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二卷  骑士传说 血族猎杀令

  第二天一大早,那位水精灵的转世——委托人杨蕊就被司音的梦召唤回了这座茶馆。一踏进这个门,她对于这里的所有记忆都在瞬间恢复了。

  一见到司音,她就迫不急待地开始追问详情。

  司音依旧像往常一样,饮了一口茶,淡淡道,“既然让你过来,自然是已经替你解决了。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和惊讶,“真的吗?那是不是等我去单位的时候,她再也不会为难我了?一切都被改变了?”

  司音神色淡然地点了点头。

  “我,我该付你多少钱?现金还是刷卡?”她拉开了自己的皮包,飞快的摸出了钱夹。

  我差点笑出声来,再看看飞鸟,他也在忍笑。

  司音似乎也有些无奈,放下了茶杯,道,“我们这里不收钱,收的是——”他轻轻挥了挥手,一道白色符咒直冲杨蕊面门而去,她惊呼一声,便晕了过去。

  “飞鸟,你带小隐先出去。”司音冷冷吩咐道。

  “不是和我有关吗?”我对这所谓的水精灵族的圣物还有几分好奇。

  司音脸色一沉,“飞鸟。”

  还没等我问第二句话,就被飞鸟以最快的速度拎出了门外。

  “哥哥,你难道不好奇吗?到底水精灵族的圣物是怎么样的?”我不甘心地朝紧闭的门望了一眼。

  飞鸟拍拍我的脑袋,笑道,“虽然圣物的封印已经解开,但从她体内取出来还要费点时间,反正你等会儿就知道,现在别打扰师父了。”

  我点了点头,又瞥了一眼那扇门,只见隐隐有白色的光从门缝里透了出来,心里更感好奇,不知圣物是什么样的呢?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门终于开了,出来的是杨蕊,她的样子并无异状,只是对我们笑了笑就离开了茶馆。

  “她再也不会记得茶馆里曾经发生的一切了吗?”我望着她的背景,低低地问道。

  “不错,”司音倚在门边,慢慢摊开了手,在他手里出现的,赫然是一粒鸽卵大小的白色珍珠,珍珠闪耀着一种奇异的淡蓝色的光芒。

  “这就是水精灵族的圣物吗?”我的眼睛一阵发直,上前两步,伸手想去拿,就在这时,司音口中不知念了些什么,珍珠渐渐幻化成了一阵淡蓝色的光,笼罩了我的全身,几乎是一瞬间,就如烟雾般消失不见。

  “已经在你身体里了。”司音的手指拂过了我的发丝,“那就是能恢复你触觉的水之灵。”

  “啊?就这么没了?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忽然觉得有点暴敛天物,这样的宝贝居然说没就没了,我都没仔细看清楚呢。

  飞鸟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忽然重重捏了一下我的鼻子,笑道,“痛吗?”我痛呼一声,赶紧捂住了自己的鼻子,怒道,“当然痛了!”可恶,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五感消失是间歇性的。

  “好了,好了,总算解决了一个。”飞鸟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不要高兴太早,接下来,还有四件。”司音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我们,走进了房间。

  我和飞鸟对视了一眼,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哥哥,司音的性格还真怪哦。”

  “他一直是这样的。”

  “唉,”我又叹了一口气,“那个时代都没什么可吃的,我好想念湖畔居的熏鱼啊。”

  他嘴角一扬,“可是今天我约了新女友……”

  “没关系啊,正好让我看看你的新女朋友嘛。”我不坏好意地笑着,“好歹我也是你妹妹,帮你参考一下啊。”

  他似乎有些犹豫。

  “嗯,刚才你捏我那么重,那就让我捏回来!”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卷起衣袖,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

  “唉,怕了你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宠溺的笑着,“我先打个电话去预定晚上的位置。”

  作为城里数一数二的餐馆,湖畔居每天晚上都是人满为患,最近的生意更是蒸蒸日上,如果想要在那里吃顿饭,一般都要提前好几天预定,就连飞鸟这样的VIP,也需要当天预约。

  飞鸟带我走进包厢的时候,他的女朋友早就等在那里了。

  一如他之前喜欢的类型,容貌好,身材好,气质好的三好女人。

  不过今天的这位,看上去比前几任似乎都要舒服很多,乌黑的长发,乌黑的眼眸,目如秋水柳如眉,虽然没有十分颜色,却全无俗韵,清新幽雅,若一株亭亭玉立出水白莲。尤其是她的皮肤,比一般人都要白皙很多。

  “你好,我叫安仪。”她的声音也是温婉可人,虽然在美貌上稍逊飞鸟,不过整体上看过去两人还般配的。我这做妹妹的也能放心了,希望这位安仪小姐,能施展全部魅力,迷死我家哥哥。

  “你好哦,我叫小隐,是他的妹妹……”我悄悄朝飞鸟眨了眨眼,他立马抬手飞过来一份菜单,“别挤眉弄眼了,快点菜吧!”

