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皇室国际->《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四十四章

    第一百六十七话求婚vs一诺

    “路先生,我不会让你带走她。谁也不能!”展臂把在背后微微瑟缩的身子搂进怀里,顾夜白眸锐似电,一字一顿。

    ——————————————————————————————

    “这是怎么了。”林子晏低声道。

    章磊摇摇头,凝眸看向那两个同样气势赫赫的男人。

    房内气氛似乎要一触即发,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连巡房的几个医生护士也驻了足。

    “我是她的父亲,顾夜白,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路泓易冷冷道。

    顾夜白眉心轻拧。

    一会,侧过脸,轻声道:“小猪。”

    悠言懵懵点点头。

    “把手给我。”

    缠了布纱的白皙小手毫不犹豫交递到他的掌心中。

    “会痛,忍一下。”

    悠言不明所以,却用力点点头。

    她的手被烧伤了,密密缠了纱布。顾夜白便去解缠绕到她指上的纱。

    饶是他轻轻细细,还是弄疼了她。她咬唇看着他,一向怕痛,这次却很安静乖巧。顾夜白心里却一抽一抽的疼了。

    当她的指完全暴露在他的眼下,顾夜白把手探进口袋里。

    末了,五指微展。

    众人睁大了眼睛,他的掌中是一枚系着链子的钻戒。

    “在你这儿。”悠言喜极而呼,便要向那戒指扑去。

    顾夜白手掌一合,不让她碰触。

    悠言愣愣看着他。

    “言,告诉我,你愿意戴上它吗?”

    似乎不敢确定他的话,悠言眼睛睁得大大的,瞪向那枚光灿璀目的戒指。

    没有再给她说话的机会,顾夜白执起她的手,把戒指套进了她的无名指。

    尺寸,正适合,似只为一人量身而做。

    阳光透过帘帐,倾洒在一切物事上。这一刻,四周是极致的安静。

    连微微的呼吸似乎也怕大了。

    明明巨大的喜悦侵进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悠言两眼晶晶亮,却又嗔道:“哎,我这不是还没答应么?”

    “没关系,你一定会答应。”

    耳边是淡淡的声音。

    悠言暗恼,狠狠瞪了顾夜白一眼,这人,连求婚也这么拽。

    “我不愿意了。”

    “嗯,那戒指还我。”

    大掌向她伸来,不急不缓。

    悠言叫了一声,翻到床头一角,把手藏到背后,戒警的看向他。

    众人互望一眼,都不禁莞尔。几个护士早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路悠言,你怎么这么笨?”路泓易终于按捺不住,出声轻斥道。

    悠言懊恼,向那人看去,他正似笑非笑的凝着她,一双瞳,蕴了她看不懂的情绪,却温柔得似潭泽要把她吞噬。

    几时见过这样他。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顾夜白走到路泓易面前。

    微低下了头。

    “路先生,您是她的父亲,我是她的丈夫,请您体谅一个丈夫的心情,不管是什么情况,他都不想与他的妻子分开。”

    林子晏,唐璜,Frankie等人交换了个眼色,林子晏微叹,他的老板什么时候求过人。

    路泓易敛眉,末了,淡淡一笑。

    悠言望向父亲,一震,突然明白了什么。

    爸爸。

    父亲凝目,慈爱的看着她。

    很多年前的记忆,在阳光的蒸蔚中,变得清晰。

    “爸,妈妈呢。”抱着小猪宝宝,她仰起小脸,看向父亲。

    英俊的男人,浩如星辰的眸,泪光微宕。

    伸臂把她抱起,男人抚着她的发,柔声道,“言,妈妈累了,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她要休息一段很长的时间。”

    “是去荷兰吗?那我们去找她吧。”

    “是比荷兰更远的地方,在这个世界的尽头呢。我们现在还不能去找她。”

    “世界的尽头?那是什么地方。”

    “是不会悲伤的地方。”

    “嗯,妈妈好像常常不开心。”

    “是爸爸不好,惹妈妈不高兴了。”

    “所以她要跟你躲猫猫吗?”

