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皇室国际->《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十九章

    第七十二话只道是年少

    惊慌,泪痕,布了一面。在黑暗袭上眼睛前,楚可脑中划过一个想法:除去楚卿,顾夜白爱的,还有路悠言,确实,还有她。

    那自己又算什么?不过,可怜又可悲。如果不是她——狠狠,恨上路悠言。

    以为自己会就此窒息死去,紧攫着的颈脖的长指却慢慢松开。

    十指尖嫩,抠上桌沿,拼命的咳嗽起来,死死凝着眼前冷酷的男子,爱恨交织。

    绝望拢上心。

    摇摇头,退了数步,看他眉眼不抬。

    门开了。

    高跟鞋的声音敲落地面,Linda走了进来,神色是一贯素淡,背后紧跟着几个身形高大的警卫。

    顾夜白轻睨Linda一眼,Linda立刻转头低嘱,警卫便向楚可走去。

    方才,如梦初醒。冷笑,爬上眼。

    “顾大哥,贵人多忘事。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了吗?”

    翻开桌上文件,嘴角微漪,顾夜白只道:“如此,说来听听。”

    Linda摆摆手,几个男子忙收了步势。

    “三个愿望。”一字一顿,楚可冷笑道:“我生日,顾社长曾赠了我三个愿望。”

    Lina心下一凛,尽管到此为止,她并不知道顾夜白为何突然要把楚可摒离,但这三个愿望,她却是知道的。平素便不喜这位小姐,她走了倒好。只是,此刻,她若以此为挟——

    签下名字,顾夜白合上文件,身/子微向后倾,眸眯,“第一个愿望,我要留在你身边。”楚可咬牙道。

    “这个愿望,我无法完成。”

    男子声音轻淡,楚可的笑意却瞬间僵硬。

    “顾夜白,你反悔了!”

    “阿楚,机器人的三大定律,你听过吗?”目光淡淡投放在桌上的杂志上,顾夜白道。

    Linda面上声色不动,心下却惊疑之甚。循着顾夜白的目光看过去,那杂志色彩斑斓,却是东京的一个科技大赏特辑。

    机器人三大定律,那是机器人制作的奠基理论。一.机器人不得伤害人,也不得见人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二.机器人应服从人的一切命令,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三.机器人应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只是,这毫不相干的定律与楚可的愿望又有什么冲突?

    “你说什么——我不懂。”笑得尖锐,楚可恨声道:“我只知道你说过的话不作数!多可笑,堂堂艺询社的社长说过的话竟作不得数!你们听啊!!”

    “你的三个愿望,原属于楚卿。可是,她后来失踪了。才转赠给你。”顾夜白了冷冷道:“那是我哥哥送她的。他死了,便由我替他完成。”

    楚可浑身一震,眸子大睁,失声道:“那是死人的愿望?不是你送我的?”

    “我确实送出过三个愿望。”扬指,一推开桌上的文件,重瞳远深,顾夜白淡淡道:“那是在路悠言二十一岁生辰的时候。”

    “那又怎样?”楚可嘶叫着,眉眼疯狂,“难道她的愿望是要你把对我的许诺收回?!”

    “你的愿望,违悖了她的利益。”皱眉,淡扫了Linda一眼。

    不过数十秒,楚可便被驾出办公室,凄厉的笑声便隔断在门外,终至绝迹。

    室内,Linda心下震撼,才明白,顾,路二人牵扯竟如此深。嘴唇一动,却又阖上,赶紧道了告辞,要离去。

    “L想说什么?”

