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皇室国际->《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二十三章

    第八十四话如果你变成了回忆(1)修改版

    亲们,十分抱歉,原第八十四话——如果你变成了回忆(1),人物回忆的视觉上欠妥,做了修正,原作不要,以下面修改版内容为准。

    人声潮动,那是四年前G大的校园。

    阳光映照在教学楼的班室,高数科,上课铃声已敲过。乱的人群逐渐安静起来,老教授拿笔在洁白明亮的板上划了一堆数符。

    “抱歉,我迟到了。”薄唇微抿,脚步停驻在课室门口。

    俊美的面容,潋滟的重瞳,宛如贵族华美却又沉默的气息,一下调动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众人的视线便落在门外那迟到的男生身/上。

    “那不是美术系的顾夜白吗?怎么跑到我们的班室来了?”立刻有人动了。

    喧闹又繁乱的声音中,有女生拔尖了声音。“他就是顾夜白?好帅!”

    “谁是顾夜白?”有人问。

    “你竟然没有看校园祭那场校统技艺传承大赛?六场比赛,他一人拿下四个桂冠——”

    老教授胡子一吹,摆摆手,沉了声:“都给我闭嘴!你们把我这当菜市场来着啊?”

    又向门外的陌生来者投去睇去,镜框下的目光威严又质疑。

    “同学,你好像不是我们班上的吧。”

    重瞳微眯,顾夜白淡淡而笑。

    “学术无分国界,何况是小小一个班级,素闻方教授的课精彩,今日便想冒昧过来听听。如果教授不喜欢,那就当顾夜白叨扰了,抱歉,教授,我这就走。”

    颀长的身/子一弯,鞠了躬。

    教室一片抽气声。

    “额,这,也太能扯了吧。”不知是谁低声道。

    方教授往那方向一瞥,哼了一声。

    转回,拍拍顾夜白的肩,清清嗓子,微拉长了声音,道:“同学,过去挑个位子,下回要来,别迟到了啊。可不能因为你一人,耽误了别的同学的课时,知道吗?”

    “谢谢教授。”顾夜白嘴角轻勾。

    脚步未动,凝了眸往台下一扫,那抹娇小的身影没在。微沉了眸。

    “同学,还不快过去坐下?”方教授瞪了过来。

    微微颔首,顾夜白往人群里走。

    “要不要坐这里?”清柔的,女生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看过去,是一个皮肤白皙,十分美丽的女生,嘴边一抹浅笑。

    周怀安?G大的有名的美女,与这女生有过几面之缘。淡淡一笑,点头作谢,便在她身旁坐下。

    后座有声音传过来。

    “这小子真是好运气,坐到怀安旁边去了。”男生的声音,带了几分不忿。

    又有女生的目光睇了过来,窃窃又私语。

    “顾夜白——”

    “……”

    顾夜白轻笑,也不做理会,眸子一扬,只管看教授的板书。

    “不必管他们。”怀安探过来目光,凝神,又温柔。

    “嗯。”

    “真是为教授的课而来?”怀安的声音略微好奇。

    顾夜白微微颔首,确是为教授的课而来,前提是——某人死缠烂打,要他今日过来陪上课,帮抓重点——为即将到来的期末考。

    很好。他到了,她却没有到。眉一敛,嗯,他会教她重新认识“后悔”二字怎样写。

    “顾夜白,你果然在这里。”突然而至的声音,明亮清脆又急促。

    众人的目光一下又调到门外。

    正在板书的方教授一恼,笔也扔了,吹胡子道:“又是哪个?”

    门口,一个鬈发女生俏然而立,身段窈窕,鼻梁高挺,容色动人,只是,眸中却凝了一抹急色,眉是淡蹙。

    “咦,是Susan?”有人低呼。

    “Susan,你迟到了,还不赶快进来。”几个女生小声道。

    Susan报以一笑,又道:“顾夜白——”

    “怎么。”顾夜白皱眉,站起。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方教授大怒,“这位女同学,你还不进来,杵在门口做什么?”

