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皇室国际->《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三十三章

    第一百一十九话天使简约

    声音在后面传来。

    “你们是什么东西。”车主愤怒道。

    “你才是东西,NND,差点撞到人,还敢嚷嚷,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老子不叫小二。”

    哦。小二也在么。

    下意识往四周一看,原来不知觉来到时光附近。

    那么,对面是——他回到公司了吗?他会和怀安言归于好吗?

    步到时光旁边的小花圃,在前面的木椅子坐下。叶子数片,飘零在椅上,找不着归宿。

    恍惚中,似乎感觉有道灼热/的盯着她。

    把蛋糕盒子放在膝盖上,痴痴看了好久,打开已磨破的盒子,拿去小匙,勺起。

    刚要送进口中,却教人劈手夺过了。连着那端放在膝上的蛋糕。

    悠言愣住,抬眸,只见磊手中擎着盒子,眉宇紧皱,凝着她,眼中恼怒又心疼。

    旁边的小二瞟了她数眼,神色古怪。

    “还我。”悠言站起,把手向章磊伸去。

    “这个刚才丢地上,脏了,不能再吃。你喜欢吃,我去买给你。”章磊微叹了一声。

    “还我!”悠言皱眉,重复着,伸手便抢。

    小二诧异,一块脏蛋糕,犯得着吗。虽说为她插足当“小三”的事儿恼着她,却又起了恻隐的心,为她此刻落魄之此。但看她的衣衫,又似乎不像——

    章磊眼神一冷,大手握上她的小手。

    “言,我说,这脏了,不能再吃。我给你买!你要多少都可以!”

    “我不要!我只要这一块!”悠言怒,扑了上去。

    把盒子往小二手上一塞,章磊反手把那娇小倔强的身/子搂进怀里。

    小二暗叫一声,贼笑。

    “你放开,你放开。你是坏人。”悠言拼命推搡着那强壮的身躯,只把手够向小二的方向,神色委顿。

    “小二,你还我。你还给我啊。”

    那脸上的苍白,悲痛的眉眼,小二一愣,几乎便要把那皱巴破烂的盒子递还给她,忙掩饰的清清嗓子,道:“你只要不做小三,哥哥便还你。”

    话口未毕,已遭章磊狠狠白了一眼。

    悠言突然笑了,低声道:“是,我再不会涉进他们之间去,也不会再打扰他的生活。小二,这是他唯一给我的东西,求求你,把它还给我。我只有这个了。”

    章磊一震,那人已放了她?

    那天,她随他离去以后,他不是不怒的。遣了人手去调查关于他的一切,还有她的行踪。很快,却又传来那全城轰动的新闻。

    那男人为了她,舍弃了原来美丽出挑的女人。

    还记得,那日,她跟在他后面的小心翼翼。

    不爱,不会如此。

    这些天,他也想过,是不是,该放下。竟舍不得去逼迫她。

    偏偏。此刻,她又这样莽撞地闯回他的视线里。

    当看到她失魂落魄几乎被车撞上,她俯/身去检那块蛋糕时,他不无震撼。

    不过是那人给的一块破烂的蛋糕,怎值如此?

    章磊冷笑,愤怒,业生。

    “小二,把蛋糕扔掉。”

    大手揽了她的腰,沉声道:“言,你要吃蛋糕是吗?现在我就带你去天使简约。”

    闻言,悠言一愣,随即望向他,眸里,是无声的倔强和抗拒。

    章磊心中一疼,这么在意?怎么能?怎么可以?

    悠言肘子往他腹上一戳,章磊未及防,手微松,悠言狠狠推开他,便向小二跑去。

    小二扁扁嘴,把盒子往章磊的方向一扔,笑道:“傻子小三,捉不到,捉不到。”

    章磊接过,冷了眉峰。

    悠言扑了个空,呆在当地。

    傻子小三。小二哼哼唧唧的声音还在背后闹腾着。

    悠言转身望向章磊,眼泪,终于,顺颊而下。

    章磊眉心涩痛,凤眸不觉落在那个又皱又脏的盒子上。

    盒侧,橄榄翠绿。一行字灼痛了他的眼。

    You/are/my/only/one.

    你就是我的唯一!?

    这就是天使的约?这是顾夜白给她的——?

    你就是我的唯一!

