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皇室国际->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续集》->正文

第一卷  北欧海盗 水精灵的转世

  他的话音刚落,二楼房间的门就开了。

  进来的是位年轻女子,看上去大概不到三十,容貌清秀,一副无框眼镜更给她平添了几分文静的气质。我牢牢地盯着她,难道水精灵族首领的转世就是这个模样?虽然气质不错,可是和常人也没什么不同啊,怎么一点都看不出和精灵有什么关系……

  在看到司音的瞬间,她仿佛被施了定身法,足足发了几分钟呆,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司音,我好像还能听见她低低的抽气声。

  没见过这样的绝代佳人吧?我暗暗地偷笑起来。

  “这,这里真的是前世今生茶馆?”她惊讶的瞪大了眼,“原来真的有……”

  司音对她的惊讶似乎并没什么反应,只是喝完了杯子里最后一口茶,道:“说说你想要解决的事情吧。”

  她这才回过神来,惊讶的神色被烦郁之色所代替,“是这样的,我叫杨蕊,是一家外资公司的白领,我的拍挡是我的学姐,不知为什么,她总和我过不去,处处刁难我,要不把最难的工作交给我,要不出了差错都让我来背黑锅,还散播流言,说是我在学校里作风不好,我真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想离职又舍不得,毕竟待遇很好,现在的世道工作也不好找,”她顿了顿,我递了一杯茶给她,她润了润喉咙,又继续说起来,“可是我又没办法,因为她的男朋友正好是我的上司。”

  “那她为什么看见你这么讨厌你?总有原因吧?”我插了一句嘴。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也问过她为什么,她居然说第一次看到我就觉得不顺眼,平白无故哪有这种事啊。”

  “这世上没有平白无故的事,”司音缓缓地开了口,“欲知前生事,今生所受事,前世之因,后世之果,这是你前世欠她的。”

  “啊,这样说来,我一辈子都要被她压着吗?你们会有办法吧?在梦里不是说这个茶馆会帮我解决的吗?”她的神情有些激动起来。

  “到了这里,我们就会帮你解决,只要回到你宿命根源的那一世,改变它,那么这世的结局自然也会随之改变。”

  “什么?”她显然难以置信。

  司音示意她走过去,又转头对我说道,“小隐,去替我把茶水满上。”我嗯了一声,心里却有点惊讶,不是惊讶他说的话,而是刚才他的神情是那么自然熟练,好像以前就这样对我说过无数次似的。

  倒茶回来的时候,正看见司音将食指放在了她的额上,在奇异的白光中,我竟然看见了她的额上出现了几行奇怪的树枝般的文字。

  我连忙望向飞鸟,他的神情倒还是那么镇静。

  “哥哥,那个是……”我忍不住拉了拉飞鸟的衣袖。

  他微微一笑,低下头来,“这是师父的魔法啊。”

  “你的宿命根源在遥远的北欧海盗出没的时期,在那里,你是位叫作卡琳的女人,生活在海盗们所在的海岛上,由于你的不慎,背叛了那些海盗们,也包括那个你爱的人,海盗的首领拉尼阿尔,导致他的惨死。”说到这里,司音停了下来,只见杨蕊的声音开始颤抖,“难道她就是……”

  “不错,那个看你不顺眼的学姐就是拉尼阿尔的转世,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了吧。”

  “怎么会这样……”她无力地咬着下唇,显然被shock了。

  “你先回去吧,等解决了之后我会再次通知你。”司音收回了食指,伸手拿起茶水喝了一口。

  “那,那拜托你了……”杨蕊似乎还是半信半疑,“我,该该付多少钱?”

  司音淡淡看了她一眼,“等你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望着她的背影,我又不免有些疑惑,“可是,要是她告诉别人这里的事?”

