然就可以回去。”

  “可是,我已经完成了啊……”

  “没有。”

  我心里一个激灵,“难道是你阻止我呼唤司音?”

  一阵冷冷的笑声渐渐远去……四周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上次回来,我居然忘了告诉司音和飞鸟关于这个神秘人的事情,这个人到底是谁?他竟然可以阻止我呼唤司音?又到底有什么居心?

  在黑骑士拿来了纸和鹅毛笔后,我蘸了点墨水,就着昏暗的烛光,唰唰的在纸上写了起来。

  他在旁边注视了一会,低声道,“想不到咒文如此古怪,见所未见。”

  虽然还处于恐惧之中,但听到他这句话,我又忽然有点想笑,废话,你怎么可能见过哦,这可是我们博大精深的——中文啊。

  因为他近在咫尺,我无意中又看了他一眼,滴答……一滴墨水从我的笔尖处滑落,在纸上晕染开了一团黑雾。一层冷汗,慢慢从我的背后渗出。

  不知是不是我看错了。

  在他头盔眼部的那条缝隙里,似乎——什么也没有。

  鹅毛笔在我手中微微抖了一下,我重新蘸了一下墨水,看着那尖锐的笔尖,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唉?这个笔怎么写不出?”我故作惊讶的说道。

  他果然低下了头,来看个究竟。就是这个时候了!我用尽全力,将手里的笔往他眼部的那道缝隙里狠狠扎了进去!

  来不及拔出那支笔,也没胆量看他的反应,我以最快的速度连滚带爬的跑出房间,还不忘顺手用大锁扣住了门,刚冲着门口没跑几步,忽然想起了邓尼,那黑骑士暂时也出不来吧,把邓尼一个人留在这里恐怕……犹豫了几秒,还是又跌跌撞撞跑上楼去。

  也是万幸,门上的锁并没有锁牢,只是从外扣住了门,让里面的人打不开。我赶紧拿掉那把锁,推开门,接着微弱的光线看清了邓尼的所在。

  “你怎么……”他见到我也是惊讶异常。

  “别废话了,快走吧!”我吼了一声,冲到他身边,拖起他就走,刚想往楼下走了两步,我就停住了脚步,眼皮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

  黑骑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楼下,犹如一个暗夜中的幽灵。

  “往上走!”邓尼低喊一声,拉起我一个转身就往楼上跑。

  邓小弟,你一定没看过恐怖片吧,一般在恐怖片里被追杀时,往上跑的人可往往都是死的最快的,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我宁可走条死路,也不想落在这个恐怖的黑骑士手里。一想起他那些毛骨悚然的刑具,我脚下的步伐就不由加快了……

  连跑了几层楼梯,转眼已经到了尽头。窗外那个圆形的平台就是我们的终点了。

  在平台上往下一望,我的头顿时一阵发晕,连忙扶住了围栏,如果从这里掉下去,不死也得变残废。

  死,我的脑中忽然掠过了这个词,我不会死的,因为只有我才能解开所罗门的封印,他不会杀死我,但是如果用那些刑具折磨我,那可真是生不如死。

  “想逃到哪里去?”阴恻恻的声音在我们面前响起。

  我和邓尼对视了一眼,互相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完蛋这两个大字。

  他一步一步朝我们走了过来,我们则一步一步往后退,一直退到了不能再退。

  邓尼习惯性的摸了一下腰间,那里却是空空如也,他的剑早在之前的打斗中丢了,他四下打量一下,忽然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一根木棍。

  “你不会是想用这个吧?”我的嘴角开始抽搐。

  “等会儿打斗的时候,你就找机会离开。”他低低说了一句。

  我微微一惊,这个小孩怎么转性了?“你……”

  “刚才你也没一个人走,就算我欠你的。”他的话音刚落,就挥舞着木棍冲了上去,虽然是个养尊处优的贵族少爷,但毕竟也是从小就接受了骑士训练,用手里的木棍居然也能和对方过上几招。

  “走啊,就是现在!”他忽然大喝一声,猛的架住了对方的攻势,我愣了愣,立刻拔腿就往回跑,刚跨入房间,听身后传来了一阵木头断裂的声音,惊慌的回过头去,只见邓尼手里的木棍已经断成了两截。