  吃饭的时候,只听见我和飞鸟的声音,这位安仪小姐,似乎并不怎么喜欢说话,更多的时候,她只是静静的聆听。

  “飞鸟,你们两兄妹的感情可真好。”她微笑着。

  “她呀,可从没把我这哥哥放在眼里,”飞鸟笑着随意地揉了揉我的头发。我朝他努了努嘴,拜托,当你女朋友是空气啊。

  飞鸟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又拍了几下我的脑袋这才收回魔爪。

  现在你女朋友在这里,我就给你面子,等回家后……哼哼……

  结账的时候,服务生拿走了飞鸟的那张VIP卡后,不多时又折转回来,彬彬有礼的一鞠躬,“先生,您的VIP卡已经过期了。”

  “什么?”飞鸟一愣,“不可能吧?你们林老板说过,这卡至少可以用到明年。”

  那服务员微微一笑,“对不起,先生,我们的林老板已经不做了。”

  “那现在的老板是——?”我惊讶的问道。

  “是我。”包厢的门忽然开了,熟悉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我转过头,待看清那个人时,比刚才更要惊讶几分,“贝,贝那多?”

  贝那多斜倚在门边,银发如瀑般倾泻而下,冰蓝色的眼眸内笑意盈盈。在将我们吃惊的表情尽收眼底后,他才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在我身边动作优雅的坐了下来。

  “我刚刚买下了这家餐馆。”

  “啊……”我这才反应过来,“你买下来?”

  他转头吩咐着那位服务生,“给这位先生换张VIP卡,终身制的。”我心里一动,既然贝那多做了这家餐馆的老板,那我也趁机要一张吧,至少可以多打点折呀。

  “那个,我也想……”刚说了半句话,就被他打断了,他笑眯眯的说道,“小隐来吃的话,当然是免费哦。”

  “真的?”我好像看到了两朵桃型心正从我的眼睛里冒出来,从没觉得他这么可爱过。

  “那我可不可以每天来吃?”某人立刻得寸进尺。

  “求之不得,不过,小隐,我也有个要求哦,”他笑得有些不怀好意,“等会儿和我一起坐游船。”

  “不行!”飞鸟立刻断然拒绝。

  贝那多像是意料中般笑了笑,低头在我耳边轻声道,“你也不想妨碍他们吧?”

  我瞄了一眼飞鸟,好像是该给他们些单独相处的时间了,不然会惹人嫌的。

  “好,我去!”我腾地站起了身,“哥哥,安仪姐,你们就多聊一会儿吧。”

  “等一下,”贝那多忽然喊住了我,眼中掠过一丝温柔的笑意,顺手拿起了桌边的餐巾纸,轻轻按在了我的唇边擦了擦,低声道,“还没擦干净呢,真是个冒失的家伙。”

  我愣愣抬头望他,不知为什么,这样的情景好像——似曾相识。

  “小隐,你——”飞鸟似乎欲言又止。

  贝那多的唇边勾起了一个弯弯的弧度,“放心,飞鸟,我又不会吃了她。”

  飞鸟无奈的开始妥协了,“九点之前一定要送她回家!”

  “好,好。”贝那多的眸中闪烁着揶揄的神色。

  在他拉起我离开的时候,我朝安仪说了声再见,却看见她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注视着贝那多。在听到我的声音后,她立刻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微笑着和我道别。

  在快走出餐馆的时候,还听到飞鸟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九点之前一定要送她回家!”

  我额上的青筋跳动了几下,飞鸟,还真像个老妈啊。

  ================================

  或许不是旅游旺季的缘故,湖边人迹稀少,远远的有暗黄的路灯和几处霓虹倒映在湖水中,摇曳生姿。少了几许缤纷,多了几分清幽。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树枝上挂着一些蓝色的霓虹灯,衬着绿色的树叶在闪闪烁烁,一直延续到路的尽头,树影间漏出的点点星光就在我们脚下轻轻的晃动……

  “这么热的天还坐游船?”我心里有几分不乐意,游船是这座城市的经典游览项目,我早就玩腻了。

  他回过头,脸上露出了一抹孩子般的笑容,“来吧。”说着,他忽然拉起了我的手,走向了离我们最近的那艘船。

  我本想把手抽出来,可是他的手冰冷冰冷的,在这个炎热的夏季里就好像握着一块冰块,说不出的凉爽舒适。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我还是没有挣脱他的手。