  飞鸟笑着拍了拍我的头,“在她跨出去的一瞬间,她在这个房里的记忆也同时被抹去了,只有等解决了那件事后,师父的梦才会再次召唤她回来,等唤醒她体内的水之灵后,关于前世今生这个茶馆的记忆就永远消失了。”

  “飞鸟,你帮她准备一下,明天出发。”司音又喝了一口茶,唇边若隐若现地露出了一丝罕见的笑容,“泡茶的手艺还和以前一样。”

  “可是,师父,她现在根本不懂通灵……”飞鸟刚说了半句,忽然想到了什么,又猛地煞住了话。

  楼下忽然响起了客人进来询问的声音,我连忙推门出去招呼客人。刚请客人们坐下,忽然想起了点茶单都放在了二楼的房间里,于是折转身子去拿。

  上了楼,刚想推门而入,却听到了司音的声音。

  “这也是没办法的。你也知道,和我有关的这些……都已经被消除……也包括通灵术。”

  “可是师父,这样不是很危险吗!万一出了什么事……“

  “我将两串水晶手链的能量聚集在了一起,这样也会起到一些保护她的作用。

  “但是万一碰到……”

  “相信她。”

  “可是……”

  “飞鸟,只有她才能救自己,明白吗。”

  我的手迟迟没有转动门柄,飞鸟和司音,总觉得他们之间好像有许多我所不知道的秘密,而很多秘密又似乎和我有关系?

  还有那个通灵术,又是什么东西?

  忽然之间,我觉得自己就像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傻瓜。

  ===============================

  到晚上的时候,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雨点不停地打在玻璃窗上,在窗子上拖出无数条条长长的痕迹,蜿蜒着消失。我已经数了无数只小绵羊,却怎么也睡不着。明天就要出发去那个遥远的北欧海盗时代,对那里一无所知的我,不知能不能完成这个任务,拿到水精灵族的宝物呢?

  要是我——

  在忽然看到窗后的人影时,我的意识瞬间凝固了,再定睛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居然是贝那多!我赶紧起身,披了一件外衣,打开了窗子,一阵冷风夹着雨点吹了进来,贝那多全身湿透,晶莹的雨水滑过他的银色长发,他的冰蓝色双眼,他唇边的一抹笑容,最后沿着他性感的锁骨滑进了那件敞怀的黑色衬衣内。

  我清晰地听见自己喉咙里的咽口水声,慌忙将眼神瞥向别处,我这是怎么了,唉,到底还是经不起美色的诱惑啊。刚想说话,就听到他轻轻的笑声,“打算一直让我被淋着吗?”

  “那也是你自找的。”我没好气地说着,示意他进来。他倒是一点也不客气,跳进窗子,在我房间里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我从卫生间拿了自己的毛巾过来,让他擦一擦身上的雨水。

  他眨了眨眼睛,笑咪咪地问道:“小隐,你这是关心我吗?怕我生病吗?”

  “是啊,怕你生病。”我也笑了笑,“如果你病了,我们茶馆谁来干活呢?”

  他没有说话,只是将毛巾覆在了脸上。

  “喂,擦完了没?”

  “有——小隐的味道。”

  “什么?”

  “毛巾上有小隐的味道。”

  我的脸“腾”的一下热了起来,他在说什么呀……一定又在戏弄我……我赶紧上前一把拽掉了他脸上的毛巾,果然,那双冰蓝色眼眸正笑意盈盈地望着我。

  我忽然想起了之前他们说过的一个名字,也不由起了捉弄之心。

  “撒那特思。”我低低叫了一声,在幽静的夜里,这个名字格外清晰。

  他眼眸中的笑意如同海水退潮一般立刻消失不见,声音里带了几分不安,“你刚才说什么?”

  “撒那特思。”我暗暗好笑,真没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

  他猛地站了起来,只是眼神慢慢变暗,暗下去,暗下去,却有很多碎碎的亮点从一片暗淡中浮起,越来越多,越来越亮,直到散发出一层慑人的光芒。

  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眼神,我忽然觉得有点害怕,连忙开始解释,“其实是我无意中听见的,就是上次那个莱希特来的时候,你们说到一半我的听觉又恢复了。”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那是我以前的名字。”

  “我觉得很好听啊,要不以后就叫你这个名字吧?”我笑着道。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明天就要出发了吗?”