  他只得用手里的半截木棍招架,步步后退。

  这样下去的话……他会死的……我这样逃走,是不是太自私了……

  我迟疑的停住了脚步,忽然瞥见墙壁上挂着一把装饰的剑,心里不由一动,连忙拽下了这把剑,冲回了平台和房间的连接处,大吼一声,“邓尼,接着!”差不多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将剑向他掷了过去。

  他来不及惊讶,纵身一跃接住了剑。

  “还不走!”他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急促。

  黑骑士没有料到我会有这样的举动,他蓦的转身,一把掐住了我的喉咙,随手将我往房间的方向摔了出去。

  就在我等待着重重的被摔到地上时,却掉进了一个软绵绵的怀抱里,睁开眼,又揉了揉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浅金色的发丝在风中飘动,雾蓝的眼眸里满是担忧,汗水大颗大颗的淌过他的面颊,滑落到了我的脸上,脖子上,一滴,又一滴……

  “佛,佛兰……”我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来了,他来了!

  “小隐,你没事吧?”他匆匆问了我一句,立刻又将目光投向了平台上的邓尼,将我轻轻放下,迅速的抽出了长剑,往平台奔去,在踏上平台的那一刻,他忽然回眸对我一笑,“一切都交给我吧。”

  黑骑士看到他的出现,也似乎很惊讶的样子,邓尼更是大吃一惊,“你怎么会来?”

  佛兰德尔微微一笑,“公爵阁下,该轮到我出场了。”

  他的话音刚落,黑骑士已经一剑刺来,佛兰德尔挡了一下,左手顺势抽出了一把罗马式短剑,大声喝道,“雷涅尼尔.!”

  黑骑士的动作滞了滞,“什么?”

  “难道不是吗?这把你刚才掉落的短剑是属于雷涅尼尔.,这里也是他的城堡。”佛兰德尔一边说着,一边干净利落的斩击。

  “怎么可能,拉特雷姆瓦伯爵早就在去年的比武中过世了!”邓尼一脸惊诧的看着黑骑士。

  过世……那这个男人又是谁?我的心里也寒了起来……难道是……

  ==============================================

  黑骑士一抖长剑,又冲了上来,佛兰德尔也开始有些招架不住,他应该赶得很急,因为他的身上还来不及穿上锁子甲。邓尼的剑和他的剑同时挡住了黑骑士的一击,浅浅的笑意从佛兰德尔的嘴角漾了起来,“这是我们两个第一次并肩作战。”

  邓尼哼了一声,没有理他,手上的动作却更加敏捷,两人之间的配合却是越来越默契,连黑骑士也被他们逼得倒退了几步。

  佛兰德尔忽然朝邓尼使了一个眼色,将左手里的短剑像黑骑士扔去,邓尼也立刻也同时出击,就在黑骑士忙于抵挡的时候,说时迟,那是快,佛兰德尔猛的纵身一跃,狠狠的将剑砍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这一剑力道之深,难以想象,只见那个黑色的头盔就这么直直的飞了出去。

  可是——却没有一滴鲜血。

  只见一股黑烟腾的从盔甲里窜了出来,慢慢消散在半空中。

  我惊骇的睁大眼睛,那副盔甲里居然是真空的,里面什么也没有!

  怪不得他的眼部让人感觉如此诡异……

  “果然是这样。”佛兰德尔慢慢将剑插了回去,“恐怕——有人在背后操纵拉特雷姆瓦伯爵的灵魂。”

  “操纵灵魂?”我心里一沉,怎么事情好像越来越诡异了,“对了,你又怎么知道这里?”

  “刚才在他带走你们后,我捡到了他掉下的短剑,剑上有他们家族的家纹,又因为之前我也和拉特雷姆瓦伯爵比过武,所以对他的招数有些熟悉,再加上他的反常行为,我就怀疑他和拉特雷姆瓦伯爵有关,所以就追到拉特雷姆瓦伯爵的城堡看一看,没想到他竟然就是……”佛兰德尔看了看地上的盔甲,“这里不宜久留,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

  他的话音刚落,地面忽然开始剧烈震动起来,邓尼站着的那块平台哗啦一声坍塌下去,他还来不及反应,就随着掉落的石块摔了下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佛兰德尔的手牢牢地抓住了他。

  “危险,佛兰德尔,你那里也快塌了!”我刚想过去,他忽然猛的回过头,用从未有过的凌厉语气对我吼了一声,“不许过来!”

