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二卷  骑士传说 黑骑士的城堡

  “公爵阁下,您即将成为一名骑士,希望你能考虑一下再次废除这条法例。”佛兰德尔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已经褪去。

  “佛兰德尔,这条法例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当初父亲沿用这条法例的时候,又有谁敢多说半个不字!”邓尼冷冷给身边的莫莱使了个眼色。

  “既然这样,公爵阁下,对不起了,我不能让您那样做。”佛兰德尔拦在了他的面前。

  邓尼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奇异的弧度,“佛兰德尔,我不是不知道你的个性,如果这个女人因为你不见了,你该知道后果是什么。”

  佛兰德尔又笑了笑,“总之,我是不会让您那样做的。”

  他的话音刚落,我蓦的站起身来,上前一步,一把拉起了邓尼就往外走。

  周围的人顿时大惊,连佛兰德尔也吃了一惊,“小隐,你要做什么!”

  出乎我的意料,邓尼本人倒是十分镇定,那双美丽的眼眸里,掺杂着些许尖锐的气息。“你要拉我去哪里。”

  “跟我来。”我盯着他,缓缓放开了他的手。

  “怎么,不敢跟着来吗?”我挑衅的看了他一眼。

  他轻哼一声,“有什么不敢!”

  我回头一看,佛兰德尔已经赶了上来。

  “佛兰德尔,麻烦你备辆马车,今天我想带公爵大人一日游。”

  夏风微拂,熏衣草的香味随风飘进了马车内,各种鸟儿的叫声在丛林间此起彼伏。

  我望着坐在对面的邓尼,不知该说什么,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情,却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一路上经过不少村庄,处处可见顶着烈日辛勤劳作的领民们,邓尼的视线一直落在窗外,周围的一切似乎让他有些新奇。

  “一看就知道你从来也没好好看过你的土地吧。”我毫不留情的讽刺了一句。

  他冷冷瞥了我一眼,又望向了窗外。

  马车行至一个小村庄的时候,我让随行的佛兰德尔停了下来,自己先下了马车,邓尼犹豫了一下,也下了车,他前脚刚落地,莫莱早就从马上跳了下来,急匆匆的冲到了他面前,伸手扶住他。

  邓尼看了看我嘴边略带嘲讽的笑容,忽然伸手挡开了他的手。

  “为什么在这里停下?”他没好气的问道。

  “在这里吃午饭。”我继续用那种挑衅的目光盯着他,“别告诉我你连在这里吃顿午饭的胆子都没有,未来的骑士先生。”

  这话对他真是超级管用,只见他哼了一声,走得比我还快。

  村民们根本不认得他就是这个领区的领主,谁也不曾想到领主会亲自到来,所以只是将他当成了一般的贵族。

  热情的村民们为了招待我们,拿出了他们最好的食物,黑面包和芥蓝。

  邓尼的眼中立刻闪过嫌恶的神色,撇过头去。

  “这已经是他们最好的食物了。”我顺手拿起了一个黑面包,其实我自己又何尝吃得下去,可是,唉,为了做个榜样,也只得大口的咬了下去。

  佛兰德尔十分及时的送上了一杯水。

  邓尼浑身不自在的坐在这个破旧的房间里,显得十分郁闷。

  “怎么不吃?难道你没胆子……”

  还没等我说完,他已经怒冲冲的拿起了一个黑面包咬了一口。刚吃了一口,他的脸色立刻就变了,表情十分古怪,好像想要吐出来,却又不能吐出来。

  “哦,上帝啊,居然还有这么难吃的东西。”他好不容易咽下一口,才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一声笑声忽然从门口传来,我抬头望去,一位扎着两条辫子的小女孩正探头往里看。我对她招了招手,她就笑着跑了进来。

  她那双大眼睛骨噜噜的转着,忽然落在了邓尼身上,大声道,“哥哥,你是这里最漂亮的!”

  邓尼额上的青筋明显跳了一下,拿起那块黑面包狠狠咬了一口。

  “我可不可以……”她看见了桌上的黑面包,眼中充满着期待,“我可不可以吃一小块?”

  邓尼显然有些惊讶,“这么难吃的东西你也要吃?”