  “嗯,”我点了点头,把头靠在了膝盖上。

  “不用担心,会没事的。”他笑了笑,目光在我脖颈间掠过,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你是不是有一块蓝宝石?”

  “蓝宝石?没有啊。”我摇了摇头,我可不记得自己有什么贵重的珠宝。

  他的脸色微微一变,“难道是……”

  我的眼前渐渐朦胧起来,他的身影开始虚幻起来,越来越模糊,我赶紧揉了揉眼睛,眼前却越来越暗,一下子陷入了一片黑暗。

  “怎么了,小隐?”他焦急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我又看不见了。”我倒很快镇静下来,勉强地笑了笑,“如果真的五感全失,希望最后失去视觉了,要是看不见,那还是真可怕……”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就被带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我稍稍挣扎了一下,他抱得更紧,更用力。冰冷却又略带忧伤的气息,隔着轻薄的衣衫轻轻的传递过来。我的身子微微发抖,明明是炎热无比的夏季,此时却仿佛置身于大雪纷飞的冬日。

  只是不知为什么,这样的寒冷,却并不让人讨厌。

  “不会的,你会好好的,小隐,不要胡思乱想……”他的气息因焦急而开始紊乱……

  砰!我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下意识的抬眼望去,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一个人影,我的视觉好像又开始慢慢恢复了。

  =============================

  “放开她。”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居然是司音的声音。

  贝那多缓缓地松开了手,低沉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上方传来,“那块魅蓝石呢?”

  司音语气平淡,“我不知道。况且,你也该知道,”他顿了顿,又继续道,“这次的任务,任何人都不能帮助她,也包括你。不是她亲手解决,就不能救她自己。”

  贝那多沉默了几秒,弯下腰来轻声问我:“现在好点了吗?”

  我揉了揉眼睛,清晰地看到了他的面容,连忙点了点头。

  “我先回去了。”他摸了摸我的头发,“不要胡思乱想了。”

  他起身走到窗前,推开了窗子。窗外的雨,已经渐渐止了,凉风夹着荷香轻悠悠地钻进了屋子,空气里顿时充满了淡淡的荷香,如同无法流动的河水,沉淀下来,沉淀下来。

  “不要忘记我说过的话。”司音的脸上有着水平如镜的静谧,“不要妄想一些永远不会属于你的东西。”

  贝那多凝望着窗外,银色长发随风飞扬,声音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惆怅,“我知道,其实现在这样我应该很满足了,可是有时……我还想要的更多。”

  话音刚落,他就轻轻跃出了窗子,很快消失不见。

  司音望着他离去的方向,久久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一分钟,十分钟,三十分钟……不知过了多久,他好像才注意到正蹲在墙角画圈圈的我。

  “你也早点睡吧。”

  “我睡不着。”

  他那浅金色的眼眸内泛起了一层温柔的色泽,“这——很容易。”

  在他说到“易”字的时候,我就觉得一阵浓浓的倦意袭来,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双眼,在意识消失前最后想到的是——这就是传说中的催眠术吗?——

  清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大亮了。我揉了揉脑袋,昨天……对了,好像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睡着了,可是,昨天睡着之前我好像还蹲在墙角吧?怎么现在在床上了?难道——是司音把我抱上来的?

  想到这里,我的脸忽然微微一热。

  吃早饭的时候,看到司音时,忽然想到了昨晚的事,不免有点尴尬。他只是朝我点了点头,又继续看起了手中的报纸。

  “师父,我把所有的资料都整理在这里了。”飞鸟拿着厚厚一迭打印出来的复印纸,匆匆走到了司音面前。

  司音随手拿来翻了翻,嘴角略扬,“好极了,那么就开始吧。”

  “开始什么?”我刚问了一句,就惊诧的看到那叠厚厚的复印纸在缩小,变薄,直到变成了差不多只有指甲盖大小的一点,接着就变成了一颗雪白的药丸。

  “吃下去。”司音头也没抬的又拿出了一颗紫色的药丸,“还有这颗解语丸,也一并吃下去。”

