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二卷  骑士传说 所罗门王的宝物

  接下来的一路都很顺利,就这样走走停停,终于到了法国境内。

  中世纪的法国,比我想象的要破落许多,尤其是眼前这个位于边境处的小村庄,只有一些粗糙简陋的小屋,房屋由泥土建成,房顶上铺着草,屋内没有什么摆设,屋外种着几棵稀稀拉拉的果树。

  我们找了一家农舍,在那里吃了些简单的黑面包,准备在这里歇息一晚再继续赶路。

  又粗又硬的黑面包,实在是难以入口,在面包阻塞在我的喉咙时,佛兰德尔非常及时的端给了我一杯水。

  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就着水将面包吞了下去。

  他微微笑着,掰着面包送入了自己的嘴里,动作优雅,怎么说呢,那是一种非常纯粹的优雅。

  隐隐的,从不远处传来了凌乱的马蹄声……他立刻警惕的站起身来,将手按在了自己的剑上。

  马蹄声由远及近,似乎就在附近停了下来。

  砰!房间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了。

  罗贝尔看清眼前的来人时,眼中的敌意顿时褪去,按在剑上的手也放了下来,只是语气有些疑惑,“莫莱管家?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位叫作莫莱的棕发贵族男子上前了两步,微微弯了弯腰,“.凡尔纳骑士,我们已经在这里等候您多时了。公爵大人知道您将会来法国,所以特地让我们在这里迎接您。”

  “邓尼——公爵他怎么知道我会来法国?”佛兰德尔微微一愣。

  莫莱的用词虽然恭敬,但他的语气里隐隐带着一丝轻视的口吻。“至于为什么,那并不重要,公爵大人希望您能先去参加他的晋封仪式。”

  佛兰德尔似乎有些喜悦,有些疑惑,有些不敢相信,“他希望我去?”

  “不错。”

  “是你的弟弟的受封仪式吗?”我侧头问道,见他点头,我连忙煽动他,“那就去啊。”这对我来说也是个好机会,说不定这就是解决任务的契机呢,可不能错过。只不过,我觉得这个莫莱的态度怪怪的。怎么说,佛兰德尔也是公爵的哥哥啊。

  他犹豫了一下,“但是我们还要……”

  “没关系,没关系,又不会花很长时间,我们这段时间都在加紧赶路,所以稍微推迟些天去巴黎应该没事的。”我见他似乎也很想去看弟弟晋封仪式,再加上自己的私心,自然更卖力的鼓动他。

  他思索了一会,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出发吧,别让公爵大人久等了。”莫莱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了我的手。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七月的阳光,明媚而灿烂。同是夏季,比起现代的酷热,此时的欧洲却是凉爽宜人,时不时还有轻风习习。怪不得这些骑士们能穿着厚实的衣服呢,要是搁在现代,非中署不可。

  一路上,莫莱几乎没有说过话。佛兰德尔还是和之前一样,时不时的和我说着一些趣事。

  在昏昏沉沉中赶了十来天路,也不知今天是第几天了。我在腰酸背疼中迷迷糊糊的醒来,揉了揉腰,这颠簸的马车就快让我全身骨头散架了。一阵微微辛辣的香味混合着青草芬芳随着夏风飘进了马车里,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这特别的芬芳,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隐,就快到了。”佛兰德尔的声音里似乎也带着青草的芬芳。

  我立刻精神为之一振,将头探向车外。

  刚看了一眼,我的身子似乎就僵在了那里,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外面的风景。

  窗外,是一片金色和紫色交织的梦境。

  如此茂盛的薰衣草,如此纯粹的紫色在高高低低的田园里绽开,在夏日的暖风中打开浪漫的符号,像那种最沉静的思念,最甜蜜的惆怅,仿佛藏身于深爱者的心中却永远无法执子之手那种温暖而忧伤的感觉。紫色的梦一般的花海奇香袭人,花田铺满山峦沟谷,与阳光争艳的向日葵更是满山遍野地绽放,花田恣意奔放地占据山峦,金与紫就这样干净地舒展着……