  她连连摇头,纯真的眼眸黯淡下来,“妈妈说以后可能连这个也没有吃了。”

  “为什么?”邓尼反常的又问了一句。

  “妈妈说这里的领主要我们交很多很多粮食……”

  我的心里也有些难受,这些粮食应该是农民们要交纳的赋税吧。

  邓尼沉默了一会,忽然伸手拿起了那块面包,放在了她的手上。

  “谢谢,谢谢哥哥!”小女孩欢蹦乱跳的跑了出去。

  “你也看到了,你的领民们,还有那些女孩们,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她们没有锦衣华食,没有豪华的住处,整日里劳作不停,就只有一点小小的幸福可以期待,可是偏偏你,连这种小小的幸福都要亲手摧毁和剥夺……

  “公爵大人将初夜权都转让给下属了。大人自己他……”莫莱刚说了一句,就被我打断了。

  “有区别吗?”我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没有他们的赋税,哪来你的奢侈生活,偶尔也能不能为她们稍微考虑一下,只要你的一个命令,对她们来说就有很大的改变。拜托,不要再坚持那条法例了,还给那些女孩们仅有的一点幸福吧。”

  邓尼避过了我的目光,蓦的站起身来,冷冷道,“我要回去了。”

  莫莱急忙跟了上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我和佛兰德尔。

  “对不起,佛兰德尔,我可能太莽撞了,可是……”

  “小隐,”他的蓝眸里泛起了一层银色的虹光,语调轻柔的仿佛微风吹过树梢,“你说得很好。”

  “谢谢你,小隐,”他站起身来,望着屋外,“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

  门外忽然传来了莫莱的一声大喊,接着就是兵刃相交的声音,我和佛兰德尔飞快的对视一眼,他的脸色微变,低声道,“你先待在这里。”里字还没完,他的身影已经在屋外了。

  我哪能待的住,也往门边走去,向外一张望,不禁大吃一惊。

  佛兰德尔他们三人正和一位骑士激烈的打斗着,而那位骑士我之前见过。

  黑色的头盔,黑色的盔甲,黑色的颈甲,黑色的剑。浑身散发着一种让人感到极度不安和危险的气息。

  从地狱深处而来的——黑骑士。

  他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上次的比武佛兰德尔小胜了黑骑士,但同样的当对方不会上第二次,而且不知怎么回事,这次黑骑士的力量似乎比之前更大了许多,再加上佛兰德尔身上也没有防护的盔甲,不但占不了多少上风,反倒慢慢处在了下风。

  不过那黑骑士似乎并不想纠缠下去,他架开了佛兰德尔和邓尼的剑,忽然直冲我这个方向策马而来,就在他弯下腰想来抓我的时候,佛兰德尔闪电般的回防,挡在了我的面前。

  邓尼刚想上前,却被莫莱拦住了。只见莫莱在邓尼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邓尼脸上微微一动,居然站在那里没有动。

  佛兰德尔的剑和对方的剑不停相击,险象环生,我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当!”佛兰德尔看准对方一个空档,砍在了他的手臂上,但他浑身穿着牢固的盔甲,根本没什么用,倒是黑骑士也抓住了佛兰德尔的一次失误,飞快的一剑砍在了他的肩上。

  “佛兰德尔!”我惊慌的看着那殷红的鲜血从他的肩头汩汩的流下来……

  他回过头,脸上带着一份罕见的焦急,“小隐,快走!”

  “佛兰德尔……”我又急又怒,不知该如何是好,邓尼和莫莱居然就站在那里观战……

  他挡了一剑,脸上又浮起一丝惯有的温柔笑容,“放心,我不会死的。”

  那黑骑士忽然又猛出杀招,佛兰德尔条件反射的避了一下,就在这个瞬间,黑骑士趁着这个空档,将我一把拎了起来,扔到了马上。

  “放开她!”佛兰德尔一声怒吼,持剑向他砍去。

  他那黑色头盔下又发出了桀桀的笑声,掉转马头,又一剑砍在了佛兰德尔的手臂上,佛兰德尔手中的剑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就在他挥剑准备再砍向佛兰德尔的时候,一把横地里斜出的长剑忽然插中了他的后背。

  “邓尼!”佛兰德尔惊诧的低呼一声。

  黑骑士的头又像机器人般慢慢扭动起来,忽然扭了个180度角,诡异的看着刚刚将剑刺入他身体的邓尼。

  我的鸡皮疙瘩顿时掉落一地,哪有人类能转180度角的……

  邓尼也因为惊吓而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那黑骑士忽然扔了手中的剑,伸手牢牢抓住了邓尼,发出了桀桀的笑声。

  就在佛兰德尔再次持剑冲上来的时候,我觉得周身被一阵浓浓的黑烟所笼罩,接着就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

  这里……是哪里?