    “是,她藏起来了。她要爸爸很想她,用一辈子来想她。”

    “我也很想她。爸,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找妈妈?”

    “在很久很久以后,但那一天,一定会到的。爸爸先去,然后是言。”

    “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去?”

    “因为,言将来会遇见一个人,那个人需要言的陪伴。”

    “他又不是爸爸妈妈,为什么还要言陪他?”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寂寞。所以需要一个人来陪伴。”

    “寂寞是什么?”

    “譬如说,言半夜做噩梦了,醒来却又找不到爸爸妈妈。”

    “可是,如果,我陪他的话,你怎么办?”

    “爸爸会寂寞,但也会很幸福,因为那时言已经幸福了。”

    悠言怔怔望着父亲,泪水,一颊。又看向顾夜白,她的情人那深邃的眸里,满满是她的影子。

    爸。你怎会不知道,他爱着我。可是,你还要他一诺。即使,聪明如你,还是想要更多的笃定。

    爸爸。

    第一百六十八话花开花落,局里局外

    “老板,恭喜了!”林子晏道,唐璜,Frankie围了上来,冲顾夜白会心而笑。

    Susan跑过来搂住了她,碾出一眶泪水,Linda与黎小静站在前面,笑望着二人。

    “悠言,恭喜。”许晴走了上来,低声道。

    “你恨我么?”许晴说着,又向被众人围在中央,正与路泓易低声谈着什么的顾夜白望了一眼。

    “晴,谢谢。”悠言握住了许晴的手,一笑,“我只有谢谢。你与阿珊的赌局,成全了我。”

    许晴闭了闭眼睛,末了,也轻轻一笑。

    “悠言,不要放弃,要幸福。”

    悠言一顿,刚想说什么,她却已飞快走出了房间。

    声音在后面远去,许晴急急走着,一边微笑,一边流泪。

    这么多年。今天,也许,该彻底放下了。

    背后,却有声音唤住了她。

    顾夜白站在方寸外。

    许晴一惊,怔怔说不出话来。

    “许晴,我也欠你一句谢谢。不管怎样,你把她带回我的身边。”他淡淡道。

    许晴颤抖着低下头,“我把她带到学校去,让她受了伤,你不恨我么?”

    “当日,你是存心的么?”顾夜白反问。

    许晴愣住,赶紧摇摇头,苦笑道:“我还不至于坏到这个地步。”

    顾夜白扬眉,轻轻颔首。

    “顾夜白,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可以么?”

    “你说吧。”

    “如果没有周怀安,你会不会——”

    “许晴,不会。”

    “为什么?”许晴涩然一笑,心房却一下收紧。

    “因为,你是她的朋友。”

    原来是这样。

    许晴阖上眼睛,泪水模糊了妆容。

    原来,不管他那时有多恨她,他始终深惦着她。

    这么多年,许晴,你始终站在局外。

    顾夜白是一个复杂的人,所以注定了他今生只会爱上路悠言。爱上那一个直到今天还会由衷对她说谢谢的女子。

    ——————————————————————————————

    “师傅,师母,恭喜。”低低的声音,插进了所有人的谈话声中。

    顾夜白淡淡一瞥,辰意農低了头。

    “师傅,你还要我么?”声音,几分苦涩。

    不过数十小时,却仿佛看完了他们的一生。其间,林子晏做了补充。她知道了许多以往不曾知道的事末。

    她爱着她的师傅,可她还有什么理由去恨那个他师傅深爱着的女人?