    用这样的约定,来说再见。

    她的叙述已完结很久。

    她说,阿珊,我很累,我过几天便回去,我想回去看看我爸爸。然后我要去庐山。

    问她,“你老板,经常来看你吗?”

    她轻轻点头:“老板人很好,那天我还对他闹脾气了。”

    小灯的光芒过于微弱。月光,照不穿这满室的黑暗。Susan微叹了口气,抚了抚她的发。

    这个笨蛋蜷伏在她的膝上,宿醉的困顿,再次跌进睡梦中。她的脸色很白,就像这白月光。

    第一百二十话爱若将离——倒计时(1)

    “言,你不累么?丢了幸福的猪。好好睡一觉,你累了。你的事儿,容我好好想想。”轻轻把她的头放到沙发上。

    拉了窗帘,凝向天边浅月如钩。

    “如果,真的有一个天国,那,迟姨,迟学长,请保佑言能得到幸福。她老说她的小白过得很苦,其实她何尝不是?让她也尝一尝幸福的滋味。”

    “我爱的人,他有了妻。有时,我也很想做一个坏女人。可是,不能。每个人都有他恪守的不可以。我不打算再飞了。这一辈子也许就这样了吧。所以,可以的话,把我的时间分一点给她。”

    回头看看熟睡的人,擦了眼角,竟一手湿意。

    掏出了手机,按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响了好久,无人接听。

    正要挂断,那边却传来了声音,有点焦灼,有些慌乱。

    “Susan。”

    “子晏,抱歉,扰你清梦了吧。”低低的笑,他的慌乱愉悦了她。真是坏心的想法。

    “没事,没事。咦,你怎么了?Susan,你还好吗?”焦灼中,又抿进了担忧。

    她明明在笑不是吗?这男人竟听出她声音有异?

    “子晏,我——”

    “林副社,哪个是谁啊……”

    那头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是女人的低吟?!

    没听错,Susan唇边笑意一收。淡淡道:“打搅了,林副社继续便是。”

    “Susan,你听我说——”

    按掉,力度稍大,磨损了指甲。Susan抚抚额,想想,索性关了机。

    突然,怔了一下,又自嘲,轻轻一笑。做什么把电话关掉了?因为笃定他会打来?

    真是的。他早已不是昔日G大那个暗恋她的男孩。有点疯狂,有点豪气,很够朋友,输掉大冒险会在女生宿舍下面吼一嗓子。脱去往日的青涩,他如今,已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事业有成,身边有红粉无数。

    不是每个人都是顾夜白,而顾夜白也曾有过周怀安。她与他之间,早已往事如烟,还没开始,便也无结束。虽然不常见面,但他对她一直很好。因为好,所以习惯?心里微慌。所以,刚才竟然关掉手机,不嫌孩子气吗。

    重开了手机。

    目光落在桌上的物事上,这傻瓜,破烂的物事也能保存如此久。盒侧,字体已斑驳,但无须细看,她知道,那里印着一句什么。

    You/are/my/only/one!

    那时,她与她总爱隔三岔四到天使简约买蛋糕吃,每一个女生,谁不爱一生一人的约定。可惜,今日,那笨蛋的故事陷入死局,而她的已然终止。

    只渴望最简单的爱情,为什么,偏偏都不能得。这世上,不是说爱了,便有美好的结局。公主和王子的美丽注定只能是童话吗?

    轻轻笑,轻轻的。怎么办,有点悲伤。

    电话,突然响起。一惊,看了看屏幕上熟悉的号码,按下接听。

    “Susan,你听我说,刚才那个女人,和她在工作上也有几面之缘,在酒吧喝醉了,我——”

    “你不用向我解释。”

    “我怕你——”

    “怕我什么?”

    那边却缄默了声息。Susan也不说话,只是看着那盒子出神,想起方影,想起那日二人说再见的情景,忧伤如月光渗进。

    “Susan,你怎么了?”那边,林子晏的声音,一沉,又急了。

    “我在看一样东西。”随口道。

    “看什么?”

    “天使简约。”

    林子晏“嗯”了一声,又道:“你想吃?你现在在家吗?我给你买过来。”

    Susan一愣,那男人似乎清清了嗓子,使他的声音听起来更轻淡些。

    “很晚了,都关门了吧。”

    “那我明早买过来给你做早点。”

    Susan怔住,有什么在心底轻缓流过,似乎有点暖。

    “子晏,谢谢。”

    “我这不是还没送货上门么?”男人笑了,声音磁性好听。

    “不必了,你的心意我收下。再说,我现在在言这里。”

    林子晏沉默了一会。

    “悠言,还好吗?”