  每一个角度,每一个姿态,每一种色泽,都恍若梵高笔下的名画重现……

  凡尔纳公爵的城堡就沐浴在金色的斜阳里,矗立在峡谷间,以一种君临天下之姿观看着它的辖区,欣赏着无与伦比的美景。

  这是一座典型的中世纪城堡,有石头砌的高塔和塔楼,城堡的格局是中间有一个精致的主体建筑,围绕它的两侧有四座长方形的塔楼。有着坚固的屋顶,室内铺着米色的地板,庭院中铺着白色的卵石。

  将我们带进城堡后,莫莱让我们在大厅里稍等片刻。周围的仆人们似乎对佛兰德尔的到来有些惊讶,虽然向他行着礼,但态度都是不冷不热的。

  我不解的望了佛兰德尔一眼,他只是笑笑,没有说些什么。

  这些人的态度都很奇怪,怎么说佛兰德尔也是公爵的亲哥哥呀……不过,司音曾经说过那位弟弟一直仇视着自己的哥哥,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

  过了一会儿,莫莱又匆匆而来,“公爵大人现在走不开,这样吧,就让人带你们先去休息吧。”

  “可是……”我忍不住开了口,佛兰德尔用眼神阻止了我,对莫莱笑了笑,“让我自己来吧,毕竟,这里也曾经是我的家。”

  佛兰德尔带我上楼的时候,顺便对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这座城堡内部构造为地上三层,地下二层,一楼为大厅,公爵在那里接受臣下的觐见礼,同时那里也是进餐,宴会之所在地。二楼是公爵居住的房间,客人们的房间设在三楼,楼顶还有望塔。

  我的房间自然是被安排在三楼。

  进了房间,我就累得一头栽倒在了松软的大床上,好一阵子才缓过来,总算不用再到处奔波了……

  “是不是很奇怪我在这里受冷遇?”他望着山下的金色花田,语气平缓的说道。

  我点点头,“我是觉得很奇怪,不过你不用告诉我,如果你不想说的话。”

  “因为,”他转过头来,淡淡笑着,“我是个私生子。”

  我微微一惊,原来是这样,那么之前我的疑问都能解答了,为什么大家的态度不冷不热,为什么他明明是长子,却不能继承爵位……也许,这也是邓尼一直看他不顺眼的原因。

  不知为什么,他此时的笑容让人有点心疼。

  “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只有六岁,是父亲将我接到了这里。”

  “佛兰德尔,一定很辛苦吧,”我低低道。“很辛苦的长大,很辛苦的成为骑士,很辛苦的加入圣殿骑士团……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说不清的神色,笑容依旧,“嗯。”

  虽然是一个简短的回答,却让人感到淡淡的苦涩漫延。从人人看不起的私生子,成长为圣殿骑士团的一员,该是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才换来的……

  “别露出那样一副表情啊,”他眯起泛着银色彩虹的蓝眸,“没有你想的那么恐怖呢。”

  我也笑了起来,“嗯,现在的佛兰德尔已经成为了不起的骑士了,你的父母都应该以你为傲呢。”

  他笑着凝视着我,“等会儿会有人拿来替换的衣服,在用晚餐前,你可以先沐浴休息。”

  这位公爵家里看来是财大气粗,随便拿来给我的替换衣服居然是丝绸的,要知道这个时代,丝绸可是比黄金都贵重的东西,只有少数的贵族才能穿。

  我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所穿的这身黄色衣裙,这是中世纪时典型的系带紧身衣,上衣紧贴身体,下面是宽大的衣裙,两袖宽松拖长,不过多亏了连日的奔波和每天的粗粮三餐,我的腰好像细了不少,穿起这种裙子还是挺适合的,再加上刚洗完澡,终于露出了久违的干净脸蛋……唯一遗憾就是胸前空了一点。不过算了,人无完人嘛……

  一位侍女将我引到了楼下的大厅里。

  我一眼看见了佛兰德尔,心里顿时放松了不少。他换了一件这个时期典型的开襟式紧身衬衣,清爽的深蓝色非常衬他。我立刻对他投以灿烂的笑容,朝他走了过去,很自然地坐在了他的身边。