    悠言从床上跃起,要往辰意農走去,顾夜白快步走过来,按住了她。眼神是微微的凌厉。

    悠言吐吐舌,扯了扯他的衣袖。

    “我难得被人叫一声师母。”

    顾夜白握紧悠言的手,沉默了一会。

    “好好准备一下比赛的事情吧,你未必就能赢得了你师母。”

    辰意農愣住,随即缓缓点了点头。

    就这样吧。以这个身份,永远守在他们身边。花开花落,也是缘份一场。

    小二微哼,“真聪明,懂得向我家小三下手。”

    章磊微微一笑,却又骤然止住了笑。

    悠言正看着他们,小二做了鬼脸,悠言眼眸里是温恬的笑,然后,静静凝向他。

    章磊只觉,满心的苦涩,突然淡了。回她一笑。

    顾夜白不动声色看了那二人一眼,放了悠言,又走过去与路泓易说话。

    末了,淡淡问了唐璜一句,“周怀安呢。”

    月光。

    床上,依偎在顾夜白的怀里,悠言只是笑。

    顾夜白摸摸女人的脸,捏了捏她的鼻子。

    “笨蛋。”

    “我不笨怎么会答应做你的妻子。顾夜白,你这人忒坏,求婚,没花,也不下跪,我亏了。”悠言想了想,嘿嘿笑道:“要不,你再求一次。”

    把下巴轻轻搁在女人的发上。

    “言,如果你的手术成功了,你要什么都可以。”

    “真的要换掉?”悠言低了声音。

    “嗯。”抱着她的手一紧。

    “你和我爸爸叽咕了一下午,就是说这个?”

    “嗯。”

    悠言突然笑了。

    “小白,如果把心脏换掉了,我不再喜欢你,你怎么办。”

    顾夜白在她唇上狠狠一啄,沉声道:“那你要喜欢谁?”

    “谁知道?那个心脏的主人也许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啊,糟糕,万一那人是个男的,我以后不是要喜欢一个女人——”

    话口未毕,便被顾夜白堵回了她的话。

    不仅仅是吻,他的大手探进了她的衣服里,充满占有的游移在她脊上的肌肤和胸前的柔软。

    悠言呼吸顿急,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承受着他的热情。

    他却没有再进一步,只在她唇上深深一吻,便把抱紧在怀里。

    第一百六十九话上一站离殇,下一站幸福

    悠言却捻虎须,叽咕着趴到他的耳边,咬了咬他的耳珠,得意的察觉到他微微一颤。

    “你不想要我么?”一点羞赧,低低在他耳畔道。

    黑暗中,顾夜白苦笑。对她,他怎能没有欲望?只是,现在她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任何欢爱。

    大掌拍了拍她乱拱的脑袋,斥道:“睡觉。”

    男人随即搂着她躺下,悠言撅嘴,在他怀里挪了挪,自动自觉寻了个最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

    月光,清婉得似水。

    医院的夜晚,很静。虽然顾大社长为她弄了一个超级豪华的私家病房,但也许一墙之隔,便是生死离别。

    没有睡意。悠言舍不得睡,只是静静的蜷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的心跳还有淡淡的温暖。

    她知道,他也没有睡。

    大手轻轻抚着她的发丝,一下一下,温柔如许。

    几个小时前,爸爸还在,一大班朋友还在,现在只剩下她与他了。

    但她知道,她不寂寞。

    有他,她便不寂寞。

    想了想,骨碌一声爬了起来,爬到男人的身上。

    顾夜白搂住了她,拧眉。

    “你是猴子转生吗。”

    “不是猪么。”悠言嘿嘿笑道,“小白,我不想睡。现在还不太晚,我想去一个地方。”

    “不好。”

    “医生说我现在的情况还好。”

    “……”

    “去嘛。这是我做你妻子之后第一件求你的事情,你也不答应啊。”语气委屈了。

    月光轻打在她脸上,顾夜白心里一软,长叹一声,旋手轻轻给了她一个爆栗。

    悠言眉开眼笑,知道他答应了。

    “小白,我们去坐最后一班公交吧。”

    就知道不能轻易答应这女人。

    好吧。哪有人把开车到某一个公交汽车站,把车扔在禁停区,然后去坐最后一班公交车。

    不过,居然也赶上了最末一班车。

    11点,车上,人不少。很多是学生。因为有一站,是G大。12点,是校禁的时间。

    悠言靠在顾夜白肩膀上,拿着蛋糕,呼哧呼哧吃得不亦乐乎。

    顾夜白绷紧了一张脸。当作没有看见那簌簌而下的蛋糕屑。嗯,他的小妻子还顺道去天使买了个蛋糕来啃。

    背后,似乎有可疑的笑声传来。

    悠言皱皱眉,一张脏兮兮的嘴凑到顾夜白耳边,“喂,他们笑谁?”

