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皇室国际->《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十章

    第四十三话决定爱上(3)

    喜欢了,就要对得起这份喜欢。失败了,不过就是再来的事情。

    待他警觉,自个低低的笑意早弥漫了满室。所有的怒气所有的纠结,就此消散在她氤了隐隐水意的眸中。

    如此简单的道理,他却此际才透彻。不是连他的小招待也不如了吗。自出生以来,便是天之骄子,他要办的事情,凭借敏锐的触觉和才智,几无不可。于是,竟连这小槛也跨不过了。

    她悄悄擦了擦眼睛,却不意早锁进他凝视的眸光里。

    走到她身边,他也俯低身子,与她平视,她的眼睛红红,目光几许慌乱,似乎害怕被人看穿她的悲伤。

    那微微的瑟缩,灼痛了他的心。他微叹一声,忍不住伸臂把她揽进怀中。

    这具身体,很瘦。心疼的感觉更盛。

    悠言吃了一惊,为这突如其来的亲密。

    她的僵硬,她的推拒,他何尝不知?抚了抚她的背,他放软了声音。

    “想起妈妈了?”

    她一窒,微不可觉的嗯了一声,声音哽咽。

    “言,你的母亲是怎么死的?”不是不谨慎的人,知道这话很唐突很无礼,他却问了出来。她眉间的哀伤太过浓重,他逼切想知道有关她的一切,哪怕多一点也好。

    只想抚平她的疼痛,维特的烦恼不过如此。

    曾身为帮会的掌事人,私生活虽不过于紊乱,也经历过不少女人,可恨此刻的自己,就像少不更事的少年。

    他掌中她的身子却猛然一颤。

    “她死于一场交通意外。”

    他蹙了眉。言,我还不是你信任的人,对么。

    “老板,我想睡了。”她挣脱了他的掌握,语气低乱。

    他淡淡应了声,走了过去,为她整理被褥。

    她慌忙跟了过来。

    “那个,我来。”

    他笑:“我坚持。”

    她一下子红了脸,手足无措地看着他。他的嘴角不觉轻扬,他喜欢看她困窘。

    他的小招待,他忍不住想欺负她。

    “好了,言,晚安。”他抚了抚她的发。他想,这个动作,他开始上了瘾。

    她呆呆点了点头。

    “老板。”

    迈出的脚步停下,回看她。

    “没有,就是那个——你跟迟大哥很像。真好。”她搔搔头,脸色微羞。

    迟大哥?

    他嘴角的笑意小凝。

    “可我不想当迟大哥。”淡淡搁下话,为她关上门。

    留下悠言愣在当地。

    第四十四话邀请函

    大厅。

    “怎样?”章磊神色一整。

    小二呵欠连连,抱怨道:“不给睡!不给睡!”

    “典小二。”有人不悦了。

    “好了好了,都传话下去,太子的命令,谁敢不从?最迟明晚,他们会有消息过来,刚才出手再狠点,还怕那班杂碎不乖乖说出指使者,就你怕惊了小三。哎哎,疼,疼,不说了,你是老大,我办事还不成我?”

    章磊眸色,渐转深沉。

    “谁也别想动她。”

    小二怔愣,“老板你?”

    老板却没再说什么,返身踱向他的房间。

    “哎哎,太子,那个今晚是咱家小三的房间,你是不是忘记了?非礼勿视,你还往前走,你还走——”

    “我知道,不劳提醒。”