  “佛兰德尔,这次来巴黎是因为骑士团里的要事吗?“一个冷淡的声音忽然在旁边响了起来。啊,这里还有人?我这才看见主人的位置上正坐着一个少年,和佛兰德尔一模一样的浅金色头发,不过他的眼眸却是那种淡漠的灰蓝,让人想到了在月光里生长出的玫瑰,孤高而冷艳,却又带着几分蛊魅。

  这样艳光四射的美少年我居然没有注意到……我这什么眼神啊……

  “公爵阁下?”我试探的打了个招呼,如果没猜错,应该就是佛兰德尔的弟弟邓尼了吧。

  他连正眼都没瞧我,轻哼一声算是回答。

  拽什么拽啊,不过就是公爵嘛……我颇为不爽的瞥了他一眼,有几分姿色就了不起了……和佛兰德尔简直是天地之别。

  “的确有些事要办,等办完了我会立刻赶回耶路撒冷。”佛兰德尔喝了一口葡萄酒。

  “我的晋封仪式会在半个月后举行,你到时再离开吧。要不是父亲临死前再三嘱咐晋封仪式必须有你参加,再加上莫莱在我耳边劝个不停,我是不会让你在我的领地出现的。”他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恶。

  这话听起来让人觉得不爽……我看了一眼佛兰德尔,他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言语。

  这位优雅的邓尼公爵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指对准一盆菜戳了下去,啊咧咧,我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我没看错,他居然伸出了三个手指夹起了一块腌肉。

  对了,文艺复兴前,欧洲人喜欢用手指进餐,平民用五个手指,上层人士用三个手指,吃饭用的小叉于11世纪首先出现于托斯卡纳,但普遍不受欢迎。到13世纪欧洲王公贵族家才开始普遍用小叉子进食。

  还不如被他们称为野蛮人的维京海盗呢。而且我始终也不明白三个手指和五个手指有区别吗?

  只见他将腌肉放进嘴里,又用边上一块大毛巾擦了擦手,一抬头,正好看到我抽搐的表情,一丝薄怒闪过他的眼眸。

  出乎我的意料,佛兰德尔居然也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小叉,见我瞪着他,他笑了笑,“这是我的朋友从托斯卡纳带来的,我试了觉得挺好。你需要吗?”

  我摇摇头,抖抖索索的从兜里摸出了我的三节装筷子,得意的一笑,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我的小包里可带了不少必备品呢。

  现在,好像就公爵大人一个野蛮人了呢。

  他们惊讶的看着我的筷子。

  “就这东西也能夹起菜?”邓尼不屑的指着我的筷子。

  “当然可以,“我很是得意的夹起了一块熏肉,往嘴里送去,

  和早期的中世纪相比,如今这个时代的烹调方法丰富了许多,熏、腌、闷、炖、烤,看着倒也像回事。菜色似乎也不错,多是以肉类为主,什么肉桂汤、丁香鹿肉、卤汁牛肉,小兔拌辣酱、糖煮小鹧鸪,乳酪煮鸡……我的筷子在那里龙飞凤舞,准,快,狠三字要诀被我发挥的淋沥尽致。

  也许是被我夹东西的速度吓了一跳,当公爵伸手去拿葡萄酒时,只听砰一声,葡萄酒杯被撞倒了,里面的红色液体顺着桌角流到了他衣服上。

  “你没事吧!“佛兰德尔眼疾手快的拿起手边的毛巾替他擦拭。

  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邓尼忽然重重推开了他,语气急促又带着一丝鄙夷,“别碰我!”

  佛兰德尔微微一愣,又笑了笑,“好,那叫仆人来帮你收拾一下吧。”

  “我没胃口了!”他蓦的站起身,摆着一张冷脸。

  “有那么严重吗,碰一下又不会死。”我忿忿不平的小声抱怨了一句。

  他的目光立刻冷冷地投向了我,“碰一下是没什么,只是,”他不屑的瞥了一眼佛兰德尔,“我不想被一个私生子的脏手碰。”

  佛兰德尔依旧保持着脸上的表情,只是持勺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啪!”的一声清脆响起,他那边话音刚落,我这边已经将筷子重重撂在了桌上。

  “亏你还是什么公爵,连起码的尊重和礼貌都不懂,他不是别人,他是你哥哥!是你的亲哥哥!私生子又怎么了?人的出身是无法自己选择的,但命运却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路也是自己走出来,只要问心无愧做到自己想做的事,只要达成自己的理想,私生子又怎样,照样可以抬头挺胸做人,总比一些出身高贵,自认聪明的草包好!”