    “怎会好?”Susan叹了口气,想起什么,又冷笑道:“顾社长好吗?看杂志,和周美人出双入对,日子过得挺滋味啊。”

    林子晏长吁了一口气。

    “怀安是来找过白几次。算了,他的事我也不好说。他后天要飞东京。估计一段时间不回来。”

    “周怀安也一同过去?”

    “她大概会跟过去。”

    “周怀安,行,你真行。”Susan咬牙,“他为什么突然要过东京?”

    “他的二叔在那边有了一些动作。”林子晏声音有点凝重。

    Susan估摸这事不简单,言要离开了,如果这男人也走了,那么,这兜兜转转的情事如何得了。咬咬唇,又道:“子晏,我就不信姓顾的不再爱言!你不能让他离——。”……

    “Shit!”Susan暗咒一声,紧张关头,竟然没了电!

    第一百二十一话爱若将离——倒计时(2)

    那男人离别前的一天,竟然是一个晴日,无云的天,青得像是用淡彩涂描过一样。

    Susan站定,看了一眼前方的120大厦,依旧是井然有序。

    同一片天空,哪怕此刻你在城市最阴暗的角落死去,另一方,也繁华依然。

    万物的态势,不会为任何人而逆转。

    可我偏偏不服!Susan甩甩头,把包往肩上重新提了正,走进了大门。

    前台的保安虽是新换,也有一定的眼力。看着眼前的冷面妖娆,心中想着一定是来找麻烦的。拦下了Susan,话却说的叫一个客气:“小姐,请问您找哪个部门?”

    Susan淡淡一笑,“找人”,拿出手机。这次电量充足了。想想,不禁莞尔。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林子晏的声音中多了一份犹疑:“Susan?”

    Susan只说了一句“我在你公司大堂”便挂断了电话。

    保安狐疑,心道,这美女还真拽,这找的是哪个职员啊。不刻,瞠目。

    那风风火火出了专用梯的不是林副社是谁?

    “来了?”Susan轻声道。

    一声普通不过的招呼,林子晏只觉眼前人明丽动人,容色竟不可方物,眼睛,一时不知往何处安放,张了口,又无声。

    随即想起什么,微急:“悠言她——”

    Susan倒是一向知道子晏的样子,不慌,“她没事,是我找你有事商量。”

    子晏松了口气,商量道:“去我办公室?”

    Susan略点了下头。子晏笑,伸手摆了个请的姿势,前行几步,忙去按了电梯。

    那保安平日里是见惯了林子晏嘻嘻哈哈没有正型的样子,见了美女也从来都是非搂即拍的,除了顾社长,还没见这人对谁那么正经过。今天这个情景,实在不是这位副社的style,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林副社的死穴?!

    进办公室前,子晏一缓,吩咐门口的秘书,“送杯咖啡进来,卡布提诺,多加一份糖浆。”

    倒难为这男人,一直记着。下意识看了他一眼,却撞上了他的目光。

    Susan一怔,微微侧了头,一时,二人无话。

    顷刻,门口传来了叩门的声音,没有让人把东西端进,林子晏亲自开了门。

    把咖啡递给Susan,林子晏坐回办公桌前,凝向Susan,只等她开口。

    Susan啜了口咖啡,笑了一下,抬头看着子晏:“我就直说了吧。”

    子晏却拿起一颗烟:“第一次来我这里吧。”

    Susan斜睨了他一眼,笑,“嗯,布置的还不错。”

    “还抽烟吗?”

    “不常抽了。”

    “方影不喜欢?”

    愣了一下,Susan有点着恼:“干他毛事啊。”

    复又瞪了一下子晏,“我今天找你有正事。要不,这个三宝殿——。”

    林子晏瞟了眼Susan,不无幽怨:“我明白,为了悠言吧。要不是为了她,你哪里想得起我来。”

    Susan脸一红,气急,站起,手指着林子晏。

    “林子晏!你别在这假文酸醋的,你平日那些新闻还少?那些花边我没兴趣,也不想为你的花边做贡献,你就说这忙帮还是不帮得了。”

    “帮帮帮!”林子晏冲口而出,想想,不对,忙又道:“那帮什么,你也要说清楚,我才知道能不能帮吧。”

    “把顾夜白拦下,让他哪都别去,就在这里守着他的小猪。要不,到时,别说我没提醒过你们,只要这回再让那笨妞跑了,以后,估计就连根毛,你们也别想再见到了。”Susan道着,心里又涩了,那笨蛋还有多少时间,谁知道?