  “什么!”我的嘴角开始抽搐。

  “小隐,这是所有关于那个时代的资料,只要吃下去,一旦到了那个时代,这些资料就会在你脑中出现,会对你有帮助的。那颗解语丸也一样,到了那个时代,你的语言会完全没有问题。”飞鸟在一旁耐心解释着。

  “啊,这么神奇?那这样的话……”

  “只在那个时代有效。”司音仿佛看穿了我脑中翻腾的邪念。

  我干笑了两声,将那颗药丸吞下了肚,喝光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牛奶。

  司音放下了报纸,从怀里掏出一串水晶手链,放入我的手中,水晶一共有八粒,分别有红,紫,白,绿,黄,金等不同八种颜色,颗颗晶莹剔透,隐隐的透着光泽。

  “好漂亮的手链啊。”我接了过来,极其熟练的套在了自己的手上,熟练的连我自己也有点不解。

  司音一脸凝重道:“这八颗水晶分别代表水、木,火、金,土,风、暗、悍。是让你穿越时空的媒介,记住我教你的这几句咒语,到时你就能召唤我,还有切记千万不能丢失这串水晶,少了一颗,我就不能召你回来了。”

  我诧异地瞪大了眼,啥?就凭这几颗花花绿绿的珠子,就能穿越时空?

  他看着我,指了指我腕上那颗紫色的水晶,“如果遇到危险,就通过“风”来联络我,我会把你召回现代,明白吗?还有,如果碰到妖物,它也会保护你。”

  啥?我的眼睛瞪得更圆了,还会碰到妖魔鬼怪?我的心脏是很脆弱的……那——不知现在后悔来不来得及?

  “小隐,千万小心哦。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就先回来再说。”飞鸟的脸上写满了不放心。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司音抬眸望了我一眼,“出发吧。去改变拉尼阿尔的命运,改变卡琳的命运。”

  我的心里一凛,这个司音好恐怖啊,怎么总能猜透我在想什么。

  他将手指按在了我的水晶手链上,口中开始不断吟诵起咒文,我诧异的发现手腕上的八颗水晶开始发光,越来越亮,越来越耀眼,刺得我的眼睛都睁不开,全身也越来越热,意识渐渐开始模糊……

  我的浑身被水晶所发出的彩色光芒所笼罩,通体只感到灼烧般的炙热,我的呼吸好像就快停止了,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司音的声音也越来越远,一阵炸裂般的头痛终于让我完全失去了知觉。

  身体是麻木的,手指是僵硬的,连思绪都沉寂的如一潭死水。

  我……这是在那里?

  耳边传来了划破长空的鸟叫声,潮湿而清爽的轻风温柔地拂过了我的发端,扑面而来的,是略带着咸味的空气。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视线里出现一对浅棕幽深的眼睛,正微笑地凝视着我,一点一滴的泛起了柔和的色泽。

  “你醒了?”他的声音温和而亲切。

  我只是呆呆地看着他,许多不曾有过的记忆在脑海中穿插,他穿着及膝的灰色束腰外衣和长裤,外面罩着用银色领针固定好的灰色斗篷,这是欧洲中世纪典型的男子服装,他腰间的佩剑,应该出自于公元800年到900年之间的英格兰……

  那么,这里就是——

  我蓦的站起身来,在看到眼前的一切时,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气。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从未见过这样深的蓝色,那是一种蓝到发黑的颜色,仿佛将天底下所有的蓝色都溶入了其中,就连天空的蓝色也被掠夺一空。

  从未见过这样的海浪,浩淼汪洋,卷地接天,有一种气吞八方的气势,有一种随心所欲的狂放,有一种来者不拒的贪婪,有一种藐视一切的傲慢。

  如果没有猜错,难道这里就是——北欧海盗时期的海域?

  神啊,我真的穿越了时空!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续集》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