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皇室国际->《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十五章

    第六十二话小红帽的反扑修改版2

    那人,薄唇,含住了她的,直至她的唇红肿,她试着去回应,当她的舌尖碰上他的齿,他的动作便越发放肆起来。

    乱了就乱了吧。只要这一夜,明天就离开,明天一定会离开。颤抖着,占据心头,满满是这个想法。

    对不起,怀安,真的对不起,怀安。我只要一次。我只要这最后一次,明天的以后,我就再也不见他。只想记住他,用思想,用触觉,还有,身体。

    手,颤抖着抚上他的脸,也两手捧住了,一如他对她做的。心律开始脱了序,有一丝悸痛,有些许漏拍。她选择了漠视,颤栗早已铺遍了整个身/体。

    大手炙热,探上她的肌肤。她很快惊觉,咬了唇。口中不自觉的羞涩,不想让他听。

    “不可以。”他的声音低魅,薄唇移至她的耳垂,咬住了,霸道地宣告。心里却伴着叹息,四年了,她的习惯却还是一如往昔,每逢紧张,就咬嘴唇。把自己的手指强硬的滑进她的嘴中,在她的唇齿之间横亘了一道屏障,她的齿便无法再欺凌她自己的唇。

    她的嘴里,模糊不清,浅吟低唱着,隐约是他的名。

    恼,想了想,她又张嘴咬住了他的长指。

    他蛊惑的笑声传来,吹在她的耳畔。“就是这样的力道?”

    她大恼,发恨,却始终舍不得咬下去。只是伸手拉开他的手,他依了她。如小狗一般,舌怯怯地滑上他的掌心,那里裹了纱布,舌尖便在他的掌沿舔吻。

    “呼呼,不疼了。”她的声音在夜里低低浅浅传来。这一句,如此简单,却让他蓦地一震。

    想要她的欲/望,排山倒海。

    手上的伤,对他来说,不过微末,可是,心,却疼了。

    原来,穿过身体的渴望,心,还会为她而疼。

    “言。”声音清冷,心里的炙热,只为她的炙热,无人知。”

    小白,小白。”她的声音,似乎带了些微的哭音。

    还是不愿意么。冷笑。黑暗里,她眼内的悲伤,重瞳再璀,也无法看到。

    画过很多的画。有时,这个世界,非黑即白,有时,这个世界,蜿蜒了太多的灰色地带。三原色,却可以调配出无数美丽。

    可是,终究比不上人心,千回百转。

    前一刻,想要了她,不管她的意志,此一秒,他只想听她亲口告诉他。她愿意。

    这份骄傲,他痛恨。这份在乎,叫人憎恶。

    可是,因为她是她,不是别人。

    她的身子,确实是瘦了,还是沉淀了四年的记忆有了偏颇?

    大掌,一寸寸,抚摸过她的肌肤,捏着她的纤细的骨骼,感受她在他掌下颤抖,呻/吟婉约。

    小手,仍是颤抖着,却慢慢环上他宽厚的背,悄悄揭开他的衬衫,滑进他的肌理,也细细的抚摸。

    有时,她是个好学生。他笑,七窍的心,却依旧繁复。

    背叛与隐瞒的原罪,噬咬着寸寸血肉,又抵不住她的诱惑,明明昔日的情人,今日看去,仍然无邪。

    淡淡的,话,却终于出口,就此低迷在她的耳畔。

    关于欺骗,关于叛变,该死的,都统统搁一边。此时,是享用美膳的时刻。只要,她的心,如同他。

    “言,告诉我,现在在你这里的是谁?”声音,有几分冷冽,长指微动,滑到那柔腻肌肤下脉动着的位置,心脏的位置。

    他的指甲在上面轻刮着,有把玩的意味。疼痛让她微蹙了眉。

    小手握过他的大掌,把它紧紧搵在心口上。

    这里,装满的,是谁,他不知道吗。嗯,也许他不知道,又或者他不再相信。那有什么要紧,她知道就好,她的心记紧就好。

    “小白,你这么聪明,你不知道吗?”皮皮一笑,螓首在他的胸膛里轻蹭着。带点调笑的语气去说,如此,心里那涩涩的疼,似乎便浅淡许多。

    低沉的,他也笑了,冷漠,讽刺。

    “我的一切,在你眼里不过可笑,怎敢妄下判断。”