    “言出事了!!”焦了声音,Susan急道。

    “谁出事了?!”座位上声音杂乱,人人交头接耳。

    怀安锁了额,心下疑虑,眸光晃动,看向一旁的男子,却惊觉身边座位已空空如也。

    方教授只觉眼前一花,一抹高大的身影已在他身畔擦过。

    “她怎么了?”顾夜白眉头紧皱,低沉了声音。

    “40度的高烧,人烧到迷糊,动不了,许晴在守着她。楼里的人都上课去了,宿管也不在,我正要到医务室找人,想起她与你约在这里,就过来看看。”

    “跟我来。”Susna一招手,走出。

    顾夜白眸色暗沉,正要迈步,方教授怒声道:“你,还有你,给我站住!”

    “好呀,你们都当这儿是什么地方了?给你们胡搅蛮缠来着?顾夜白,你现在走出去,我必定向你的导师告你一状。”方教授一拍桌子,沉了声音。

    “随便。”男子眉眼不抬。

    方教授愕然,怒极,冷笑,“你,我管不着,Susan是吧,这门课你也别要了,当掉吧。”

    “Ok。”鬈发女生声音干脆利落。

    “顾夜白,我们走。”

    “Susan,等一下。”顾夜白眸色一深,“那笨蛋知道你为她当了一课,要哭的。”

    Susan笑,“我当我的事,与她何干?再说,她哭她闹,不还有你要有你担着?”

    “你的算盘划得倒好。只是她哭起来很丑,我可不愿意要。”一挑眉,顾夜白道。

    “教授,抱歉,我们确实有急事要离开。请您包涵。”面向方教授,微俯了身/子,顾夜白低声道。

    “要走,行!”低哼了一声,方教授冷笑道:“把这板子上的题目都做了吧。做不出,Susan,我写包票,你期末也不用考了,这门课直接当掉!你们平日不是爱逃课吗?敢情能耐是极大的!我就拭目而待。”

    第八十五话如果你变成了回忆(2)

    尽管不清楚顾夜白与Susan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这一下还是全场哗然!

    全室,目光动荡。

    一会落到二人身/上,一会又瞅向方教授。

    “教授,这也有点太过了吧。”男生嚷了起来。

    “一来是新课,二来,您老的课不是还没讲完吗?这才刚开始——Susan怎么会做?”

    “人家顾夜白之前也没有上过高数,是过来听课的,教授您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女生们也沸腾了。

    顾夜白微蹙了眉。

    Susan低声道:“怎么了?”

    “教授找不到台阶下,这下麻烦了。”

    “课没有上,这题目,横竖我是不会做的,听当吧。”Susan皱眉。

    “教授,我代他们做,可以吗?”有人站了起来,扬声道。

    “啊,是怀安。”有人叫。

    重瞳轻扬,顾夜白看向怀安,后者回凝,嘴角笑意嫣然,动人之极。

    Susan看了怀安一眼,淡淡道:“我宁愿当掉,宁愿言哭死,也不用其他人代我做。”

    目光一转,顾夜白负手轻笑。

    “你愿意她哭死,我可不愿意,没有其他人,Susan。”

    “谢谢!”顾夜白淡淡道,向怀安的方向。弯腰,拾起被教授掷落一旁的笔,不卑不亢。再向教授微微一躬,走上讲台,亮白的板上数符琅目。

    度了一眼,长指扬,便写起来。

    数符增加飞快,黑了板子。方教授瞠目,一脸惊讶。

    “他都不用想的吗?”有人叫道。

    “他怎么还来上课啊?不是都会了吗?”

    阳光暖融,懒洋洋的划下,透过窗帘,洒了半室明亮,地面是斑驳的光圈,圈圈晶亮。

    随着白板变得黑密,班室,抽气声纷起,众人凑了一起,低论,指点,动,凌乱,偶尔是女生们爱慕的低呼。

    唇边不觉绽了一朵笑靥,他的拒绝,怀安想,她并不难过,这个男子总有让她意料之外的地方。

    又微觉有异,目光一徇,却见Susan轻睨着她。

    二人,均是美人丽色,却两下冷笑。

    “够了,顾夜白。”方教授突然道。

    指一转,挟了笔,顾夜白淡看教授一眼,走下讲台。

    后者指了指Susan,道:“逃课的,换你做!”

