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国际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皇室国际->《路从今夜白》->正文
第二章

    第七话亿万社长

    她的苍白与不安俱落在他眼里,但他只淡淡一瞥,随手轻轻摇晃着酒杯里旖红的津液,再也没有动作。

    怀安突然有种释然的感觉。实际上,数秒之前,她甚至还存了个念头,再没有哪个时刻比现在更希望顾夜白携了自己在路悠言眼前谈笑而过。

    但现在,她不那么想了。倘若顾夜白连这种虚委与蛇的报复都不屑对路悠言做,那么她是被他彻底摒除在心外了。

    可惜,她的聪明这次却失了准。

    顾夜白重瞳里深藏的风暴,她终究没能看出。

    那股幽暗足以把一个人狠狠吞噬。

    把杯子往檀桌上一搁,他嘴角浮起丝微笑,几不可见,那么的冷。

    “悠言。”有人招呼。

    悠言呆了呆,看去,正是罪魁祸首。

    在众人的目光中,许晴走了过来,身边尚跟着几个打优雅扮得体的年轻女子。

    “晴。”她低声道,心里微叹了口气。

    “我原以为你不来了。毕竟你对你当年最亲密的人也狠得下那样的心,我亦不是你的谁。”许晴淡淡道。

    悠言脸色一白,下意识往顾夜白的方向看去。却见他身边有几个男子与他说着什么,他淡淡点头,周怀安在一旁笑得璀璨。

    “晴学姐不为我们引见一下吗?这位学姐是?”一个鬈发女子笑道。

    许晴却没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看了悠言一眼。

    冷场。

    悠言一看,忙道:“我是路悠言,你好。”

    “哦,原来是路学姐。”没听过这号人。冲着许晴的面子,那鬈发女子本还想说句什么场面话,毕竟许晴是顾夜白面前的红人。

    这位顾学长,年纪未逾三十,已是业内最有名的画家。一幅画,便是别人奋斗一生也无法企及的高度与财富。更别提他继承了顾家大得惊人的生意,旗下世界有名的拍卖行,画廊,广告策划,传媒公司数十家,成为亿万财值的艺询社社长。

    关于这个人,他的导师,G大的夏教授曾说过一句,也只说了一句。

    G大百年内再难出一个顾夜白。

    旁边那干练短发女子却悄悄拉了拉她,打了个眼色。

    二人与其他几名女子与许晴说了几句,便即退到一旁。

    那几人交谈的声音极小,悠言却还是耳尖的听到了。

    与那人还在一起的时候,他常捏她的耳珠子,说她是小狗耳朵,利得很。

    她不愿意了,在他衣服上蹭啊蹭,恶作剧地叫得欢:“小白,小白。”

    他听得眉头直皱,随即狠狠吻住她,当然,谁也不会愿意与动画片里某色小孩的宠物同名。

    只是,她那时竟不曾意识到,他看似不喜这没营养的称呼,倒从不曾纠正她。

    后来,才恍觉,那是属于他与她之间的称谓。他只给她的纵容。

    第八话是谁千杯不醉

    恍惚中,声音絮絮传来。

    “学校那个风云榜,你忘了吗?这位路学姐在那个薄情榜上排名第一。”

    “啊。她就是顾学长的那个——”

    “错不了。就是她当年耍的劈腿。这个女人——”

    悠言心里叹气再叹气,掩耳盗铃地退到一边。许晴微一沉吟,也跟着站到她身边。

    “对不起,晴。”悠言瞅了她一眼,轻声道。

    许晴冷笑道:“悠言,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谁,自己心里有数。我是没有这个资格说你,在你心里,只有Susan才算得上是你路小姐的朋友。”

    “我只是奇怪,为何你突然便回到了G城,听说,迟濮是几月前结的婚,你便在这个节骨眼回来了,时间不差一分。”

    悠言低着头,也不分辩。

    末了,道:“晴,你何不直说我被迟大哥抛弃了。”

    许晴一愣,倒想不到悠言会说得如此直截了当。

    “你当年追逐着迟学长的脚步离开了,今日就不该回来。何必累了自己扰了他人?”许晴突然道,目光落在不远处周怀安身上,本来嘲讽的口气抿进了一丝叹息。

    “我明白,我只是回来一下下,我会走的。”悠言压低了声音,想了想,又笑笑。眼角余光小心翼翼地看了那人一眼。

    这一下却还是教许晴看在眼中。

    她淡淡道:“悠言,这样没心肺的笑,你怎还敢拿出来?你走后的第一年,林子晏跟我说,顾夜白在他的画室里画了满室的你。看着他不眠不休,林子晏他们当时气得只想打醒他,他们要撕掉那些画,顾夜白喝得烂醉,却也还懂得拼命去护那些画。他的身手,你是知道。那晚,林子晏他们三人几乎被揍个半死。”