    “不是笑你你干嘛问我。”顾夜白扔了一句。

    悠言哼了一声,继续啃蛋糕。

    未几,却有几人走了上来。

    “请问一下,是顾学长吗?”声音是微微的紧张。

    悠言一愣,看去,是几个年轻男女,估摸是G大的学生。

    顾夜白淡淡一笑,摇摇头。

    几人互望了一眼,满脸失望,又退回座位。

    “我就说这不是顾学长,他的女朋友不是那位周学姐么,怎么会换了一位?”

    “落伍的家伙,你没看电视和杂志么,他现在和路悠言在一起。”

    “……”

    “就是赢了首日招募赛的那个女人。”

    “我说你们都out了才对,什么女人不女人,那路悠言是顾学长的前任——”

    “你别说,我看前面那女的就像那路悠言。”

    悠言掩住嘴,笑出了泪。

    顾夜白拈去了她腮边的碎末,捏了捏她的鼻子。

    “你为什么不认?”悠言压低声音道。

    “……”

    “啊,你是怕我给你丢脸来着。”悠言一怒,用力去掰他的手。

    男人翻手把她的手覆住,淡淡道:“你有这个认知就最好。”

    悠言大怒,顾夜白眸轻眯,勾起抹笑,只是抱紧了她。

    他们之间相聚的时间,别人要参上一脚,他并不愿意。一点也不。

    她靠在他身上的力道,渐渐重了。

    “言?”

    轻轻吻了吻她的脸颊,有点凉。他眉心一皱,把她裹在他的外套里。

    “嗯,小白,我不要睡,我要坐到G大那站……”

    “乖,睡一下,到了我叫你。”

    “你一定要叫我。这一回,我一定要坐到那站的。”

    她的声音渐渐低了,顾夜白心里一凛,一瞬,有什么划过心头。

    那是四年前。分手前的几个夜晚。他熬了几个通宵做了一些稿子,但舍不得拒绝她,那天,和她出去玩了半天。回来的时候,他轻靠在她身上,睡着了。

    影像,一点一点在脑海里回放……

    软腻的小手摇晃着他。

    “小白,小白。”声音带了点哭音。

    他心下一紧,立刻睁开眼睛,抱住了她。

    “我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说。”

    “你要先听哪个?”

    他皱眉,随口道,“好的。”

    “呃,好消息是,我们很快就可以下车了。”

    “坏的?”

    “……”

    “路悠言!”

    “我刚才没顾上看站,呃,我们坐过站了,G大已经过了。”……

    忍不住拥紧了睡熟的她。G大那一站,名字其实并不叫G大站,而是幸福路。

    四年前的那个夜晚,他们错过了那一站。这一次,由他来看站,再也不会错过了。

    第一百七十话茧约vs神秘失踪?

    车子,抛锚了。恰好在G大前两个站。

    顾夜白心下一沉。

    被抱下车的悠言,还茫然四顾。

    乘客下了车,不少人咒骂着,也有人赶紧去拦计程车。可惜,这一站,前不村,后不店。别说车子,鬼影也不多一只。

    “小白,我们也要等计程车么。”悠言揉揉眼睛,依在男人身上。

    顾夜白轻轻一笑,末了,微微俯下身子。

    悠言哇的一声,跳上男人的背。

    黑漆漆的路,房子稀疏。人,很少。远处,林子茂盛,里面似隐了什么会随时会扑将出来。

    下巴搁在男人肩胛上,悠言却感觉安稳,没有一丝惧怕。没有计程车也不要紧,只有与他在一起,一定可以走到G大站。

    “小白。”