    教室顿时鸦雀无声,针落可听。

    “教授,你这——”前排末位一直缄默的男生站起,出了声。

    “方影,这事你别管。”微晒,Susan一笑,轻声道:“谢谢。”

    方影蹙眉:“教授,Susan是知方寸的人,也必是有急事才乱了规矩。您是不是能给她一个机会解释。”

    方教授沉声道:“小方,你这样说,那反倒是我不知方寸了?”

    教授发了怒,即使是平日备受青睐的方影也讨不了好。阳光依旧在地上调皮的画着光晕,满室却比静默更静默,声息归零。

    目光齐集在Susan身上。

    “逃课的,你做是不做?”教授冷冷道。

    顾夜白眉一敛,正待说话,却有人比他抢了先。

    “教授,是不是,逃课的把剩下的题做了,您就不把Susan当掉?”

    柔软又沙哑的声音,一张苍白的小脸从Susan的背后探出。形容憔悴,黑丝微乱,眉间却浅笑盈盈,带着些许坚定。

    满室讶然,看向这再再次的不速之客。

    “言?”Susan大吃一惊。

    悠言轻笑,伸手紧紧捏了她的手一下,自她背后走出,脚步微蹒,不过顷刻又被抓到一个温厚结实的怀中。

    不知谁率先叫了一声,全班声响顿暴,为这暧昧的一幕。

    Susan看向怀安,那美人正惊疑不定,死死看着把路悠言紧揽在怀中的俊美男子。

    “你来这里什么?”顾夜白眸色沉得吓人,低哑了声音。

    “才子发了简讯给我,我知道这里出了状况。”悠言轻道,眼光寻着末排的才子周秦。

    顾夜白重瞳微眯,看了过去,那周秦微胖,冲二人一笑。

    “猴戏耍完没有?”方教授怒视紧抱在一起的男女,这真是岂有此理之极——有伤风化。

    “小白,扶我过去。”悠言道,凝向她的情人。

    “猪言,你给我记着今日你的不乖。回头别喊冤了。”男子一笑,搂紧了怀中的女子,向讲台走去。

    接过顾夜白递过来的笔,悠言看向方教授,轻笑道:“教授好,路悠言报道。额,不巧,我也是一逃课的。”

    方教授顿时气结。全场笑声逐起,风卷帘动,亮了满室光影嫣然。

    在情人的怀里,悠言抬腕,把情人没有全数完成的题目,一一填充。

    风过,是他低迷好听的声音。

    “猪言,你自己会,叫我来帮你抓重点,嗯?”有人不悦,挑了眉,明明眉间弥了笑意叫绝色。

    “这俺不是想咱们多相处吗?”

    “真话?”男子笑得叫一个危险。

    “额,和阿珊赌了一冰淇淋。她说你必定不肯陪我来上课。”小脸苍白,低声嘟囔道。

    依旧笑如春风。

    男子淡淡道:“言,我也和你赌一冰淇淋,回去,你死定了。”

    第八十六话如果你变成了回忆(3)