    低沉的声音在背后传来,Linda的脚步便生生顿住。这男人真犀利。

    走到顾夜白桌前,Linda道:“属下该恪守的本份,L还是明白。”

    “但说无妨。”顾夜白眸光一扬,道。

    “送给自己喜爱的女人三个愿望,社长与社长的哥哥都是浪漫的男人。”Linda微微一笑。

    “那是孩子时与兄长的约定,算是一句玩笑的话罢。”

    “社长,在把愿望送给路小姐时,是怎样说的?”Linda忍不住问。

    蓦地,顾夜白沉了眸色。

    Linda暗暗叫糟,心道这话是问得愚蠢极了。

    好一会,却传来他淡淡的声音。

    “大概是,会为她完成愿望,不顾一切之类的话。不过是年少时的轻狂。”

    一怔之下,Linda缄默良久,心里有个地方变得柔软。

    社长,当时,真的只道是年少么?不顾一切,这世上又有几个人可以为对方做到?

    有电话进来,走了出来,Linda体贴的为自家社长关上门。

    怀安的声音在电话传来。

    “白,你耍赖,说好陪我的。”

    “上午的时间不是都给你了么。”顾夜白笑道。

    “社里有事?”

    “私事。”

    怀安“嗯”了一声,又低了声音,道:“今晚,我在你家里等你。”

    顾夜白淡淡道:“好。”

    桌上电脑传来/动。

    眉微扬,顾夜白道:“怀安,晚上见。现在我须处理一点事情。”

    “一直等你回来便是。”

    掐了电话,顾夜白眸光投到电脑上,屏幕上,是一个苍老却气势内敛的老人,老人背后是簇拥的龙纹壁画。

    “听说,你找我要人?”眼内精光微敛,老人慢悠悠道。

    “是。便在今夜。”

    第七十三话你心我心

    “当初你拒绝了我的好意,今日凭什么以为我还会把人交给你?”啖了口茶,顾澜笑道。

    “那便不交罢。”顾夜白淡淡而笑。

    “今晚,我会到进义。有人跟着,是去:自己一个,也是去。”

    顾澜笑意微凝,未几,又扬声大笑。

    “好一个顾夜白!你道没有你我便找不到人承继艺询社?”

    “不过是微不足道的顾夜白。顾家儿孙众多,我死了,老爷子在家族中找人接过艺询社便是。”

    “多少人,你拿去。今晚以后,G城的人归你遣差。”顾澜道。

    顾夜白颔首,“如此,谢了。”

    顾澜眉峰一敛,又冷冷道:“只是,你必须记住,我承认的媳妇只有周怀安一个,路悠言,绝对不能进顾家的门。”

    “背了信的人,顾家不要!别说我不提醒你,那女人会毁掉你的完美。我能给你的,我一样能取回!”

    屏幕倏黑,视讯切断。

    倚在黑色真皮椅上,男子嘴角闪过慵懒的笑。

    给了的,要拿回,容易吗?爷爷。当风住尘香落尽,那已是,刘备的荆州。

    言,你暂且乖乖呆在章一那里,有他看着你,你哪里也去不了。待进义的事情一了,我便把你领回,从此,是囚是锁,是喜或悲,不过,你命,我命。

    夜色,又浓。咖啡店名时光。

    候在门外,悠言摸摸通红的鼻子,连着的数个喷嚏,谁在念叨她?

    一件外套,披落肩上。

    章磊温声道:“言,走吧,车子在那边,咱们回家去。”

    悠言点点头,小叹了口气,这职,是辞了的,这人是走不了的。想起下午小二愤怒的眉眼和说话,心里便沉甸甸。

    “小三,你自个不知惹了什么人,现在倒好,拍拍屁股便一走了之,剩下的麻烦担子便给老板帮你承着好了。改哪天有人横尸街头,你也不用多猜测,大概就是他了。”

    五指在悠言面前使劲晃,小二不悦了。

    “你神儿又跑哪个爪哇国了?不成你不愿意跟咱回家?你那个家是不能回的了,谁知道哪些人会不会还埋伏在那边。”

    “是是是,俺知道,俺讲义气的。他们没露出水面前,俺绝对不走。”悠言小脸皱成一团,嘟囔道。

    小二心里大乐——老板这招还真是简单管用,又偷偷朝旁边的章磊比了个V字,后者微微一笑。

    悠言想了想,凑到章磊跟前,巴巴望着他。

    “老板,我明天可不可以不过来上班?”不想与那人再有交集的机会。

    小二怒,批她:“小懒鬼,你要白食白住咱老板?”