    悠言心里大痛,怔怔出神,“他素来是千杯不醉。”

    许晴冷笑。

    确是。千杯不醉,却喝醉了,这事不是很可笑么。

    只是,这世上没有谁非要谁不可。

    所以,悠言,现在他的身边已没有了你的位置。当然,更没有我的。

    “什么醉不醉啊,许MM?”明亮的声音划入。

    二人一怔,扭头看了去,却是一个身材高大,着装极端雅致的男子。无独有偶,他身边也跟了数名年轻男女,那几人向许晴问好,许晴点了点头。看样子也是G大的学弟学妹们。

    那男子的相貌算不上英俊,甚至数许娃娃脸,却笑容可掬,皮肤黝黑,衬得齿白而亮,整个人看起来甚是阳光帅气。

    第九话游戏

    “曹操,来了,啊。”悠言吓了一跳,话也被分拆成数节。

    林子晏本意与许晴打招呼,与悠言这一照面,也吃了一惊,不动声色地看向顾夜白。

    后者朝他淡淡一瞥,眼神带了些许警告意味。

    他心惊肉跳,顾夜白这人,太腹黑,当年也只对一个人有过真心。只是那人却做了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事情。悠言,悠言,背弃了诺言。

    那年,原以为这性格极度迥异的两人不会在一起,哪知道,他们却在一起了。目睹他们种种过往,以为他们重级地震也震不飞,哪知,最后却曲终人散。

    罢罢,他跟在他手下办事,还是不要挑畔老板为好。

    遂朝悠言一笑,道:“这不是悠言吗?”

    许晴瞪了他一眼,拟他语气,道:“这不是用肺说话吗?”

    林子晏朝她做了个凶狠的表情,转过身来对悠言继续笑容满面。

    可恨悠言良久仍无表示,他扯扯有点抽搐的皮肉,再送一秋波。

    悠言憋了半天,终不负他望,扯出一句,“学长,您现在在哪发达啊?”

    林子晏一怔,随即捧着肚子大笑起来,顺手在悠言肩上一拍,悠言手一抖,手上一杯果汁立刻45度倾斜,准确无比地向林子晏身旁的一个学妹泼去。

    那小学妹尖叫一声,跳了开,身上还是挂了彩,怒,向悠言瞪去,后想起林子晏才是元凶,视线又向林子晏射去,但林副社长帅气多金,这小失误遂选择性忽略掉,继续怒视悠言。反观她是顾学长的过气女人,全民公敌。

    (悠言泪奔:喂喂>_<——从属关系用错了吧,当初是我抛弃那位的)

    数位学妹互视一眼,有志一同的退后数步,和悠言楚河汉界。

    悠言看了林子晏一眼,眼神幽怨。

    很好,这下,她又成了焦点所在。本来众人见当事人也无什么苦大仇深,情仇纠结,一时看热闹的心也掩了半数,现在又尽数被挑起。

    甚至,顾夜白也朝他们这边淡睐了一眼。

    悠言心里一震,握紧了藏在衣侧边的手。

    “林学长,许学姐,你们在那边做什么。快过来这边,待会一起玩个小游戏。”有清脆的声音在周怀安一侧传来。

    这一声召集,林子晏和许晴还未及相应,已有不少人奔了过去。两人互视一眼,是楚可。

    林子晏耸耸肩,道:“什么游戏?”

    “谁知道这小妹妹又想玩什么把戏。”许晴淡淡道。

    灯光欲乱迷人眼,许晴不知,一场游戏再次拉近了他与她。

    第十话三个愿望

    “谁知道这小妹妹又想玩什么把戏。”许晴淡淡道。

    悠言一怔,终究是同室数年,一下便听出许晴话里的冷淡和讽刺。

    许晴突然道:“悠言,来,一起过去。”

    悠言道:“不了。你们去玩。我自己在这边就行。”

    林子晏已揽了悠言的肩,笑道:“悠言一起来。”

    那边已团坐了十数人。有过去的旧同学,也有学弟学妹。当中一个少女长发披肩,明眸皓齿,目光顾盼流传间,端的是动人之极。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周怀安是出了名的大美人,这少女竟也秋色不输。

    许晴在她耳畔轻声道:“这个便是楚可。”

    悠言微惑,看向许晴。

    许晴道:“生日送礼,层出不穷。今年怀安的生日,周秦做了诗给她。你可知道个把月前这位楚小姐的生日,拿走了什么?”