    她呼吸一窒,他抱着她的手又紧了数分,勒上她的皮肤。颤着,双手攀住他的肩,掂起脚尖,吻上他的唇。舌尖,在他的唇上,轻轻舔吻,一遍一遍吸吮属于他的味道。

    突如其来的吻,她的香甜,摄了他的所有神智。她,似乎还学不会怎样接吻,或者该说,总是学不会,无论往日他怎样调教。

    他的情人,有时很笨,真笨。心里,微微失笑,终究还是那个小笨蛋。却又妒意顿生。这样甜蜜美好的吻,迟濮也享用过了吗?!

    他突来些许怒意,含上了她的指,然后咬上,狠狠咬上。

    她低叫出声,伸手去戳他。

    “啊,我的手指,很痛,你咬疼了我。坏小白。”

    这样便痛了,那无数个夜晚他酒入空腹的疼痛如何算?噬咬,更加用力,直到舌尖尝到她的血的甜香。

    她一呼过后,却再无声息,也不把手抽出来,就这样让他肆虐着,乖巧的。

    “不是叫疼么?”他捏着她的下巴。泪水,沁出,这样的疼痛,他不知,由他给予,她心甘如怡。

    “你一点都不心疼吗?!”她闷闷说,空下的手紧紧环住他的腰。

    黑暗里,他笑了,那笑,美得炫目,即管她无法看见。

    她的声音又传来。嘴上嘟囔着:“破了,你赔,你赔。”

    他的笑意更大了,沙沙哑的嗓音,叫好听。

    “如何赔?你说。”

    “礼尚往来。”她悄悄眨去眼角湿意,大声宣告。

    第六十三话明月共枕修改版

    她的声音又传来。嘴上嘟囔着:“破了,你赔,你赔。”

    他的笑意更大了,沙沙哑的嗓音,叫好听。

    “如何赔?你说。”

    “我要吃了你。”她悄悄眨去眼角湿意,大声宣告

    .

    他微微错愕。那张狂的恨,终于,在瞬间消散。她腻腻细细的声音,在这个夜里,盈满了他的心。

    此刻,只谈情,其它的让位而去——那确实是明日的事了。

    “那我教你,如何吃。”执着她的手,放上他的衬衫。

    他要她,亲手为他除去所有束缚。

    她的手,似乎一直便在颤抖。第一颗纽扣,也无法解开,仿佛那是个死结。

    口里说愿意,心里不确定?言,现在逃,不嫌迟吗。

    眸一眯,他握住了她的手,强势地,把了手,让她为他解开扣子。

    她窘,手指在他温热结实的胸膛微微滑落,去就下面的纽扣。

    并非不是耐心的人,他的耐心却教她磨光。俯身到她的脸侧,俯身吮上她的耳垂。这动作立刻引得她身/子微颤。

    在耳珠上或浅或重的噬咬着,他邪恶地道:“实在无法,撕掉也行。”

    窘迫立时升级,悠言只觉一颗心快要跳了出来。他却再不给时间她犹豫,哪怕半丝。蓦地把她拦腰抱起,大步走进房间。甫占上温软的床,他高大的身子便覆上。黑暗里,他的呼吸渐重。