  我在浑身酸痛中睁开了眼睛,眼前确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四周充斥着一股令人作呕的霉味。我挪动一下身子,却碰到了一个软软的身体,随后就是一个熟悉的声音,“谁?”

  “邓尼?”我立刻认出了这个声音,无比惊诧。他怎么也在这里?

  “上帝啊,这里是什么鬼地方?“他没好气的抱怨了一句。

  我摇摇头,“不知道,不过,一定不是好地方。”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我心里一惊,该不会是在那个黑骑士的地盘吧?我朝四周摸索着,却只是潮湿的墙壁,墙上似乎还有些黏乎乎的东西,我摸了几下,觉得一阵恶心,也没有再继续摸。

  “他们人呢?”邓尼似乎还有点疑惑。

  “你还问,”想起刚才他和莫莱观战的一幕,我就来气,“刚刚为什么在那里傻站着也不来帮忙!”

  他沉默不语。

  “要不是你那最后一剑,我一定会一辈子唾弃你。”

  他轻哼了一声,“你倒对他关心得很。”

  我猛点头,“我当然关心他啊,因为他也很关心我,这是相互的。”

  “可你知道他为什么关心你吗?”他冷冷说了一句。

  “知道啊,成为骑士时不是要宣誓吗?保护妇女之类的。”我理直气壮的说道。

  他冷笑一声,“只不过因为,你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像那个低贱的女人。”

  “那个低贱的女人?”

  “佛兰德尔的母亲。”

  “是——吗?”不知怎么回事,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我的心里涌起了一丝说不清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只是因为我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像他的母亲,他才对我关怀备至,超过了一般的程度。原来,我只是借了他母亲的光。

  不知是不是因为黑暗的关系,在彼此完全看不清的情况下,我们居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起话来,这要是在之前,他是绝不会和我多说半句话的。

  也许,黑暗有时反而会给人一种安全感吧,因为,它掩盖了一切。

  “为什么这么讨厌佛兰德尔?”我低声问道。

  “因为他流着低贱的血。”他飞快的回答了我。

  “可是,刚才在最后关头,你还是出手……”

  “闭嘴,我根本不想救他,我只是一直脱手!”他提高了音量,“我讨厌他,讨厌极了,要不是你,他或许现在已经在牢狱里了!”

  “什么?”听到牢狱两字,我顿时一惊,“你说什么?”

  “初夜权的法例,”他低低道,“是从佛兰德尔回来才开始重新执行的。”

  我愣了愣,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就是因为佛兰德尔的竭力劝阻,父亲才废除了这条法例。”

  “那么为什么……”我刚问了一半,忽然明白过来,他知道佛兰德尔一定会反对这个法例,所以那女孩在佛兰德尔面前出现时,他知道佛兰德尔一定会伸出援手……

  “你是故意的,你知道佛兰德尔一定会救那个女孩……你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对不对?”我握紧了自己的手,原来这一切都是圈套。

  他又冷哼一声,“圣殿骑士违背团规,勾引即将结婚的女子,这个罪名可不小。”

  “但你现在又为什么说出来?你就不怕我告诉佛兰德尔吗?”我压抑着心里的怒意,就因为佛兰德尔是私生子,就要这么处心积虑的要害他吗。”

  他沉默了一会,“你不会。因为你知道,告诉他只会让他更伤心。”

  我有些惊讶,这一点,他的确说对了。

  但是,我讨厌揣测人心的他,更讨厌利用人心的他。

  这么说来,在我将他拉出去的一瞬间,已经打破了他的计划,我又忍不住问道,“那你当时又为什么跟着我出来?”

  他的声音似乎有些无奈,“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就跟着你出来了,也许是因为好奇吧,再说就算跟你出去,也不影响我实施这个计划。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这个计划,我已经决定终止了。”说完了这句话,他没有再出声。

  与此同时,我的脑袋中也在飞转着,终止了?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刚才的生死关头,他不受控制的出手相救让他困惑……还是……不过如果他的计划终止,那么佛兰德尔不就避过牢狱之灾了,那么这么说来,我是不是已经完成任务了?想到这里,我不由激动起来,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现在就可以回去?