    “那家伙,什么时候听过别人的劝。他定下来的事情,恐怕无人能改。”林子晏苦笑。

    Susan听完,本就甚没底气的心更是沉了一截。“无人能改,这就是说,你也不能?”

    林子晏眉一皱,稍顿,嘴角突然又掠过一丝笑,慢慢的摇头:“硬改,不成。但也许别的方法可以一试,能够奏效也未准可知。”

    “子晏,你成心的对不!这关子就罢了。你就直说行还是不行。”

    看着焦灼的Susan,子晏反而镇定了些许。“阿珊,你们的教练软啊。这几年的空姐生涯,怎么教的你,怎么还没把你的性子磨平啊。”

    Susan一恼,冷笑道“你才软呢。”

    这话不经大脑,只是话赶话。话出了口,Susan立刻便意识到不妥,该死的这怎么就说一个男的软——

    一向好脾气的林子晏也微微恼了。腾的离座,身子一倾,逼近了Susan。

    “Susan,我是软是硬你要不要亲自验证一下。”

    从没见过子晏发火,Susan一怔,退缩了一下,一想起被这男人占了便宜,愈发怒了,声音也微高过了先前。

    “林副社,那还敢请教,到底是哪些花边夸的你硬?少在姐姐我面前耍,姐姐这两年,什么流氓没见过,你要耍,还嫩点。”

    林子晏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抬了抬手,又放下。咬牙挤出一句:“谁有你Susan这么见多识广。”

    返身,回行,心不甘,原地转身,指着Susan。

    “告诉你,你别太嚣张,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话是说了,但事情还是要办的,Susan把自己的心火压了压,放软了声音:“那你现在还忍不忍我?”

    子晏一愣,被Susan整得也是没了脾气,随坡也忙下了来,“忍?当然忍,忍到忍无可忍,我便从头再忍。但顾夜白这事着实难办,我要你一句承诺,就是拼着拦下飞机,也帮你办成。”

    “我就知道,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说,要我做什么?赴汤还是蹈火?”

    林子晏轻轻一笑,眉宇几分深远。

    “如果要赴汤蹈火,我一个就够了。我只要事情办成后,你能做一天我的女友,假装的也好。陪我过这个圣诞。明天就是平安夜,我希望能和你一起倒数。我不想再一个人过圣诞了。”

    “要陪你过圣诞的人还不多着?”Susan淡淡道。

    “我只要你一句,可以还是不可以?”

    男人的声音有几分低沉,Susan抬眸,讶然发觉二人不知何时靠得如此近,他一对炯炯黑眸便在她头顶上方,他灼热的呼吸几乎都喷洒在她的脸上。

    第一百二十二话订婚——圣诞嘉年华前夕

    Susan脸上一热,咬牙,狠了狠心,道:“好!要是办成了,漫说是陪,我给你当一天跟班也成。”

    “谁是谁的跟班?”林子晏淡淡道:“当一天林子晏的女友,不会屈了你。”

    Susan两颊微醺,别过了头。

    林子晏心神一荡,大手情不自禁便握上她的肩。

    那突至的男性气息,Susan有点慌乱,往后退了一步,一急之下,高跟鞋子一磕。

    没有摔倒,却瞬间到了对面男人的怀抱。

    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女人,此刻正在他的怀里。那清清的幽香,大掌紧贴着那曼妙柔软的腰肢,林子晏咬牙,才管住自己没往那樱唇上亲去。

    Susan挣脱了他,离了几步,狠狠白了他一眼。

    林子晏自嘲一笑,道:“Susan,记下今天说的话。”

    “行,就这么说吧。林子晏,你说,你要是办不成,怎么办?”