  他侧头望了我一眼,唇边的笑意更浓,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在上船的时候,我才抽出了自己的手。身着古装的船娘卖力的在船尾后摇着橹,我和他相对而坐。周围是一片幽深、微茫和安静,空气中荡漾着草叶和花芯的甜馨。湖水深沉似酒,闪着油黑发亮的光泽,在柔细如丝的波纹里,映着天上几颗飘零散落的星星。湖面氤氲的水气扑面而来,摇曳的湖水,婆娑的树影,美丽的如此不真实,仿佛都融合到一个奇幻迷蒙的梦的深谷里。

  “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夜晚的湖。”他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嗯,你不知道吗,我们这里有个说法,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夜湖,所以夜晚的湖是最美的。”我伸手轻轻拨动了一下湖水,湖水被搅动着,泛起几片鱼鳞般的细碎波纹,一圈接着一圈地荡漾开去。

  “小隐,”他盯着我,“想去我的家乡看看吗?”

  我笑了笑,“西班牙吗?”

  他摇了摇头,“我的家乡在——匈牙利的郊区。”

  “匈牙利的郊区?”我一愣,抿了抿嘴角,“不要告诉我你住在古堡里哦,贝那多侯爵阁下。”

  他笑了起来,“就在古堡里。”

  “真的?”我瞪大了眼睛,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巫婆,公主,骑士满天乱飞的搞笑画面。

  “那么,小隐要不要去?”他靠近我,笑容里带着说不清的蛊惑,冰冷的气息轻轻袭来。

  我的脑中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忽然想起了什么,轻哼了一声,“既然你这么有钱,又为什么在我们茶馆打工?难道这是有钱人的变态爱好?”

  他刚要回答,船忽然摇晃了一下,惯性的作用让我的身体忽然向前倾,正好撞在了他的怀里。

  “是惯性,是惯性……”我慌忙解释着,挣扎着要坐起来。

  “小隐,”他忽然低低唤了我一声,伸手将我紧紧按在他的怀里,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抬起头来。

  一轮明月,悄然隐入半片浮云之中。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能感觉到他比往常都急促的呼吸声,

  “贝那多……”

  “叫我——撒那特思。”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温柔,几分压抑,几分忧伤,几分渴望,仿佛渴望着唤醒内心关于爱和悲伤的永恒回忆。

  “你怎么了?”我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呵呵,我是怕你掉下去啊,”他很快又恢复了原样,慢慢将我放开,“不然的话,飞鸟一定会杀了我。”

  “可是,”我揉了揉腰,“你也不用那么大的力气啊,我的腰都快被你抱断了,再说掉下湖我也不会死的。”

  身后忽然传来了船娘的笑声,“小姑娘,你男朋友很疼你啊。”

  我连连摆手,“不是的,大妈,你误会了,他不是……”

  船娘笑得更加暧昧,“不过你男朋友这么漂亮,你可要看紧了。”

  厄——好像越解释越乱,我还是放弃吧,望了一眼贝那多,他正在偷笑,一副得了便宜的样子。

  “笑什么!”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下他可得意了。

  “大妈,”他忽然喊了一声,“这你就错了,正好相反,我可是整天担心我的女朋友移情别恋呢,你是不知道我的苦啊。”

  “啪!”我重重打了一下他的手背,不让他再说下去。

  船娘显然完全不相信,还在那里自言自语,“怎么可能哦,怎么可能哦……”

  我忽然也觉得有些郁闷,喂,大妈,我也没有那么差好不好?

  看到我郁闷的样子,他笑得愈加愉快,还促狭的上下打量着我,“小隐啊,你看看你,容貌最多中上,身材不敢恭维,性格跟温柔无缘,笨事更是一箩筐……不过……”他忽然收起了笑容,冰蓝色的眼眸在月光下散发着淡淡光华,“不过,这样的小隐,却是独一无二的。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小隐。”

  刚刚还被他那一大段话打击得想要发飙,忽然听到了他后面的话,我的心里微微一动,心里,仿佛有什么温柔的东西涌了出来。

  “撒那特思,以后我就叫你撒那特思好了。”我忽然想起了他刚才说的话,脱口而出,望着他,看着那白色蔷薇在他脸上一点一点的绽放。

  他的眼眸内闪动着我看不懂的光芒,没有说话,只是微笑。

  月色迷离,如丝如缕的微风,荷花瓣陶醉的舒展。

  我的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对了,快九点了吧?你看看表吧。”我忽然想起了哥哥的叮嘱。

