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皇室国际->《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十八章

    第七十话誓言

    在她身上纹下烙印的那个人,会是谁?把她救走的男子?

    昨夜,当他在四处寻找着她的踪迹时,她呢。承欢在一个人的怀中?他碰了她吗?!

    愤怒在心里凝聚,凤眸卷起了风暴,声音却是平静无波。

    “昨夜,遇袭了吧。”

    “嗯。”

    “对方有多少人?”

    “七个。”悠言咬牙道。

    这是章磊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恼恨的表情,因为在乎?

    “你学长的身手似乎十分了得。”淡淡道。

    “因为不得不。”悠言皱皱眉,又笑笑:“当没有人可以依赖的时候,就必须要强。”

    那是,因为很小的时候,他便要保护自己与哥哥。

    “那个人,不只是言的学长吧。”眼帘微阖,眸光再动时是温温的笑。

    悠言一震,看向他,轻轻道:“只是学长。”

    其实,该只是,你说了谎。章磊敛眉,浅笑。

    “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杯子往前一推,搁下,微叹了口气。

    闻言,悠言眸光微亮,道:“只要你不嫌弃,自然是朋友。”

    “朋友却不能分得一句真心话。”脸上是微微的失望,章磊站了起来。

    悠言急了,赶忙跟着站起,道:“他已有女朋友。”

    “我怎么觉得言这话说得有点不情不愿意?”章磊冷哼。

    啊。

    悠言愣住,老板的俊脸突地在眼前放大,话音落在她耳畔,带过的似乎还有他的气息。

    脸微红,撞上的是他迷魅的眸,还有调侃的笑。

    皱皱鼻子,竖起二指,嘟囔道:“真的。老板,朋友,你相信吧。”

    想了想,又道:“你就从了我吧。”

    心里本来卷了怒气,听她这话,禁不住失笑,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真是不诚实的小孩,赌誓便该拿出赌誓的诚意,什么时候改了二指也做准?”

    “老板,咱是朋友?”眼波流转,悠言道。

    “只要你不嫌弃。”轻笑,堵上她的话。

    悠言便格格笑了。

    “那二指三指又怎地,朋友不需赌誓,我说什么你该听什么。”

    章磊轻晒,敢情,还是耍赖有理了?

    “是朋友,便不怕一个约誓。”

    悠言发怔,圆了眸,章磊心里又是一动,碰上她,还真是劫。

    “例如,我就绝不怕。”他嘴角轻扬,慢慢举了三指。

    “章磊,喜欢路悠言。”

    在她来说,会是不经意的玩笑,却是他的誓言。

    六字,掷进她的耳,似乎还掷进了她的心。

    悠言彻底呆住。

    章磊伸手揉了揉她的发。她蹭了蹭他的大手,笑道:“老板,你好像迟大哥,嗯,又似乎不是很像。”

    皱皱眉,似乎有点迷惑。

    二人靠得极近,她的柔润的发丝滑过他的掌,绸缎般的美好,他心里的弦便动了。

    “言怎么老是说不听?”

    嗯??某人的二道眉皱成一团。

    章磊道:“不是迟大哥,言记下了。”

    微笑着的眼眸也变得认真。

    悠言突然觉得有点慌,不明所以。

    很好。章磊眸色渐邃。就这样,慢慢去探究吧。

    “如此说来,言是独身,和言的学长也只是普通朋友?”淡淡,又道。

    心里堵得慌,悠言却鸡啄米的点头,“他身边有人呢。”

    “既然言这样说的,那我便当真了。”

    啊,当真?什么跟什么。悠言愣。

    你既亲口承认了身边的位置空着,那末,那一席地,我便去占。

    没说什么,只是抚抚她的发。眸光却又纠结在她颈脖领子下隐约的印痕。

    不防肘上一沉,却是她的小手轻轻拉住了他的袖子。

    “老板,怎么办,我竟然开始舍不得了。”她低着头,悻悻道。

    “怎么。”不动声色的,覆上她的手。

    “上完今天的工,明天我就不过来了。老板,我辞职。”她仰起脸,涩涩笑了笑道。

    辞职?凤眼一沉。

    仍是声音温和。

    “被自个的小招待炒掉了,我是不是该知道原因呢。”

    “回来G城,是想办点事情,现在事情办完,该走了。”

    声音是陌陌落寞。

    拍拍她的肩,章磊道:“好。那有机会再聚。我这里的招待,永远都是从缺的。如果有一天你回来,必定是最先考虑。”

    “谢谢你,章大哥。”瞅着眼前温柔的男子,悠言红了眼圈。

    回来,其实很孤单。

    所幸,认识了他与小二,相处的时间不长,却温暖。

    “那我先出去了,最后一天,不能偷懒。”搁了话,娇小的身影便匆匆奔出门外。

    不管相聚多短,曾经一起微笑过,离别,就是伤。

    燃了支烟,望向她落荒而逃的方向,章磊眸光微闪,末了,淡淡一笑。

    你要辞职,可是你有问过我批不批么,如果,我不批呢?

    第七十一话动怒

    午后,平行线的另一端。

    一二零大厦,九十层。男子一身黑色阿曼尼,背了手,凝向街道的对面。

    口袋里,手机微动。

    “老爷子那边已经知悉。”电话那端,是另一男子慵懒的声音。

    眉轻扬,问老友,“谢谢。在机场了?”