    “那好办,我给你当一辈子的跟班。”

    “办不成,这世上,我再不认识什么林子晏。”

    深深看了Susan一眼,林子晏拨了内线。

    “老板,是我。”……

    “明天,东京的行程能不能缓一缓?”……

    “不行?”林子晏冲Susan眨眨眼,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Susan妩媚一笑,后又狠狠瞪他一眼,做了个劈首的手势。

    “老板,明晚是我人生重要的一晚,想请你做我的见证。”

    Susan眯眸,突然嗅到几分危险的味道,瞥向林子晏。迎上Susan的目光,林子晏温柔轻笑。

    Susan抱抱手臂,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老板,我明晚将与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订婚,你当我们的主礼嘉宾吧。”

    Susan愣然,红唇微张,惊讶成“o”型,随即咬牙,两手撑到桌上,狠狠瞪着男人。

    爱煞美人娇怒的神情,林子晏抛了个媚眼。Susan怒,一手指着林子晏,如不是他还和那姓顾的说着电话,直想把他掐死一了百了。

    “什么?你不来,送我一份大礼补上?顾夜白,哎,我说,还有什么比我现在的位子大?难道说你打算退位给我——”

    Susan咬牙再咬牙,拿出当年对着镜子练习微笑的韧性,挤了个笑,手却按捺不住一把揪上林子晏的领子,低吼:“订婚就订婚,NND,林子晏,你给我说重点……”

    林子晏乐得像老鼠,大手覆上美人的手。Susan大怒,却见男人皱眉,搁了电话。

    “怎么?”紧张知道结果。

    “顾夜白那小子拽得要命,说行程不改。”林子晏神色一整,道:“我这就找他去。”

    Susan一怔,倒很少看到这男人这么认真的样子。

    林子晏手按到门把上,又转过身来,笑道:“宝贝,你坐坐,我很快就回。”

    什么时候二人的关系突飞猛进到订婚+宝贝的阶段?Susan抚抚额,心想果然不能对这人改观。

    开门,林子晏愣然,闪身,又退了进来。

    Susan诧异,这才看到林子晏背后,站了个男人。

    “Susan。”那人淡淡道。

    Susan一惊,道:“顾夜白,你怎会在这里?”

    “我刚好下来,也省得子晏走一趟。”顾夜白道,万年冰山表情。

    这黑人!林子晏几乎吐血,挤出一笑:“老板,你牛!”

    利眸扫了二人一眼,顾夜白微微一笑,道:“Susan,恭喜。明天,我就不过来了。回来必补上厚礼一份。”

    Susan冷笑,道:“顾社长,你狠。我们这些直肠子那里逃得过你的利眼,只是,苏珊在这里多嘴一句,你以后别后悔了才好!”

    “谢谢忠告。我做事从不后悔。”顾夜白嘴角微勾,便向门口走去。

    “她夜夜卖醉,生不如死,你就一点不心疼?”冲着那人冷酷的背影,Susan怒喊。

    高大的身/子微微一震,随即,顾夜白转过身。

    “那又怎样?与我何干?”

    声音冷漠之极。

    Susan大怔,以为他总有几分怜惜,哪知他竟说出这样的话,刚才他背影的异样似乎不过是她花了眼。

    “顾夜白!”Susan怒极,奔了上前,却教子晏紧紧搂进怀中。

    “子晏,管好你的女人。”门倏地关上,声音远去。

    “林子晏,你放开我!我要找那姓顾的!”Susan红了眼,狠狠推向那禁锢着她的男人。

    林子晏紧皱了眉心,却丝毫没放手的意思。

    Susan把心一横,张嘴便咬在他的手背上。

    林子晏吃痛,也不躲,只是轻轻抚着她的后背。

    Susan性子要强,但此刻想起悠言那苍白的小脸与方影种种,心中气苦,又得这男人温柔相待,泪水一下便涌了出来。缓了挣扎,靠在林子晏肩上,哭了起来。

    林子晏几时见过这女子如此模样,心里又爱又怜,情难自控吻上她的发心,柔声道:“Susan,别哭,我说过帮你,一定帮你到底!”

    “无法可寻不是么?”Susan咬唇。

    “不!我刚倒想起一个人!如果那人肯相帮,我就不信顾夜白不点头。明晚,我们的订婚宴,这场圣诞嘉年华估计能成!”

    “谁?!”Susan一凛,抬头紧张看向子晏。

    林子晏神色凝重,附/身在她耳畔轻声说出一个名字。

    Susan一震,失声道,“是他/她!只是我们可以联系上吗……这人又肯相帮吗?”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