    悠言合作的给了许晴一个怔愣的表情。

    许晴冷笑:“顾夜白的三个愿望。顾夜白允了她三个愿望。”

    三个愿望。

    悠言脸色一白,抿抿唇,回了个笑容给她,没再说什么。

    有人问了许晴什么,许晴便扭了头去答。林子晏身旁一个娇丽的学妹也和他搭讪着什么。

    众人说说笑笑,悠言便静默着,做安静的观众。

    没有人主动搭理她。即使是旧识。

    路悠言这名字在一定程度上是的代名词。当年,与顾夜白在一起,却偏插足到音乐系的学长迟濮与学姐成媛之间去。

    后来,成媛远走美国,迟濮没了讯息,悠言毕业后也即隐去了踪影。再后来,有人却在距G城数千里之外的落迦市看到过迟濮与悠言二人黄昏结伴,相拥而归的画面。

    而在这不久之前,顾夜白却拒绝了校方安排的保送意大利深造的机会;并在庐山那场大火中救了悠言,用身子覆上她,为她挡下了落下的横梁。

    他受伤甚重,而在他怀中的她,几乎无损。

    时光匆忙。也许只需燃一支烟,四年的时间便在指间灰飞烟灭。

    数月前,迟濮在网上贴出了结婚的消息,与此同时,悠言回到了G城。

    “这位便是路学姐?”有人打破了这个迷僵,声音俏如琉璃。

    这样一来,众人的目光也落在悠言身上。昔日两个同系的女子甚至微哼了一声。

    悠言假装不在意,笑笑,看向发话者。却是楚可。

    后者正嘴角噙笑看着她,目光幽深,眉眼若葱。

    第十一话挑畔

    往日,顾夜白总是淡淡道:“言,小笨蛋。”

    悠言并不笨,楚可至于她,并非善意。

    她还是应了。

    楚可道:“一会的游戏,路学姐也一起来玩,好吗?”

    终是“盛情”难却。悠言皱了皱眉,还是点点头。

    楚可一笑,朝前方吧台的方向喊道:“顾大哥,周学姐,好了没。就差你们了。”

    顾夜白携周怀安还与刚才几个男子在聊着什么。怀安笑道:“就你急的。”

    悠言悄悄看了一眼,见那二人脸上都带着笑意淡淡,背后,怀安的手在顾夜白身上轻按一下,有几分恶作剧的意味,顾夜白手掌微动,便把她的手包裹在掌中。

    藏在口袋里的指甲划破了,温热的液体濡湿了掌心。

    冰冷的手,无人握。

    “阿楚,玩什么游戏啊,我们边玩边等学长他们吧。”有个男生开口,眉目英俊,看着楚可的眼神灼热不假掩饰。

    众人也笑嘻嘻地望着楚可。

    不论公事散玩,一群人中,总有焦点。这小女子似乎便是焦点人物。

    楚可本也是笑意吟吟,这时却俏脸一冷,道:“方明辉,你刚才叫我做什么?”

    方明辉一愣,道:“阿楚——”神色有几分不豫。

    “阿楚也是你叫的吗?”楚可淡淡道。

    那方明辉脸色一白,他的同伴拍了拍他,他就扭了头过去,在这之前,却又忍不住看了楚可几眼。

    众人一阵静默。

    冷场又见冷场。

    悠言对这个少女又多了几分好奇。

    一直和美人调侃的林子晏突然接口说了个冷笑话的,大家这又才聊开了。许晴嘴角那抹若有若无的笑越发的深。

    许晴见悠言看她,仰头吞了口酒,冷笑道:“玫瑰虽美,都是带刺的。”

    悠言问:“这小女孩为什么不让别人那样唤她啊?”

    许晴正要答话,一把温婉淡定的声音已在背后响起,“我们的阿楚怎么了?”

    坐在方明辉一旁的一个女子道:“周学姐,你刚叫楚可什么?”

    那女子尾字声线拉长,显是十分不满楚可所作,有意把导火线延到怀安身上。

    几人谈话似乎已毕,那几个男子装扮优雅帅气,站在顾夜白与怀安身侧,说说笑笑什么。这些人悠言不认得,想来并非来自G大,却是那二人的朋友。

    怀安一身浅蓝小礼服,美丽却敛藏,风情而智慧。

    顾夜白站在她背后,两人动作未算亲密,但他目光隐淡,似乎并没有离开过怀安。

    悠言藏在口袋里的指甲又深陷了几分。隐约中,似见怀安的目光往她的方向微微一动。

    楚可瞥了那挑畔的女子一眼,笑靥如花,道:“周学姐是顾大哥的管家,这样叫自然无妨。”

    闹了半天,悠言若还没听出楚可的弦外话,那就确是不上道了。

上一页 《路从今夜白》 皇室国际
line
  皇室国际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