  他摇了摇头,“我从来不带那种麻烦的东西。”

  “不行,我该回去了。”我正想和船娘说回去,却看见撒那特思的脸色微微一变,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异样的气氛。他将手指放在唇上一抿,示意我不要出声。

  四周静寂地让人感到不安,似乎连湖水流动的声音都被冻结了。

  ====================================================

  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船尾处忽然传来了一声船娘的惨叫,我忙回过头去,顿时大惊失色,只见一个棕发蓝眼的年轻男子正牢牢抓着船娘的肩,而船娘似乎全身被定住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窜上船来的?而且他给人的感觉相当怪异,穿着和这个时代完全格格不入的古代服装,脸色苍白的更是像死人一般。

  是打劫的吗?什么世道啊,居然扮COSPLAY来抢劫?

  “喂,你不要伤害她,要钱的话你拿走好了。”我冲着那男子喊道。

  那男人冷冷一笑。并没有理我,只是死死盯着撒那特思,声音仿佛从冰水中捞起来一般寒冷,“终于找到你了。”

  撒那特思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古德里,你怎么会在这里?”

  “哼,莱希特能送你来这里,难道就不能送我来这里?”那个叫古德里的男人看上去根本没有一丝温度。

  “莱希特送你来这里?”撒那特思不解地挑了挑眉。

  古德里皱了皱眉,“跟我回去,撒那特思。”

  “什么?”撒那特思也冷笑了一声,“我看你是疯了吧,竟然让我跟你回去。别忘了你是什么等级!”

  “不错,论族里的等级我是比你低了一些,但是,这个,你总认识吧?”古德里双手一摊,一张棕色的纸从他的手心里幻化出来,纸上密密地麻麻地写着一些文字,还有一个鲜红色的印记。

  撒那特思见到那个印记,顿时脸色大变,难以置信地倒退了一步,一字一句道,“猎——杀——令?”

  “既然你明白是什么,就乖乖跟我回去,不然族里所有人都会追杀你。”古德里收回了那张纸。

  “不可能,”撒那特思的神情有些怪异,喃喃道,“不可能,我要去见莱希特!”

  古德里又冷笑了一声,“实话告诉你,这纸猎杀令就是莱希特长老亲自签发的。”

  撒那特思的瞳孔骤然缩紧,双手紧握,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我看着眼前的一幕,脑中一片茫然,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什么猎杀令,那是什么?莱希特,是上次那个男人吗?

  那个船娘的惨叫声又响了起来,接着就是什么落水的声音,我惊慌的抬头望去,忽然被一双冰凉的手捂住了眼睛,撒那特思的声音低低传来,“别看。”

  “古德里,你又何必伤害无辜的人。”他的语气里透着一丝冰冷。

  “无辜的人?”古德里大笑起来,“撒那特思,你是不是傻了,什么时候开始同情起这些愚蠢的人类?”

  愚蠢的人类?我的心里一寒,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趁着撒那特思不备,我赶紧推开了他的手,朝船娘的方向望去,只听撒那特思急呼一声,“小隐别看!”我定定地望着那里,思维仿佛停止了转动。

  船娘已经不知去向,只有古德里站在那里,他露着尖尖的长牙,在月光下闪着森森的光泽,唇边还流淌着——殷红的鲜血。

  “小隐……”撒那特思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焦灼。

  “看来你还挺关心她的。”古德里的眼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神色,

  他的话音刚落,一道黑影忽然在半空中出现,直飞撒那特思而去,撒那特思伸手一挡,就在这短短几秒钟,等我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古德里紧紧抓在了手里。

  这时,我才看清那袭向撒那特思的黑影也是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容貌和古德里倒有几分相似。

  撒那特思见我忽然落入古德里的手里,不觉大惊,眼中俱是震怒。

  “跟我们回去,不然我立刻吸干她的血。”古德里一手掐上了我的喉咙。

  撒那特思似乎已经冷静下来,眼中的怒意渐渐消散,嘴角微微扬起,“你和你弟弟都是我们族里顶尖的猎杀者,竟然还要用一个女人威胁我?”

