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皇室国际->《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十三章

    第五十六话欲以殷红换晶莹

    如果,再迟一秒。

    身体比脑子的指令更快,揽着她的腰一旋,稍避开了刀锋,寒光顿了一下又如影随形,映过男人丑陋狰狞的刀疤和刻毒的笑。

    怕误伤了她,刀在刚才她抱上的一刻便扔下。

    眉一挑,一手搂着她,另一手伸出挡在她的身上,心念微动,手又迅速移下数分,那匕首便在他的掌心拖曳出一道鲜艳刺眼的痕,红色的液体溅出。

    他轻蹙了眉,手指已挟住刃身,刀疤只觉手上一紧,匕首抽拔未出,顿惊,慌了神色。他冷冷一笑,把怀中的晴人推至身后,抬腿扫上对方的膝节处。

    未待那人倒地,他五指握,攥了他的领子,又数拳挥了过去。刀疤顿时被击昏在地,血,腻了一地。

    念及刚才那险些扎落她身上的匕首,这几拳,一分力,他也没有留。

    冷眼环着黑暗的街落,沉了声音。那入骨的酷冷,弥了生杀之息。

    “还有谁要再来?”

    阴影里传来微微的骚动,他冷笑。

    “上车。”这话却是向着悠言说的。

    悠言怔怔看着他,看着他被鲜血染红的手,那是他画画的右手。为了她,他——

    泪水,擦过脸庞,湿了一脸。他的话,她置若罔闻,脚步无法,移开半分。

    淡淡的,他迎上她的目光。她的泪,他想,他爱极。

    为心里簇生的想法微微一惊,随即自嘲一笑。剑走偏锋,宁肯用掌心的数寸殷红换她一滴晶莹。

    想起刚才她的舍身相护,那震撼还没从心里散去。刚才一刻的真心,孰真?孰假?为爱,抑或,只为感激?

    还记得,那年她离去前,说过的话。

    “小白,与你一起,我很开心,我想我大概是爱你的,可是,我很爱他,我知道。”

    我想,我爱你。

    言。呵呵。

    只是,想,而非发乎情。而那几近700个日子里,他却越陷越深,在她浅浅的笑靥中。

    几乎有些粗暴的揽过她的腰,把她带上车。她不声不响,跟着他。

    身上的血,涌出,手上的伤势不浅。开着车,他想,他不在乎。

    她却慌了,眼圈通红,手触上他的臂,道:“我们上医院。”

    “这事涉及帮会,上医院,只多生事端。”他道,信手戴上耳塞。

    “唐璜,是我,划了几个口子,带工具,与子晏到我家。”

    到他家去?!悠言微怔,却也并没细想。待他停止通话,便急急问:“可以单手开车吗?”

    他微怔,点点头,她已小心翼翼的两手扶过他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膝上,然后,脱下身上的梭织棉布小外套,覆上他手上的伤口。

    瞳色一暗,他眼光到处,便是她仅着吊带背心裸露着的小巧肩胛。

    第五十七话情生

    待血稍歇止,悠言小心地把衣服缠到他的掌上,拨拨弄弄,打了个结子。看看,皱了皱眉,又想拆开。

    “就这样行了,估计再弄也不比这个漂亮。”顾夜白淡淡道。

    悠言窘,遂放弃挣扎,瞪着那个丑陋的结子,两手轻轻按在他的掌背。

    角色好像互换了。顾夜白唇边绽了微末的弧,她还真是把他的手拿去,而且不打算还他了。她脸上神情专注,视线落在他的手上,有种虔诚的意态。

    她今天穿了条米白色的及膝裙子,那料子浅薄,他的手便清晰的感受到她膝上的温暖,还有那柔腻的。

    发是及肩的长度,头微微垂下,便露出脖子姣好的弧线,还有肩背一大片。几缕发从耳后滑下,拂过脸颊,落到胸前,发梢撩拨处便是小背心内若隐若现的乳线。

    顾夜白只觉喉间一紧,身上划过莫名的躁动,这浅浅的灼热随之也在心头渗过。放在她膝上的手,长指不觉微弯。

    身体竟熟捻地记起那年那些夜里抚摩过她的腿部内侧的每一寸,乃至她身/子每一处私密的地方,她微嗔的神态,细碎的申吟仿佛便在耳边流淌而过。

    隐怒漫过心头,为这突如其来的情生。手一用力,便从她的圈围间抽出。

    悠言一愣,怔怔看向他,满脸的惑。

    “车子后座应该放有衣服,你拿过来。”稍冷了声音。

    悠言乖巧的点点头,身/子往后俯,便够长了手去找。

    捞拨了好会儿,拿了件衣服出来,轻声道:“小——,呃,只有这个。”

    顾夜白瞥了一眼,水蓝色的套装外套,却是怀安的。

    “穿上。”他道。

    悠言这才看了自己身上一下,微红了脸。刚想套上,眸光落在外套上,心里一黯,只道:“我不穿。”

    想了想,觉得不妥,又胡乱搪塞了个借口。

    “不冷。”说完,笑笑,便把那衣服叠了,放回后座。

    小脸微侧,习惯性的,两手扒到窗上,去看窗外景致。

    她眼底晃动着的浅浅的,蜇痛了他。

    漠视这份悸动,他锐眸微眯,安静地看向前方。

    一会,她好像坐不住了,又返身过来,眼睛骨碌的转,悄悄去看他的手。

    “你好像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试探地问他。

    看她模样可憨,顾夜白心里一动,眸光些许促狭,反问:“你惹了他们,却不知他们是什么人?”