    那无助的灼热,经由他的手,那美丽魔鬼般的手,吞没着她。

    “小白——”她颤叫着,去躲他。

    他想,有些东西她竟也不曾改变。开心的时候带点娇嗔,被欺负的时候带点委屈,亲密的时候又是那样羞涩。

    强硬的包裹上她的手,把她的手按上他的裤子。

    她的身子愈发烫热,手颤栗得愈厉。他要她做的,她怎会不明白。亲手,把他的束缚,解开。

    呼吸,几乎停止。他一下推进,她久不经人事,那突如其来的侵袭,引来了生涩的痛。

    额上沁出薄汗,黑暗里,他凝了眸,看他身/下的她。一下,竟无法驱进,她这么的紧/窒,一如四年前她把自己交付给他的那夜,那充满惊栗却又炙热迷/乱的夜。

    那个人,有碰过她吗。她的这里,她的所有一切。

    那灼恨的火,再次漫上心头。这个女人,总有方法教他一次一次惑了心。

    动作愈发狂乱。

    疼痛让她蹙了眉,低低呜咽出声。

    “疼。”脑袋往他的怀里拱。

    “小白,会疼。”

    挑眉,罔顾她的哀求,向那更深更紧窒的地方而去。

    “我疼,小白,小白,我疼。”声音细碎,哭音渐渐清晰。

    “那你要我出来么。”他勾起她的下巴,淡淡的笑,这笑,凝了冷。

    呜咽的声音顿时小了,环在他身上的小手,却更紧了些,螓首在他怀里拼命摇头。

    他倏地阖上眸,也消褪了力道,只停顿在那里。

    该死!竟无法对她用强。薄唇,覆上她的,狠狠吮吻,汲取着她的津液,她的甜美,逼迫她的舌与他的交缠。

    温柔的动作,换来她细碎的呻吟,愉悦了他,却薄汗愈重,湿了额。她仰起身子,吻上他的唇。自他的喉结逸出低沉的吼鸣。

    大手把她压向他,另一手,与她五指紧扣。

    狂乱到极致的交缠,如绽放在夜空的烟花,那激烈的愉悦淹没了他与她。

    紧贴着的脸庞,她的泪,濡湿了他的重瞳。

    “小白。”她低低的叫,甜蜜里藏了无尽的疼。四年的思念,多少个午夜梦回,心里呼唤的那个甜蜜的称呼,还以为,那个人,再不会听见,再不会回应。

    “言乖。”凑了唇,忍不住去吻她的额,她弯月般的眉,她泪湿的眼,一遍又一遍。

    那泪,到了嘴中,牙齿轻噬过舌尖,他细细尝了,咽进了腹。

    不知哪里来的风,吹开了帘。

    更深,露重。月光,微微洒进些许,映在她的脸上,陶瓷般洁白与静谧。像孩子一般,她熟睡在他的怀里。

    四年,一千多个日夜以后。她与他,再次,共枕一床明月。

    不知要了她多少次,只知她哭着求饶,才放了她。她很快,便带着疲倦,沉入梦乡,也再次,遗落了他。

    笨蛋。嘴角泛开微微的涟漪。手轻轻抚上她的额,为她拭去浅浅的汗湿。吻,不由自主,再次落下。

    她睡得倒好。心里一恨。他却无法入睡,明明身体经过极致的快乐,倦,有许。

    手指,去描绘她的眉。很爱她的一弯月眉,像清浅的月光,缠绕在心头,久久不散。那算是永远的感觉么,自嘲一笑,谁知道?

    目光微冷,落到床头柜子上,那里面,有那些东西。今晚,他不曾用,在她的身体里释放,一次一次。

    真是疯了!背叛了他的她,怎能为他孕育一个骨肉。

    第六十四话怀安回来

    真是疯了!背叛了他的她,怎能为他孕育一个骨肉

    .

    只是,如果,她确实因此有了他的孩子,那又当别论。她以孩子来换回到他身边的成全,他会给。契机,在人在天。后者,不是相当有趣?

    其实,并不喜孩子。与哥哥一起走过的那些日子,此生难忘。那么小的孩子,不得不自力谋生。都说顾家家业大,却并不是他们的顾家。他们,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

    冷冷地把回忆切断。把她的头轻轻放到枕上。

    起身,站在窗侧,燃了一支烟,然后回头,凝了眸,看熟睡的她。

    无法理清对她的感觉。

    隔了四年,你再次回来,游戏不散场,言,有什么新的式数,即管来。浮生半日,不过是自当奉陪。只是,这一次,再要在我眼前不声不响消失不见,你以为你还可以吗!