    知道归知道,人已进了人家闺女的房间,小二瞪大眼睛,再度傻了。

    轻轻进了房间,目光自然的便往的位置看去。只想进来看看她,睡熟没有,柔软的心情,没有理由。不需理由。

    皱了眉,这床榻居然空空如也。

    灯光浅淡,随即失笑。

    小家伙卷了个靠垫,身子缩成一团,就依在床侧的地毯上睡了。光映在那清秀的小脸上,有份美好的恬静。

    真是挫败。平生第一次把自己的床让给一个女子,她却不领情。

    不爱看那睡梦中也皱了的一泓月眉,他的手,不觉落在她的眉心。

    言,快乐一点,那才是你。他想。

    她小嘴微动,他俯了身,想去听她的梦话呓语,可是她像个固执的小兵士,睡梦中也不肯透露一丝信息。

    四周,是宁谧的寂静。淡淡暖暖的灯,她,长长的睫毛蕴了浅浅的水光。

    在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控时,他的唇已沾上了她的额。

    对于她,他想,他不只喜欢,他决定爱上。在与她认识不足两个月的这个夜晚,他决定了,他的未来,要有她。

    喜欢,需要有很多理由,爱,没有理由,从来不需理由。

    门口传来的轻微的震动犀利了他的眸。

    小二的脸透着震惊。他头微仰,一笑,那是宣告的姿势。小二耸耸肩,也笑了。

    悠言有满脸黑线的感觉,为小二一个早上在她背后展露着诡异莫名的笑。他偶尔看看她,偶尔往里间章磊的办公室看去。然后就一个劲的笑。

    她甩了甩脑袋,决定不管。

    “Yan。”一声呼喊,差点没把手中的咖啡给洒了。

    狠狠地瞪了某客人一眼。

    Frankie也不恼,笑容大大:“Yan,等你下班了,咱们约会去吧!”

    悠言忍着想给这鬼子一爆栗子的冲动,道:“F君,你有仨老婆了。”

    “对呀,这不还差一?我正努力着呢。”

    “我在做事,你少来折腾。”

    “如果说,我能帮你拿到顾夜白下个月在世纪联大会堂画展的邀请函呢?”

    悠言一呆,后差点没跳起来。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想去——”

    Frankie哼了一声,道:“上次和你出去吃饭,那本杂志几乎没给你掀烂,涂涂圈圈画满了顾夜白画展的消息。你又不认识他,热衷个什么劲儿——”

    悠言狐疑地瞪他,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

    “我不是不问回报么。就陪我出去吃个饭,那几个家伙说我找不着中国新娘,等着瞧!”Frankie笑得叫一个狐狸。

    第四十五话内子

    紫罗兰色系熏染满室,低徊的乐章,精致的摆设,错落有致的红酒架子。典雅的法国餐厅,更俊美的男人。

    星眸清冷,看那杯中液体流淌。

    “白,不过是一句话,怎样?”唐璜淡淡道。

    林子晏难得脸色认真。

    “倒真没想到。唐璜的建议,我赞成。说实在,对悠言的底蕴,我也好奇,不妨让老徐一查。”

    顾夜白嘴角一勾。

    “没这个必要。”

    林子晏与唐璜对视一眼,顾夜白举杯轻啖而尽手中的酒。

    “我要她,自己说出来。”

    唐璜微微一震,林子晏则正想打诨,一疯扫之极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Hi,everybody.”有人笑吟吟的冒了出来。

    “死老外,谁跟你Hi!!迟到了还敢笑,这顿你的!”林子晏冷哼。

    “没问题!这自然是没问题的。朋友有疏财之义——”

    什么跟什么。唐璜,林子晏一致瞥了过去。这鬼乱用典故谚语是见惯不怪了,只是,守财奴转性子,这不能不叫出奇!饶是顾夜白也淡淡一笑,看向Frankie。

    Frankie心肝乱颤,叫一个得意,清了清嗓子,道:“今晚美景良辰,三五知己小聚——”

    唐璜叹了口气:“老鬼,请讲重点。这里算你是四人,非三也不成五。”

    “唐璜,拿刀的,你懂不懂什么叫欲扬先抑?”

    外科医生翻翻白眼,无视他。

    顾夜白与林子晏交换了个眼神,再一致专注杯中物。

    Frankie急了,道:“我带了我中国的内子过来,你们不好奇哪?”