  他身下的平台也开始摇晃起来,

  “放开我吧,不用你这么好心,”邓尼冷冷的声音低低传来。

  “我不会让你死的。”佛兰德尔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为什么要救我,我一直讨厌你,憎恨你,侮辱你,甚至还想把你送入牢狱,为什么还要……”

  “因为,”他微微一笑,“你是我的弟弟。”

  “你,你以为这样说就能打动我吗?我讨厌你,我讨厌你,为什么你是私生子,却什么都比我出色!为什么父亲更喜欢你这个私生子,你知道吗,这个爵位本来是……”邓尼的声音有些失控。

  “绝对,不会让你死。”佛兰德尔眼中有些许震动,用尽全力将邓尼拖了上来,两人一同跌进了房间内,几乎就是在同时,整个平台都塌了下去,落入了护城河中。

  “小隐,你和邓尼,”佛兰德尔看了看我,“都跟着我走。”我偷偷望了一眼邓尼,他脸上的神色尚算平静,只有嘴角在轻微颤抖着。

  整个城堡似乎都在震动着,我们东摇西晃的往下跑去,这时只听一阵吱吱嘎嘎的仿佛什么裂开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摇晃,佛兰德尔和邓尼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到了楼下,我刚想下楼,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脚下的楼梯忽然开始坍塌,震惊之余,我赶紧牢牢抓住了镶嵌在墙壁上的铁烛台,虽然没有掉下去,身子却悬在了半空。

  “小隐!”佛兰德尔的喊声从下面传来,“跳下来!”

  跳下去?我望了一眼这之间的距离,至少也有三层楼这么高吧,摔死倒也认命了,就怕摔个残废,脑振荡,白痴之类的。

  “我……”我犹豫着,不敢放开手中的铁烛台。

  面对着还带着迷茫的我,他坚定地伸出双手。

  “小隐,跳下来,我一定会接住你。”他的声音温和柔软,犹如缓缓流动的小溪,静静的流淌,他的眼神温柔坚定,就像是冬天的太阳,温暖却又不刺眼。在我不住摇晃的视野中,映照着他微笑地伫立的身影。

  他是个能令任何人安心的男人。

  包括——我。

  “一切都交给我吧。”听到他说出这句话时,我终于干脆的放开了紧紧握着的铁烛台。

  身子忽然失去了重心,轻飘飘的往下坠,往下坠,直到掉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由于巨大的冲力,他和我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看,小隐,我说过我一定会接住你。”他的手无意识的紧紧搂着我。

  墙面开始坍塌,大大小小的碎石雨点般掉落下来,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我只好侧过了脸,只听见石块掉落的声音,身上却没有任何痛感。我惊讶的睁开了眼睛,佛兰德尔雾蓝色的眼眸映入了我的眼帘,他的脸就近在咫尺,我可以清晰的看见他水晶般的瞳孔,他略微发白的脸色,感觉到他炙热的呼吸。一丝鲜血顺着他的额角流下,不偏不倚的掉落在我的面颊上,我能感觉的那红色的液体还带着他的体温……

  “佛兰德尔……”我低低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保护女人,是一个骑士的责任。”他居然还在微笑。

  我没有再说话,只觉眼角一热,那份早已满盈的感动,伴着淡淡的酸楚,轻柔地溢了出来……

  在碎石滚落稍稍停歇的时候,他飞快的站起身来,却忽然身子一斜,差点跌倒。

  他轻轻皱了皱眉,我这才看到他的小腿处正在流血。

  “别担心,我还能撑的住。”他笑了笑。

  “我扶你!”我刚拉住他,邓尼也冷冷看了他一眼,忽然不发一言的伸出了手,佛兰德尔惊讶之余,眼中闪过一丝喜悦,任由邓尼搀扶住了他。

  步出城堡的时候,天色已经发白了,整座古堡就如同被拆去了骨架一般,转眼之间就成了一堆废墟。

  莫莱带着骑士们也刚刚赶到这里,见到邓尼扶着佛兰德尔,众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只不过此刻的我,担心着佛兰德尔的伤势,根本没有心情欣赏他们各异的表情。