  不行,我怒了……不受控制的喷出了这么一堆话……

  佛兰德尔惊讶的望着我,眼眸内闪动着我看不懂的光泽。

  邓尼额上的青筋直跳,恶狠狠的盯着我,仿佛要把我活活咬死,一字一句道,“你说我是——草包?”

  “公爵阁下,我只是说有些人,不过如果您愿意加入那些人的行列,我也没办法啊。”我耸了耸肩。

  “你——”他显然气得不知道说什么,

  “公爵阁下,请不要和这个女人一般见识。”一直随侍在他身边的莫莱管家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哼,我怎么会和一个女人一般见识!”他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望着他的背影远去,我不好意思的看了佛兰德尔一眼,嗫嚅道:”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他笑着摇了摇头,“第一次看到你发怒。“他顿了顿,”也是第一次看到弟弟被气到哑口无言。“

  我俩对视了一眼,忽然十分默契的同时笑出了声。

  回房的时候,我发现窗子边的花瓶里被人放上了一束鲜艳嫩黄的向日葵,整个房间都因为这抹黄色而鲜活起来了。

  在似有似无的清香中,我做了一夜好梦。

  清晨起来时,向窗外望去,满眼都是纯美的紫色和耀眼的金色,在那片金色的花田中,似乎隐隐有个深蓝色的身影。

  再仔细一看,好像是——佛兰德尔。

  我赶紧穿上了衣服,匆匆出了房间,往他的所在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阳光从柏树叶间透露出斑斑点点的金色,风儿轻柔,雀鸣婉转,连呼吸里都是甜美的气息。近看向日葵花田,比昨天的远距离观望更令人惊喜,黄灿灿向外舒张的花瓣、针芒般深褐色的花蕊、毛绒绒笔直的杆,耸立在花丛中,奔放而热烈。

  “早安,佛兰德尔!”我朝他招了招手。

  他转过头来,微微一笑,“早安,小隐。”

  “这里的熏衣草和向日葵真是太美了……”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新带着芬芳的空气,不知在现代的法国这里叫什么名字……是否还有着成片的熏衣草和……唉?现代的法国不就有个因熏衣草而闻名的著名景点吗?

  “佛兰德尔,公爵的采邑……这里,是什么地方?”

  “哦,公爵他是普罗旺斯地区阿尔斯的世袭领主。”

  果然,果然是那个地方,想不到几百年后的普罗旺斯,还能保持着几乎不变的风景。

  “小时候,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时候,我只要看看这些生机勃勃的向日葵,什么烦恼都会忘记了。”他温柔的抚摸着一朵向日葵,那朵向日葵略略弯了下来,他的手一松,花朵弹跳一下,头颅又昂上去了,永不可折弯的样子。

  “很有精神的样子呢,”我笑了笑,忽然想起了昨天房间里的向日葵,连忙问道,“昨天我房里的向日葵……难道是你?”

  他笑了笑,“昨晚睡得还好吧。”

  原来那些花是……我的心里涌起了一丝小小的感动……“嗯,是我到了这里以后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

  骑士的脸上漾起了七月的微风,他笑的异常温柔。这样的微笑让我一时无法将目光移开……

  忽然涌起了一种想要保护这个笑容的冲动……

  只是,半个月后我们就要离开了,再次和他弟弟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这样下去,完成任务会需要很长时间吗?还是,这半个月内,邓尼就会有所行动?

  就在我正在胡思乱想时,莫莱的声音很不合时宜的打破了这份和谐。

  “.凡尔纳骑士,明晚公爵阁下会举行盛大的假面舞会,请到时务必出席,”莫莱神色诡异的望了我一眼,“还有这位客人,也请务必参加。”

  还没等我们回答,他就转身离开了。

  啊,舞会?我对跳舞可是一窍不通。我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佛兰德尔,他只是笑了笑,说了一声:“去吧。”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