    悠言摇摇头,“昨晚他们便来过,好在教老板和小二打跑了。”

    想了想,她道:“老板身手很好,不比你差。”

    她说这话时,眼里闪过孩子献宝般开心的神态。

    老板?龙城章家当初的主事人章一?顾夜白眸光一沉。

    “下车。”车子倏地停下。

    悠言赶紧望了出去,啊。这里便是小白的家么?!

    第五十八话值得

    下了车,凝神看他的住所。

    G城的高级别墅区,错落有致,临了海。曲径通幽,小路尽头,便是一片滩岸。有风吹来,想来该散落了海风的信息。

    动了心弦的却是房子后面不远,便是荧山。那里承载了太多他与她的回忆。

    他的房子,三层。瓦,棕红,墙,琉璃白。

    思绪飘远,冷不防肩上一暖,一件外套已罩下,悠言心里顿时窒闷。

    把他也拱手了,何逞她的一件外套,这样的自己,难怪许晴讨厌,矫情得也自厌了。突然又觉不对,捏了捏肩上的外套,淡灰,是他的!

    “不嫌脏就先披上。”他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打斗时,衣服被他扔落地上,沾了泥尘。悠言心里却一甜,绽了浅浅的笑。

    笑意没有落入他的眸,他迳自往前。大门前,二道人影卓立。

    悠言也没多想,只是攥紧外套,身心便是他的气息。

    还没临近,唐璜已迎了上来,他淡淡看了悠言一眼,视线落在顾夜白身上。

    “不碍事。”后者道。

    悠言低了低头,唐璜心里该是怪她的,如果没她,他要全身而退,不难。

    那二人已走在前方。悠言正要跟上,林子晏却凑了过来。

    掂了一眼顾夜白的伤,林子晏便去逗悠言,“怎么眼圈红通通的?是不是他那个那个你了?”

    悠言小脸顿红,瞪了他一眼。

    “还是说他不愿意那个那个你?”看着悠言急急的样子,林子晏的恶趣味彻底爆发。

    “明天瑞典的会议,子晏,你代我去一趟。”前头,落了他的声音。

    林子晏一下懵了,再也不敢惹悠言,一溜烟奔到他老板身旁。

    “收回?!”与他打商量。

    “不好。”

    林子晏泪奔:“那会议是你的责任。”

    “我不便,嗯,工伤。”

    林子晏怒,心里咒道你哪里工伤了,却也敢怒,不敢言。

    往往,反抗的后果是更悲惨的待遇。

    进了屋,悠言环了屋子一眼,大,精雅,摆设,配搭得体,只是那安静的灰色系,却隐隐藏了隐而漠的感觉。这个想法,让心里瑟缩了下。

    怀安,会常到这里来吗。突然生出的想法。

    赶紧甩了脑袋,跟了过去。

    唐璜携了急救箱过来,刚要打开,顾夜白止了他。

    “进我房间。子晏,你也来。”

    悠言跟着,又移动了脚步。

    “可以的话,你在这里等一下。”没看她,只搁了话,他便和唐林二人往厅中梯去。

    悠言愣住,跨出的步子便慢慢顿住。

    直至他们的背影消失在二楼的房间,悠言低声道:““可不可以——不可以啊。”

    坐到沙发上,脑中晃动过的是他鲜血直流的掌心,两手紧紧捏了他的外套。

    “怎么回事。”唐璜动手清理顾夜白身上的伤,林子晏凝了神色,道。

    “有人要动她。”顾夜白眯了眸,声音低沉。

    “谁。”唐璜与林子晏互视一眼,道。

    “进义。”

    “是楚可?!她可是进义的大小姐。”林子晏冷笑:“这丫头果真不安份。”

    “子晏,帮我传个信给老爷子。”

    “你——”唐璜微微吃惊。

    “是。当日,我只接过艺询社,他的养的人,今日,我也一并要过。”顾夜白眯眸,望向窗外,那方是黑寂的海。

    “你有什么计划?”难得的,林子晏的脸色越发凝重。

    “一天内,挑了进义。”长指搁落唇边,顾夜白嘴角轻勾。

    唐璜看了子晏一下,却见子晏的吃惊不在他之下。

    “值得?”为他手上也系上绷带,唐璜略沉了声音。

    顾夜白没有回答,眸光却扬落在不远处的那团宛如破布皱褶的东西上。

    “承了老爷子的情,这样一来,艺询社便不是你想放下就能放下了。”林子晏道。

    “以物易物,算得公平。”

    “那楚可这丫头——”

    “子晏,人事科销了她的档。”男子的声音,很冷。

    林子晏点点头。

    “楚可,你要动?”唐璜问。

    薄唇浅抿,重瞳却越发魅冷。

    “这个城市,再没有楚可。”

    子晏冷笑道:“流逐?也罢。那丫头该庆幸你这次看在了那人的份上。”

    明亮的眼,鼻子小巧灵秀,樱唇绯红。一个女子绝美的笑脸凝聚,在顾夜白的脑中成了形,带着久违的味道。

    楚可很美,但于这人,也只传了七分。

    出了房间,林子晏犹自和唐璜笑侃着什么,顾夜白却顿了脚步,目光,就此胶结。

    林子晏与唐璜微觉奇怪,也看了过去,却见阶梯上依了个小小身子。头靠在墙上,眸闭上,似乎已然睡熟,只那手中紧握着男子的灰色外套。

    顾夜白慢慢走过去,俯下身/子,去看眼前的女子。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