  佛兰德尔,谢谢……真的谢谢……

  =====================

  续集虽然上市了,但因为铺货的关系,到其他城市会比较晚一些。大家也可以在悦读纪的淘宝官方点购买。

  其他购买地址,请看这里

  如果再等等,当当,卓越应该也会到货了吧。

  以上,广告时间插播结束。

  ==============================

  寻找前世之旅剧组恶搞之三

  今天的寻找剧组里气氛很怪异……

  司音(皱眉);熊导,这大热天的你把我们都叫来干什么?还都叫来我的茶馆,我这里可不是白吃白喝的地方,等会儿给你们打个九折吧。

  撒撒(点头):真是的,我还在被莫名其妙的追杀中呢,熊导你可要保障我的安全啊。

  拉美西斯(瞪眼);你们俩还抱怨什么,第二部里不是还有你们吗,也不体谅体谅我们这些已经没机会的人,你们好歹还是男一男二,我们就这么走个场算完了……(扭头怒视)熊导,难道你就没有考虑加我的戏吗?还有很多偶的粉丝对偶念念不忘啊。怎么说我也是上下埃及之王……“

  晴明(淡淡然甩出一张噤声符):小拉拉,不要抢戏。

  总司(微笑,刚想说话,先咳了一阵,拿起沾了血的手绢擦了擦嘴):大家不要说了,听熊导说。

  撒撒(被吓一跳):呃——你怎么还活着?

  总司(笑):这是现代啊,笨。我在做分期治疗,已经好多了……唉,现在看病真是看不起,随便开两盒药就要好几百,熊导,不如让我来打工吧?

  熊导(飙泪):可怜的孩子,你怎么不早说,快快,你们几个,凑钱给总司去看病!

  众人一脸竖线。

  哈伦(郁闷):你们怎么说都有人气啊,你们倒是看看熊窝里的投票,我,小政,目莲,还有冥界的几个难兄难弟,唉,不说了,一说就伤心啊。

  被他点到名的几位面露惆怅,无限感伤。

  熊导(咳嗽),咳咳,你们能不能静一静啊。那个,把你们大夥儿叫来是想商量一件事,我呀,打算开拍第三部,这个第三部的女主角呢,当然就是桃花的女儿小小桃花啦。”

  众人陨石化……

  司音(笑得好像要杀人):和谁的女儿啊?

  在一片杀人的目光中,熊导心虚的低下了头:我正在想……

  司音(笑,外加咬牙切齿):你可要想清楚了哦。

  撒撒(露牙牙):不错,你可要想清楚了,哼哼。

  拉美西斯(飙泪中):好后悔啊,那次在桃花沐浴的时候我为什么就傻乎乎的送了个手镯,别的什么也没做呢。

  撒撒(双手握拳):我都不知错过多少机会了,上次在古印度妓院里差一点,差一点……

  司音(冷哼):你已经占了我家桃花不少便宜了吧。

  撒撒(懊恼中):不够,还远远不够!

  总司(咳嗽):我这个身子,还是不要拖累她了,咳咳。

  哈伦:唉,我那四千后宫还没遣散呢。

  小政:我们只是知己而已……

  目莲:佛曰……

  晴明(冥想中喃喃自语):女儿吗?我比较喜欢儿子,可以继承我的阴阳道,叫什么好呢,安倍……

  撒撒(动手偷袭):安倍你个头!你已经是过去时了!

  晴明:我挡我挡我挡挡挡!

  撒撒(嘴角抽搐):反应还这么快……

  佛兰德尔(微笑):大家还是心平气和的听听熊导的打算吧。

  撒撒: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哈伦(插嘴):他和那个红毛都是第二部里的分卷男主,哼!

  拉美西斯(不屑的笑):什么海盗骑士,都闪边边,哪是我埃及王的对手!

  司音(漠然):第二卷里的男主都和我无关,如果你们对他们做什么,我也不会理会的。

  撒撒(笑):那么这样的话……

  拉尼阿尔:你们想做什么!

  众人(迅速围住了佛兰德尔和拉尼阿尔):我踹我踹我踹踹踹!