    “拜你所赐——”声音一转,又坏坏笑道:“昨晚,小楼一夜听春雨?”

    “神经病。”嘴角却微扬,随即又敛了眉。

    “她不在?”

    “有些事情要处理,并不适宜她在。”

    “要动手了?”

    “不动手,不是浪费你借的兵?”

    “老实说,阿怎想的我不好揣摩,但我一直觉得,不应该是怀安——罢,不说了,回见。”

    “一路顺风。”男子又淡淡道:“子晏,如无意外,Susan刚好在你的航班。所以,给我停止你心里的诽谤吧。”

    啊。那边似乎惊吓得连电话也扔飞了。

    男子轻笑。

    笑容未凝,办公室的门便被人用力推开,呯的一声,响了一室。

    冷笑,转过身,眉挑,望向门外的人。满脸惶恐的秘书小黄身旁,一个女子焦躁地盯着他,姿容绝美。

    “顾大哥,我出了趟公差,回来却连艺询社的大门也进不了了。他们说是林子晏下的权限。他疯了吗?他这一状,我是一定要告的!”胸口激烈起伏,楚可愤怒道。

    顾夜白挥了挥手,小黄忙点点头退了下去,带上门。

    嘴角噙笑,道:“没有我的许可,谁又可以动得了你?”

    楚可吃了一惊,不可置信地望向他,喃喃道:“为什么?顾大哥,这样说来,是你的指令?”

    “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顾夜白坐下,淡淡道。

    男人语气极淡,楚可却知道,他动怒了。

    惶恐地跑到他的办公桌前,手往桌上一撑,连声道:“顾大哥,我只是想吓吓她,真的——”

    “恫吓,一次不够,还要二次?”挑眉,他的声音冷冽似冰,“甚至几个男人一起动手?”

    心下惊慌越甚,楚可越过桌子,双手攀上男人的衣袖。

    “我知道,你念了旧情,我不该动她。顾大哥,你原谅我一回,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男人,不喜欢女人挑战他们的权利。

    “过去吧,L那边也等久了。”耳边,他的声音传来。

    楚可眼珠微动,心里一喜,他原谅了她?他终究是原谅了她。

    顾夜白性情疏冷,但对她,她知道是不同的。不然,他不会把挑上她担当高管的职位,更不会对她的数番挑逗,不予拒绝。

    “那我先过去了——”手上在男人臂上重重一按,红唇妩媚。

    顾夜白眸轻眯,手按在她手上,楚可大喜,另一手已向他肩上搭去,欲擒故纵的心思,这个男人——

    重重的,她的掌,被他翻转,啪的一声,压落在黑色的桌上。那巨大的冲撞力道,带来了钻心的疼,楚可额上立时沁了汗。

    “下午五点的航班,Z市,你父亲也在那里。G城,从今以后,别再踏足,不然,你是生是死,谁也无法保证!”

    空气是死寂的冷凝,伴随着的还有男人低沉冷酷的话音。

    楚可颤抖着看去,那人却看也不看她一眼。

    顾不上疼痛,她另一手死死拉住他的袖,颤声道:“顾大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请不要把我赶走,让我留在你身边——你知道,你一直知道我爱你。”

    “那与我有关系吗?”重瞳一扬,漠了神色。

    “难道说,你还爱着路悠言?”

    楚可喃喃道:“不对,不是这样的。你一直爱着的是我的小姑姐,不是那个贱人,也不是那个假惺惺的周怀安,楚卿不在了,你该喜欢上我,我知道你喜欢我的——”

    “第一,我不喜欢楚卿。”顾夜白反唇一讥,道:“再说,我喜欢她,那与你有关系吗?我喜欢她,并不代表我也喜欢你。”

    狠狠一挥,松了对她的钳制。

    楚可一个踉跄,退了数步。狰红了眼圈,“你骗我!当年你的异母大哥为了楚卿害死你的孪生哥哥,而你为了楚卿动手毁了你的大哥,拿了顾家的继承权。”

    眸光越发深冷,按了内线按钮。

    “L,让警卫上来,把楚小姐带走!”

    “顾大哥,我说中了是不是?!”楚可凄凉一笑,绕过桌子,扶上顾夜白的肩。

    “不要赶我走,只要让我呆在你身边,我只做替代品也行。求求你!我以后再也不仵你的意,周怀安,许晴,我不与她们争。好不好?”

    “哪怕你要留下路悠言那小贱人也行。”

    顾夜白眸色顿暗,扬手,滑上楚可的脖子。

    “你说谁是小贱人?”手上的力道倏然收紧,冷冷看她呼吸痛苦,脸色是血渗的红。

    精致美丽的脸拧成一团,窒息的恐惧如蛇蔓侵上了身,楚可满脸惊恐。

    手在空中乱摆,眼泪滑落在男人的大掌上,目光害怕,纷乱的去寻他的瞳。

    男人的黑暗的眸。却毫不动容,感情半丝不蕴。

    一字一顿,他的声音低魅得如来自地狱深处。

    “她的名字,你还不配提!”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