    搁落在桌上的手机微微颤动着。

    走过去按了接听。

    “白,我的旅程结束了,明天的飞机。你——有想我吗?”电话那端,女子柔美的声音,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末尾一句。

    “你说呢。”唇角挑过的笑,复杂,深沉。

    “想,好不好。”声音微低。

    几分撒娇几分哀求,不似干练的怀安,倒像了某人。他的唇一扬,眸里映过床上的女人。

    “好。”回答是毫不犹豫。

    笑,在那头延伸,透过一支薄薄的手机,清新温婉。

    “笑什么。”他淡淡道。

    “我高兴罢。能让顾社长放在心上,还有什么比这更荣幸的?”

    “你我之间,荣幸这话,我并不想听到。”

    那边是些微的怔愣,末了是更甜蜜的笑意。

    “一直好奇你为什么对那个城市情有独钟,这些天,在你朋友带携下,走了一遍,我想我是明白了。那么的纯净,很美。有坐看闲云隐遁的感觉。”

    “你的朋友卡蒙说,你曾计划过到那边生活,如果要说荣幸,白,我希望,将来有一天,我能有这个荣幸陪你一起去。”

    重瞳微沉。

    “怀安,那个城市,这一生,我不会再去。”

    电话,缄默了声息。

    良久,传来怀安的笑。

    “你在哪里,我便在那里。顾社长,借你的秘书长一用,明天下午,让Linda跑一趟,到机场接一接我,可好?”

    “抱歉,L不能借你。”

    那头,再次,沉默了声音。

    “没事,我——”

    “怀安,你就这么不欢迎我到机场等你么?”他淡淡笑,打断了她。

    “白。”那边嗔恼,却喜上心扉。

    结束了通话。再燃了支烟。

    却又有来电至。

    “顾社长,您还没休息?”

    那谄媚的声音,顾夜白皱眉。“既知我休息,你打来做什么?”

    那人惶恐道:“是鄙人失虑了。只是想问顾社长还有什么需我效劳的地方,这电力供应要恢复了吗?”

    “物管那边的人都像你这么能干?”淡淡道,掐了电话。

    走到她身边,指腹抚过她的脸,该断的时候断了,现在恢复来作什么?这个夜,还长。

    她柳眉淡扬,梦中碰到什么好事情了吗?

    “小白,小白。”声音细微,她唇上是浅浅的笑靥。

    他不觉绽了丝笑意,唇印上她的。

    吻,未及完成,她的睫上已沾了泪,蹙了的眉,抿了的唇,似在呓语什么。

    俯下身/子,那声音渐次清晰:迟大哥,怎么办。

    这才是你梦里的话?!

    重瞳倏暗,抬眸看了看掌心的绷带,勾了个笑,狠,冷。

    掀起被褥,悠言瞪着天花,一分钟,二分钟,脑子还是缓不过来。

    杏眸溜溜转,看了看四周,装饰简洁雅致,不是自己的猪窝,顾不上端详他的房间,赶紧往被子里一看,呃,光溜溜——身上还附加了青青紫紫的吻痕,想起与那人昨晚种种,他狂热的吻,他的充满占有的抚摸,还有他的——顿时燥了脸。

    抬手摸摸旁边的枕头,没有半丝温度。心里划过淡淡的失落。嗯,也好,少了许多尴尬。

    想起衣服还晾挂在外面的浴室,拿被单裹了身子,悄悄走出房间。

    过道上,栏杆外,眼光不由自主落到厅中。他已穿戴齐整,一袭黑色西装,越发的酷魅。餐桌上,他端了杯子,眉目淡淡,在看着文件。

    听到声响,他的目光递了过来。

    悠言脸色一红,呆呆看着他。

    “别动。”磁性的他的嗓音。

    昨晚,满室的黑暗倏来时,他也是如此说。他的话,总让她有着莫名的安心。额——又想起昨儿的事,耳根如火烧。

    他的身影消失。

    正怔愣,高大挺拔的身影又已到梯间。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