  两人被无情PIA飞中。

  撒撒(松了一口气):总算少了两个威胁。

  晴明(淡淡然):但是第二卷的主角不止这几个吧?

  司音,撒撒(同时皱眉中)

  房间的角落里,忽然出现了三个从头到脚蒙着黑布的男人。

  晴明(手捏符咒):何方妖魔?

  黑衣人甲:我们就是下面三卷的男主甲,乙和丙。

  哈伦(飙冷汗):你们怎么这个鬼样子?

  黑衣人乙(行礼):我们又何尝愿意,不过熊导吩咐我们这样打扮,说是这样比较有神秘感。

  司音(朝晴明使了个眼色):就这么一家之言,我可不能相信,什么男主,我看多半是哪里混进来的鬼怪。

  晴明会意(开始念咒):恶灵退散,恶灵退散……

  黑衣人丙:司音,你好狠,哼,等第五卷你们随桃花来到我的地盘上时,我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三黑衣人恶灵退散中……

  撒撒(点头):好了,第二卷的情敌全部搞定!

  司音(板脸):撒那特思,你可别忘了你是吸血鬼,要是和我家桃花一起的话,万一生个半吸血鬼半人类的话不是很奇怪,说不好还会成为吸血鬼猎人,想过没?

  撒撒:少见多怪,没听过混血儿特别聪明吗?越是差异大的种族,生出来的孩子越聪明,半人半吸血鬼有什么不好?既能永生,也不会怕阳光。不过我们女儿千万不要像她妈妈那么招桃花就好了……不然我可要操两份心了……

  司音(微怒):和吸血鬼的混血儿,又怎么能比得上和神的混血儿,将来我的女儿和我一起在这茶馆继续开父女档,穿越时空,继续做这门生意,赚点外快,不是更好。当然,以后就不收眼泪,收现金了。”

  撒撒(冷笑):哼哼,露出你的尾巴了吧,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要霸占她嘛。

  司音(抖):霸占……喂,这个词过分了吧。

  撒撒:而且你以后成了天帝,哪有时间陪桃花,看新闻了吗,多少夫妻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婚的。还有你老爸那一关,以后想你老爸给她好脸色看吗?公媳关系处理不好也是婚姻的大忌呀!还有,还有,就你这个性格,教出的孩子也多半内向的很……说不定还会有自闭症……

  司音(怒)有完没完!难道你这个见不得阳光的家伙就能成为好老爸吗?

  撒撒(点头又点头):当然啊,我会成为世界上最有爱心的老爸哦,一定会为我的孩子准备最新鲜的血液,为她做各种各样的零食,血布丁,血果冻,血饮料……

  熊导(扶墙):不行了,我的胃抽筋了……估计小隐听到也要抽了……

  晴明(淡淡笑):你们在这里争个半天,说不定小隐谁也不选哦。空欢喜一场。可怜诺。

  撒撒:小音音……

  司音:小撒撒……

  两人一起(抬脚):把他一脚PIA回平安京!

  飞鸟(匆匆而来):你们还在这里吵什么啊,我刚刚看见拉美西斯拉着小隐开房去了!

  众人大惊失色:开房!!!!

  飞鸟:哦。哦,少说了几个字,他们开了一辆房车……

  撒撒(猛摸心口):飞鸟,这样会吓死鬼的。

  司音(大怒),飞鸟,我们马上出发!

  撒撒:该死的拉美西斯,每次都是他!!!!要是敢碰我家女儿的老妈,我一定咬死他!

  司音:谁是你家女儿的老妈,门都没有!

  撒撒:你这个我家女儿的老妈的师父,快闪边边!

  晴明:这个时候要一致对外,笨!追上那个法老再说!

  飞鸟:嗯,嗯,不能让他们开房……房车了!

  看着几人消失……熊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角落里某人正咬着手绢,哀怨的望着大家远去。

  熊导(大惊):西泽尔,你怎么也在这里?

  西泽尔(抽泣):后妈……好歹我也是其中一卷的男主啊……都没人记得我了。

  熊导:摸摸,偶请你吃肯德基吧……至于谁是孩子的老爸,嗯,嗯,等他们回来再继续讨论吧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