  不过……在离开之前,真想和那位温柔的骑士说声再见……

  可是,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就在我兴奋的胡思乱想时,门忽然被打开了。一道昏暗的光线射入了一片漆黑的屋内,我抬眼望去,不由自主的往后挪了挪。

  那位黑骑士正站在门口,黑色的铠甲,黑色的头盔,冰冷的气息,淡淡的逆光更给他的全身笼罩了一层神秘而诡异的光晕,难以言喻的恐怖感从我的心底涌出,一直漫延到四肢百骸。

  他朝我的方向走来,从上往下的俯视着我,目光停留在了我的戒指上,嘶哑的声音低低响起,“告诉我解开所罗门封印的方法。”

  所罗门封印?我心里一惊,他果然是冲着戒指而来。

  “我根本不知道怎样解开封印。”我摇了摇头。

  “是吗?”他忽然弯下身,一把拖起我就走。

  “你要做什么!”邓尼似乎也吃了一惊,身子微微一动,只听咣当一声,门又被重重关上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解开封印!”我一边挣扎着,一边被他从楼梯上粗暴的拖了下来,他一脚踢开楼梯旁的一个房间,将我扔了进去。

  我揉了揉饱受摧残的腰,朝四周一看,一阵寒意从背后冒了起来,这个房间里都放着些什么东西……都是一些破铜烂铁。

  “还不说吗?”他缓缓转过了头,“我有很多办法让你说。”他轻轻摸着一个挂在墙上的铁爪子。

  什么语言也不能形容我此时的恐惧,因为我的大脑已经自动反馈给了我这些东西的信息。

  这里堆放的是——一屋子的中世纪刑具。

  他在摸着的那个铁爪子,是一件十分简单的刑具,可是残忍的程度却可比中国的凌迟,试想一个人如果被这样的铁爪子活活抓下一条条肉来,该是怎样的感觉?他身边的那个类似健身器材的铁东西,只要有人坐在上面,喉咙就会正对着一个铁钻头,只要把后面那个旋转的装置越收越紧,那么铁钻头就会慢慢穿过喉咙,把人活活钻死。

  角落里放着一个风箱,当燃烧起来的时候,将犯人的双脚放入那里,不一会儿就跟烤猪蹄差不了多少了。还有那个不起眼的铁框框,这样看起来是没什么,可要是把它烧成了滚烫的烙铁,再把人装进去,那可就成了一个极其厉害的杀人工具了。

  更别说那些钉椅和滚钉板了。

  我清晰的听见了自己牙齿互相轻撞而发出的声音,双腿软绵绵的,一直在颤抖的双手要扶着墙,才不至于因恐慌而站立不稳。

  往后退的时候,忽然碰到了一件冰冷的东西,我猛的回头,那是一个雕刻成女人形状的铁东西,样子有些像埃及木乃伊的人形棺。

  我的头皮一下子发麻了,手指也僵在了半空——

  铁处女。中世纪欧洲最为残忍的刑具。

  两面互相用铁链联接,将犯人绑在其间,再把两面合拢,框上许多突出的长钉,就会贯穿钉入犯人身内。

  我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只有两个字清晰的浮了出来,回去!

  趁他不注意,我立刻念起了召唤司音的咒文,急切等待着手链发出我熟悉的光晕。

  可是一遍念完,却是什么反应也没有。

  我强抑住狂乱的心跳,又默默念了一遍。

  还是没有动静。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应该完成任务了吗?

  要命,难道水晶手链也会死机?

  “你想好了吗?”黑骑士拿下了铁爪,渐渐向我走来。

  黑骑士先生,我不是不想说啊,是我根本不知道啊,不然在这种刑具的逼供下,我可什么都会说的……

  我已经退无可退,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脑海里却浮起了以前看的恐怖片的画面,亏我那时还看得津津有味,妈妈咪呀,难道这就是我看多了恐怖片的报应!

  不要啊,我可不要这么恐怖的死法!

  ========================

  宽带终于通了,嘎嘎嘎

  对了,亲们有空可以来偶的博客看看偶新家哦,有很多农作物哦,:)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