  “对付别人可能不用,但你是撒那特思,Tremere族的亲王。如果要把你带回去,我们也不敢大意。”古德里的话让我感到一阵晕眩,吸血……Tremere族亲王……刚才的长牙……难道他们是……

  撒那特思忽然笑了起来,犹如一朵在暗夜里绽放的白色蔷薇,“那么,你们会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因为——”

  他说到一半,原本冰蓝色的眼眸竟然渐渐变成了血红色,接着,更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他的牙齿居然也在慢慢变长……周身散发出耀眼的蓝色光芒……

  我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撒那特思,他居然……

  “撒那特思,你竟敢用——”古德里的脸上露出一抹惊慌的神色,他的话音未落,就被一道强烈的蓝色光芒贯穿了心脏,他弟弟的脸色更加惨白,刚转过身,撒那特思冷笑一声,轻轻一抬手,一道更强烈的蓝色光芒顿时将他整个罩住,只见他立刻动弹不得,整张脸渐渐扭曲,变形……消失在了这片蓝色的光芒中。

  撒那特思在那人被蓝光罩住的同时已经一把将我夺了过来,他的容貌也已经恢复了原状,他一脸焦灼的看着我,上上下下的摸着我的脸,连声问,“有没有哪里受伤?有没有?”

  我木然地摇了摇头。

  古德里似乎还存留着一口气,他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撒那特思,微弱的开口,“我,我还是,小看你了,你,你竟然敢杀……杀亲……犯……犯了六诫……这是罪……罪上加罪……你会被……生生……世世……追杀……

  撒那特思的眼中掠过一丝冷酷的神色,“你要杀别人我根本不在乎,不过,你这次最大的错误,就是想要伤害她。”他的唇边勾起了一抹更加残忍的笑容,“我撒那特思,绝不会饶恕任何敢伤害她的人,就算犯了杀亲的戒条也无所谓!”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他,冷酷无情,幽暗阴郁,浑身散发着一种令人战栗的,充满邪恶的气息。

  他望向我时,眼中的冷酷已经被温柔所代替,“已经没事了,小隐。”我点了点头,只觉得自己心在狂跳,我知道他的身份了,他不是人类,他竟然不是人类……

  他的手轻轻触碰到我的手,我一颤,猛地缩回手去。

  “小隐,你在怕我?”他似乎有些无奈,又有些失望。

  “我,这对我来说实在太难以接受了,你竟然是……我,我想我需要时间消化一下吧。”我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知道。”他眼眸中的冰蓝色仿佛现出裂纹,一片片,将碎未碎,“今天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能接受,莱希特竟然对我发出了猎杀令……”

  “也许,也许是误会。”看到他黯然的模样,我心里忽然有几分不忍,不由自主地安慰了他一句。

  月光在他身上勾勒出一层银色的光晕,他的目光没有焦距地投向远方,银色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忽然,像是回过了神来一般,对我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不过,幸好小隐没有事。”

  我的心里,泛起了一丝异样的情绪,仿佛有什么在心底深处缓缓流动着。

  就算他不是人类,他也是不会伤害我的。

  可是,他毕竟是吸血鬼,他是以鲜血为生的……说不定也和那个古德里一样,在暗夜里吸食着人类的鲜血……想到那个无辜的船娘,我的心里一阵发悸。

  “撒那特思,我想回去了。”明明是七月炎热的天气,我的身上却涌起了一股寒意,现在我什么也不愿意再想,只想回家好好冷静一下。

  他点了点头。

  “那两个人的尸体……”我指了指躺在那里的古德里。

  “明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就会化为灰烬了。”他的语气平淡得没有一丝波澜。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撒那特思一直不能在白天出现的原因是因为——

  只要看到阳光,他就会消失不见。

  不知为什么,想到这里,心里忽然莫名地隐隐作痛……

  ==================================

  那个,某熊要开始忙搬家的事了,新的房子就在森林里哦,到时说不定会有小鹿来我家作客,(不是大灰狼就好,赫赫)

  可是,电话和网络的移动,居然需要一到两周的时间,瑞典人的工作效率让人无语,所以这些天,某熊不能用网络了。也就是说,要暂停更新一到两周。

  等等!准备砸砖的亲们先把砖砖捏在手里哦……嘎嘎。偶还米有说完……偶会尽量想办法的,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也请大家见谅,或者,大家也可以去腾讯网,因为那边是由编辑帮我更新的,当然,会比我自己更新慢,但也聊胜于无吧。

  总之,偶尽量……偶自己也是超级郁闷啊,因为每天看你们的留言,是偶多大的乐趣啊……

  腾讯网址:——

  还有,见到大家的留言有问我是不是西湖,这里描写的当然是我从小到大最熟悉的西湖啊,呵呵。茶馆最多的城市,荷花开得最美的地方,当然就是杭州了。而且在杭州的柳浪闻莺公园里,靠近湖边有座叫作闻莺阁的茶馆,那个茶馆还蛮有前世今生的感觉呢。至于湖畔居,当然也在西湖边啊。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