    林子晏一个没刹住,一口酒喷了,对座是他老板,后者面无表情,脚微抬,往Frankie脚踝一点,Frankie身形不稳,往前仆去,顾夜白一手捉住了他的肘,时间分毫不差,Frankie遂被林子晏祸害个正着。

    Frankie怒,正想发作,众人背后,怯生生的女子的声音已扬起,飘散在满室情调旖旎中。

    “那个,你们好,初次见面,我是——”螓首微低,小礼鞠躬。

    “慢着,你们觉不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林子晏率先尖叫了起来。

    唐璜皱了眉,惊讶之极后又失笑。

    “我还觉得这位内子瞅着也眼熟呢。”

    Frankie正得意,冷不防碰上顾夜白目光灼灼,眉挑,落在他的内子身上。

    那小女子尚自行着她的鞠躬礼,浑然不觉。

    “那个,顾老三,朋友之妻不可戏,你眼睛放哪里啊,放错位置了吧?”Frankie挺了挺胸,不悦了。

    林,唐二人迅速交换了个眼色,这下好玩了!!

    某女人行礼完毕,小嘴微抿,抬起头来,随即掩了口,清水双眸圆睁。

    “初次见面,内子小姐,你好,我是唐璜。”唐璜微笑道。

    “洒家林子晏。”林子晏心里早笑翻,脸部极度抽搐。

    “这,这,这——”悠言一手盖了眼睛,一手拧了身旁的“外子”一下。Frankie嚎叫。

    悠言危颤颤的从手指的缝隙里往那人瞧去,心想我不活了。

    那人嘴角扬出笑弧惊艳,却沉了眸。心里想的却是,若非手中握了杯子,他会过去把她掐死。

    第四十六话桌下

    Frankie瞪着林子晏和唐璜,恼道:“为什么是你们安排座位,为什么是这样的座次?为什么不是我坐我家Yan旁边而是顾老三?”

    就是就是!悠言泪奔,长方桌,独她与顾夜白坐一边,余三人占另一边,其中Frankie被兑挤到末侧。

    心里鼓捣得厉害,那人就在一伸手便可触摸的距离,他那淡淡的清新的气息环绕着她,无比放肆。

    “我说,那个你们已经确定关系了?”林子晏乐吱吱道。

    “当然!”

    “没有!”

    唐璜微微一笑,乐意配合。

    “当然还是没有?还是说当然没有?!”

    Frankie一急,冲口而吼:“老婆,你告诉他们。”

    目光如许,清扬。

    那人在看她。悠言心里一紧,想也不想,已甩着脑袋道:“没有没有没有!”

    话出口,不由得微微恼了。与迟濮的事早已在前,她这么急于澄清又是为了什么?心底,漫过的是浅浅落寞。

    有人不乐意了。

    “这顿,钱,你们自己给!”

    啊。林子晏乐不可吱,差点又没喷了,唐璜顺势一挪椅子。

    犹太人教训他老婆。

    “Yan,可不带你这样的,巴巴把顾老三的杂志翻得稀烂,现在倒好,见了本尊忘了老公。早知道不给你惊喜,现在喜了你,惊了我。真是塞翁失马。”

    “老鬼,你非要把中国数千年文化糟蹋个遍才心足吗。”唐璜叹。

    巴巴?顾夜白重瞳微潋,淡淡瞥了悠言一眼,悠言脸大热,恼,正好穿了高跟鞋子,皮皮一笑,鞋尖在地上一顿,桌下,斜向Frankie的方向踹去。

    出师不利。没有踹到人,脚,却落在了旁边男人的鞋子上。他微递出的脚,突如其来,又似乎那么随意。

    心,猛地一窒,悠言忙不迭撤退,却挣落了鞋子,慌乱间。

    掂了脚尖去够鞋子,却再次踢上那人的鞋子。

    “悠言,不,内子,桌下有什么吗?你看得如此起劲?”林子晏奇道,哪壶不开提哪壶。

    悠言脸上一燥,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

    话音方下伴随着的是汤匙跌落与地面碰触的声音,又隐约带上不慌不忙的意味。

    “路小姐没有,我倒有,失礼了。”顾夜白嘴角一扬,离了座,微俯下身子。

    唐璜斜了一眼林子晏,后者摊摊手,以示:我不知道。

    悠言正怔愣,桌下脚丫一暖,被人握在大掌中。那暖暖的温度,那微粝的触感,只那颗一直不安稳的心此刻终于提到了嗓子眼上。

    脑中晃过的是那人一双修长美丽的手,因常年执笔画画,薄茧浅布,却又白皙有力,指尖流泛玫瑰华泽。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