    “嗯。”

    “我听珊说,你的叔叔和弟弟被带走了。”

    “不过是罪该应得。”淡淡的男人的声音。

    悠言微叹了口气,末了,道:“你爷爷真的会很高兴么,看着亲子入狱。”

    “他早就百炼成钢。”

    悠言扑哧一笑,想了想,道,“他也可怜。”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悠言黯然,脸轻轻挨近男人的脸。

    “小白,我求你一件事。”

    “言,不可能。”

    “你果然知道了。”

    “并不难猜。”

    “我也恨她,只是,我现在很幸福,就这样吧。好不好?”

    “她差点便杀了你!”顾夜白的声音蓦地一冷,那森然的寒意,悠言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还有几个愿望可以用?”

    “言,把你的愿望收回。不值得用在她身上。”

    悠言怔了怔,末了,一吻,印在男人的脖颈上。

    “你不喜欢我说,我便不说,我的手术大概是凶险万分吧。如果可以,帮我积点福荫好吗?”

    男人沉默了许久,突然轻笑。

    “言,你的身份证在这儿么?”

    “在的。”

    “嗯,碰巧,我的也在。今晚,我们不回去了。”

    “啊,去哪里?”

    “民政局便在G大不远的地方。我们去那边等天亮吧。”

    “……”

    ———————————————————————————

    一个月后。

    机场。

    林子晏笑骂,“这两口子还真是,携徒弟集体失踪,所有人都到齐了,还不出现?!”

    Linda笑道,“兴许是要避开那些记者。”

    “妈呀,这些人还真是恐怖,咋都像蜂窝,这么多——”小二吐吐舌,望了望不远处守候着的黑压压记者,撇嘴道。

    章磊轻笑,只是望向远方。

    一旁的Frankie已在兴奋嚷开,说要去日本找个老婆。许晴哼了一声,Susan早笑弯了腰,林子晏不动声色的挽住了她的肩。

    快到点上机了,那二人该出现了吧。

    除了夏教授夫妻和唐璜,当日在医院的一班人今日再在这儿聚首。即将赴东京,参加万众瞩目的那个盛典。

    顾夜白已安排了医院去寻找适当的供体,也许比赛完后,悠言便可立刻进行手术。

    至于唐璜,谁也不知道唐璜那里去了。他突然失了踪。

    林子晏却明白,也许唐璜的失踪与怀安不无关系。

    短短一个月,这个城市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两个星期前,怀安全家离开了G城。失踪了许久的楚卿因多年前一宗故意杀人罪入狱。

    以顾夜白的性子,也许这已是最仁慈的做法了。

    艺询社选址重建,全国画者招募赛完美落幕。悠言以一只左手,完胜其余九日的参赛者。当然,不得不提的是,最后与辰意農的一战。

    全城瞩目。

    蝴蝶为题。兹纪念已逝的天才画家迟筝。

    意農右手迷蝶,红尘摇曳,繁花绿水间,蝴蝶飞飞,芳影,惊鸿一瞥,再难觅寻。

    这幅画,震惊了整个画坛。这便是顾夜白亲手教出的徒弟。

    无人想到,这画最终却败给了顾夜白的妻子路悠言。

    一张素纸,所画,不过一丛茧,一缕未成形的魂。

    是谁誓要破茧成蝶,不为重生磐涅,亦不必飞渡沧海,只求曾与你相遇。哪怕翅断命折,溺死在你的怀。

    这幅画,命名为茧约。

    数个画坛大师一致评定,这画胜在画技,却更胜在立意。生命充满不可知性和困境,可是,不管人还是这世间的任何一种生物,无不按着自己的轨迹,去完成一段旅程。

    我们也许渺小,但我们存在过,爱过。哪怕千百年后,这世上再没有了我。

    这一战过后,顾夜白和路悠言成了G城最热门的话题。所有人都对东京大赏赛抱了极大的期望,单等这对夫妻将画出怎样的一幅惊世骇俗。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