    悠言道:“我给老板房租——”

    “得了,就你住那地儿,你有钱么你?”小二撇撇嘴。

    悠言脸一红,瞪了小二一眼,恼道:“你管我!”

    看她模样可憨,章磊抬手拍拍她的小脸。

    “那言就帮我做点事抵房租好么?”

    悠言用力点头,想了想,两眼晶晶亮,道:“老板,我给你做饭吧!好么?我会做饭。”

    章磊道:“好。”

    眼里流淌过浅浅的笑。她的手艺,会是怎样,接下来的日子,有了期待。只是进义的事么,也许,永远也没有浮出水面的一天。

    你,注定为我留下。

    洗了澡,只着一件单薄镂空的真丝睡衣,裸露的长腿白嫩青葱,怀安静静倚在沙发上,等着那人回来。

    他家的门匙,她有,可是他心上的门匙,她从没掂起过。自嘲一笑,起身熄了灯,任黑暗潮涨。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传来微末的响声。

    惊起,赤脚跑到门口,开了门。

    门口,顾夜白长身玉立。

    只是,俊美的面容,在星光下,今晚却总觉不同。

    他额前发丝微乱,衬衣的袖子卷至肘子,黑色外套慵懒挽了在臂上。一双瞳眸,曜如星,却有似冷了。

    “等久了吧,抱歉。”

    怀安摇摇头,伸手搂住了他的腰,脸枕到他的胸膛。脸上突然觉得有濡湿之意,微觉诧异,按了墙上按钮。

    光亮流泻,映出男人衬衣上一条血痕蜿蜒而过,触目的红。

    怀安吃了一惊,连声道:“怎么会这样?谁做的?是顾家还是商场上的人?”

    男人拍拍她的肩,道:“别担心,没事。”

    “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自你接下艺询社社长的职位,那一二年里,暗下要害你的人不在少数,后来不是都教你除去了吗——这次——”挽上顾夜白的臂,怀安急得蹙了眉。

    顾夜白扬轻笑,道:“怀安,怀安。周怀安该是镇静沉着,处变不惊的。”

    狠狠擂了他一拳,又紧紧抱住他。

    “遇上与你有关的事,周怀安又怎还是周怀安。”

    “谢谢。”男人沉稳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怀安心里一疼,离了他的怀抱,低声道:“何必说谢谢。你明知道我需要的不是这个。”

    “这几年里,你陪着我,连累你吃了不少苦,也受过不少伤害,一声谢谢,还是少了。”

    怀安笑了笑,苦涩。

    踮起脚,在他耳畔低低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纵使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攀住他的肩,往他嘴上吻去。

    微微侧头,顾夜白避开了。

    两年了,他说,他不爱接吻。怀安鼻子一酸,泪水,打落,模糊了眼。

    顾夜白凝了她一眼,重瞳微邃,手绕过她的腰间,把她拦腰抱起。

    第七十四话独对

    红晕爬上了脸,怀安伸手回环住男人的腰。

    上了二楼。

    推开客房的门,顾夜白把她轻轻放在床上,按了床头小灯。

    怀安伸手去拉他的手,灯光下,美人如玉,色若桃花。

    顾夜白微微一笑,握了握她的手,道:“睡吧,早上才回来,又奔走几回,你该累了,好好睡一觉。”

    怀安心一沉,怔怔道:“那你呢——你不在这里陪我?”

    “我一身血腥,你闻着难受。”抚了抚她的肩,关上灯,男子静静退了出去。

    门关上,又余下她独对一室黑暗。怀安狠狠咬了唇。

    白,如果不是两年前,我因你的关系差点被人侮辱了,你还会与我一起吗?