    悠言是个赖皮的主,唯独怕死顾夜白,他搭放在她腰间的手热力汩汩渗透,她一吓之下,头上眩晕,赶紧凝神,加紧了笔下的速度。

    当划下最后一个数字,侧脸对顾夜白甜甜一笑,意属示好。精神一松,笔从手中滑下,跌落地面,声响碎了地上的光影琉璃。

    最后的意识是顾夜白拧了的眉心,心疼微慌的神色。

    这个男人,也会惊,也会慌么?眼睫阖上,笑意凝在嘴角不败。

    方教授一惊,愣住了,整个教室却已像炸开的锅。

    “路悠言怎么了?”声音惊咋,混乱。

    人,纷纷离了座,向讲台奔去。

    顾夜白锁了眉,把怀中昏倒的情人拦腰抱起,高大的身影一动,在他人的手指碰上她之前,已侧身出了教室。

    Susan紧跟着,出门前,下意识又看了周怀安一眼,后者没动,静立在座位上,目光却投落在前方的男子身/上,隐晦又复杂。

    注意到Susan看她,怀安勾唇一笑,翩然侧过头。

    Susan冷笑,随即追上顾夜白的脚步。

    “经这一次,你与她之间的关系是藏不住了。”Susan道。

    “为什么要藏?”男人淡淡道。

    外语系女宿。午饭的时间刚结,不同早晚课,各室再也不是一个个紧闭的世界。门开着,女生们进出纷沓,笑语和融。

    楼道走廊上,拐过的楼梯口处,转进二人,准确来说,该是三人。其中,美丽的鬈发女生,是大家都熟悉的Susan,另一个,却是极俊美帅气的男生。高大挺拔的身子,浅蓝条纹T恤,裹一袭雪白衬衣。随意的配搭,却气度高贵。

    只是,他手上却怀抱着一个长发女生,那女生面貌清妍,紧闭了眉眼,似是睡熟。

    很快,笑声浅语,便变成了语音窃窃,间或是颤栗,兴/奋。

    “快看,那是不是顾夜白?”

    “美术系的顾夜白?”

    “啊,是他,真的是他,帅呆了——”

    “可——他抱着谁啊?这怎么回事?”

    “那是隔壁704室的路悠言啊。”

    几个女生向Susan走了过来。Susan耸耸肩,朝顾夜白打了个眼色,嘴一努。

    眉轻扬,顾夜白已闪身进了斜角处的一间寝室,Susan眼明手快,手一拉,砰的一声,便把门关上。

    把十数个好奇的女生隔绝在门口,又绽了个无懈可击的笑容,端的叫一个非常完美。

    未几,被疯狂Lady们的音波攻击灭顶。

    正在书桌上吃着午饭的许晴吃了一惊。

    “许晴,你好。”顾夜白淡淡打了个招呼。

    转念一想,许晴也立刻明白了。

    “你知道我?”许晴脸不觉一红。

    “她有提起过你。”顾夜白点头,眸微眯,已把悠言抱到靠近阳台的一张下铺床上。

    “你怎么知道这是悠言的——”

    “这床上有她的东西。”

    许晴心想,这男人真眼尖。

    “她怎么了?还好吧?早上起来烧到40度,吓坏我和Susan,还一个劲的说去上课,平时也没见她这么积极。出去接个电话回来,人影也没了,还好Susan来电话,不然,我的心脏早晚让她吓出病来。”许晴摊摊手,道。

    “许晴,谢谢。”替悠言盖上被子,抚了抚她微微汗湿的额,又撩开那散在眼帘上的发丝,顾夜白方转了身,颔首道。

    “没事。都是一个寝室的。”

    半晌,未见男子回应,许晴微诧,她虽不及同系的怀安,Susan美貌,但颜容俏丽,也是外语系出了名的泼辣美人。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异性如此无视。

    悄悄看向那男子,却见他静坐床侧,正凝目在床上睡熟的女子身/上,神色深邃,又专注。仿佛除去那人,外界一切事物都不萦纡心。

    许晴突觉呼吸一窒。悠言总是絮絮叨叨说着他的事,小白这样小白那样,像个献宝的傻小孩。及至在校园祭上见到他,一举拿下了4场的第一,那样俊美的男子,却又能力卓然。那时,不是不震撼的。

    今日一见,不过瞬间,却被他的凝视的眸摄了心神。

    门,却在这时被打开。

    Susan甩手关了门。倚在门上,微吁了口气,笑道:“TMD,还好老娘手快。”

    顾夜白转身,嘴角淡扬,却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Susan轻了声音,又笑道:“许晴,今日我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喧宾夺主了。”

    许晴点头,以示赞同,又淡淡笑了。

    有什么在脸上滑动着,悠言一惊,伸手握住了。猛地打开眼帘,睁大眸子。

    “醒了?”头顶上方是男子低沉的声音。

    对上那美丽的瞳,悠言眨巴着眼睛,又低头看看自己,正十分霸道又无赖的紧捧着男子的手。

    脸一红,忙不迭要撤手。

    顾夜白微哼了一声,长指在她粉嫩的脸上一戳。

    悠言挤挤眼,又一把把他的手抱回怀里,撇嘴道:“不还给你了。”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