    手攥紧床单。

    路悠言,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不该回来的。你陪了他二年,连着你在的那二年,我爱了他六年。

    如果,没有了你——

    翌日,时光,六点的傍晚。

    章磊的办公室。

    小二看看章磊,再看看悠言,接着瞪了瞪桌上的饭菜,纳闷道:“你们两个是不是有毛病啊。中午老板开车回去吃饭,然后晚上小三你又跑了过来。”

    悠言一呆,望了章磊一眼,却见章磊也正望着她。

    下意识低了头,心里莫名一慌。

    是呢,没想到,中午的时候,他居然开车回来。

    那时,她正在大厅中发呆,桌上白纸铺就,脑里是顾夜白的各个模样,冷漠,高兴,生气,平静.

    嘴上咬着笔,却画不出一笔。

    因为太想了,反而画不出。

    门口,章磊笑容如四月的阳光。

    “我回来了,饭,做好了吗?”

    那话,就像说过千遍的熟捻。

    咬在嘴上的笔跌落,啥米?她还以为他最多是晚上才回的来吃饭,呃,她一根指头都还没动。

    “老板,我现在就去做,您老人家等等啊。”推开了一匝白纸,就往厨房的方向奔。

    手上一暖,肘子却教人给拉住。

    “说来,自从上回见过一次言的画后,便一直没有机会再见,这都打算画些什么?”男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悠言摇摇头,道:“画不出。”

    章磊关切道:“怎么了?”

    心里黯然,悠言赶紧笑了笑。

    “老板不嫌弃,我给你画一幅好吗?”

    “你确定我有此荣幸?”他嘴角微微上翘,抚抚她的发。

    寥寥几笔,算是极简单的素描,递给了他,他凝目看着,眸里净是笑意,把简陋的画纸拿回了房间。

    晚上,免得他再跑,尽管不想出门,还是做了饭,送了到时光。

    这时,听得小二这样说,才恍觉似乎哪里不对劲。明明店里有吃的,中午章磊又何必跑这一趟?想探究,却又茫茫没有头绪。

    有菜,放落她碗中,悠言一愣,撞上章磊温柔的眉眼。

    “很好吃。”他笑。

    脸上一红,慌乱下也挟了一筷子菜,递给他。

    菜肴未落进碗中,他却凑近,就着她的筷子,张嘴吃了。

    悠言一怔,心里愈慌,竟再也不敢看章磊。

    低下头默默扒饭,目光淡淡,却始终在一侧,不曾散。

    饭后收了餐具,便提早离去。在店内廊道走过,却瞥见靠近门口的座位上,坐了四人。

    Omg,拿手一盖眼睛,竟是个个都认识。依次而过,林子晏,唐璜,Frankie,还有,许晴。

    皱眉,正想偷偷噤声走过。有声音已唤住她。

    “Yan,亲爱的。”

    悠言有想把Frankie掐死的冲动,眼睛这么尖做嘛。

    无奈之下走过去,扯了个笑。

    “悠言?”许晴看着她,微微一惑,道:“你怎会在这里?”

    那厢Fankie已道:“她在这儿上班。”

    许晴的目光越发深凝,嘴角挂了抹冷笑。

    虽想把Frankie这大嘴巴抽一顿,悠言脸上只道:“这么巧,大家都来了?”

    林子晏瞪了Frankie一眼,与许晴不期而遇是真,出差回来,找不着顾夜白,便与那二人一起喝酒,只是死鬼子唯恐天下不乱,喝了几杯便嚷着要过来找他的老婆。

    他与唐璜也只好跟了过来。

    悠言不愿多留,推说还有点事,就匆匆告辞离去。

    许晴想了想,跟了出去。

    Frankie不乐意了,道:“咱二人还没说上一句呢。”

    说完,拔腿便追;林唐二人相视一笑,也跟了出去。

    门口,却见悠言怔怔立在那里,她背后的许晴神色古怪。

    一辆黑色兰博静静停在咖啡店门口。一个男人站在车门侧,似刚从里面走出,神色淡漠,却掩不住眉间气势赫然。一双眸,淡淡扫过前方,最后落在悠言身上。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